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奇幻愛情]《關於我向國家申請了一個精靈老婆這件事》第一二零回

眼鏡猴 | 2022-03-16 03:24:26 | 巴幣 16 | 人氣 166


第一二零回 與精靈老婆攜手飛躍升溫的跨年溫泉旅行(十二)
======================================================================
提示:本故事使用多重視角,建議同時閱讀本故事的女方視角《關於我被國家配發給一個人類男性這件事》
本回建議順序:
先女方後男方
======================================================================

  參拜過後我們回到套房,發現鄰居小姐已經起床了。仔細一看,我又發現她和專員的表情都有點僵硬尷尬,難道是我們回來太早,妨礙到他們培養感情了?

  「你們要不要去新年參拜啊?」我提出一個讓他們可以繼續二人世界的補償方案,但並沒有立即獲得回應。

  畢竟至今為止的獨處是以關懷和照顧為藉口,現在結伴參拜就是不折不扣的約會了。他們猶豫地相互凝望試探,最終由鄰居小姐率先提出附近的那間寺廟有著非常悠久的歷史,不去參拜實屬可惜。

  女方已經暗示得這麼明白了,專員也不好意思拒絕,便半推半就地答應了。從這一連串的互動看來,專員的積極程度明顯地下降了不少,鄰居小姐又做錯甚麼而被扣分了嗎?宿醉導致的嘔吐或是起床氣之類?

  不抱任何期待地送別兩人之後,我們這邊也差不多休息夠了,是時候開始接下來的行程了。

  「我們要不要去泡個溫泉啊?」黑暗精靈搶先提出建議,同時親暱地從後抱住了我的老婆。

  按照原訂的行程規劃,現在應該要去風情街觀賞新年獨有的街頭表演。但精靈族的時間觀念比較獨特,彷彿每一次旅行都是以月為單位,自由自在的完全不會在乎時間表。其實,昨天也曾因為我家老婆想泡溫泉而更改行程,反正專員和鄰居小姐剛好去了寺廟參拜,待人齊之後再外出看表演也不壞吧。

  突然,老婆拉了拉我的袖子。我隨即低頭一看,發現她臉上竟然沒有半點笑容,明明每次泡溫泉都是開開心心的啊。

  「不想去泡溫泉嗎?」

  老婆悄悄地點了點頭,並因我猜對了她的想法而微微一笑。但為甚麼今天突然變得不喜歡泡溫泉了?又為甚麼不開口表達己見而是只靠神情向我傳達暗示?今天跟前兩天有甚麼不一樣的地方嗎……對了!就是這身絢爛奪目的參拜浴衣啊!如此漂亮的衣服只是出門一趟便要替換下來,確實是太可惜了!

  「沒關係,就算泡完溫泉也不一定要穿回原來的那些浴衣,還可以換一套全新的啊。」

  老婆頓時愣住了,因為我完全看透她的心思而萬分驚喜。

  「好啊!反正也沒事做,就去泡個溫泉等他們回來吧!」西方人理所當然地贊同他家黑暗精靈的提案。

  那洪亮的聲音正好使我老婆回神過來,滿臉笑容的她明確地點點頭,表示自己已經改變了想法。一行人成功達成共識,恩愛甜蜜地朝著溫泉進發。

  然而,我們其實只是很普通地牽著手而已,恩愛甜蜜的是那邊的兩位人妻。黑暗精靈打從剛才開始就一直黏著我老婆蹭蹭抱抱,盛裝打扮的老婆確實是可愛得令人難以自制,但也要顧慮一下我這個丈夫的感受吧?這應該是我的特權才對啊?

  由於是男女分浴,我不得不在歧路與老婆分別,默默目送她們親密無間地緩步遠去,有種老婆被搶了的錯覺。

  「喂,你們昨晚打了幾炮啊?」

  「蛤?甚麼幾炮?」他的問題來得過於突然,害我沒能反應過來。

  「我實在沒料到你們會提早離場去隔壁偷偷打炮,真是機智啊。」這個西方鬼子動不動就聊色,還認定我們夫妻倆也跟他一樣開放,實在有夠難相處的。

  「你不要含血噴人,我們昨晚就只有睡覺而已。」而且我們正好抵達了更衣室,一邊脫衣服一邊聊這種情色話題,感覺特別尷尬。

  「真的沒有打炮嗎?為了不打擾你們,我們還特意打麻將打到凌晨三四點。」

  「……這麼貼心啊?但終究只隔著一扇紙門,就算我們真的有那個意思,也絕對不可能做下去的啦。」

  「這麼能忍的嗎?那你們平均每天會打幾炮啊?」即使已經進入了浴場,房事的話題仍然沒有結束。為免露出破綻我必須再回應他幾句,但單位怎麼會是每天?不應該是每周幾次嗎?是不是口快說錯了啊?

  「很普通的。每周兩……三四次吧。」

  「這麼少?你不用不好意思耶,我的達令也是精靈族。」他的質疑過於合理,使我啞口無言。畢竟我們的妻子都是天生麗質的精靈族啊,假如可以的話我也想每晚都做。

  「隔天一次也不算太少了吧。」

  「你的妻子真是善解人意啊。隔天一次,那每一次要做多久?要打幾炮?實不相瞞,我昨晚短短兩個小時就被達令搾了五發。」

  「五……體力不錯嘛……誒,不對!你們不是說打麻將打到凌晨三四點嗎!」

  「對啊,就是在另外兩人累到睡著之後的那兩個小時,一路幹到日出。」

  「你們也挑一下地點好吧?連緩衝的紙門都沒有,直接在他們兩個的旁邊搞起來嗎?」

  「但前天完全沒做過,她實在是忍不住了啊。」

  「就算忍不住也要忍啊!你作為——嗯?她忍不住喔?」

  「對啊?有甚麼問題嗎?」

  「哦,沒問題沒問題。」我還以為是西方鬼子性慾過盛,原來黑暗精靈那邊才更加恐怖。看來剛才並沒有說錯單位,他真的每天都會被黑暗精靈搾出好幾發。

  「我猜,也許是因為精靈族受孕率比較低,所以性慾相應地非常兇猛,以次數補救。」西方人繞了一圈,隨後把話題拉回原處:「你們家竟然常態地隔日一次,真的沒問題嗎?要幹的那天有幾個小時能睡?」

  「呃,我想……性慾過盛是你家妻子自己的問題,我們並不需要那樣。」

  「啊……果然……果然是這樣嗎?抱歉,真是失禮了。我一直奢望著你也面對同樣的煩惱,可以跟我同心協力地解決這道難題。」難怪他動不動就對我開黃腔,原來是在尋找同伴啊。

  「雖然我並沒有這樣的煩惱,但……說不定也能幫上忙啊?」

  「其實已經幫上忙了。要不是有你們,這趟溫泉旅行根本不可能如此正常地品嚐美食、打桌球、打麻將。我還記得我們第一次出去約會,在貴賓房裡打了幾杆的桌球,就突然被她掏出了胯下的球和杆……不論任何活動,都會突然變成了打炮。」他的煩惱聽起來有點令人羨慕,但考慮到體力和精力的極限,其實還挺可憐的,算是另類的男人之苦吧。

  「你也真是不容易啊,有甚麼需要幫忙就儘管開聲吧?」

  「那我就直接說了,其實我想跟你借一下——」

  「誒!不行不行!這種東西怎麼能借,我很愛我老婆的!」

  「不行嗎?我還以為……」

  「不要隨便以為!」

  「說得也是。假如你妻子的性慾並沒有特別兇猛,就不談上互惠互利了。即使對方是女性,讓自己的妻子跟別人纏綿還是很不好受吧。」

  「嗯。當然,讓自己的妻子跟別人纏綿……」我緩慢地重新組織他的說話,才意識到自己搞錯了他要借的東西:「你想借我老婆,讓她們兩個……」

  「對。假如精靈族的性慾那麼旺盛,就讓她們偶然來個王見王,耗盡她們的精力我們便能趁機休息了。可惜……」

  「嗯。可惜,可惜。」確實可惜啊,兩名精靈人妻互相慰藉的畫面還真是挺香的,假如雙方都是女性似乎也不算出軌,因為是對方有求於我們,我反過來要求全程高清直播或是親身坐在旁邊當現場觀眾之類也不是不可能吧……但我跟老婆都還沒做過!怎麼可能讓黑暗精靈搶先一步啊!

  話說起來,她剛才黏我老婆黏得那麽緊,難道就是慾求不滿想要出手的跡象?兩人在女浴場坦誠相見,池水混濁而且煙霧瀰漫,稍微有點危險的味道啊?

  「唉,只能另想辦法了嗎?」此時,西方人絕望地閉起眼睛,低頭下去,然後更進一步地潛入池子裡面。「噗哇!咳、咳咳咳——」短短幾秒便狼狽地蹦回水面,原來不是潛水,而是不小心睡著沉下去了!我們這邊也非常危險啊!

  「你這樣下去很不妙耶。就算現在還勉強撐得住,但十年二十年之後,絕對會暴斃的啊。」

  「四十幾歲還勉強能硬撐吧,但問題確實會越來越嚴重。我逐漸力不從心,達令卻繼續青春性感。」原來他才二十出頭啊,西方人果然比較顯老。

  「話說,你有跟她溝通過這方面的問題嗎?不可以減少次數嗎?」

  「當然沒有。這種事情一旦暴露就是婚姻危機了啊!要是妻子冷待丈夫,丈夫就會找其他女人尋求溫暖!假如丈夫無法餵飽妻子,妻子就會找其他男人偷吃!類似的案例你應該也看過不少吧?」西方人的說話意外地很有道理,而且我也確實看過不少,色情漫畫和成人動作片都是這樣演的。

  「但次數多寡也不一定會影響到滿足度吧,其實、其實忍耐也是一種情趣啊?像是我每天都想跟老婆做,卻硬是忍耐下來。」

  「……情趣的地方在哪?」

  「呃,就是遊走在爆發邊緣的感覺啊。射出來之後不是很空虛嗎?最愉快的是那個過程啊。對了,就是完全裸體跟若隱若現的差別,若隱若現令人心癢癢的不是更棒嗎?也許可以這樣說服你的妻子,用增添情趣為藉口改變一下搾取的形式。」

  「……嗯。謝謝你,我會參考一下。」

  雖然我還沒有跟老婆做過,但剛才那些都是貨真價實的經驗之談,假如真的能幫上他們的忙就好了。

  離開溫泉之後,收到了來自老婆的訊息,她傳來了一棵樹的照片叫我單獨去找她。我記得這棵樹,昨天我們在中庭觀景的時候,她看這棵樹看得特別入神,雙眼閃閃發亮的,可愛得讓我不禁地摸了摸她的頭。

  與此同時,西方人也收到了黑暗精靈的訊息,也是要求他單獨去找她。未免太巧合了,感覺是某種遊戲,看誰的丈夫先找到自己的妻子。而且,黑暗精靈可能想要利用這個遊戲,把西方人騙到某個隱蔽角落搾成人乾。

  但西方人並沒有意識到這個危機,或是早就做好了被搾取的覺悟,毫不猶豫便投入到遊戲之中,頭也不回地直接跑掉了。我默默地為他祈福,隨後也為了爭取勝利而奔往中庭。

  我順利地找到了記憶中的那棵樹,也在樹下找到了我可愛的老婆。她換上了另一套豪華浴衣,色調和圖案都與剛才的截然不同,卻同樣地合襯、美麗、優雅。

  我正要開口稱讚,卻被她以食指封住了嘴唇。

  「蹲、蹲下。」她慌慌張張地說,有種在勉強自己的感覺。難道只是找到老婆還沒有贏,得再完成特定的任務才行?

  我疑惑地蹲了下來,她隨即抽出一條帶子把我的雙腳綁住,然後發出下一個指示:「手。」我又配合地伸手出來,她便以同一條帶子把我的雙手也綁起來,該不會是要用這樣的狀態把老婆背回房間吧?還是拍一條片原地轉圈狗吠的影片就可以了?

  「這是給你的獎勵。」老婆給予的最新指示有點莫名奇妙,害我不知道該如何行動。所以綁完手腳就已經贏了?可是獎勵在哪裡啊?被綁起來本身就是獎勵嗎?但這種簡潔的綁法不論在哪個界別都談不上獎勵吧?

  我疑惑地抬頭凝望著她,只見她臉頰的薄紅緩緩擴散到了耳尖,然後她靜靜地彎腰下來,輕輕地抬起我的下巴,深情地讓我倆的雙唇碰觸。

  我激動得霎時無法呼吸,因為老婆誤以為只要接吻就會懷上孩子啊!這意味著她已經做好與我生孩子的心理準備了!就算我現在立即循正確途徑與她生孩子也沒有半點道德瑕疵了!

  我情不自禁地伸手要把老婆擁入懷中,才發現自己的四肢早已被綑綁起來,根本抱不了她,只能滑稽地來回打滾。
  
  「老婆!」我想要找老婆幫忙鬆綁,才發現她已經跑到了老遠:「老婆!回來啊!不要跑啊!老婆!老婆!老婆啊!老婆!」

  老婆徹底地消失了。

  我寂寞地蜷縮在樹下,回味著唇上的觸感,同時回想起上次接吻的情景。難道就是上次吻得太激烈,她這次才提前把我綁了起來?自作自受!這是自作自受啊!

======================================================================
提示:本故事使用多重視角,建議同時閱讀本故事的女方視角《關於我被國家配發給一個人類男性這件事》。本回建議順序:先女方後男方


平台Penana更新於每周一 約2400~28:00
巴哈姆特更新於每周二 約24:00~28:00

作者的話:
連紙娃娃也在搞我,由於髮型目前有Bug,所以改用一個比較整齊的髮型來做振袖的紙娃娃圖


貓之日賀圖,再保留一下下,保留到公佈貓種
晚了一咪咪的喵之日
你們猜得到這隻是甚麼品種的喵嗎?


隨著第一卷的插畫繪製進入尾聲,第二卷插畫投票正式開始,請到投票所投票

一人四票,前五名出線,首名無條件解鎖
然後,由訂閱者/贊助者/合作方/作者選擇約4張敗部復活(這些人同時可以進行一般投票)
投票完結時間暫訂為第一卷出版之後再過一陣子,到時候再發公告提醒
(在我截圖之前就有人投了一票,真快)


讀者DC群:
集合了一切福利和情報

合作平台Penana:
有給我一點錢,也負責幫我收錢和數錢,也會幫忙宣傳(例如在FB登廣告)
內頁插畫將會有一部分在這裡免費公開
只要一個電郵就能輕鬆註冊,就算不投錢不訂閱也可以幫作者刷點數據,爭取曝光
因為在這邊的成績越好,獲得的支援就越多(包括進書局)

雖然巴哈也開始可以收贊助,但我沒台灣帳戶領不出來,避免有人白白浪費錢所以沒有申請

封面繪師:FAN (F.W.ZHolic) (好孩子請確認背後沒人再搜尋)

紙娃娃圖片的版權聲明,來自以下生產器:
Picrewの「ななめーかー」でつくったよ!
#Picrew

創作回應

蕭錦遲
沒想到精靈,人類,包括那兩個特務都沒一個正常的,以後會不會再有特務外傳啊
2022-03-16 18:40:56
眼鏡猴
有考慮過大約119.5回的特務外傳(解釋麻將回跟這一回他們兩人在搞甚麼),以及關於黑暗精靈夫婦的伏筆整理特典,但時間是個問題,可能在溫泉篇結束後再處理
2022-03-16 18:51:41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