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COC】複足(二):事發

Nofer | 2022-03-20 21:30:04 | 巴幣 0 | 人氣 138


  距離上個任務已過了三個禮拜,康納仍然不太敢接近陰影,總覺得黑暗中有什麼在盯著他。幸好妻子沒過問什麼,也體諒他,容許他晚上開著桌燈睡覺。

  飯後,康納在看電視,而妻子則在洗碗。

  「康納,能幫我把電視調大聲一點嗎?我想聽新聞。」

  「好。」康納起身尋找電視的遙控。

  此時,外面一聲「轟隆」,燈光和電器全數熄滅。

  黑暗瞬間包圍了康納。他竭力睜大眼睛想要看透黑暗。明明是自己家,此刻卻顯得如此危機重重。

  他環顧四周,看到的卻是三星期前身處的那個洞穴,隨時隨刻,那坨焦油色、外形變換不定的果凍狀物體都會突然撲出,吞掉自己,最後自己在四方八面的擠壓中化成肉醬......

  燈光閃爍了數下,恰似隊友當時徒勞的槍火。

  康納粗喘著氣,卻仍覺得缺氧。他抽出了衣服內襟的手槍,手汗浸濕了槍柄。

  燈光終於再次亮起。他正要鬆一口氣,身後卻傳來一聲刺耳的噪音。

  猛地回頭一看——不、不可能!那怪物怎麼在自己家!自己的妻子呢?康納立刻把槍對準怪物,扣下扳機,可是由於手顫抖得太厲害,打失了。

  怪物發出無法理解的尖叫,沒有固定形狀的身軀往後縮著。從它那團不知什麼物質構造的身軀中,人類和畜牲的肢體不時冒出又溶化。

  這隻怪物比當初見到的小很多。自己可以、可以殺死它的!康納居高臨下地審視著怪物,努力驅散逃跑的慾望。

  不在這裡解決它的話,它就會跑出去,然後......康納沒敢想下去,繼續用槍對著怪物。

  適才開槍的巨響仍在屋內迴盪。怪物像是學會了害怕槍械,縮在了角落。

  呵......終於學會害怕嗎?康納記起被無情屠殺的隊友,不禁流下兩行淚水。可自己即將可以為他們報仇了。復仇的快意讓他又咧嘴而笑。那又哭又笑的模樣看上去與瘋子無誤。

  即將再度扣下扳機之際,怪物又是一聲凌厲的尖叫,忽然康納被右方一道巨力撲倒,頭狠狠地撞在地板上,讓他一陣眩暈,手槍也脫手而飛。

  望清巨力的來源時,他才發現那是自己的摯友雷·懷德,正跨坐在自己身上,準備給自己再來一拳。

  「雷?」他迷惘地喚了聲,停下了對方的攻擊。

  「清醒了嗎?」雷的語氣平淡得很,但康納依然聽出了他的擔心。

  「我......」康納正欲說什麼,卻聽到一陣哭聲,他望向來源,才醒悟剛才自己所見的「怪物」是什麼。
  「天哪、伊、伊芙琳,親愛的,對不起,我不是......天哪。」

  雷確定他清醒後,把他從地上拉起。康納馬上想上前安慰妻子,可妻子往後退了一步,啜泣著:「請你、請你先不要靠近我。」

  「我、我......對不起。」康納全然不知該如何解釋。

  「你先到門口?」雷說。

  康納這才記起自己今晚約了雷去酒吧,忙道:「好,呃......」

  他還想再叫雷幫忙安慰一下妻子,但可能是覺得自己沒資格再說話,只狼狽地急步離開了家裡。

  外面下著微雨,但街燈的亮度很足夠。康納看著平靜的街景和快步走回家的路人,心跳總算緩和下來。

  過了兩三分鐘,雷也步出了屋子。他沒問什麼,只說道:「走吧。」

  「嗯。」康納應道:「伊芙琳她還好嗎?」

  「她情緒穩定一點了。」雷答道:「我跟她說你今晚會住在我家。」

  「嗯。」頂著雨水,兩人沒有在路上詳談的意欲,沉默著趕往酒吧。



  半夜,康納從睡夢中醒來,不需看時間,他也知道現在是深夜兩點半。

  出任務時守夜習慣了。

  既然醒了,就順便上個廁所吧。

  然而上到一半,不知何處響起細微的「啪」一聲,燈光盡數熄滅。

  停電了嗎?早不再怕黑的康納鎮定地繼續在做的事,然後洗了洗手,打了個電話給旅館前台。

  可能是太多人撥打的關係,過了好一會才有人接聽:「喂?如果是詢問停電的話,我們已經派人維修了。」

  「呃,好,謝謝你。」康納掛掉電話,重新躺回床上。

  只是尚未睡著,外面便傳來一聲尖叫。

  又怎麼了?康納再度爬起身,一把拿起床頭櫃上的手槍,走至門前自防盜眼望出去。

  這一望去,便恰好看見一個男人從對面的房間跌跌撞撞地走出,不小心翻過了欄杆,直墮下天井。

  康納心感不妙,當即開門出去看看情況。與他一同步出房間的,還有隔壁的雷蒙。

  旅館是回字型構造,四邊是四道走廊,中間是天井。康納衝到欄杆前往下望,卻只見一片黑暗,隨即打算走去對面房門半掩的那間房間。

  剛走了兩步,他截住想跟他一起繞到對面的雷蒙,道:「可能有危險,你先在房間待著吧。」

  「才不要。」雷蒙一口拒絕::「老頭你有沒有看過恐怖片的?這種情況下回房間一定會變成下一個目標。」

  「電影歸電影。你在房裡鎖上門肯定比到處跑安全。」

  「所以說老頭你——」

  爭論間,再有兩道房門被打開,先前在升降機見過一面的陰沉少女和山羊鬍大叔分別走出。

  「你們知道剛才的尖叫怎麼回事嗎?」大叔問道。

  「有個男人從對面房衝了出來,掉了下去。」康納簡述道。

  「過去看看吧。」大叔回道。

  見雷蒙一臉堅持,康納只得領著眾人走到房門前。他示意他人跟在後面,躲在門旁,然後採取標準踢門姿勢,舉槍衝進。

  一片死寂。房中只有一具屍體。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