小說

【RPG公會】2022.03.12再次遇見長生道人_令人錯愕的資源蒐集任務(下)

翔之夢 IsFlyingDream | 2022-03-21 19:52:03 | 巴幣 14 | 人氣 95

文字◆故事與紀錄
資料夾簡介
關於RPG公會是藉內發生的種種故事

在行軍即將開始前,翔之夢又接到了一次野外的任務,
但此次任務並非野外探索,而是是兩人一組的資源蒐集任務。
然而這任務實際上內容,卻沒有表面上這麼簡單……



連結 對應章節
2022.03.12再次遇見長生道人_令人錯愕的資源蒐集任務(上) ▲資源蒐集任務再開
▲屯田果園間
▲在哨塔處,非禮勿視?
2022.03.12再次遇見長生道人_令人錯愕的資源蒐集任務(下) ▲行前教育
▲任務開始
▲各自感想

行前教育


長生轉過頭來:「確認一次,這次出發準備執行的任務是甚麼、任務目標是甚麼?」長生向翔之夢問道。

一句話的時間,青年仙人原本如同雲煙一樣輕飄飄的氛圍收斂。

氣場收攏之後,長生給人的印象就如同入鞘的寶劍。不怒之威的嚴肅反而更甚,就如同風有春日的輕柔微風、與冬季的寒冷凜冽。這位如風的仙人也有著諸般面貌,而且變化如同氣象萬千疾不可預。

墨中帶暗青的眸中似有星辰閃爍、明亮而深邃,地獄光照的殷紅也不能將其染色。長生靜靜地望著翔之夢,等候他的回覆。

這個或許才是他作為義勇軍老兵的"相"。


「這次我接到的任務是要到樹外再看看有沒有資源可以帶回,雖然我有詢問資源是否鎖定哪些內容,不過發布任務給我的單位只提到,有甚麼帶甚麼。」
聽到仙人前輩詢問的,翔之夢稍稍疑惑了一下他問話動機,
但這種事應該短時間內不會忘吧,是否仙人前輩是確認自己有無了解狀況呢?

嘛……

翔之夢稍稍感到無奈,但他也明白。
因為是新人,被認為甚麼都不懂或者被質疑的這種過程總是得經歷的……

而這段時間待在這世界的翔之夢,自己也確實有所感受,目前所在的這裡,
或許以往所有知識都不能派上用場……
或許這一次,自己確確實實的屬於新人的範疇了,但可能還……更加麻煩,
因為自己這狀況比起無知,似乎更加糟糕……

當翔之夢意識到這點時,他也知道自己無法做些甚麼,就只能學只能看,讓時間慢慢去解決這問題。



對於長生的問話動機,翔之夢的理解十分精確。

很少有人知道,長生因為其穿越世界方式的特殊關係,擁有「一但記牢就永不遺忘」的特性。而任務中認真的他,自然不會放過任何細節。

翔之夢的回答,完全100%符合長生的預料。
正好讓他借此敲打敲打這新兵——

長生修長的手指彈在翔之夢的額頭上,小小咚的一聲、一個輕輕的腦瓜崩。他先是物理上敲打了翔之夢一下。

他知道就算自己不想,在換上認真氣場之後、自己的壓迫感也是強得讓人心慌。於是便用這略有些調皮的小動作來緩解、轉移一下注意力,然後語重心長的道:

「你的任務是搜集資源、隨機應變。」長生點點頭,翔之夢的理解基本上是沒問題的,邏輯上無可厚非的回答。

然而長生話鋒一轉:
「你覺得義勇軍最重要的資源是甚麼?」


「是人。」他不等翔之夢回答,直接繼續向他講下去。
「是人。」他再次強調。
「是我們這些義勇軍兵士。」長生拳頭壓在自己胸口、再指向翔之夢。

四災滅世,授旨的,是神。
義勇軍,是反抗世界意志的軍隊。

無論原因,所有親自做出選擇、站到反抗最前線的義勇軍士,都是最寶貴的"資源"。

技藝、意志?在四災肆虐的大世中,危難就像個大磨盤,無時無刻都在迫著眾人成長、前進。這是最艱難的挑戰、也是變強最佳的催化劑。

唯一的"條件",只有——

「安全地活著回來,這是你的首要任務。其次才是資源,不要因小失大。」


義勇軍中,並不是所有人都會認同長生的觀念。就如同義勇軍本身的構成:它是一個匯聚八方的大熔爐。各人都抱持著不同的想法、不同的原因而戰。

但既然翔之夢現在落在了他的手上,他便以自己的方式給他灌輸自己認為是對的。


長生對於翔之夢的印象,其實就目前來說著實不太好。

戰鬥的技藝另算;
在精神與意志上的建設,不要說義勇軍、長生認為甚至連要當體系鬆散的冒險者都略嫌有些不足。

而且,翔之夢本人好像完全沒有意識到這件事,這才是最致命的地方。

與翔之夢細心對話,是一個選擇。
但長生不是一個非常有耐性的人。前面一段無論是因體系之別/新老兵代溝而導致的交流不順,已經讓他打消與翔之夢對話細解的念頭。

所以,他決定推倒重來:就像颱風會吹倒路過的一切,其所有事物用氣流清洗。長生打算總而言之,重新給翔之夢灌輸一遍。

對方懂與不懂,就留給他自己悟了。



在聽到前輩開頭說的話以後,翔之夢就沉默了,對翔之夢的內心而言,因為經歷過太多太多『旁觀者』的現象,所以他早已放棄解釋。

旅途同時,也正因為每一次都是被動穿越時空,所以他並沒有任何牽絆。

既然目前這世界的人也是這樣的觀念,入境隨俗就好,遵守就好,若有其他想法放在心裏就好,反正多解釋沒人能懂還會惹上麻煩……

更關鍵的是……
翔之夢在旅行過程中,時間早就已經過了幾千萬年了……
早就超過了所以生命最大的長度上限很多很多了。

所以對翔之夢而言,死亡這件事情,早該到來,沒來也沒有關係。
他既沒有恐懼,也不排斥。

但翔之夢能理解長生所說的,因為對大部分人而言,生命是有限的,因此翔之夢知道,前輩說這些是出於善意,他露出微笑的開口:
「恩,謝謝前輩的教誨,我會注意的。」



「…」
『果然是有聽沒有懂。』長生內心如此想道。關心不能說沒有,但他陳述的是事實。

長生擅觀氣機以知精神,這是一種類似仙家望氣術、摻合讀心術的變種天賦。

而在他看來翔之夢聽後,其氣機中完全沒有甚麼跡象、長生能用來說服自己對方有聽懂,對方甚至好像陷入了甚麼微妙的感慨中……

「嗯,好。」但長生對心裡的想法不形於色,只是點點頭。

也幸虧翔之夢沒把心裡的想法說出口,不然長生大概當場就會向上頭回報終止任務,請求將翔之夢轉介給紅雀娘娘的神官。

延續之神的信徒,大多對生命的意義有自己獨到的理解。正好跟翔之夢論道三日三夜,讓他尋找生命的意義和戰鬥的理由。

在前線,信念堅定與否可決定成敗;而不知自己為何而戰的人,通常都會被老兵視為不穩定的未爆彈。

這是長生的理解當中,"你很有潛力,但尚須在安全之地先行磨礪"的正體。

「出發吧。」長生向翔之夢打了個眼色,讓其跟隨自己走。同時細細思考著,後面該怎麼辦。


「恩知道了。」翔之夢回應。
雖然此次仙人前輩與上一次的印象截然不同,但因為對方是出於善意,因此翔之夢對他印象仍是不錯的。

翔之夢也充分能理解,同樣問題,用在不同種族身上,會有不同的答案,更何況不同世界的人,因此做為旁觀者的自己,在了解這世界狀況以前,仍是先照以往一樣,先了解狀況就好。


隨後,長生領著翔之夢往基地外的枯木林中進發。


任務開始

或許是因為路線有規劃過、還有探勘隊的連日掃蕩。兩人步行了一小段時間,整體的路途都非常平穩。一路上只有零星枯樹怪鍥而不捨的嘗試偷襲兩人。

而這些,對於監察大氣的長生來說,除了煩人還是煩人,但也僅此而已,他可沒弱到會簡單地在走路時露出破綻。

一路走來,長生的表現都頗為沉默,主要原因是他在思考。
但被木觸手不斷騷擾,怕煩的長生身周透出些許不爽的氣場,加上沉默,對於翔之夢來說或許還蠻壓抑的。


一路上注意到前輩一直沉默,翔之夢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因此他也沒有多說甚麼,或許那些沿途的木觸手真的讓前輩很討厭吧……

此時能明顯感受到前輩不爽心情的翔之夢無奈的微笑著,不知道該怎
麼辦,不知是否要幫忙清理這些木觸手呢?但有必要消耗魔力做這些事嗎?似乎只需要閃躲就行呢?

對於能量消耗這塊,翔之夢雖然本身在外旅行也盡量不干涉當地每一樹一草的習慣,但來這世界的他也不清楚自己上限在哪,能做到那些。
但因為先前他挖礦時,貌似出現魔力耗盡狀況,並且後續他有聽史丹利稍微講到一些事情,所以目前的翔之夢外出會選擇沒必要就不亂花力量。

平常時,翔之夢感到無解的情況,他總是來塊蛋糕吃,但此時的他知道,這時候不該吃蛋糕……

瞬間覺得好餓啊……。


雖然仙人前輩處於那樣低氣壓的狀態,但沒有影響翔之夢出來郊遊想探索新事物的心情。

因為此時的這片枯木林,與先前所見到的枯木景象又有一些不同,畢竟是不同地區的枯木林。
說實話這裡看起來就有些嚇人,還好不是一個人來!真慶幸!

恩……似乎漸漸覺得不餓了……是對西瓜草莓蛋糕克制力變高嗎?
還是別想那個關鍵字的相關問題好了……

嗯……
好像又餓了……



「夢,你是為甚麼加入義勇軍的?」望著翔之夢,長生抬手一個劍指、驅使風刃將背後來自枯樹怪的木觸手砍掉。

再一個反手,射出元素劍氣將嘗試纏上翔之夢腳後跟的觸手斬斷。

雖然翔之夢早已注意到周遭出手的危險,但原先的他僅是想簡單避開,卻見前輩幫忙消除觸手,翔之夢仍是充滿感激。

聽到仙人前輩所詢問的,翔之夢自己也知道,此時肯定不能隨口講『想到處旅行』的答案,必須得是較為正經的回答,像是為了守護甚麼而來,但剛來這世界沒有牽絆的他,顯然也沒有任何要守護的東西,而要臨時說謊也不是他的作風,因此翔之夢僅是輕描淡寫的回應:
「先前瘟疫之災發生時,我有見到義勇軍的努力,因此我也來到這裡想盡一份力。」

「是麼。」很標準的答案。

然而,長生瞇瞇眼看著翔之夢用輕描淡寫的語氣說道、同時周身散發某種好像有點餓了的微妙氛圍。頓時便覺得這個回答不怎麼靠譜了…

不過,長生沒下任何的評論,也沒有流露甚麼特別的表情。他最初加入義勇軍的理由,也沒有多了不起。
這或許是某種歪曲的自尊,但他不會要求別人做他自己都做不到的事。先以身作則作榜樣、再來指點人,在這塊他尚算做得不錯。

「貧道當初加入義勇軍。是為了自保。」說著,風刃再次揮落、斬斷膽敢來犯的木觸手。

要說長生為何要特意斬斷觸手,便是因為他沒法放著潛在的危機不顧,所以他每見必砍。

這位仙人渴望用自己手中劍、於現世雕刻出自己心中的風景。他的心願,如同他的目光一樣清淨純粹而深邃。
這些蕪雜塵沙,在他看來特別壞風景。

再者,作為風元素、長生的續航力是上上佳。單是走路吞吐的大氣,已多少足夠填補元素能量。
這才是他敢一直砍一直爽的底氣。沒有力量,心中的風景便只能留在心中。

「人們都覺得,參軍是危險的。直面敵人、代表要直面死亡。」微風生起,吹動翔之夢的頭髮與隨身品。而長生的身形與微風相合,他連一根髮絲都沒有被吹動。

「但貧道有別樣的理解。」或許是真的煩了、又或是他準備要認真說點話。長生下步一重踏。風刃以兩人為中心、帶著他的元素往四周亂射,青風的顏色渲染環境,將周圍化作他的領域。

受驚的木觸手紛紛縮回林間,牠們本來就不是甚麼主動的魔物。
只可能是連日的掃蕩後、與他們擁有類似共生關係的不死族減少,才迫使他們嘗試主動挑釁、而不是等不死族襲擊途人時看準破綻出手。

「義勇軍對四災,與世上所有戰爭都不同。」長生豎起手指解說自己的想法。

「軍隊組織團結面對敵人,是因為他們必須要保衛國家。」作狀拍拍胸口。
「而義勇軍召集有共同志向的人員對抗四災,是因為他們有能力。」握拳作力量勢。

長生加入義勇軍的時間點是瘟疫,就結果論而言,他是對的。長生藉此逃過了克蘇魯的呼喚。
「我們雖然站在最前線,但我們其實是最安全的。因為,我們把劍握在手裡。那些待在所謂後方的平民,是將自身生命的安危交給別人。」而他做不到這點。

長生打開手掌向往翔之夢的方向,指骨修長的白晢手掌、漸漸聚集著元素。
能量於掌中流淌、點亮青色的螢光,映出長生手中的一個… 類似紋身的字型。
那是一個生字,一個用仙家道紋寫下的生字。

自己的生命,須要握在自己手中。


對於翔之夢而言,因為他旅途中見證過非常多生活於不同階層不同地方的人生活方式,因此對於仙人前輩所說的想法,持保留態度。

因為肯定也有人是帶著他們自己的想法,用加入義勇軍以外的方式在守護這個世界吧。

雖然適用於每個人的準則與思想都不同,並且仙人前輩所說的也未必能適用於自己與其他人身上,但翔之夢欣賞他對於想要突破自我並去努力的態度。

「嗯,原來如此,謝謝前輩分享這些。」翔之夢表示理解的回應著,沒有虛偽。


謝… 謝謝分享…
「…」長生眼角有點抽搐。
話不投機半句多。完了,有種道不同不相為謀的感覺怎麼辦。

這人… 上頭可真給自己找了份苦差事。
長生對於自己得罪了人事部上頭的猜測,又肯定了幾分。

「嗯。」罷了,長生心想。他於內心暗暗嘆了一息。


「追上。」說畢,長生背手在後,足尖往前踏行、沒幾步便腳掌離地,施展起了御空而行的輕功,如同超跑發動引擎,奔騰的長生只用一剎便已大幅加速。

仙人疾如風、望去只見一道青影與其身後揚起的塵土。
以其速度看來,長生完全沒有要與翔之夢同步移動的打算。

但能精控風力的長生,卻留下塵土揚起在半空飄落,看來也沒有故意甩下翔之夢的打算。

正如長生所言,他想讓翔之夢追。


見仙人前輩講了兩個字就突然加速,翔之夢總覺得同樣情景似曾相似……
上一次自己是追著雷電少年跑,而這次則是追著風之青年跑……
像是這類元素的存在都這麼喜歡跑給人追嗎……


翔之夢思考著追上,但翔之夢並沒有打算要追得太近,因為他不清楚為何對方也跑給自己追,可能對剛才自己回答的也不太滿意吧?
但翔之夢也不想隨意附和帶有善意的對方。

但翔之夢錯判了。
單憑人腳之能,在沒進行相關鍛鍊的前提下,原本便是遠不可能追上風的。

先天的差距、加上留力。
翔之夢已經連仙人青色的殘影都看不見。

此時,道路兩旁的枯木林中傳出騷動。似乎是被先前聲勢浩大地過路的長生所驚擾。
五大根木觸手從中探出、像長槍般直直猛飛襲來,分別對標翔之夢的四肢與軀幹!


見到枯木林中眾多觸手出現,翔之夢此時終於懂得這些東西一兩個,可能還不成問題,但假設數量一多就麻煩了……

翔之夢感到超級害怕……

而且目前竟然還跟丟前輩……這不就表示……這種看起來是鬼片會出現的森林,現在只有自己一個人?!


在聽到木觸手有動靜,翔之夢立刻注意到他們要攻擊自己。
翔之夢立刻拿起金色羽毛筆在半空中畫圈,要以這個圈作為彈跳版,並立刻踩了上去跳至半空,然後立刻又在半空畫出了另一個平面打算作為停止點打算到上空觀察前輩的位置,而同時上空應該也能直接避開這些枯木的追擊了吧?


翔之夢移動到了半空。

上面風景很好、空氣很清新…
才怪,怎麼有種在三溫暖的感覺……

不知是否是因為上頭空氣炎熱,總覺得眼前景象開始有點扭曲,因為熱會使得空氣折射產生變化。

該怎麼說呢,翔之夢瞬間覺得自己根本就像是在「吶喊」的畫作內……
……
感覺很怪異……

地獄還是地獄,地熱光從下而上倒映著蠢蠢欲動的枯樹林,恐怖片的印象更加清晰了,怪嚇人的。
地獄半空的風比地面要強,卻不是清爽的涼風、而是熾灼的熱浪,被多吹幾下感覺臉頰很燙。

使得翔之夢想稍微讓眼睛休息一下,並稍微看了看下方木觸手的事情……

然而——

雖然地獄並沒有太陽,植物並沒有往高空生長爭取陽光的理由。
但【樹】是一種有高度的植物。而擬態枯樹而生的枯樹怪,也是如此。

枯樹在木枝破裂聲中再度發出攻勢!

不過,在樹冠層的高度、可以延伸的木觸手似乎比較稀疏,只有兩根木觸手伸來嘗試纏上翔之夢。

見到有一兩隻木觸手還嘗試想要身上來處理自己,他覺得百般無奈,並對著木觸手大喊:
「我對你們沒興趣,請不要再糾纏我了!」翔之夢隨即講了影劇經常出現的台詞,但果然沒有任何效果,他再度嘆了口氣自語:
「這種台詞大概只有明星講才有用吧?」


但此刻,森林已經被驚動,急須增加不死族數量來配合自己的枯樹怪,已經騷動著準備發起圍堵。

唯一的萬幸是,枯木怪物的身上並沒有生樹葉,從上空觀察地面視野很清楚。
長生留下的軌跡拉成一條直線,指向這片枯木林的盡頭。
無論是要得救還是要追上仙人前輩,唯一而共通的路線也已指明了。


注意到似乎整個森林開始有所動靜,並見到陸續一些不死族的敵人開始往自己這個點集中過來,翔之夢突然感到有些親切,
暗自自語:
「下方好多尼蘭爾前輩啊!」
不……那單純只是不死族的敵人而已……


但想起尼蘭爾的事情,翔之夢也想起事後與尼蘭爾討論到的不死族不能使用聖魔法治癒的問題。
而樹,雖然長在地獄是耐高溫的,但他本質還是樹,假設一旦起火,肯定會怕火的。

既然上方跑得耐高溫,下方跑還得面對這些麻煩,反正自己也好奇自己魔力上限究竟多少,不如就來做個實驗吧。


被熱得有點不耐煩的翔之夢直接在半空寫了,
"天清清地靈靈,拜請天兵天將,繞過我,於此地降下大範圍天火!"

寫完這句在魔法發動以前,翔之夢立刻做了取消的動作,因為他不確定這世界的神有哪些?願不願意幫忙,而且似乎其中一個神是敵方那裏的人……


看來自己熱得腦袋有些遲鈍了……
翔之夢再度嘆了幾口氣,改寫:
"於此魔物聚集之地的範圍,以我魔力為引,產生聖屬性大火,並持續以地域熱度維持至灰燼。"

在寫完之後,想起熱能會上竄的問題,翔之夢立刻直接畫了幾筆,把自己關在方形空間內。


在:
.暫時只有兩根木觸手發動攻擊、
.整個枯樹木準備發起攻勢、
.知道退路所在
的情況下。

翔之夢選擇了先對木觸手大喊,浪費時間、最終確認對木頭怪講話是沒有意義的。
大聲呼喊吸引了注意、也給予了森林時間來調動原本應該所剩無幾的不死族。
翔之夢主動將局勢從突破重圍,化成四面楚歌。
翔之夢再判斷,不死族弱聖屬性、枯樹進一步弱火。

不死族普遍弱聖屬性是對的。但枯樹怪物,是擬態枯樹的魔物,本質是魔物。並不能確認其必定弱火,不過或許是新手運氣使然,翔之夢選擇了使用聖屬性大火:即是火焰形態的聖屬性攻擊。

那是通常對於不死族與魔物都有效的能量。

然而——
翔之夢寫下的術式為:
【於此魔物聚集之地的範圍,以我魔力為引,產生聖屬性大火,並持續以地域熱度維持至灰燼】

目標是魔物,範圍是聚集之地,使用聖火,持續燒至灰燼。

枯樹怪與不死族,都是魔物,而這些魔物的聚集之地,是整個腐根之王的領土,方圓不知道多少里的地域。

術式忠實地嘗試還原翔之夢的命令,想要將方圓不知道多遠、以聖火化成千里赤地。

好奇自己魔力上限的翔之夢,根本沒有時間好好感受個大概,在以魔力為引的階段,魔力如瀑布倒水一樣外瀉,一瞬間完全將翔之夢掏空。

滯空平台消散。

下方的木觸手交織、等待獵物入網。無數不死者的骨手擺動,化成一片白色骷髏海洋的浪花。
翔之夢的意識遠去,術式誤用的反噬奪去了他所有力量,接下來便是要為草率付上死亡的代價。


本來要付。

在翔之夢疲勞的眼簾閉下、視覺化為一片完全的黑暗前。

從枯木林盡頭處綻放無盡的光芒,一道青色的流光,如同天上流星般從地面逆飛而上。

穿破眾多木觸手、牽起狂風絞碎白骨。

流星來到翔之夢的側旁,沒了狂暴與疾濤,而是像日久未見的人間太陽般柔和。

一只修長的手臂接住了翔之夢的身驅。

「這連第一關都過不了… 怎麼會有人比貧道還會作死…」
不等翔之夢有任何反應與思考,他便失去意識了。



各自感想

虛空之中,翔之夢的意識漸漸清醒,而他的眼睛也慢慢睜開。

他注意到眼前景色似乎非常熟悉,瞬間,他直覺想起上頭有……非禮勿視的畫面……
這使得翔之夢驚嚇變為坐姿,並瞬間紅了臉……


但實際上上一次感知兩人在幹嘛,翔之夢因為驚嚇而沒有進一步確認,所以現在他的反應僅是基於他腦內的想像外加他反應過激。

在冷靜下來後,翔之夢終於注意到仙人前輩在一旁叉著腰,面無表情地看著自己。

嗯?……

翔之夢感到疑惑,所以目前是甚麼情形啊……
自己怎麼會在這裡?


疑?
此時翔之夢魔力感知注意到上面人早就不在,他感到疑惑。

上面人已經走了?


……?
或許剛才戰鬥把翔之夢魔力掏太空,讓他失去意識時,短暫忘記剛才發生甚麼了。

因為疑獲得太多,翔之夢終於察覺到此時的自己其實非常口渴與飢餓,因此直接從空間背包中拿出一罐水喝了一下,才又將注意力放回仙人前輩身上。


因為怕對方阻止自己吃,因此他從空間背包中拿出西瓜草莓蛋糕,就大口咬了一口之後,才又從空間內拿出另一塊詢問仙人前輩:「來一塊嗎?」

此時翔之夢稍稍有些擔心,對方會很不爽,而在問完之後,心虛的頭轉一邊不再看前輩。


嗯?
所以現在為什麼會在這麼奇怪的狀態啊……


長生沒有理會翔之夢遞出的蛋糕。

「…」長生用力拍了自己額頭下、深深舒了一息。

他慢慢的走到翔之夢的旁邊蹲下來,嘴巴張合卻每每都在發音前打住,似乎是快要組織不出言語了。


見仙人前輩來自己身旁蹲下,卻欲說甚麼而沒能講出聲音,翔之夢也感受到了一種失望的氛圍,因此他低下了頭思考著原因。

此時腦袋回復正常的他,也想起了剛才在枯木林的狀況,以及目前自己的狀況。

這種被掏空的感覺……該不會……

翔之夢將蛋糕放下,並嘗試著想要拿出自己那個金色羽毛筆,結果——
筆出現了幾秒就消失了。

翔之夢懂了,這種口渴飢餓以及身體虛弱的感受以及目前狀況,是因為魔力被掏空。
而會產生魔力歸零的狀況,很大原因正是因為自己使用了【紀錄即成真】的技能。

雖然翔之夢使用時有限定範圍、屬性與預期效果,但最後那範圍卻有意外發生……

『是不是該寫個具體的數字才對?』
『……還是有甚麼沒注意到的嘛……』


長生再嘆了一息,就像將所有糾結都吐出。
沒有心虛的必要。因為,此刻的仙人已經沒了壓迫,也沒了那種好像想講點甚麼、著緊的感覺了。
「任務中止了。」

『等等……我任務不是應該是蒐集資源?』
翔之夢腦袋陷入混亂,完全無法理解現在的狀況是怎麼回事,也不清楚為何目前會陷入這麼微妙的氛圍。


長生取出房卡,御風讓其飄出、飛到翔之夢別過頭的臉前晃了晃,任務中止的紅色紋章,覆蓋了房卡的整個顯示空間。
而任務介面上還額外寫著的【教育】二字。

翔之夢安靜了下來。

此時的翔之夢似乎明白了這個任務的性質並非是去取得資源,而是……
一場新人訓練。



長生,從來就沒有接到資源搜集的任務。
而搜集有價值的資源,是翔之夢的任務。

翔之夢拿到的只有資源搜集的任務和長生的名號。
長生拿到的,則是一條巡邏路線與翔之夢的名字。

已然被掃蕩過好幾次的地域,甚少會有意料外的危險。
而少數既存未被清除的危險地帶,被路線連通在一起。

長生那時心想,為甚麼是自己?
轉念間,他總結自己的特點——
靈活、敏捷,擅長急行逃奔。

在那刻,長生確認了。
只有翔之夢能取得、而須要他同場搭檔帶路,集齊這些條件的資源——
『一場歷練』,甚至是,『一個教訓』

他花了很多心思去想,應該怎麼編排。
最後總結了一個循序漸進,從言語到實戰的試煉。

然而,在言語的部份,翔之夢沒有一次捉到他想表達的重點。
在實戰的部份,他更是在第一關前的熱身部份便將自己整死。

整了這一出,誰有膽量接照原定計劃將體驗教育執行到底?
他長生道人不敢、也不想擔這個責任。


「你真的太讓人驚喜了。」長生嘴角勾起弧度、點點頭,卻不覺他有笑意。

「還是先在凱旋好好練吧。」青年站起來,拍拍雙手與道袍、轉向世界樹的方向。

「寫份報告給上頭當作個交代吧。貧道乏了。」說罷,仙人在擺擺手的動作中化為煙霧。沒有留給翔之夢機會講再見。

「加油…」消失的身影,在大氣中留下這樣的一句話音迴盪。


聽見後續前輩所說的話,翔之夢陷入沉默。

翔之夢僅知道當下在枯木林的自己盡力的思考一切排除困難的方法,並付諸實行。

他之所以在枯木林那麼緊急的情況仍保持那樣輕鬆的態度,一方面是因為即便知道自己死亡僅是從另一個時空出現,並且他完全沒有任何求生的動機以及動力。

但即使是如此,他到最後仍選擇努力而並非放棄,卻為何前輩語意帶有的失望情緒?

翔之夢既錯愕又不解。


雖然後來仙人前輩離開時說了句:「加油……」
但翔之夢的心沒有聽到,因為此刻他精神停駐在了剛才枯木林發生的過程,以及強烈的錯愕情緒裡,不知道該怎麼辦。


xxx


在仙人前輩走離一段時間之後,翔之夢漸漸的冷靜了下來。


究竟自己有多久沒有這樣強烈的情緒了呢?

因為翔之夢旅行除了被動時空外,也一直伴隨著"旁觀者"效應的狀況,使得他時時被提醒著自己是"紀錄者"以及"旁觀者"的身分。

所以每當他在旅途中認識了人,即使相處到覺得很熟,而那些人因為各種原因而傷殘甚至死亡時,他也僅是會默哀個幾十分,並在下次被動穿越時空來臨前後,提起筆,盡他紀錄者的職責將此段見證的故事寫下,然後繼續下一趟見證故事的旅程。


而這次自己來到此地究竟要見證甚麼故事?
從開頭剛來,先是見到火燒樹,接著被克蘇魯洗腦,而現在,克蘇魯已經死亡,故事應該結束了才對,卻聽其他人說,在這之前也有一災,而之後還會有兩災……

想到這些線索,翔之夢感到不解,因為這些線索也正表示著,此次自己前來的時空,並非是從故事的開始而開始旅程的……

這與先前幾萬次的被動穿越時空現象後的狀況,是截然不同的……

為什麼呢……

是否是因為這會是最後一次發生被動穿越時空的現象呢!

想到這,翔之夢心底感到有些許期待,卻在下一秒馬上的被恐懼失望給壓制下來。

因為經驗告訴著他,自己只是個旁觀者而已,而這趟旅途雖然與先前的都有所差別,但或許只是新的世界世界體系的開始而已。

不去想,不欲求,不在意。
有期待,就必然……
迎接絕望。

這幾句是一直以來,翔之夢每次遇到讓心動盪的事情,他總是會告訴自己的話。

在默念了那幾句類似咒語的話後,過了約莫五六分鐘的時間,他心情逐漸平靜。

五分鐘時間,這時間長度是以往翔之夢旅程時,遇到其他認識的朋友死去而默哀時間的二分之一左右。


最後翔之夢拿起了兩塊西瓜草莓蛋糕吃著,這是他習慣讓自己平靜的最後一道儀式。
在吃完以後,翔之夢終於徹底回歸了平常的精神狀態。

他站起身拍了拍衣服以後,目視了一下大樹基地的方向,接著走了回去。

感謝:白鴿





~歡迎與我一同加入~

也歡迎找我約串~

創作回應

Neko_Iru
地獄骷髏、義勇軍骷髏
不會攻擊友軍的才4好骷髏(owo)〜死亡凝視
2022-03-21 20:58:06
翔之夢 IsFlyingDream
恩,翔之夢知道那些是壞骷髏WW! 尼蘭爾前輩是好骷髏!!
2022-03-21 21:07:0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