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夜蝶詛咒-81 鍛造師

小光光 | 2022-03-21 12:50:11 | 巴幣 0 | 人氣 18


兩人之間的交易很簡單,一個是拯救弟弟另一個則是成就器靈。

起初這個交易兩人都想的很簡單,直到末王知道老者已經死亡多年。

面對已經四溢於世界中的靈魂,末王能做的只剩下根據保存良好的屍體找尋尚未消散碎片,盡可能的拼湊出最符合她心目中的「弟弟」來,不過這麼做的根本存在一個問題。

沒有經歷時間的靈魂是空虛的,對此墮天使提出條件,給予弟弟一半的靈魂,讓他完成歷練找到除了「姐姐」以外活下去的意義。

原本他的到來,墮天使以為是已經達成目標,自己才會收回剩餘一半的靈魂,讓弟弟成為完整的個體。

沒想到不完全的記憶最後引導他的方向仍舊與過往相同。

「雖然對不起他,但是我必須完成我與王之間的契約」

「看來目標是我阿」

「沒錯!獲得末王記憶的你足夠完成他的目標,最後的器靈!」

墮天使抬起腳的瞬間,曉月下意識的做出格擋,隨即一聲尖銳的摩擦聲響起,他的匕首應聲斷裂。

「我們不是才談一半嗎」

沒有反應,有的只是進一步攻擊。

曉月也只能一而在在而三的拿出匕首,一次又一次的折損,武器的存量已經是彈盡糧絕。

不過曉月已經知道她的把戲了。

踢腿不過只是掩蓋戲法的障眼法,真正切斷匕首的是從小腿開始被不間斷釋放的魔力。

靠著快速細微的震動達到如同線鋸一樣的效果。

儘管肉眼不可見,不過曉月已經有所掌握她的節奏了。從攻擊模式、行為舉止、停頓間隔以及呼吸節奏中已經能大致的預測下次的攻擊。

維持異樣的平衡,曉月開始有了喘息空間問到:

「末王都死了,要我...作為素材...有何用...!」

曉月氣喘噓噓的時候,墮天使冷冷的回答。

「末王四分之一的靈魂與手藝還留在他的弟子身上」

她的一段話驚訝了曉月,末王的記憶中,未曾提及弟子,曉月也一直以為末王是最後的絕鍛。

同時他也明白了,自己所獲得的關於『末王』的記憶,只是屬於他個人願意公開的部分。

知道有鍛造師可以為自己處理魔神給的刀刃,曉月也知道離開這裡的下一步要幹嘛了。

「那我不能被做成器靈了!雖然我一開始就不打算就是了」

下一刻,曉月拉近兩人的距離並在踢擊來臨的瞬間低下身,拔起掉落在地的匕首丟擲而去。

(果然阿,這就是你的弱點!)

起初墮天使的身法與地面遺留的行動軌跡讓曉月產生疑惑,而為了證明自己的假設,曉月向前發動攻擊,攻防轉變的瞬間就證實了猜想。

行動的脫節與軌跡的不完整都顯示,墮天使還沒有完全適應身體。

抓準這個破口,戰鬥的節奏開始出現大量的瞬間變化。

幾巡下來墮天使已經是千瘡百孔,無數的小傷不停的堆積,孰優孰劣已經是一目了然。

「那麼就此結束吧」

拿出長劍架在她的脖子上,剛想動手,一句「住手」讓曉月按著頭單腳跪地。

「該死...!」

末王的聲音如同雜音一樣,干擾著曉月,甚至給他一種隨時會被侵佔意識的感覺。

「你才是最後的器靈嗎!」

對著腦內的聲音吶喊,劇烈的疼痛讓他感覺的眼前模糊。

視野的光彩消失,曉月也隨即倒地不起,最後的意識只聽見從遠處靠近的腳步聲。

伴隨著發不出聲的「該死」等待他的是舒適的床鋪。

「什麼情況...」

爬起身來攙扶額頭,曉月想搞清楚狀況,卻發現自己的雙腳被銬在床架上。

「看來我成了囚犯阿」

放棄掙扎後,他就應聲躺下。

起初腦子還想說是像動漫中常看到的那樣,倒地的自己被人撿回來這樣。

不過想想也是,畢竟那最後聽見的腳步聲,如同算好時機一樣才出現。

「不過沒人來打個照面嗎?」

剛這麼想,一個矮小精壯的女子走了進來。

「小孩子,是你把我撿回來的嗎?」

「你才是小孩子,老娘已經活了400多年了」

「好喔,所以是你把我撿回來的嗎?」

「先道歉」

好煩人!這是曉月第一直觀的想法,不過現在寄人籬下,還是不能太囂張。

「好,對不起」

聽到想聽的,她告訴了曉月他所好奇的事情。

「把你帶回來的是我沒錯,至於原因我想你已經知道了」

話音剛落,周遭的氣氛瞬間變得尖銳。

「我可不打算乖乖成為器靈」

「是嗎?你對於器靈有多少了解?」

雖然很突然,但是曉月還是回答了自己所知道的。

「由絕緞開始,絕無僅有的42把最完美的武器」

「確實!最為武器來說是最完美,同時也是最失敗的存在」

隨著她開始補充,曉月才從一知半解到初步認識。

所謂的器靈是由優秀的個體來製成的最上乘武器,但是作為武器它有一個特色,會隨著主人的成長而跟著成長的特質武器。

「是不是很完美啊,超越武器本身的限制能夠擁有無盡的成長」

「怪不得會是鍛造師所追求的極致」

曉月的認同反而讓她笑出了聲。

「反之主人死去器靈就會陷入停滯,沒有相當的才能則無法駕馭,作為武器來說,它是失敗品,不折不扣的失敗品」

對她來說,器靈的存在是不被她允許的,尚未完成的武器不是該被揮舞的存在。

「所以我要向你提出委託!繼承末王記憶的人,替我回收總計16位的器靈」

「比起這些,另外兩個人呢?」

「你是說簽訂契約的器靈跟那老人嗎?如果是的話都在隔壁房間」

「老的還沒死?」

「雖然命是留了下來,但是他也是奄奄一息的狀態了」

根據描述,老者已經失去絕大部分的魔力以及時間了,現在還活著也不過在撐數年。

「那麼回歸正題,請你接受委託,替我找回世界各地的器靈!」

「我不要」

推開她再度伸來的手,曉月悻悻然的躺好。

「沒有誘因無法吸引你嗎?」

「這是一部分,不過主因是我不想當強盜」

最主要的原因不是他嘴裡說的那樣,而是面對已經獲得巨大成長的器靈,這樣的委託不過是拜託自己去送死。

「那麼作為訂金我先替你完成你口袋裡的匕首,意下如何阿?」

「雖然現在問有點晚,不過你就是繼承了末王技藝的那位弟子沒錯吧?」

「說來我還沒自我介紹呢!」

女人站起身來,清了清喉嚨隆重的說到:

「我是擁有末王四分之一記憶並傳承絕鍛技藝的最後一人,我叫做妲拉芬」

「那我也自我介紹一下」

雖然沒有如妲拉芬如此隆重,但他還是做了最低的禮節。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