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COC】複足(一):導入

Nofer | 2022-03-18 21:30:02 | 巴幣 0 | 人氣 55


本篇基於Jim Phillips所創作的《複足》(Legs)所寫。
KP:電腦大人
PC (PL): 康納 (Nofer), 雷蒙(Alex), 大叔 (AP), 女孩 (Shoka)
【以下內容與實際跑團不同】


 
旅館大廳裡熙熙攘攘,吃飽喝足的人正在和好友高談闊論,期待著接下來的電影首映。

  康納·柯維亞卻獨自坐在吧台處,無神地注視著眼前的那杯威士忌。

  「喲!老頭!在想什麼?」一個朝氣勃勃的小伙勾著康納的肩膀,坐在了他身邊,向酒保要了杯啤酒。

  「沒想什麼。」康納緩緩晃著杯中物。

  「少騙人了。」

  「好吧,我在想給你入場卷的那人。」

  「雷·懷德?」年輕人灌下一大口啤酒,問道:「他是個很好的人。怎麼了?」

  「是啊。」康納淺淺一笑。

  看見這個微笑,年輕人打趣道:「老頭你喜歡男人?」

  「想多了你。」康納給年輕人看了下左手的戒指:「我有老婆兒子了。還有,我才五十二歲。」

  「可是你們還是很親吧。」年輕人道:「當出現在這的是我而不是懷德的時候,你滿臉都寫著失望兩個字。」

  「呃......是有一點。不過這不是因為你。你是個很好的朋友,雷蒙。」

  「我知道我知道。所以你和懷德先生到底有什麼故事?」雷蒙看了下手錶:「距離開場還有三十分鐘呢。」

  康納輕呷了一口酒液,道:「其實也沒什麼好說的。我們小時候是鄰居,時常一起玩,然後在同一間小學、同一間中學就讀,也就順理成章成了非常要好的朋友。」

  「當我當上警察的時候,他其實有點不快。你懂的,黑人和警察總有點......淵源。不過後來他也參加了陸軍,而我成了聯邦調查局(FBI)的探員。」

  「我們的工作都有一定的保密性質,慢慢地也就生疏了。」



  如果只是保密性質,還不至於生疏至此。

  我的工作才不是FBI那麼簡單。這份工作有毒,而它的毒性正慢慢侵蝕掉我的理智。每一天起床,我都害怕在鏡子中的再也不是自己,而是某個陌生的瘋子。

  在這個世界裡,就在你沒有繞過去的那個街角,或是在街尾那不起眼的陳舊書店中,躲藏著可怖的怪物。而我的工作,就是去清理這些怪物。

  不止如此,還有一些瘋子,他們祭拜著聞所未聞的神祗,信仰著詭異而血腥的教條。在他們把整個城市燒掉之前,我便得把他們處理掉。

  沒錯,處理掉,殺掉。沒有法庭、沒有審訊,也不知他們是否真的罪該至死。

  然後,在這片黑暗之中,你會開始嫉妒,嫉妒那些在陽光下快樂又無知地生活的人,覺得他們憑什麼可以過得那樣舒適。

  我看見過隊友加入那些瘋子。我看見過隊友張開雙手擁抱死亡。我看見過隊友因壓力而染上毒癮,眾叛親離。

  自己遲早也會成為他們的一分子。我很清楚這一點,每個綠三角的特工都很清楚這一點。

  可是,在瘋狂的末路中,唯有和雷的友誼,我想保持到最後。



  這段話康納當然沒有說出口。他隨意編造了一些故事,二人又聊了一會天,便到了開場的時間。
  「走吧。」康納為二人結了帳,走向電影院。

  影院不算小,粗略估計一下應有一百個座位左右,而且座無虛席。二人找了個好位子坐下,等待電影開始。

  電影院的燈光還亮著,編劇正在致辭:「歡迎大家前來本次的慶典,參加『複足』的首映禮。我敢保證大家一定會喜歡這部電影。不過在播放之前,我要先感謝導演,蘭迪·帕蒂拉,還有......」

  他一共唸了三十多個人名:「最後,感謝女主角勞倫.理查茲小姐!」

  一個坐在前排的黑髮年輕女子站起向眾人微一鞠躬,接受大家的掌聲。

  終於,燈光漸漸轉暗,直至門口的「EXIT」綠燈成了最亮的光源,電影開始了。

  電影的序幕介紹了三男二女來到南美的叢林中尋找失落的城市「冷」,但並未說明尋找的原因。儘管電影中的角色一再強調他們是在南美炎熱潮濕又骯髒的叢林中,但影片背景的森林中都是杉樹和松樹,明顯是在俄勒岡和華盛頓州的野外。角色們隨身攜帶 一些刻滿模糊、抽象符號的小石頭,那些符號很容易讓人聯想到網中的蜘蛛,這些石頭據說 就是從失落之城「冷」中發掘出的文物。

  接著,角色被大型蜘蛛襲擊,蜘蛛的真容卻從未出現在熒幕上,只拍了它們造成的傷口:角色身上有大塊的水腫,不規則的傷口逐漸發炎形成巨大的腫塊,之後腫塊破裂,噴濺出血液和膿漿 ,極度噁心。

  最後,角色被更大的蜘蛛襲擊——依然沒拍它的樣子。女主角成了唯一生還者,拿著一塊石頭逃出了叢林。

  隨著片尾製作名單播出,電影院的燈光響起。觀眾間只有零落的掌聲,因為這部電影實在......

  「這什麼垃圾。」素來溫和的康納還是忍不住如此評價。

  「天,這比貧民窟街尾那個六十歲妓女的裸體還要不堪入目。」雷蒙語出驚人。

  康納忍不住向他投去一個疑惑的眼神。

  「說來話長。」雷蒙尷尬地笑了笑。

  「算了。」康納順著人潮步出影院。影院的上面是旅館房間,而由於這裡位置偏遠,導演蘭迪又已為大家訂好了房,絕大部分人都會在這裡睡一晚,明天再走。

  康納本打算到酒吧再喝一杯,一陣強烈的睡意卻忽然湧上,只得打消念頭。

  「好睏。」雷蒙打了個呵欠。雷蒙的房間就在康納隔壁,所以二人一同乘搭升降機。

  旅館一共有十層,而兩人的房間都在十樓。留在升降機直到最後的,還有個陰沉的女子和一個蓄著山羊鬍子的男人。

  由於實在睏倦,沒多說什麼,眾人各自回到自己房間。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