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故事屋日常:他的糗事

好多路人 | 2022-03-20 16:30:02 | 巴幣 2 | 人氣 39


後日談———

整件事件結束後,海瑟難得可以有跟嵐楓交流拍賣會當晚的事情。

不論是海瑟被米歇魯電話差點害死,還是伊爾斯跟嵐楓的小爭執。

其中最讓海瑟驚訝的是——

「啊?總⋯⋯總店長,你可以再說一次嗎?」海瑟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嵐楓。


「那晚本來要快點解決跟他的問題,沒想到那小鬼連通道都不會使用。」

當然那時候可能是過往的習慣,嵐楓也下意識接住對方,不過他並不想跟海瑟說這段。



「呃呃!不是吧?他傳到哪裡了?」

「嘖⋯⋯」
嵐楓咂嘴,沒有多做回答,而這時海瑟的表情從錯愕到嘴角揚起一抹微笑,這過程在嵐楓眼裡不超過兩秒。



「哇喔!不管了!不管,我現在要去找伊爾斯,好想看看那傢伙會露出什麼表情。」

上一次因為伊爾斯還被嵐楓臭唸好幾次,這次她鐵定要報復回來。


「喂!你⋯⋯等等!」
嵐楓還來不及阻止,海瑟立刻撕開通道信函前往英國。

「完了,那小鬼最好自求多福。」

海瑟的八卦程度絕對是看守中出了名,他已經不想知道之後事情會發生什麼。







英國倫敦——



海瑟踏進伊爾斯的店裡,發現沒人,又跑到隔壁棟找人,雖然裡面半個人都沒有,不過她聞到了熟悉的花香味,或許伊爾斯就在附近也說不定。

「伊爾斯~你在嗎?不在我也會把你挖出來。」

「海瑟小姐,我希望您不是來這裡喝下午茶的。」
伊爾斯穿著睡衣從樓上下來,黑色的棉質睡衣,搭上軟綿綿的毛絨拖鞋,很不像平時那套正式的西服,其中最顯眼的莫過於對方因為天冷批在身上的藍色毛毯。

現在是下午兩點二十六分快半,自從那一晚以來,他已經兩天半沒睡覺,小姐的公務可累壞了他,是直到前幾分鐘,他才有時間換好衣服,躺在那張舒適的秋千椅上,沒想到從二樓竟然可以聽見那令人不祥的聲音。

他不是很喜歡穿著便服見人,這會讓他很適,但他並不想讓海瑟有機可乘。

「不能算是,反正不會耽誤你很久的時間,真的很有意思,就五分鐘?」

「唉⋯⋯希望您真的有事跟我分享。」
伊爾斯聲線格外的慵懶,他走到吧台後方打算準備一杯咖啡跟奶茶。

伊爾斯知道海瑟不愛喝茶,就算他很想驅逐對方,但自身的禮儀不允許他給客人喝討厭的東西。

「為了確定事情的準確性,我想先問你拍賣會當晚,你跟總店長去了哪裡?」

「一座舞台,聊了一點私事。」

伊爾斯一邊研磨咖啡豆一邊說。


「聽說你發生了不少意外,是真的嗎?」

伊爾斯故作沈思幾秒,輕笑的說:「嗯⋯⋯這可能要看海瑟小姐指哪方面。」

對於小姐來說,他的意外足以寫五到六篇的檢討書,但對他而言幾乎是接近完美。

「我想想⋯⋯你炸了整間展館,給總店長吸收大量魔力,還有把故事書放進靈忒的爛招攻擊自己人———」海瑟看著伊爾斯泰然自若的煮著紅茶,忽然揚起嘴角,冷不丁的說「差點忘了,還有聽說你這幾十年來頭一次通道失誤,似乎還傳到了⋯⋯」

「呃!」
話音未落,伊爾斯的手瞬間抖了一下,他不在意牛奶灑出杯外,現在,他從沒這麼希望是因為自己沒睡,而出現幻聽。



海瑟走到伊爾斯身後,饒有趣味的看向對方,故作疑惑的說:「伊爾斯我都不知道你有巴金森氏症。」

看這抖出來的量,估計還是晚期。

「海瑟小姐,您應該知道,突然出現在任何人身後都是不禮貌的。」伊爾斯故作鎮定的說。

「所以說——」

伊爾斯在海瑟開口前,親切的把咖啡交遞到海瑟手上。
「咖啡裡加了鮮奶油跟一小勺焦糖,小心一點,它還有點燙。」


濃郁的咖啡香讓海瑟心情相當舒適,加上看著伊爾斯微吃癟的樣子,她心情愉悅的接過咖啡。




伊爾斯轉過身,拿了一條抹布擦掉流淌在桌面的牛奶,面有難色。


「⋯⋯我怎麼會輕信海瑟。」

她不是一位會自討沒趣的看守,不會閒閒沒事來這裡找他。

海瑟是一位很有趣的看守,在德國生活百年,擁有德國人簡約時尚的風格。

也是其中一位知道他過去的看守,當初認為,既然她沒有介意,倒也不壞,偶爾在一群瘋子中,他也想跟正常人聊聊。


當然,除了今天。


桌子總會清理好,而他的奶茶總是會做好,海瑟也一定不會離開。

「海瑟小姐您想說什麼就直說吧。」

伊爾斯端著奶茶走過去,他站在吧台裡面,手肘平放在桌面,整個人向前傾,像是要破釜沉舟的氣勢,眼裡似乎還帶著睏意。

「這個嗎⋯⋯其實總店長沒說你傳到哪裡,畢竟總店長沒有什麼反應。」
海瑟悠悠的啜飲咖啡,其實平時伊爾斯再會捉弄人,海瑟還是會跟他維持聯繫,其中有一部分是因為伊爾斯調製的咖啡非常好喝。

現磨的咖啡粉是相當均勻,適度的萃取出咖啡精華的香氣與苦味,與淡淡的堅果香氣在嘴裡散開,溫熱的咖啡中,強勁氣味與鮮奶油綿密的口感,當然也不能忘記焦糖香甜的滋味融合。


海瑟站起身,一手假裝推著眼鏡的姿勢,指著伊爾斯,激昂的說:「但是你應證了我的推測!如果我沒猜錯,你很可能傳到嵐楓身上,不過詳細情況我想聽你說。」

海瑟滿臉的好奇,伊爾斯也回以笑容。

「很可惜,我並不想。」
這是他這段時間中,最不該出現的污點。

既然海瑟不知道全況,那至少還不算太糟。

「怎麼了,難不成你掛在他的身上?嘛!我猜是不太可能,要是這種時候總店長還不把你甩在地上,再踩個兩下。」

伊爾斯頓時覺得今天海瑟的玩笑話特有殺傷力,也特別精準,或許對方該姓為奧古斯特或者夏洛克。


「既然您也知道我不會透露,而且沒有其他事的話,我希望您可以多留給我一點睡眠時間。」


「欸!可是你還沒⋯⋯」

「海瑟小姐,請注意腳下。」
伊爾斯說完,一個彈指,在海瑟腳下開了通道,伊爾斯已經不在乎海瑟坐的吧台椅也被帶走。

「你遠比你想的更接近答案。」伊爾斯苦笑道。








之後,海瑟以二十幾種自己做的外加排隊買的蛋糕,也終於從嵐楓口中挖出了所有。

當然伊爾斯也被調侃許久,臉色通紅,甚至有段時間也不敢去德國,但那已經是很之後的事情。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