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夜蝶詛咒-80

小光光 | 2022-03-14 17:30:03 | 巴幣 0 | 人氣 32


        用手完全拉不出來,硬是去碰就會有椎心刺骨的疼痛感從肌肉內湧出,唯一的解決只有利用魔力拔出。

        然而用魔力也是另一種折磨,一根根的拔會有說不出的酸爽刺激腦袋,難以保持平穩的魔力。

        若是一次性拔出,魔力的操控又顯得十分困難。

        最重要的是每次失敗,仙人掌尖針就會復位,甚至插的更深。

        「機會不多了」

        深吸一口氣調整狀態,曉月最後只能選擇一根一根的剃除。

        在一段時間後習慣拔刺的酸爽,曉月的動作也慢慢的加快。

        原先要數十秒一根的刺,現在已經是數秒一根,幾十分鐘過後基本已經剃除乾淨。

        「動作這麼慢,這裡可能給你四、五個月都弄不完」

        墮天使尖酸刻薄的調侃沒有讓曉月洩氣,反而讓他更加有鬥志。
        
        雖然短時間內的成績看來還是糟糕透頂,但是進步還是有目共睹的,至少雛形已經是肉眼可見的。

        總共15天。從最先砍仙人掌乏力開始,中途會遭到攻擊必須拔針甚至會體力不支,到了現在已經截然不同。

        就算在短時間內經歷魔力的大幅波動仍然還能屹立不搖的站著,用天才來說曉月進步的範疇也是不足的。

        而在他能夠穩定承受魔力劇烈變化後,絕大部分的仙人掌就像是呼應成長一樣,枯萎凋零。

        唯獨遠處的一株仙人掌仍舊高聳林立。

        「看來末王留給我的訓練是一點也不拖泥帶水」

        朝著遠方的仙人掌走去,曉月隨著距離縮短才注意到問題。

        「好哦...真是誇張的大」

        一開始還沒意識到,距離數公里都還能看到仙人掌,靠近會是多麼的巨大。

        等到真的近在呎尺才有所察覺,高達4層樓以上巨大肥厚的仙人掌是最後的問題。

        「看來被攻擊是必不可免的了」

        儘管只有一株,但是那繁茂的針葉,曉月沒有自信能像砍第一顆時那樣輕易閃躲。

        「少說也有10倍」

        看著難以處理的困境,曉月沒有注意的把手往上放。

        而這一個不經意的動作差點讓他氣死。

        仙人掌的刺突然就扎了進來,而且還是帶有毒的。

        「真他媽的...該死!」

        握住手腕,曉月開始感覺到呼吸困難。

        隨著頸部的血管浮出,曉月光是雙手撐地就已經是極限了。

        感覺到死亡如此接近,他不禁感嘆自己的死會如此廉價。

        而在同一時間,有人走到了前方,曉月也是勉為其難的抬頭看去。

        「是誰?...」

        「不認得我了嗎?」

        聽見聲音,曉月立刻認出她是誰。

        「也是,畢竟我只是從攤販前走過還沒自我介紹過」

        看著低頭不語的曉月,她開始緩緩介紹自己。

        「我是持有克羅諾斯記憶與七十二魔神貝利爾傳承之人,不過外界是如此稱呼我的『災殃的魔女』」

        當她笑著蹲下,這才注意到曉月根本沒聽到。

        「被毒弄昏過去了嗎」

        隨著魔女的指尖滑過脖子,曉月浮腫的血管開始慢慢消退。

        「情況好像不太對」

        情況跟她想的不一樣,本想為他壓制毒素,但是魔力卻產生了模糊。

        而在曉月清醒後如同沒有事情發生一樣,繼續面對仙人掌。

       「看來還不是時候,那麼正式見面的時候你會願意付出什麼呢」

       看著自已的花園,魔女坐到白色涼椅上開始優雅的喝起茶來,期待兩人正式交集的那一天。

       而曉月這頭再度開始了攻略巨大仙人掌。

       不過攻略的方式驗證了一句話:

       「人類從來不會汲取歷史教訓」

       沒有錯!曉月伸出手要再次觸摸仙人掌,不過這一次卻是不一樣的結局。

       刺中皮膚的仙人掌本該散出毒素,然而在魔力的相互交錯下毒素產生模糊,影響到仙人掌的構成。

       「變色了?」

       雖然不多,但是仙人掌的表層出現了不同的色塊。

       更重要的是產生變化的部分瞬間便的脆弱不堪,連摸都不用,只是稍微有風吹過就產生了剝離。

       雖然不明白是如何造成的,但是曉月知道自己的魔力突然具備殺傷力。

       抬起手來,充斥魔力的刺針射入仙人掌中心。

       一根又一根,無數的刺針讓仙人掌長出了一倍的刺。

       而隨著魔力相互交匯,仙人掌變成巨大的反應爐,開始產生劇烈反應。

       仙人掌先是小了一圈,隨後又膨大一倍,幾分鐘後就自顧自的從頂端噴發出汁液,隨即萎靡。

       完全枯萎之時,裡頭冒出一個閃閃發光的小盒子。

       明白這就是自己所找的東西,沒有第二句話曉月伸手便是取。

       然而還沒碰到銳利的劍風打斷了一切。

       「現在是撕破臉的意思嗎?」

       轉頭看向老者,曉月如此問到。

       「這是我們的東西」

       「我知道,正因為我知道所以現在還不能給你」

       盒子的名字與老者的狀態,東西現在交給他會把人給毀了。

       「你可是我的情報源,出了問題我會很困擾的」

       「不用你擔心」

       「就你現在的狀況...算了,你自己好自為之」

       雖然自己應該干涉,不過這是他自己的難關,曉月不打算參與其中。

       將盒子拋過去後,曉月拿出武器與刺針全副武裝等著。

       而在打開箱子的瞬間,老者與曉月都看見了墮天使那純白的靈魂。

       「姐姐...我已經替你準備好了,全新的身體」

       張開手來迎接她的靈魂,老者的眼神中充滿了感動。

       然而下一刻感動出現了異樣。

       朝著自己的身體看去,老者才發現自己已經被靈魂徒手貫穿。感覺不到疼痛,但是能夠明白自己正在邁向死亡。

       「為..什麼...」

       隨著老者倒地,曉月看見拔出來的手上出現一段相同的純白靈魂。

       當靈魂尋覓肉體的時候,曉月走到老者旁邊言語到:

       「這就是你所選擇的答案嗎?」

       「不...不是的....」

       看老者向自己伸出手,露出渴望幫助的表情。

       曉月一時半刻無法決定好自己是否拉他一把,而同一時間身後的墮天使開口了。

       「畢竟他的記憶是不完整了」

       「原來是這樣阿,看來難怪這根他的目標皆然不同」

       根據末王的記憶以及鹿迪先前的陳述,曉月知道墮天使不願意被人束縛,選擇了不同於三大組織的末王。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