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無名故事屋>四十七章:商人與記者

好多路人 | 2022-03-17 16:06:47 | 巴幣 2 | 人氣 47


前些時刻,待在店鋪的艾利不禁打了呵欠,擺在一旁的桌上的陶瓷杯,在光線下的液體正冒著白煙。
艾利臉上笑容越是和悅,心情就多不快。
眼前這位報社記者不知欠上幾筆情報的賬單,居然敢厚著臉皮來這裡討新消息。
 
「噢!我的老天啊,艾利我們才多久不見,看看你臉上的皺紋,簡直比裸鼴鼠還密集。」
納特無比震驚的樣子,刺的艾利掛在臉上的笑容差點維持不住。
「納特先生可真會開玩笑,就你那頭造型神似高地牛,恐怕連我的樣貌都看不清吧。」
 
「你說什麼老頭子?」
「臭小子你罵誰老頭子。」
 
艾利拿起手邊書本直直扔我去,納特嚇的往旁邊一躲,順利避開攻擊。
「呵!我今天才挨了溫斯頓一腳,才不會再犯下同樣錯誤。」
 
「唔!」
聽到悶哼一聲,納特轉過頭立刻發現伊爾斯剛巧站在門口,臉上還掛著書本。
 
喀擦——
 
納特下意識對著伊爾斯按下了快門。
 
 
 





 
 
回到現在,艾利幫伊爾斯倒茶時,視線有些心虛的看著對方臉上的紅印。
 
伊爾斯拿著書本無奈的嘆氣,說: 「我是頭一次發現,艾利先生在投擲方面有如此卓越的潛力。」
 
「身為年輕優秀的看守可不能如此計較,您不知道對於平凡魔族來說魔力究竟有多難控制。」
 
「我當然不會向我的朋友計較,尤其您可是總店長那裏的人。」
伊爾斯笑得極為真切,簡直與剛才差點砸壞納特相機的不是同一人。
艾利對於朋友這說法是將信將疑,不過伊她沒打算繼續在這話題上。
「既然作為您的朋友,今天有什麼能夠幫忙?」
「也沒什麼,今天是順道過來跟你聊聊關於皇族的看法。」
「如果想知道皇族代理,你應該可以問他。」
 
作為消息靈通的艾利自然知道天族跟魔族的傳聞,但納特身為魔族記者,更應該知道一些秘密。
 
祂創造世界,締造規則,但身分始終是個謎,皇族幾百年來為了破解祂的身分,他們倚靠著繼承人與恩典來探討真相,魔族與天族上層千方百計阻撓,皇族依然堅持自身立場,但自從上個繼承人逝世後,皇族也逐漸沒落。
 
「他不行。」
「伊爾斯先生,我不記得有做過得罪你的事情。」
納特吃痛的撫著後腦勺,就算他眼前一片模糊,還是明顯看到伊爾斯手上的魔力蓄勢待發。
 
似有若無的絲線,彷彿下一秒就要劃開他的腦門。
 
「多次騷擾英國分部,設法調查總店長的去向,離開前還不忘順手盜取財物,況且他身上沒有我需要的答案。」
 
伊爾斯臉黑的像是要殺人一樣,尤其在總店長跟財物上咬重字眼。
 
 
納特被堵的啞口無言,艾利接著說:「我知道你的意思,其實皇族早該停下無謂的犧牲。」
 
故事最美的內容莫過於無法觸及的真理,但他們的信仰與理論是建立在虛構的荒謬,死亡成為無法證實的遺憾。
 
「如果真這麼想,我正好聽說過一個有趣的傳聞。」
 
納特湊過來,像是為了討好伊爾斯,而熱情的補充:「他們那幫人,突然為了慶祝下個皇族加冕,打算趁在這段動盪的時期,藉機收買以往立場中立的異族。」
 
當然納特有幾分把握皇族會邀請函給艾利或是看守長,兩位各是異界的出名人物,不論是黑市的交好對象,或者新族的起頭人。
 
「唉⋯⋯要是他們泥潭再濺高一點,弄髒可就是我的衣角。」艾利傷腦筋的嘆氣。
 
邀請函上不對等的交易像是刻意在對他的警告,可是誰又能對自身感興趣的事物文絲不動,換作是平常,艾利本身是沒想踏進這潭混水的意思。
 
 
伊爾斯愣了幾秒,隨後意味深長的笑開,問:「聽您這麼說,我是否可以當作您遲早會答應。」
當今世界處於不穩定狀態下,許多人在背地裡揣測皇族的籌劃,為了知曉大局,邀請函無異於是快速知曉這祕密的道路。
 
「誰會知到呢?」艾利輕笑。
 
伊爾斯站起身來,略為無奈的搖頭,說:「如果再追問就是我不識趣了。」
 
離開前,艾利注意到伊爾斯手上的花盆與花束,他有意無意的問:「最近你迷上鳶尾嗎?」
「天真浪漫的孩子當然會喜歡它們,很可惜我似乎不符合以上任何條件。」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