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無名故事屋>四十九章:事後

好多路人 | 2022-03-19 17:05:54 | 巴幣 2 | 人氣 46


簡約的裝潢看得有些冷清,對於英國冬日的天氣來說顯得更加寒冷,但他比起房間的樣貌,更喜愛玻璃門後的那座陽台。

各種花草種滿了整座陽台,毫無溫度的陽光穿透葉片點綴這片天地,宛如小型花園般的造景,是伊爾斯難得可以感到舒適的地方,只不過他更喜歡曾經待過的那座後花園。

伊爾斯獨自坐到鞦韆椅上,愜意哼著輕鬆曲調,看著今日的晨間早報,一旁小圓桌上放著剛泡好的咖啡,蒸汽隨著微風小小擺動。
伊爾斯翻閱報紙的手一頓,視線停留在萊特列展場崩塌的報導上。

嵐楓當時猜的沒錯,那些箱子不僅沒有它需要的東西,更是含有大量乙醚,是昨晚打算用來掩人耳目的道具。

在確定嵐楓離開後,他順勢解除絲線的控制,傾倒的會場加上大火焚燒,足以銷毀所有證據,就算整個異族想追究責任,也無從追究。


過了許久,雪花悄然落在鼻尖,冰涼的觸感使他下意識看向天空,陽光被厚重的烏雲覆蓋,欄杆上已附上薄博的白紗。
伊爾斯緩緩起身拍掉外套上的薄雪,放下報紙逕自走進屋內。







中午——
海瑟坐在窗邊的位置上,桌上的玻璃杯附著不少水珠,水果塊沉在紅茶的底部,她單手撐著下巴,視線停留在窗戶外的街道上,一臉陰鬱。

「唉⋯⋯」

這不知是第幾聲嘆氣,米歇魯小聲的向路朗詢問。

「這都一個小時了,我們還要聽她嘆氣多久?」
「等嵐楓來。」
路朗看著報紙不再搭理。


兩人的位置離海瑟不遠,就算米歇魯刻意壓低音量,她也很難不忽略。

醒來後她今天一整天都不順心,早上就從床上跌到地板,不僅全身肌肉痠痛,頭髮全部打結,吃個早飯還咬到舌頭,縫衣服時,針頭更是難得直接斷在布料裏。


正在神遊的海瑟沒有注意到,身旁傳後的呼喊聲。
「你是打算就這樣坐到晚上?」
忽然一隻手在海瑟面前揮動,她嚇的立刻轉頭,還好嵐楓反應迅速立刻後退,海瑟這才免於撞上腦門的危險。

「總店長你怎麼來了?」海瑟發現是嵐楓,無精打采的問。
「過來送個東西。」
嵐楓如往常一樣坐到海瑟對面,他拿出吊墜,向路朗方向拋去。

路朗瞥見有東西過來,眼疾手快的接住吊墜,眼裡滿是不解。

「昨天在地板發現要找的項鍊,很可惜寶石的部分只是恩典的殘次品。」

純正的恩典擁有媲美故事書的魔力,然而殘次品搭載的魔力,僅僅只有不到萬分之一的含量,可說是微乎其微。


路朗反覆端詳手裡的墜鍊,海瑟跟米歇魯也好奇的湊過去查看。

寶石碎的看不出原型,如果不是魔力殘留的痕跡,很難相信眼前做工粗糙的吊墜,曾是裝載魔力的道具。

海瑟作為昨晚的當事人,大概猜到嵐楓從哪裡得到吊墜。
「欸欸……昨晚到底發生什麼,怎麼寶石沒一處是完好的?」海瑟小聲問。
「因為有個傻子捏碎了它。」嵐楓淡淡口氣帶過。




「目前情勢相當麻煩。」
路朗無奈的收下吊墜,並上前把報紙遞給嵐楓。

根本不用特意翻找,報紙有大半的版面都在撰寫萊特烈展館倒塌的消息。
嵐楓眉頭皺起,思索了許久,說:「我應該為一座百年音樂廳在夜晚倒塌感到意外,還是該對魔族辦事效率佩服?」

就魔族體制而言,嵐楓有點佩服魔族的效率,他們為了不引起恐慌,率先派人引導人們相信是地基年久坍塌,接著承諾不久後準備重新創建新展館。



米歇魯剛好停下遊戲,發現路朗臉色比雷米佳生氣時的臉色糟糕,他安慰的拍路朗的肩膀。
「嵐楓的性格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


路朗拍開對方的手,說:「這次不同。」
米歇魯根本沒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按照上層對看守的不滿,發派召回通知只是遲早。

「趁這個機會,你們正好可以去一趟書閣。」
嵐楓悠哉的像是在說晚點準備去喝下午茶的口氣,眾人瞬間硬是愣一下。

「總店長,從之前我就想問,帶他們去真的沒問題嗎?」海瑟問。
米歇魯對海瑟那副的表情感到很疑惑,像是書閣有深藏什麼嗜血怪物。


「如果你還有精力為棠洋做個黑森林蛋糕,問題會少一半。」
「話是這麼說沒錯。」海瑟撐起上半身的動作停頓一下,再三強調,「但洛易亞要是說不好吃可不要像我抱怨。」
嵐楓挑眉,反問:「你看過嫌棄的人會一次吃完整整八吋蛋糕嗎?」
「啊⋯⋯這倒也是。」

棠洋·洛易亞,一位比看守長還麻煩的人物,他設置的區域令所有異族膽怯,高層們視書閣為禁地。

然而長期與書閣來往的看守都知道,進去書閣前帶上令他滿意的甜品,大多時候他不會為難你。

海瑟想通之後,立馬過去廚房準備。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