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終焉世界的幻想者 第二章

彼君 | 2022-03-20 17:48:39 | 巴幣 2 | 人氣 34


第二章 天空流放之人
塔吉爾的西門之外,是高度略微緩和的山丘地帶,地勢比起西南方的森林還要高些。
聽說曾經是戰爭的最前線,植被相對稀疏很多,許多的樹也還不過三米的高度,或許是在戰爭後才重新長出來的吧。
「又是來到了這裡……」
在這座再熟悉不過的小山丘頂端,席茵躺了下來,半身靠在了山丘上唯一的一棵樹上,眼神之中流露著迷茫。
「結果…最不成熟的人竟然是自己啊……」席茵面露苦澀的看著夜空,看著那片不曾改變的景色。
朔月的夜空比起平時黯淡了幾分,只剩下閃耀的群星在點綴著黑色的夜幕。席茵閉上了雙眼,放開思緒感受著周遭的寂靜,頓時,世界彷彿變得更加的寧靜了。一切都不曾改變過,沒錯,本該是這樣……
身心完全沉浸下來的席茵就像是進入了冥想一樣,心無雜念地將僅存的意識徹底的放下了,就這樣過了好一段時間。
『叮鈴』
入耳的一個奇特聲響將年幼的少年拉回了現實,先前闔上的雙眸也隨之睜開。少年的雙眼再次與星空對視,只不過這一次,天空卻不再寧靜……
『……奇怪了,夜空裡有這麼一顆星星嗎……』
西南方夜空中閃爍著一點金色光芒,在緩慢移動的同時,其光亮也掩蓋了周遭的其它星星,甚至連夜空中最明亮的央星都有些黯然失色。
「流星嗎?可是樣子感覺有點奇怪……」席茵雖然曾在書中看過關於流星的描述,但眼前的景象卻與之相差甚遠。
然而就在下一瞬,它宛如失去了指引一般。閃耀的金色光芒將寂靜的夜空劃了開來,隨即快速的往地面墜下。
「不,速度未免也過快了!而且……!?」席茵站起了身,注視著劃破夜空的那道光芒。
金色的光芒急速的下墜,不過數秒的時間便劃過了低空,朝向塔吉爾這的方向飛來。說得更準確些,是席茵現在所在之處。
不過數秒後金色的光芒便從席茵的上方劃過,而在距離地面僅剩十數公尺時,光芒下墜的速度慢了下來,並且逐漸的收斂了起來,最終緩緩落在了距小山丘不到百公尺處的樹林裡。
『那個是……!』席茵的身體就下意識的動了起來,轉身跑向了光芒的墜落之處。
席茵還無法完全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在那光芒沒入樹林的最後一瞬,他確實的看見了一個身影,人形的身影。
金色的光已經消失,席茵只能靠著自己的方向感,以及穿透在樹林之中的微弱光線辨識前行的方向。
雖然視野並不算明亮,但是席茵此時的感官卻意外的清晰。不知為何,冥冥之中貌似像受到了牽引,無形的引導著自己前往所在之地。
在黑暗中行走了一段時間後,席茵的視野終於再次明亮了起來,不遠的前方出現了一片小空地,光線就是從那照過來的。順著光的來處走著的同時,一旁的樹木開始稀疏了起來,在不知不覺中,席茵已經來到了掩藏在樹林中的空曠處。
再也沒有樹林的遮掩,夜光清晰的照在了大地上。那一瞬,一個身影映入年幼少年的雙瞳,剎那間,時間彷彿凍結了。
佈滿夜光的翠色草地上,躺著一個年幼的少女,少女的頭髮長度及腰,髮色是少年不曾看過的粉色,身上穿著純白色的連身裙,沒有什麼奇特的裝飾,只有綴飾精巧的紋路,交錯纏繞的金色紋路,看起來著實的漂亮。少女的雙手交握在胸前,雙眸緊閉,呼吸非常的平和,就像是睡著了一樣。
席茵早已無法將自己的目光從少女的身上移開,亦或者說……是她身後不屬於人類的那一部分,使席茵的雙眼深深入迷。
樣貌與人類無異的少女,她的身後敞開著一對翅膀,沒有一絲的掩藏,就這麼在敞開在地面上。
『天使……』一個再熟悉不過的種族名字,開始在席茵的腦海中迴響著。
席茵的表情訝異,在緩緩走向前的同時,目光始終如一的看著眼前的少女,而她的身影也逐漸與記憶中的身影重疊。
可儘管非常相似,但仍卻存在著不同……
在席茵的記憶之中,天使的翅膀是純白色的,象徵純淨的潔白,然而眼前的少女卻並非如此。少女身後的羽翼,其上半部為不曾見聞的黑色,下半部則是原初記憶中的白色。
白色意味著純淨,黑色意味著混沌,兩者是不可能相容並存的,雖然人們如此的定義著,但是此時的席茵卻不這麼認為。交疊在少女的身上兩股色彩,不僅沒有一絲的違和,反而像互相襯托一般,那是一種無法形容的美麗。
『好漂亮的翅膀……』現在的席茵只是這麼覺得。
看似不曾交疊的黑與白,卻在她的身後不停浸染著彼此的身影,宛如互相依偎的黑與白,在她的身上交織成了最為美麗的色彩。截然不同的兩種色彩,不知為何讓席茵感到莫名的熟悉,與此同時,一種奇特的感覺開始充斥著席茵的全身。
席茵在少女的身旁蹲下了身,本想伸手去觸碰她那黑白交織的雙翼,但下一秒卻馬上將伸出的手收回。
『不不–,這未免也太失禮了……』席茵馬上打消了自己的念頭,臉上的表情頓時有些奇特。
席茵坐了下來,看著躺在一旁沉睡的少女,自己的思緒不禁有些混雜,同時間下意識的別過了頭。
『為什麼看著她會讓我有種……我這是怎麼了?』儘管自己應該不曾見過她,可其中卻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
席茵雙手拍了下自己的臉頰,並且深吸了一口氣,大概過了十數秒後,才重新調適好自己的心情。
『……該把她叫醒嗎?』席茵有些無奈的心想,視線重新回到一旁的少女身上。
少女距離自己不過半公尺,席茵可以很清楚的看著她的睡顏。儘管席茵對於女生的漂亮與否沒有什麼概念,但眼前的少女是確實地讓席茵打從心裡覺得漂亮。
修長的睫毛微翹,白皙透徹的臉蛋感覺吹彈可破,以及臉頰處掛著的微微一抹紅暈……。一切修飾的話語都已經變得不重要,有的,只是她楚楚動人的樣貌。
不知道為什麼,席茵的思緒就像斷了線一般,雖然遲遲猶豫了幾秒後總算是下了心,但是有些思考僵化的他,最後卻只是用手指戳了戳少女的臉頰。少女的臉頰軟乎乎的,席茵的力道雖然輕柔也陷了些下去,並在席茵收手後很快地回彈了起。
『嗚…我是笨蛋嗎!?哪有這樣叫別人起來的……』將手收回後席茵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剛才做了什麼,一絲溫存,手中傳來的觸感彷彿還記憶猶新。
「嗚嗯……」少女的閉起的眼睛微微地眨了下。
「!?」席茵突然有種不妙了的感覺。
少女初醒,緩緩的側轉身後隻手撐起了身體,身體半臥的她翅膀得以完全展開,輕輕地拍了下將羽翼上的塵土震了下來。少女的神情朦朦朧朧的,白皙的手搓揉了下後慢慢地睜開了雙眼。
睜開的她的雙眸,宛如清澈透潔的藍水晶,倒映著皎潔的星空,也倒映著她眼前的自己。四目相對,席茵說不出話來,兩人就這麼地看著彼此。
「眼睛也好漂亮啊……」席茵下意識的脫口說出。
少女的眼睛大又圓,瞳色是天空藍色,在星光夜空的照耀下顯得更加清澈而深邃,席茵從來沒有看過這麼漂亮的眼睛。
「嗚……!」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看見了少年那灼灼的目光,少女的神情頓時有些惶恐,急忙將自己的翅膀收起藏在了身後。
『這……我是不是嚇到她了。』看見眼前少女的反應,席茵馬上向後退了一些。
「對不起,我只是……」席茵話音未落,卻是先看到了少女身上的異樣。
少女在顫抖,以一種懼怕的眼神看著前方的這名少年。但與其說是恐懼,席茵更多從少女身上感覺到的,是一種無助的感覺,孤獨而哀傷……
痛楚,無法訴說,那是一種直達心裡的痛楚……
『為什麼……會露出那種眼神……』
僅僅只是看著這樣的她,席茵的思緒便被渲染了。而這其中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席茵非常的清楚,那種悲傷的眼神背後,絕對是……
「妳……」
「……」少女沒有說話,原本那清澈的眼眸也早已成了空瞳,不再帶有一絲光暈。
席茵沉默了,一切疑問的話語被他全數吞了回去。『她這個樣子……,必須做些什麼。』席茵凝視著眼前的少女,表情有些沉重。
席茵朝著少女那走去,只見她身軀一震,甚至連聲音也帶著顫慄。席茵靜靜地來到了少女身旁,而當他將手伸向她時,她的眼睛早已緊緊閉起,眼角處掛著一點晶瑩光色。
或許這是她保護自己的方法吧,一切的惡意,只要選擇不去直視的話……
可是……
然而就在下一瞬,少女卻只感受到一股暖意從自己的頭頂傳來,而那一絲的溫柔出現,也在輕柔地撫平著少女那動盪不安的心。
雖然害怕,但是,少女選擇睜開了雙眼……
「咦……」少女微小的聲音,不再帶有一絲先前的懼怕。
少年蹲坐在了身旁,溫柔的摸著自己的頭,現在的他,只是對著自己微微的笑著。少女這才明白,對於眼前的這名少年,惡意打從一開始便不存在,至少從他的眼神之中,不曾透露過這樣的想法。
『看來冷靜下來了呢,太好了。』看著眼前總算不再用懼怕的眼神看著自己的少女,席茵也總算放心了點。
「放心吧,我不是什麼壞人。」席茵面帶微笑的說著。
「……」少女沒有說話,一雙大大的眼睛就這麼靜靜地看著席茵,雖然眼框裡滿是水霧,但原本黯淡的雙瞳總算是恢復了點生機。
席茵這才將手伸了回來,但令席茵感到意外的是,在自己將手從少女身上移開的那一刻,少女竟然露出了些許不捨的表情。眼前的她感覺欲言又止,但即便如此也並沒有過多表現出來,只是有些落寞的看著自己。
『她這是……在撒嬌嗎?』面對少女意料之外的反應,席茵有些愣住了。
遲疑了一會,席茵又一次將手伸了出去,在少女的頭上輕撫著。而此時的少女就像放下戒心的小動物一樣,在任憑那份溫柔觸碰著自己的同時,不時地也在少年的手掌心蹭呀蹭著,想多感受下那份溫暖似的。
『她這個樣子好可愛啊……』對於眼前這位少女的舉動,席茵臉上的表情有些微妙。
少女微微地笑了,這是席茵第一次看見她露出笑顏,或許是氣氛壓抑的太久了吧,看著敞開笑顏的她,只是打從心底感到高興,也或許只是,她笑起來特別的漂亮吧。
但是看著眼前的她,席茵卻也因此心頭一緊。『明明可以像現在一樣露出笑容的,那為什麼剛才……』
『是因為翅膀嗎?』仔細回想了下,少女貌似是感受到自己的視線後才變得如此反常。甚至直到現在,她還是將那對黑白色的翅膀掩藏在自己身後,就像是不想讓人看見似的。
『雖然不知道原因,但這其中應該有著什麼緣由吧……總而言之,不能視而不見呢。』
「名字,妳的名字是什麼?」基於不能坐視不管的一種執著,雖然不抱有太大期待,席茵還是想試著與少女溝通看看。
「咦……!?」面對席茵突來的發言,少女的身體隨之震了一下。
席茵頓時將手收回,並在少女的面前正身坐了下來,此時的他才真正的與少女平視。
「我的名字是席茵,席•茵•,妳呢?」席茵重整好體態後的再次詢問。
確實,在這樣的情況下,取得對方的信任絕非是重要的。於是乎,席茵便毫不猶豫的告訴了少女自己的名字,不如說這是席茵現在唯一能做的,最為合適的方法了。
「……」少女的唇瓣依然緊閉,可卻也在不知不覺中開始微微地顫抖……
在之後幾次呼吸的時間裡,少女仍然沒有開口說話,只是露出了有些糾結的表情。
『看來不是語言不通的緣故,應該只是她不肯跟我說話吧……』結果,還是這個原因嗎,席茵這麼想著。
遺憾或惋惜,只是基於期待的落空,與之相比,不能被她依託的自己,才是最讓人難忍的。剎時,一種前所未有的失落感,開始充斥著席茵的心裡。
「真的不願意……告訴我嗎?」雖然席茵的語氣平淡,但此時的表情卻是有些苦澀。
「……!」看見少年露出這種表情,少女的也是有些動搖。直到剛才為止,眼前的他都是以笑顏面對著自己,可如今卻是露出了這種表情。
『對她而言,我真的就這麼不能信任嗎……』對於連名字都不肯告訴自己的少女,席茵沒有什麼過多的想法,只有那動盪的內心,傳來的陣陣悸痛。
不知為何地,胸口就是有種莫名的難受。
「……還是算了吧,就當做我從沒問過。如果妳真的不願意跟我說的話,我也不會再追問妳了,好嗎?」席茵此時的表情有些落寞,語氣中帶有的失落感比起先前更加沉重了幾分。
『也是呢……明明自己都無法完全相信姐姐,那又有什麼資格讓別人信任我呢……』席茵垂下了頭,再那之後便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呆呆的看著地面。
『或許自己真的只是在多管閒事吧』,這樣想著,席茵反倒比較能釋懷了。
眼前的少年只是面露苦澀的笑著,而這一切也全都被少女看在眼底。
作痛著,心中那被撥動的弦,正悄然地作痛著。許久以前,彷彿也是如今這般……
少女貝齒輕咬下唇,她明白自己不該這樣無視他,微微做動的唇瓣彷彿想說些什麼……
「……伊緹雅……」極為細小的聲音,傳入了少年的耳朵。
「?」席茵赫然抬起了頭,頓時目光灼灼的看向眼前的少女。
「我的…名字……伊緹雅。」少女看著他,小小聲地說道。
『說話了!?她剛才說了自己的名字!?』席茵愣住了,臉上還掛著幾分訝異。
下一秒,一抹微笑已然出現在了席茵的臉上,『看來我不該太早灰心的呢……』
「妳叫做伊緹雅嗎……嗯,很好聽的名字。」
「……」聽見席茵這麼說,少女的臉上莫名多了幾分紅暈,不過席茵貌似沒有注意到就是了。
「那麼…重新自我介紹一次,我的名字是席茵,請多指教,伊緹雅。」席茵將手置於胸前,再次告訴了少女自己的名字。
「……嗯。」少女點了下頭作為回應。
『至少她現在願意跟我說話了,太好了。』席茵總算有種的豁然開朗的感覺。
餘光之際,席茵不經意地看向了少女的身後,理由嘛,著實是她身後的那雙黑白色的翅膀,實在很難令人不去注視。當然,為了防止剛才的那種狀況發生,回過神後席茵很快便將視線移了開來。
就結果而言,雖然少女已經願意與席茵說話,但她依然下意識的看著注視著自己的席茵的目光,始終就是不願意把身後的雙翼顯露於少年眼前。
『她果然還是刻意的藏著翅膀啊,這樣子會讓她比較安心嗎?雖然還是看得到啦……』
想也確實,畢竟少女嬌小的身體,哪能完全遮住快兩米寬的翅膀呢。至於為什麼,從少女的舉止來看,席茵大概也能猜到一二。
『應該是因為翅膀的顏色吧』這是席茵目前覺得最有可能的原因了,不然他怎麼也想不透。
「我說……伊緹雅。」
「……嗯?」面對第一次以名字稱呼自己的席茵,少女反倒有些不習慣的樣子,但她似乎並不排斥。
『果斷的問問看吧,這時候與其婉轉,不如單刀直入地……』在深吸了一口氣後,席茵毅然決然的開了口。
「妳……是不是很介意自己的翅膀?」
「……」面對席茵的提問,少女並沒有給予回應,只有些退縮般的避開了席茵的視線。
少女很害怕,害怕他也會露出那種眼神,甚至是在那之後的話語……
席茵本想靜待少女的回應,不過看來也已經從她的眼神之中得到答案了。
「明明是那麼漂亮的翅膀……為什麼……」看著眼前的她,席茵有些憐憫的說著。
少女有些訝異的看著席茵,她應該也沒料到席茵會這麼說。
這與眾人截然不同的答案,少女曾經聽聞過,她非常的確定,而那同時也是少女的記憶之中,僅有的一點溫存。竟沒想到時至今日,這熟悉的話語,會從這名少年口中再次聽到,頓時,少女揪緊了雙唇。
沉默了數秒,席茵才聽到了少女微小的聲音。
「……很奇怪……」
「很奇怪?」
「大家的翅膀,都是白色的……,只有伊緹雅的翅膀…顏色跟他們不一樣……」
「……」
「不潔…污穢…渾濁…異物……刑罰…罪孽…枷鎖…烙印……不停…不停的說著……」
一個又一個的穢詞斷斷續續的說出,少女眼神中流露著恐懼,雙手緊緊抱著自己的身體,那顫抖不曾停止。
『所以是因為這個原因才……』
席茵的內心為之一震,這一字一句,和眼前的一幕幕,彷彿就像直達心靈深處一般。
「席茵…也是這麼想的嗎……?」少女看向了席茵,非常認真的看著。
「我覺得很漂亮啊。」如同先前,席茵看著她真誠的說著,源自於內心的話語不必多言,自己想表達的,僅僅就只是這幾個字。
雖然只是簡而明瞭的幾個字,卻使少女的心裡開始響起陣陣漣漪,她隨即避開了交疊的視線,試著壓抑自己的思緒。
「騙人……」少女不願相信他所說的……不,應該說是害怕才合適。
「真心覺得!」席茵大聲的說道,這一次,沒有退縮,更不再給她反駁的餘地。
「……」少女的身體震了一下,表情有些痛苦,一種不明所以的感覺正充斥著自己。
曾經的那些言語,就像是刺進心裡一般,任憑自己,怎麼樣也無法撫平,可是……
「……我自己,也沒有什麼能力去改變身上的事,所以,妳也不要去這麼想啊……」席茵有些無奈的說道。
『絕對不能讓她繼續這樣下去,那種無助的感覺,我再清楚不過不是嗎,所以絕對……』正因為席茵切身明白那種感覺,所以才絕對不能坐視不管。
「吶–伊緹雅,只是一下子也好,妳可以看著我嗎?」
「……」遲了數秒,少女才將視線重新的放在了席茵身上。
「或許妳沒有特別留意吧……妳看,我的眼睛和頭髮,跟妳翅膀的顏色一樣,也是黑色和白色。我想多多少少,我也能理解妳的感受……」說罷,席茵用手捏著一小撮自己的頭髮,同時眨了下右眼。
確實,白色的頭髮與黑色的雙眸,這便是少年的外貌,不說,還真的是一樣的顏色,那同樣的黑與白。
而席茵之所以會這麼說,當然是其中還有著其它的理由,少女不知道的是,眼前的這名少年,也是在被唾棄者的立場下一直獨自一人。或許程度上有所不同,但兩人的立場卻是一樣的。
曾幾何時,自己也是因為這個原因而不被同齡的孩子所善待,甚至是欺凌。
罕見的白色頭髮,瞳色又是深邃的純黑,然而不管是哪一個,說實話都不屬於「正常」所概括的範圍,更別說他是個被遺棄的孩子,是個孤兒,僅僅只是基於這幾點,他便成了同齡孩子所排擠的對象。
「我不想去否認我身上的事物……不,說是不能應該比較適合。所以啊,妳也不要這麼介意翅膀的事,好嗎?」
「……」少女沒有說話,但看著他的那視線卻漸漸的灼熱了起來。
席茵將身體向前移了些。畫面一轉,席茵已隻手將少女抱了過來,讓她靠在了自己的胸前。
少女的身體此時彷彿是受到了刺激一般,一段模糊的記憶,愈漸清晰地,開始浮現於少女的腦海中……
…………
雲海飄蕩,看不見盡頭,在那夕陽的照耀下,呈現著一片暖心的橙黃色彩。
這是萬米高空之上的景色……
在那碩大的雲海裡,一座空中庭園悄悄然地漂浮其中。庭園上遍佈的七彩色花海,讓它成為碩大雲海裡最為寧靜而美麗之處。
視野漸漸的放大,最終落到了花海庭園裡的一座白色亭子,這時,一切彷彿都清晰了起來。在那不過六七米的小亭子下,兩個身影浮現於其中。
庭下,坐著一名擁有粉色長髮的女性,而在她的懷中,一個嬌小的身軀靠在她身上。那嬌小的少女看起來不過六歲,髮色與那名女性也是極為相似,只是顏色淺了些。
她們的外貌與常人無異,唯一的不同之處,只有兩人身後不屬於人的那部分。
年長的那名女性有著一雙純白色的翅膀,在那白潔的純色之中,彷彿還帶有著一股說不上來的威嚴。
而與那份純白色不同,年幼少女的身後,是黑與白的交織。或許對她來說,那雙異色的翅膀,才是「唯一」的不同之處。
與此同時,一道聲音開始迴響開來……
略微清涼的白色小亭,傳來了少女的哭泣聲,抽泣的聲音裡頭,好似夾雜著無法言喻的痛苦……
伴隨著那哭泣聲,周遭的花海彷彿也沾染了那哀傷之氣。依靠在懷中的少女,眼角的淚光不曾停止流下。
「不要哭泣,我可愛的緹雅。」那名女性的語氣柔和,看著懷中的孩子輕輕說著。
「嗚……」就像是聽不見那安慰著自己的話語一樣,少女只是緊緊地抓著她的衣服,將頭埋進她的胸口。
「沒事的,沒事的……」
摸了摸少女的頭,她試著安撫著孩子的情緒。
「吶–媽媽,為什麼伊緹雅的翅膀…跟大家都不一樣……。為什麼…不是純白色的……?」少女的話音斷斷續續,伴隨著那顫抖的聲音,令那女性也揪緊了心頭。
「不一樣又有什麼關係呢,在媽媽的眼中,那是一雙獨一無二、最漂亮的翅膀呢。」她伸出了她那白皙纖細的手,輕輕的撫著,少女那黑白雙色的翅膀。
「媽媽妳騙人,這樣的…這樣的翅膀,明明就很醜陋啊……」就像是反射性的動作一樣,少女一個振翅,將那雙手給推了回來。
孩子的力道雖然不大,可被她推開的手卻是隱隱作痛,那並不是真實的痛覺,就像是內心被劃了道口子般,不停地、不停地作痛著。
「沒有這種事的,緹雅,媽媽從不這麼覺得喔。」但是,她沒有將那樣的心情表現出來,至少在孩子的面前,她毅然的堅強,亦或者說……是不忍心。
「可是,因為這對翅膀,大家都用異樣的眼光看著我。他們說我的存在是一種罪孽,所以翅膀才會染上污穢的顏色。為什麼?為什麼我翅膀會是黑色的?媽媽,難道伊緹雅是壞孩子嗎?」少女如泣如訴的說著,眼眶中的那些淚光彷彿隨時就會傾洩而出一般。
少女的這些話宛如一把把銳利的刀刃,彷彿要劃開自己的最後一道心防一樣。『這並不是妳的錯啊……』她畢竟是自己的孩子,她承受那些痛楚,同時也像是刺在自己心頭一般。
她還只是個孩子啊,卻是一直承受著這樣的痛苦。心靈是多麼脆弱的東西,自己又怎麼可能不知道呢。
「不是的緹雅!妳並不是壞孩子,妳一直是媽媽心目中的好孩子啊……」孩子的一字一句,讓一直壓抑著內心的自己也有些慌了……
「那媽媽又是為什麼!?為什麼我的翅膀就要被染上黑色呢?如果是這樣,伊緹雅不想擁有翅膀!伊緹雅討厭自己的翅膀,不想擁有那異樣的顏色!」少女愈發激動的說著,最初的話語只是帶有著痛苦,但現在的這些話裡頭,是著實的厭惡。
「緹雅……」
身為母親的她沉默了,看著孩子表情充滿了痛苦,彷彿連心的糾結了起來。她想開口說些什麼,卻又欲言又止,擔心孩子那早已支離破碎的心靈,再承受不住任何的打擊。
這時的她,只能輕輕的撫著孩子的背,試著安撫她的情緒。作為一個母親,她感到自責,但自己卻也無法改變什麼。
好一會兒,她終於再次的開口,她的神情無比的溫柔,就像是包容著萬物那般溫柔。
「緹雅,聽媽媽說……。那份色彩,是爸爸唯一能留給於妳的事物,媽媽希望妳不要去唾棄它、不要去畏懼它。那並不是什麼污穢的顏色啊……」
「這黑色的羽翼…是爸爸留給我的……?」
在少女的記憶之中,並不存在父親的身影,她甚至對這個詞彙感到陌生。當說出這樣的話時,從母親的雙眸流露出的,是滿滿的思念之情,彷彿連自身的情緒也被感染般的強烈。
「嗯–,那是我們曾經的憧憬,現在,是只屬於我們兩人的,希望的色彩……」口中描繪之物,縱使早已如同那雙羽翼被灼燒的漆黑,但是……
「希…望……?」
「沒錯,我們想託付於妳的,能託付於妳的,僅僅只是希望……」
說出這句話的同時,她將孩子緊緊地抱了起來,身為一位母親能給予她的,僅有滿滿的溫柔。悲傷的淚水停止了流下……
「我和爸爸,都太過愚昧了啊,可是,我們並不後悔。因為那希望的延續,就是妳的誕生啊……」摸了摸孩子的俏臉,她溫柔的看著孩子。
「媽媽……」一股暖意在胸口在少女擴散開來,無形之中也撫平了她那搖盪不安的心。
「儘管沒能做好一個父親的本份,媽媽還是希望妳能原諒爸爸,爸爸他所承受的…絕對不亞於妳。緹雅,媽媽真的好愛好愛妳,你的爸爸也是如此,妳是我們兩人愛的結晶。」
說到這,母親把孩子抱的更緊了,為的,只是讓孩子能將身子完全倚靠在自己身上,連心靈也毫無隔閡的。
「不管未來遭遇什麼痛苦,再怎麼悲傷,妳一定都能跨越的。所以啊,不要再一個人獨自哭泣,我可愛的緹雅……」
「嗯……」少女應聲回答時,也早已不帶有先前的啜泣。
「相信媽媽吧,就算是最後一次也沒有關係……緹雅,未來妳一定會遇見一位…真心喜歡上妳身後這份色彩的人……」母親摸了摸孩子的頭說著。
不知為何地,眼前的畫面愈漸的模糊了。一道道的白色光芒,緩緩將少女的身體包覆了起來,層層地,層層地。
「安穩地睡下吧,我們的女兒,我最愛的……緹雅……」兩道淚光從孩子母親的眼眶裡滑落。她的笑容帶著溫柔、帶著苦澀,而其中最多的……是不捨。
孩子,沉沉地睡了……
…………
記憶的片段消失,少女的意識回到了眼前……
眨眼的時間後少女才反應過來,而自己早已身處在少年溫柔的懷抱之中,可在那驚訝之餘,自己卻也沒有試著掙扎。那是一種懷念而又熟悉的感覺,熟悉地……
少女就這麼地躺在了席茵的胸前,當下感受到的只是一股沁入身心的暖意。隔著那薄薄衣服的距離,她甚至可以聽到他些許加速的心跳聲,噗通噗通地跳動著。不說,席茵現在也是有些緊張的,只知道自己的心跳漸漸地加速著。
當然,直接將女孩子抱住這種事,真的已經不能用大膽來形容,更別說是第一次見到對方。但是,沒有什麼其它的理由,驅動著自己的那份心情,席茵很清楚現在該做的。
「妳並不是孤身一人啊。」席茵在少女的耳邊輕聲說著。
席茵的這一句話沒有一絲的掩飾,直直觸碰著她的內心,純粹而寧靜,卻在心靈深處勾起陣陣迴響。
而當席茵說出這句話時,彷彿也像是對著自己說著『我並不是孤身一人啊』一樣。然而僅僅只是這樣的一句話,席茵卻也感到很欣慰。
孤獨的感覺也好,悲傷的感覺也好,對此時的他們而言,一切彷彿都不再那麼重要了……
懷中的她緊緊地抓著自己的衣服,嬌小的身軀直直貼在了身上,就像是害怕自己下一瞬就會消失一般,不肯鬆開緊握的雙手。
「放心吧,我絕對不會鬆開手的,絕對。」席茵笑著說道,頓時將她抱的更緊了。
自那一刻起,隔閡便不再存在,兩人就這麼依偎著彼此,席茵能清楚的聽到她躍動的心跳,甚至是她細微的呼吸聲。
「嗚……」少女發出了嚶嚀聲,眼眶中的那份熾熱,在少年的胸前逐漸浸染開來。
她再也止不住那份悸動,情感與心靈,在他的懷中全然宣洩了出來……
「沒事的~沒事的~」席茵溫柔的梳著少女的頭髮,試著安撫她的情緒。
夜晚,搖盪在少女的聲音中,終於不再寧靜……
『這樣就可以了吧,太好了……』總算可以放下心了,席茵感慨的想道。
但就在席茵好不容易鬆了一口氣時,奇特的一幕發生了……
『!?』
突然間,少女的身上開始浮現出淡淡的白色光芒,漸漸地,那光芒聚集在了她身後的雙翼。不過多久,白色的光芒便將少女的翅膀完全地包覆了起來。
下一瞬,光芒收束,緩緩沒入少女的背後,翅膀也隨著那光芒消失了。但是她貌似沒有發現的樣子,而這短短數秒內發生的事,席茵可是都看在了眼裡。
『天使的翅膀原來是可以收起來的嗎?那為什麼現在才……?』看著懷中的少女,席茵著實沒什麼頭緒。
事實上,撇開席茵對大陸歷史的理解量不談,文獻中有關於天使的記載也真的不在多數,而其中所講述的也大多都是事蹟之類的,反而「天使」這一部分卻沒有詳細的記載。
『伊緹雅她好像沒有發覺的樣子……,不是出自她自身的意願,而是身體發生了某些改變嗎……?』
想也確實,坦若她能這麼做的話,打從一開始把翅膀「藏」起來便是,根本就不必像剛才那樣。既然如此,答案便很明顯了。
『她應該是知道的,只是……』
真實情況是如何,席茵得不出答案,現在的他反倒比較在意的是……
『話說,明明是那麼漂亮的翅膀,都還沒有機會認真看一眼的說……』深深的嘆了口氣,席茵有些失落的想著。
惋惜嗎?不,說是殘念應該比較合適。
時間緩緩的過去了,席茵的動作不曾間斷,依然溫柔的撫著她的頭。在那溫柔的懷抱之中,少女也已經平復了下來。
「好點了嗎?」雖然從她的神情就能看得出來,席茵還是出於關切的問了下。
「嗯……」在毫無保留的宣洩自己的情感後,她的聲音平和了許多。
「那就好。」就像是看著自家孩子般,席茵對著伊緹雅笑了下。
席茵這才將手鬆了開來,當然,伊緹雅不可能沒注意到的,但她卻沒有馬上起身,而席茵也沒有催促的意思,只是看著懷中的她微微笑著。就這麼在席茵懷中多窩了一會後,伊緹雅才有些不捨般的撐起身體。
分開後,席茵這才再次看見伊緹雅的臉,她的眼眶還有些泛紅,但好在臉上的血色是多了幾分的。
席茵伸出手,將她眼上最後的一抹淚光抹除,他的動作緩而細膩,就像是害怕弄疼她一般。同時間,少女的身體往前一驅,並在席茵的手輕拂過後,留下了淡淡的一抹微笑,看得席茵著實入迷。
「妳笑的時候比較可愛~」臉上掛著微笑,席茵有些俏皮的說道。
當席茵脫口說出這話時,伊緹雅是瞬間漲紅了臉,就像一顆熟透的蘋果。一雙水汪汪大眼直看著他,羞澀的說不出話來。
「哼哼~」看著這樣的她,席茵忍不住笑了出來。
「姆……」伊緹雅將身體向右轉了些,彷彿要做些什麼一樣,但在下一瞬,她的動作就像是定格住了,臉上的表情頓時有些詫異。
「咦?」兩人幾乎是同時間發出了聲音,前者是因為看到了突然停下動作的她,而後者則是……
「收束了……?」伊緹雅詫異的說道,同時間看了看自己的身後。
『她啊,該說是遲鈍嗎,還是天然呢……。話說,她剛才難不成是想……』席茵靜靜的看著伊緹雅,臉上的表情頓時有些微妙。
伊緹雅的目光一再的確認著,這一切都來的大突然了,她還沒來得及適應。但至少透過身體的感觸,她可以確定自己的翅膀確實是收束了。
「竟然是在這個時候嗎……」伊緹雅的語氣帶著哀傷,就像是解脫了什麼枷鎖一樣。
雖然說過不想要翅膀這種事,但是時至今日,也沒有什麼意義可言了。也或許,這打從一開始便沒有意義吧。
外表或許能夠隱藏起來,但那又如何?自身的本質是改變不了的,最終的結果,並不會有絲毫的改變。
『伊緹雅……對她而言,果然還是難以完全釋懷嗎……。或許我……』席茵收起了無奈,同時看向了眼前的少女。
「我說伊緹雅,妳剛剛…是不是想用妳的翅膀打我啊……?」席茵以試探性的口吻問道。
「……」伊緹雅沒有說話,反倒將身體往席茵那貼近了些。
「伊…伊緹雅?嗚!?」突然之間,席茵只覺得的胸口傳來一震。
下一秒,小小的拳頭直直捶在了少年的胸口,這一下雖然力道說不上是大,但是後勁可強了。
「席茵…壞人……」說罷,又是朝著席茵的身上捶了幾下。
「痛–痛–痛……伊緹雅妳輕點。」席茵沒有還手也沒有什麼阻擋,單就只是讓眼前的她洩憤。
畢竟原因嘛,席茵也不是完全摸不著頭緒。
『說不上來吧,我只是……』
調戲與自己年齡相當的少女……
「我只是實話實說啊……」席茵脫口說出。
「哼–!」少女輕哼一聲,貌似也沒有要收手的念頭。
「但至少…現在的妳看起來好多了……」
「?」聽見席茵不明緣由的這番話,伊緹雅的動作頓時停了下來。
「我之所以這麼說,也是不想讓妳一直沉靜在那種情緒啊。說白了,只是不想看見妳露出那種表情啊……」席茵一臉無辜樣,語氣凝重的說著。
這話一出,伊緹雅表情頓時愣了一下。
「看見妳露出那種哀傷的表情,要我什麼都不做…我做不到……」看著她,席茵非常認真的說著。
到這,伊緹雅才將手收了回去,臉上的羞憤也隨即退去了。
「明明可以像剛才一樣笑著,那又為什麼會露出那樣悲傷的表情,既然可以露出笑容,那又為什麼要沉浸在悲傷之中……」
「……」伊緹雅沒有開口說些什麼,只是靜靜地看著眼前的少年。
「又或者,算是我的一點私心吧,我只是想看妳露出笑容……」帶著憐憫和同情,席茵的話語充斥著他的情緒。看著她,席茵如此說道。
「……為什麼?」
「?」
「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怎麼說呢……,我啊…並沒有家人,而是一個被遺棄的孤兒……」雖然席茵的臉上雖仍掛著微笑,但也不時流露出幾分苦澀。
而也是在這時,少女看著他的神情有了些許變化。
「雖然教會的修女姐姐對我很好,但我卻也在害怕著,害怕姐姐會丟下我。現在的我會在這裡,也是跟姐姐吵架後的結果呢……。其實呢…在我的心底,或許真的沒辦法將自己融入圈子裡吧。格格不入嗎?不是的,我只是在害怕啊……」
「家人這個詞彙到底是什麼含義,我雖然明白,卻又不明白……但是,孤身一人的這種感覺,我卻再清楚不過。所以啊,我哪都不去,至少不會離開妳身邊,我就在這陪著妳。」
席茵笑著如此說道,不過這一次,是發自內心的笑著。他的笑容無比溫柔,似乎有那麼一瞬間,伊緹雅竟然將眼前的少年與記憶中的那身影重疊了。
「真…的…?」少女的眼中帶著徬徨,不過更多的,是期盼。
「嗯,我向妳約定。」少年不帶猶豫的回答了她。
或許,就是如此簡單的一個約定吧,可是,卻使此時的她感到無比的安心。
少女的眸中,再次的蕩漾起薄薄光暈。
「嘛–話雖這麼說,但一直待在這也不是辦法,還是先起來吧。」席茵站了起來,同時向少女伸出了手。
伊緹雅的動作雖然遲了下,但看著伸向自己的那雙手,不知為何地便不再遲疑。
下一瞬,她已緊緊地抓著少年的手,緊緊地。
『好溫暖……』
而此時的席茵也握緊了少女的手,並順勢將她從地面拉了起來。
「總之先……」話還沒說完,席茵卻好像注意到了什麼。
那是在少女站起身後,席茵才發現的事。
『她…沒有穿鞋子啊……』
「伊緹雅妳…這樣應該不方便走動吧?」撓了撓頭髮,席茵有些尷尬的問道。
而面對席茵的提問,伊緹雅只是略微搖了遙頭,貌似在表示自己沒關係的。
「嗯……不然這樣吧。」話落席茵便轉過了身,並微微的蹲了下來。
「我背妳?」
席茵的提議著實讓伊緹雅愣了下,一時之間好像也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了。
「上來吧。」席茵回頭示意了下,而伊緹雅雖然猶豫了點,但看來也只能接受他的提議了。
伊緹雅向前靠進了些,把身體貼在了席茵的背後,雙手在他的肩上輕輕的抓著。
他們還只是的孩子,面對這種身體上的接觸,兩人的臉上都多了些紅暈。
「那…抓緊了喔伊緹雅。」席茵調整了下姿勢,在確認伊緹雅確實的抓牢後起了身。
『她的體重比我想的還要輕啊,如果只是背她走到那裡的話……』
在羅恩那打磨了一年多,什麼苦差事也早就成了家常便飯,只是這種程度席茵都還算吃得消。
「沒問題嗎…?」
「沒問題的,伊緹雅妳比我想的要輕多了。」席茵試著走了幾步,至少目前看來是沒問題的。
「真的?」聽到席茵的回答,少女多少有些害羞,但也只是再次的向他確認著。
「要不然…伊緹雅妳如果覺得我開始在逞強的話就提醒一下我吧。若真的撐不住我自己也有自知之明的,妳就放心吧。」
「……嗯。」
「那就出發吧!」
席茵緩緩動起身,就這麼背著少女朝著自己原本來的方向走了回去。
眼睛已經適應了黑暗,儘管還背著一個人,席茵的速度也維持在原本的六七成左右。
顧慮到身後還背著她,在視野清楚的情況下,席茵幾乎是下意識的避開樹根的參雜處,盡可能的減少身體的晃動。
所幸當初走過來的路還算記憶猶新,回程的時候兩人並沒有太大的問題。而就在路程過半後,席茵的呼吸才開始變得急促了些,不過這在席茵看來已經算是很好的情況了。
「哈…哈……」席茵大口的喘息著,可即便如此,步伐也沒有的落下太多。
感受到他的氣息有所變化,伊緹雅動了下身子,並輕拍了下席茵的肩膀。
「…怎麼了…嗎…?」注意到伊緹雅的舉動,席茵這才停下了腳步。
「席茵,我…想下來。」
「是…因為我的緣故…嗎?」席茵略微喘息的問道。
「嗯……」頓時間,伊緹雅抓緊了席茵的肩膀。
「這樣啊……抱歉了呢,伊緹雅……」席茵斷斷續續的說著不明所以的話。
「?」
「我呢…其實從一開始就沒有打算要讓妳下來啊……」
其實在說出這話前,席茵還是有些猶豫的,但是他不得不說,畢竟自己真的沒有遵守承諾啊。
少年這麼說著,可身後的她並沒有開口說些什麼,只是比起先前更加用力地揪著他的領口。
『就算被責怪也無所謂,總比讓女孩子光著腳走路好吧……』
說到底,席茵還是會擔心的啊,與其在之後看見她受傷,他寧願對她撒一個謊。
「我不是不想守信…只是……」
感受到身後少女的情緒,席茵也是有些無可奈何,本想開口說些什麼,但是……
「騙子……」
「……」
席茵還沒說完,少女卻是先開了口。席茵沒有反駁,對此,他真的沒有反駁的權利啊。
雖然早有了心理準備,但被當面這麼說時,席茵的心裡還是有一種難以形容的感覺。
「席茵是騙子,一開始…就知道了。」伊緹雅鼓著臉說著,話語中滿是不悅。
不過,少女卻沒有掙扎著要下來,只是稍微動了下身體。
「所以…不會再有下次了喔……」少女輕語說著,一隻手伸向前捏了下席茵的臉頰。
清晰的痛覺傳來,但那並不單單只是在宣洩著不滿,不如說只是在擔心吧。
「是–是–,謹追(遵)您的吩咐……」
「……笨蛋。」
很快地,少女便將手收回,順道輕哼了聲,隨即便將身體再次貼緊了他的身後。
『看來她不是真的生氣啊,太好了……』雖然臉上還留有些痛覺,但就結果而言席茵還是鬆了口氣。
「那……就讓身為騙子的我,再稍微的任性一下吧。」席茵有些愧疚的說著,可卻是無意間加快了腳步。
此時少年的臉上流露出的,只是淡淡的一抹微笑。
不過兩分鐘,樹林的出口已經清晰可見,而席茵的視線早已落在了山丘上那唯一一棵不算大的樹上。經過幾分鐘的路程,兩人總算是到達了小山丘腳下。
「呼…到了喔……」席茵轉頭示意了下,這才蹲下身子讓伊緹雅下來。
遍佈周圍的草不過數公分高,翠綠而意外的柔嫩,略微起伏的土壤,並不混雜一丁點的小石子。只有在這裡,席茵才肯放心讓光著腳她下來走動。
在雙足接觸到地面的那一瞬,一種奇特的感覺開始充斥著少女的身體。柔嫩的小草撥弄著腳踝,但那卻也並不使人發癢,只是帶有一種格外的舒服。
少女好像明白了,他為何如此地堅持著。
他帶有私心嗎?確實是有的,但是理由卻很純粹。
他,不想讓她受到傷害。
雖然理由有點傻,但卻也因此單純。
避開所有的惡意,就只為讓自己感受到留存於其中的美好。
「席茵……」
「有什麼話等會再說,先跟我過來吧。」喘了幾口氣後,席茵的狀態也恢復了些。
此刻,少年只是對她展露著微笑,同時牽起她的手,帶著她緩緩走向山丘的頂端。
隨著高度的上升,原本被阻擋的視野漸漸地從上方擴展開來,原本漆黑的夜空,愈漸明亮了起來。而就在視野越過了地平面後,少女的眼眸卻是為之一亮。
在那,映在山丘另一頭的,是少年的故鄉塔吉爾,西方之境塔吉爾。在沉靜的夜晚裡頭,遠處閃爍的微小光點,美麗、耀眼且奪目。
少女發出了感嘆的聲音,就這麼靜靜看著美麗的夜景,兩隻眼睛睜的大大地,就像是怕漏看了一眼細節般。看著她,少年也是露出了微笑。
『看樣子,不枉費我帶她來這呢。話說現在的她,真的就跟個小孩子一樣呢……不,或許從一開始就是呢……』
席茵笑了下,之後便帶著伊緹雅在樹旁坐了下來。
就在席茵坐穩身子了後,伊緹雅肩並肩地靠在了他身上。或許是基於害羞吧,雖然瞄了下席茵一眼,可馬上就撇開了視線。
而在接下來近一分鐘的時間內,兩人也並沒有說些什麼,直到……
『嗚呃……不妙啊……』夜風微微吹過,席茵的身體反射性的發抖著。
『衣服…是因為剛才吧……』
雖然自那之後雖然過了一段時間,可席茵的衣服卻還沒有完全乾透。現在時值秋天,夜晚的風還帶著些許涼意,這可讓席茵好受了。
「席茵…覺得冷嗎……」少女轉過身問道。
「嘛…還算撐得住,過一會應該就習慣了。」面對她的關切,少年只是笑著帶過,並讓她別放在心上。
「嗯姆……」看了下席茵身上後或許是察覺到了原因,少女有些愧疚的看著席茵。
下一秒,伊緹雅閉上了雙眼,並將雙手交握於胸前。
「伊緹雅?」
少女並沒有回應,只是繼續的凝神,席茵並不曉得她這是要做什麼,所以只是在一旁看著。
就在席茵靜靜地看著她時,白色的光芒開始浮現於她的身後,就像有意識一般緩緩的匯集著。
「這是……」到這,席茵看著伊緹雅的目光發生了變化。
那白色的光化為翅膀的形狀,變成了白色的光翼。那光芒並不黯淡,但卻是十分柔和,沒有讓席茵感到一絲不適。
下一瞬,那些白光化作一片片的羽翼,隨著微風飄散開來而淡去消失,少女那雙黑白色的翅膀這才顯露了出來。
「呼……」伊緹雅長長地吐了口氣,隨後睜開了雙眼。
席茵有些發愣的看著伊緹雅,正當他想開口說話什麼時,身旁卻是突然地傳來了一股暖意。當他察覺到的時候,伊緹雅已經用片翼環繞住自己的身體。
「這樣…有好些了嗎?」看著發愣的席茵,伊緹雅有些害羞的問道。
除了幫自己擋下充斥涼意的夜風,她的翅膀同時也溫暖著自己。而這份暖意,卻也不僅止於身體上。
「伊緹雅妳…還真是溫柔呢。」席茵不禁有些臉紅了,比起先前,都要更加的……
看見席茵那臉紅的模樣,伊緹雅露出了微笑。
「可是妳這麼做,會不會變成妳受冷啊……?」沉澱了下心情後,席茵才開口詢問。
「不會的,風啊…不會再吹到我們身上。」
「……什麼?」
「嗯?」伊緹雅歪著頭,表情有些天然的看著席茵。
「妳是認真的嗎?」席茵有些傻眼了,對於伊緹雅的回答。
「只是有這種感覺……」伊緹雅的口氣十分自然,也不像是隨便說說的。
『不會吧……』看了下四周後,席茵這才發現一件奇特的事。
雖然上方的樹葉正沙沙作響著,可兩人周遭卻沒有一點風吹拂過的痕跡,從身旁的小草沒有半點動靜這一點就看得出來。
「這是…風元素掌控嗎……?」席茵有些訝異的問道。
「……不清楚,原本只是這麼想著,然後……」伊緹雅搖了搖頭,她自己好像也不是很確定。
她還是那個天真的表情,可席茵卻早已啞口無言。
是的,這真的太異常了,席茵只能是這樣認為。
在他們這個年紀,能夠做到這種程度的人已經屈指可數。然而就算如此,要做到這種程度都是得聚精會神的,可是她竟然是下意識的在控制嗎!?
到這,席茵不禁反觀了下自己,正是因為不具生靈適性,自己根本無法使用任一種元素,甚至無法感應到周圍的靈子流動。
『又是…這樣嗎……』此時席茵心裡就像是淌著淚一樣,這根本就是間接戳中了他的暗傷啊。
或許還沒有察覺吧,可眼眶卻是灼熱了些。
「……席茵,為什麼在哭呢?」少女她並不清楚,只是天真的問道。
「不…沒什麼……」基於自己的一份矜持,少年立刻拭去了流下的眼淚。
少年先是有些無奈的看著她,隨後便仰頭看向了星空。
『結果到頭來…我和其他人的「隔閡」還是存在啊……』
雖然同齡的孩子無一都比他優秀上許多,但席茵都不會太放在心上,畢竟又有誰不會拿自身與別人相比較呢?
看著身旁的她,席茵是再一次的受打擊了。
『我原本以為,我已經能不再羨慕別人所擁有的,可是…果然還是好難受啊……』
可不是嗎,那種痛苦,席茵從來都不曾遺忘過,只不過是漸漸的麻木了而已,或許不去想的話,內心就會好受得多了,但那終歸只是表面說辭。
傷口就算掩埋的再深,也是會隱隱作痛的。
『說到底,我究竟又是多天真,才能對她說出我們其實一樣這種話……』
席茵無心地看著夜空,眸中卻是不時透漏著他的情緒。
可也因此,他並沒有注意到……
=========席茵的視點=========
「诶?」
當我回過神時,一雙白皙小巧的手卻是撫在了自己的臉頰上,溫暖而溫柔,緩緩將自身的視線引導到了她的身上。
「伊緹雅……?」
「不是說過了嗎?不要再露出這種表情的……」她溫柔的笑著,對我這麼說。
「那是……」
伊緹雅指的是什麼我當然再清楚不過,可不是自己那時對她說的話嗎。
沒有給我什麼多餘的時間反應,伊緹雅便帶著我躺了下來。背後感覺很柔軟,還帶有幾分溫暖,她好像是讓我躺在了她的翅膀上。
思緒漸漸地緩和了下來。
「吶-席茵,被星星佈滿的夜空,真的好漂亮呢。」看著微亮閃爍的夜空,她如此說道。
說實話,我原本只是陷在情緒裡頭,又或許只是想把自己的視線從她的身上暫時移開吧,至少剛才的我是沒什麼餘韻去看著星空的。可被她這麼一個引導,原本有些壓抑不了情緒卻莫名的平復了些,現在,我才得以用心的看著她口中的景色。
「……嗯,真的…很美呢。」
雖然是從小看到現在的,一如往常的景色,可是,這次卻並不是一個人在寂靜的夜晚看著。
「哼哼,『這次』有好好地看著了呢。」伊緹雅輕哼了聲,順道用手搓了下我的臉。
「算是吧……」我以略帶自嘲的口吻說著。
『我也真是…很不成熟呢……』我頓時感到有些慚愧。
真是沒有想到,現在變成是她在幫助我啊……
同時我也注意到,伊緹雅好像已經能正常的跟我說話了,比起剛才,不會再斷斷續續的,語氣也自然了很多。這是好事,證明我確實得到她的信賴了。
說到這個,我好像還不知道她的年紀啊,至少就外表看起來,她的年紀應該跟我差不了多少……不,應該比我還小吧。
「對了,我好像還沒問過妳呢。伊緹雅,妳幾歲了啊?」
「六歲,就快要……啊,不對,已經七歲了啊,現在。」她遲了些答道。
看來沒有猜錯啊,我鬆了口氣。
「這樣啊,比我小一歲呢。」
「為什麼突然問這個?」
「嗯…如果不知道妳的年紀的話,那我也不確定該用什麼樣的語氣跟妳說話,大概是這個樣子?」
面對我的回答,伊緹雅似懂非懂的歪著頭看我。
「簡單來說…就是不自然啦。」我補充道。
「是這樣嗎?可是我不這麼覺得喔。」
「為什麼?」
「因為不管怎樣,席茵一直都是以比較成熟的樣子跟我說話不是嗎?」
「我並沒有妳想像中的成熟啊……」
我只是自嘲般的說著,雖然不知道伊緹雅是怎麼看待我的,但我想應該僅只於「行事比較成熟」這一範疇吧。
「我想…每個人都有脆弱的時候吧,就像剛才的我一樣……。可是席茵你,卻會在別人面前把那份脆弱隱藏起來,雖然笨拙到我也看得出來呢。」
「……」我是沒有反駁啦,只是別過頭去。
「你說的那些話,我能感受到是出自真心,就像……媽媽一樣……」
這是稱讚的意思嗎?還是說……
「現在的我好像能明白了,為什麼媽媽她總是那樣子……。媽媽她…打從出生以來便一直陪伴著我,而我也不曾見過她展露脆弱的一面。或許,那就是她的偽裝吧,至少在自己的孩子面前,也要表現的堅強的那份心情……」
當伊緹雅說到這時,我回過頭來看向她,可我並沒有開口,只是繼續聽著。
「也許媽媽她,其實才是承受最多痛苦的人吧。我明白的,因為我是個異類,所以媽媽她才會被我牽連進來……」
伊緹雅面露苦澀的說著,我能感覺到她十分的自責。
可是,這不是能隨意下定論的吧?
這不應該由伊緹雅一個人背負。
「那…妳的爸爸呢?」
對於我的提問,伊緹雅先是沉默了會,然後輕輕地搖了搖頭。
「我不知道……,在我的記憶裡,並不存在爸爸的身影。媽媽從來不肯跟我提起,有關於爸爸的一切,可是……」說到這,伊緹雅停頓了下。
「可是……?」
「可是呀,媽媽她很愛爸爸這點,是無庸置疑的,唯一一次看見媽媽哭泣的樣子,是因為我提到了爸爸……」伊緹雅的語氣放慢,然後就這麼不發一語地的看著天空。
「那麼…伊緹雅妳,又是怎麼看待自己的爸爸的?」
我想我大概問到了伊緹雅不肯去設想的事,她就像是內心在牽扯一般,沉默了好一陣子後,她才得以開口。
「我想……是厭惡的吧,因為他留下了我和媽媽兩人……」
「如果是有著不得不離開的原因呢?」我接著問。
「就算是這樣……!」
伊緹雅的語氣已經開始帶有了點情緒,可是在我看來,那並不是因為她對父親感到憤恨。
我知道,這不是她真正的想法……
「不,我看得出來,妳其實…並不是真的厭惡他,我說的沒錯吧。」我有十足的把握確定我並沒有猜想錯。
儘管有那麼一瞬間,我認為我可能又要挨她打了,又或者她會帶著哭腔跟我辯駁,可那便也是間接證明我說的是對的。
結果當然不出所料,上述情況……都沒有如我原本意料的發生。
伊緹雅只是訝異的看著我,隨後她別過頭閉上了眼睛。而當她再次睜開雙眼時,臉上帶著一抹微笑。
「媽媽曾經對我說過……這對翅膀上的異色,是爸爸留給我的。」伊緹雅的語氣回歸平穩,先前的情緒就像是不曾存在過。
與此同時,我的目光看向了她口中所說的那份異色。
伊緹雅的翅膀,上半部的羽翼是黑色的,下半部則是白色的,不管看了幾次,果然都還是覺得很奇特啊。
極黑與純白,兩種顏色都很純淨,可當兩者交織在一起時,我卻又並不覺得突兀,映入瞳中的僅僅只是美麗的色彩。
「很漂亮啊……」我脫口說出。
此話一出,看向了我這的伊緹雅的臉變得有些紅了。她同時嘆了口氣,露出了就像眼前這個人就是一個笨蛋般的表情。
看見她這舉動,我回了她一個微微的笑。
「或許你是對的,說起來,我也不明白湧上心頭的是一種什麼樣的情感。但我還是要說,他作為一個父親、一個丈夫肯定是不稱職的……」伊緹雅噘起了小嘴,有些不滿的說道。
『妳也把別人說的太一文不值了吧,好歹他也是妳的父親啊……』我苦笑了兩聲,不過沒有把內心的想法說出來。
「可既然爸爸選擇離開我們,一定也有他的理由……,我並不瞭解爸爸是個怎麼樣的人,但如果他能陪伴在我們身邊,絕對會是很幸福的吧……」
伊緹雅笑了,這同時也是這段談話裡,她最真誠的一次微笑。雖然笑得不是特別的漂亮,但發自內心的笑著果然還是最動人的。
『家人…嗎……』
或許正如伊緹雅所說的那樣吧,有什麼事能比一家人生活在一起還要令人嚮往著迷呢。
『我的父母…究竟又在哪裡呢?他們如今過得如何?又是為什麼要留下我一個人呢……』
奇怪,視線…好像變得模糊了,是因為…累了…嗎……
當雙眼闔上時,我的意識也隨之淡去……
幕間
=========伊緹雅的視點=========
不知道為什麼,席茵剛才好像在哭,是因為我做了什麼嗎?雖然不知道原因,但或許我無意間刺激到他了。
就算席茵自己說沒什麼,可是他的眼眶卻又紅了,他在想些什麼呢?既然他刻意的避開了視線,那果然是因為我吧……
我想做點什麼,至少一點也好,可是該怎麼……不,答案很明顯不是嗎?就像席茵對我做的,那麼,這次就輪到我了……
我伸出手,緩緩地將席茵的視線帶了回來……不,是帶回了我的身上。
「欸?」
席茵發出疑惑聲,頓時用一種訝異的眼神的看著我,看來他真的都沒有注意到我呢。
「伊緹雅……?」他被動式的喊出我的名字。
不過我可沒有讓他繼續說下去的打算。
「不是說過了嗎?不要再露出這種表情的……」我對他露出微笑,就像當時一樣。
這可是回擊喔~
「那是……」一時之間,席茵他貌似也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藉著席茵愣住的同時,我將翅膀敞開在了地面,並讓他躺了下來。
意外的是這重量並沒有讓我感到不舒服,就像是讓小動物枕在了自己身上,有種奇特的感覺。
當我們兩人都躺好之後,眼前的景色便只剩下身後的樹梢,以及那佈滿夜空的群星。我們的視野,此時正閃爍著。
「吶-席茵,被星星佈滿的夜空,真的好漂亮呢。」我看著夜空說著,明明是這麼漂亮的星空,不讓席茵好好看著不行呢。
席茵這時才回過神來,睜大了雙眼看著眼前的景色,終於在沉寂了好一會後,他才說出了「真的很美呢」幾個字。
「哼哼,『這次』有好好地看著了呢。」看見席茵這樣子,我忍不住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臉頰。
我在一旁看著他,但席茵好像在自言自語什麼,臉也變得有點紅,是在害羞嗎?
緊接著他開口了。
「對了,我好像還沒問過妳呢。伊緹雅,妳幾歲了啊?」
「六歲,快要……啊,不對,已經七歲了啊,現在。」被席茵這麼一問後我才想起來,既然翅膀收束了,那麼我也已經七歲了啊。
席茵他原來只比我大一歲啊,有點意外呢……
不過,為什麼突然問我的年齡呢?
「為什麼突然問這個?」
「嗯…如果不知道妳的年紀的話,那我也不確定該用什麼樣的語氣跟妳說話。」
「嗯?」
「簡單來說…就是不自然啦。」席茵撓了撓他的臉說道。
什麼嘛…只是因為這種理由嗎?不過…不知道彼此的年紀確實也不方便啊。
雖然我…並不是那麼在意就是了……
「是這樣嗎?可是我不這麼覺得喔。」
「為什麼?」
為什麼?是為什麼呢?
當席茵這麼問我時,我內心的答案卻很清晰。
「因為不管怎樣,席茵一直都是以比較成熟的樣子跟我說話不是嗎?」我理所當然的說道。
不過面對我的回答,席茵好像不是很接受,只是回了句「並沒有啊」,就像是在自我貶低一樣。
為什麼席茵在看待自己時,就不能像對待我時那樣呢……?
我不明白……
關於席茵你的事,你的一切,我還什麼都不知道,可是……
「我想…每個人都有脆弱的時候吧,就像剛才的我一樣……。可是席茵你,卻會在別人面前把那份脆弱隱藏起來,雖然笨拙到我也看得出來呢。」說到後頭,我不禁的笑了下。
說到這,我注意到席茵的臉比先前紅了些,然後把頭稍微的別了過去,原來他也是會害羞的啊,哼哼…真可愛……
「你說的那些話,我能感受到是出自真心,就像……媽媽一樣……」
當我說到這時,席茵他才把頭給轉了回來。
「現在的我好像能明白了,為什麼媽媽她總是那樣子……。媽媽她…打從出生以來便一直陪伴著我,而我也不曾見過她展露脆弱的一面。或許,那就是她的偽裝吧,至少在自己的孩子面前,也要表現的堅強的那份心情……」
媽媽的身影,一直以來帶給我的是溫暖的感覺。仔細回想起來,媽媽她真的從未在我面前露出悲傷的表情呢,直到我說了那些話時……
我怎麼會到現在才明白呢,媽媽她其實也……
「也許媽媽她,其實才是承受最多痛苦的人吧。我明白的,因為我是個異類,所以媽媽她才會被我牽扯進來……」
沒錯,是因為我呢……
因為媽媽她生下了我,所以才會遭受不幸……
「那…妳的爸爸呢?」
在席茵對我問出這句話時,有種不知名情感漸漸地湧上心頭。
我的……爸爸……
頓時之間,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是搖了搖頭回應席茵。
因為…我沒有這部分的記憶……
「我不知道……,在我的記憶裡,並不存在爸爸的身影。媽媽從來不肯跟我提起,有關於爸爸的一切,可是……」
說到這我停頓了下來,雲海之上的那段記憶,再一次的在腦海裡浮現。
就在這時,耳邊傳來了席茵的聲音,他好像重複了遍我說的話吧,這才讓我回過了神。
「可是呀,媽媽她很愛爸爸這點,是無庸置疑的,唯一一次看見媽媽哭泣的樣子,是因為我提到了爸爸……」
嗯…確實是這樣的……爸爸,媽媽一直是愛著你的。在媽媽的心中佔有不可撼動的地位的,除了我之外…只有爸爸你了……
吶…爸爸,你真的不回來了嗎?
為什麼不回來呢……?
為什麼……
「那麼…伊緹雅妳,又是怎麼看待自己的爸爸的?」
聽到席茵這麼問時,我整個人幾乎是僵住了,甚至連聲音都發不出來。
不明白,這是什麼感覺……
「我想……是厭惡的吧,因為他留下了我和媽媽兩人……」
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只是隨情緒地說了出口……
「如果是有著不得不離開的原因呢?」
不是這樣的啊……
為什麼…為什麼你能說的這麼篤定,明明什麼也……!
「就算是這樣……!」我本想反駁,卻是哽咽了。
我嗔怒的看著席茵,可他卻只是對著我輕輕地搖了搖頭。
「不,我看得出來,妳其實…並不是真的厭惡自己的爸爸,我說的沒錯吧。」
為什麼…為什麼你總是……
我說不出話來,聲音也好,身體也好,一切彷彿都停滯了下來。
蕩漾心中的話語,伴隨著熟悉的聲音。
是媽媽的聲音……
『…那份色彩,是爸爸唯一能留給於妳的事物……』
我知道的……
『…希望妳能原諒爸爸……』
我是知道的啊……
『…媽媽真的好愛好愛妳,你的爸爸也是如此……』
我只是……想見見爸爸,從待在庭園的那時,就一直……
席茵你,原來一直都看得出來嗎……
不僅僅是這樣,你啊……還說了跟媽媽一模一樣的話呢……
「唉……」
我嘆了口氣,也不知道我現在是以什麼表情看著身旁的他……
不過…我想是笑著的吧,但是那也無所謂了……
「媽媽跟我說過……我這對翅膀上的異色,是爸爸留給我的。」
我現在的情緒莫名的平穩,為什麼呢?
說到這,席茵的目光注視在了我的翅膀上,那是連我也能清楚感受到的視線。
他這樣盯著我,有點難為情啊……
「很漂亮啊……」
又說著這樣的話呢,雖然知道這是真心話……
唉……你就是個傻瓜呢。我無奈的笑了下。
「或許你說得是對的,說起來,我也不明白湧上心頭的是一種什麼樣的情感。但我還是要說,他作為一個父親、一個丈夫肯定是不稱職的……」
對爸爸感到不滿什麼的肯定是有,只是現在……或許是說出口了的關係吧,總感覺釋懷的多了。
「可既然爸爸選擇離開我們,一定也有他的理由……,我並不瞭解爸爸是個怎麼樣的人,但如果他能陪伴在我們身邊,絕對會是很幸福的吧……」
如果真的能如此那再好不過,只是至今都沒能實現啊……
翅膀上的這份黑色是爸爸留給我的,既然是這樣,爸爸可能也跟我有著相同的境遇也說不定,也或許更……
這麼想時,我才意識到我以往的想法或許真的有些苛刻了。如果這個猜測是對的,那爸爸他也一定承受了很多吧……
我轉過身看著席茵,他的雙眼此時是闔上的。
席茵說過他是孤兒,也許正是因為這個理由,他才希望我不要對家人感到厭惡吧。
幼時的我至少有媽媽陪伴在身邊,可席茵他一直以來都是孤身一人。跟他比起來,我真的已經算幸運的多了啊……
「席茵,我果然……咦?」
「……」
「席茵?」
沒有回應我,席茵他貌似睡著了。
「姆……真是的……」
突然有點不高興,明明正打算跟席茵說些事情的啊,可他卻是睡著了啊……,嘛…算了,誰讓他要逞強。
我動了下翅膀席茵躺的離我近些,然後用另一邊的翅膀蓋在了他的身上,這樣一來應該就不會著涼了吧。
『今天…發生了好多事呢,真是不可思議……』
在陌生的地方被一個不曾見過面的人叫醒,之後在陷入過去的陰影中時遭到了他的說教,然後跟他像現在這樣躺在這談著心話,還有…還有……
回想起一切的原點,卻都是因為眼前的這名少年。
雖然他的缺點很多,但那卻也是他優點的映照。
他是個傻瓜,只會單方面保護別人卻又不顧自身的傻瓜,只會單方面照顧別人卻又不肯讓別人看到脆弱一面的傻瓜。
最後是,喜歡上我身後這份異樣色彩的……傻瓜。
『媽媽…原來沒有騙人啊,真的…真的有這麼樣的一個人呢……』看著席茵的睡臉,他現在這副毫無防備的樣子,不禁讓我笑了下。
他的名字,叫做席茵。
是我的…命運之人……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