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終焉世界的幻想者 第零章

彼君 | 2022-03-20 17:43:23 | 巴幣 0 | 人氣 34


第零章 背叛者與罪人
在久遠的過去,『神』用其半身的力量,創造了兩樣事物。
世界的鑰匙—本源之力。
生命的容器—生靈之種。
最初構成世界的本源,是時間、空間與因果律三種力量,彼此之間雖不干涉,卻又如同絲線一般互相纏繞,並以靈脈的形式在大氣中活動著。
在構成世界的本源之力穩定下來後,神便將祂的另一個創造物,生靈之種置入了艾露堤亞大陸。在本源之力的滋潤下,生靈之種很快便迎來了綻放,那是由神親手種下的,艾露堤亞大陸上最初、也是最為美麗的花。
而圍繞著生靈之種生長的世界樹的種子,受其強烈的生靈氣息所影響,僅僅數百年的時間便生長到與群峰同等高度,是神治時代最為象徵性的產物。
始於大陸的西方,生命開始遍佈於艾露堤亞,如同不停成長的世界樹一般,其末梢冒出的新芽,象徵著一個又一個物種的誕生。數千年後,艾露堤亞大陸上的各種族也有了最初的雛形。
數千年以來,本源之力都是以未活化的型態流淌在靈脈之中,不受外界所干涉,規律的活動著。或許是因為如此,所以才不曾有人想過,靈脈會在平衡的末端發生崩塌。
原初緊密纏繞的三股力量,開始出現頻繁的躁動,最後迎來了崩解,部分的本源之力也在這時完全的脫離了靈脈。最終,從靈脈分離出來的本源之中,誕生了的三個種族。
『時王』眷屬,時靈族亞邁爾。
『空帝』眷屬,空靈族席爾奎德。
『律者』眷屬,律靈族迪盧米恩。
從最為純淨的本源之中所誕生的他們被擬為神靈種,既是最初,卻也是當時艾露堤亞大陸最年幼的存在。而神靈種所在的靈域,則是由殘留於這片大陸上的本源所構成,雖然空間不完全處在表側的世界,但大體是落於被群峰所圍繞的艾露堤亞大陸中央。
但是,一切的新生必定伴隨著消逝。
自神靈種誕生後不過數年,滋潤了大陸千年的生靈之種,則在所有生靈都不曾預想過的情況下發出了枯萎之聲。最後的一片花瓣落下,凋零的終章落幕。
神於是將凋零的生靈之種從世界樹的中心取出,與自己殘餘的力量相融合。回應了神的心願,早已凋零的花朵,流露出了最後的一點生意。
神將復甦的生靈之種在其故居,飄浮於雲端之上的空之大陸亞邦堤翁再次種下,而神也在用盡力量的不久後陷入了無盡的沉睡。
接受了神最後的恩惠,最後降臨到艾露堤亞的是神的使者—天使菲尼希斯。作為神最後的創造物,他們也存在著另類的稱謂,那便是神使種。
神使種掌管著由生靈之種衍生出的一切法則與術式,作為同樣擁有強大個體實力的他們,被視為神靈種同等的存在。
曾經,忌憚著彼此力量的兩族之間確實存在著隔閡,但在時間的推移下,他們逐漸建立起了對彼此的信任,雙方的交流也隨之活躍了起來。
最終,艾露堤亞大陸的各個勢力在兩族的統合下取得了平衡。並於兩族的協議下,在神使種所屬的聖域裡建立了聖域議會,作為管理大陸一切事宜的中樞。在經過第一次聖域會議的決議下,最終由神靈種作為大陸的管理者,掌管大陸的平衡與延續,而神使種則是作為調停者,處理大陸的一切紛爭。
數年後,在聖域議會的協議下,由時靈族所提出的名為世界曆的紀年方式開始實行,並將那一年訂為世界曆初年,時間的定義也至此逐漸成型。
而在兩種族共同的守護下,艾露堤亞大陸維持了長達千年的和平,各種族也在這段期間壯大了起來,這是這片大陸最光榮繁華的時期。
但是,沒有什麼事物能受到永恆的庇護。眾生靈所依存艾露堤亞大陸,最終也難以逃離大戰的宿命。
最初,神靈種所在的靈域發生了空間崩壞,空間的斷層將世界的裏側與表側連結了起來。形成的原因不明,是空間自然發生了扭曲,亦或者,是有人刻意作為……
突來的災害,超過三成的神靈種因此掉入了虛空裡。雖然時王在第一時間便前往救援,但在這場災害中倖存下來的,僅僅只有十數名神靈種的幼雛,其餘的族人們皆在這次災害中失去了性命。縱使這已經是將傷亡壓至最低的結果,卻依舊改變不了現實的殘酷。
然而,當初前往世界裏側救援族人們的時王,卻也在那時發現了存在於那裡的「某樣事物」。
但以防止二次災害為由,一切過於深入的調查皆遭受到了神使種的制止,就算時王想再次前往裏側世界進行調查,無疑也遭到了阻擋。
隨後,在神靈種與神使種的聯合封印下,空間的裂縫逐漸閉合,破碎的空間回歸到了原初的樣貌。一切本該就此落幕,但是……
自空間崩壞發生後過了兩年,在空帝和律者的暗中幫助下,時王得以再次前往裏側的世界。但當一切真相都浮現之後,等待著神靈種的只有令人怯止的事實。
所謂的裏側世界,只是所有遺留之物的所在,說白了,便是世界的末路。虛偽的現實,僅僅只是真實的體現而已,一切的操弄,只是為了讓世界迎向終焉,並在其中以旁觀者的角度,對著逐漸崩壞的世界竊笑著。
遭到了背叛……
那一天,不曾改變的平衡,發出了崩壞的聲音。最終,圍繞著神靈種與眾種族之間的大戰,揭開了序幕。
早已落入陷阱的神靈種,在無數謊言所構成的『真實』下被冠上了虛假的罪名,最後被以神的名義,遭到了眾種族的肅清。
真實遭到扭曲,理念遭到踐踏,最後僅剩被鮮血染紅的靈魂,在驅動著早已殘破不堪的軀殼。
最終,大戰伴隨著神靈種的滅亡劃下了句點,而原初由神靈種所掌管的本源之力也被神的使者奪去。
但是,這只是序幕,僅僅只是終焉的開端。開始消逝的時之沙漏,早已被寫下的命運,在一切迎來終結前,只能不斷地掙扎著。
…………
不知道已經持續了多久,藍天被火光與灰燼所掩蓋的日子,明明真正的夜晚還未到來,但昏暗早已使晝夜變得模糊不清。
微弱的陽光滲透著灰褐色的天空,卻還來不及穿透便消失在了其中,只剩下不曾停止向上竄動的火光,在雲層之中沉澱著眾生靈的迷茫。
大戰末期,艾露堤亞大陸的北方。
一名男子逃竄在森林之中,快速的閃避著一棵棵出現於眼前的樹木,懷中抱著的是一個還不足六個月大的嬰兒。他沒有過大幅度的動作,只是用最不影響身體重心的方式在避開樹木,其過於流利的身姿意外的帶有一種奇特的餘韻。
「命運這種東西,對我們而言或許都過於沉重了吧……但是,也正因為其中充滿著捉摸不透的變數,所以才讓我們如此嚮往啊。」男子以自嘲的口吻對懷中的孩子說著。
突然傳來的巨大聲響,就連地面也隨之晃動,而這異樣也使男子停下了腳步。轉過身後的不遠處,一道直徑數十公尺火光從地面爆發,朝向天空爆射而出。狂暴的能量彷彿就連大氣也要燒盡一般,不過數秒的時間,帶著極度熾熱的狂風向兩人襲來。
男子將手舉起,下一瞬,一柄散發著白色光芒的大劍出現在了面前。男子拾起白色大劍,朝著前方虛空斬下,大劍揮下的那一刻,時間彷彿靜止了一般。
原初襲來的狂熱風暴,瞬間在男子的前方被一分為二,而未受保護之處,周圍的樹木則頓時被那股爆炸的餘波焚燒殆盡,甚至連灰燼也沒能留下。
或許是受周遭的異樣所驚嚇,懷中的孩子隨即嚎啕大哭。看著懷中哭泣的孩子,再看向了遠方的火光的爆發處,男子的臉上透漏著痛苦,但是……
「時間不多了啊……抱歉呢,爸爸必須馬上離開了,畢竟…留下媽媽一個人在那實在是令人放不下心呢……」儘管如此,仍然對著懷中的孩子強顏笑著。
微微的光芒在男子的手掌中浮現,隨後他摸了摸孩子的臉頰,試著將孩子的情緒撫平,很快的,孩子便停止了哭泣。
在將孩子的情緒安頓好後男子閉上了眼睛,在短暫的數秒內將精神提升到了飽和狀態。當其再次將眼睛睜開時,原本漆黑的瞳孔中顯現出了神靈符文。
「時間啊,開始流動吧」
大氣中的靈子開始流動,匯聚成了一道道神靈術式,在數十道術式的交互疊合下,最終構成了極為複雜的複合術式。
男子緩緩的將襁褓中的嬰兒置於術式的中心,在接觸到術式的那一瞬間,周圍浮現出了白色光芒,孩子隨即被光芒層層的包覆了起來。
「我們將世界的鑰匙託付於你,作為我們最初、也是最後的禮物。」
光芒越來越聚集,開始不斷的纏繞著。最終,隨著一道白色的光柱升起,孩子的身影開始淡去。
「你一定要…獲得幸福喔……」留下了最後的祝福,注視著孩子雙眸中早已蕩漾著淚水,而孩子也隨即消逝在了白色的光柱之中。
在拭去眼眶中的眼淚後,男子隨即轉身離去,飛向了火光的源頭。
…………
誰也不曾知曉,亦或者是不曾察覺,熟悉的過往早已消失,自這個世界被抹消之後,沒有留下一絲餘響。
然而,命運的轉捩點不曾消逝,靜待著重新交錯的那一日。久遠而悲傷的過去已悄然落幕,託付於未來的,是名為希望之物。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