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公會】2022.3.5嘗試到理解廣場去認識『正常人』?

翔之夢 IsFlyingDream | 2022-03-13 12:36:43 | 巴幣 6 | 人氣 121

文字◆故事與紀錄
資料夾簡介
關於RPG公會是藉內發生的種種故事

※本回僅是存串整理,總共12288字。

此刻翔之夢位於理解廣場的入口,並迷惘的看著林立的商店。
不知應該如何開始去認識「正常人」。




 
或許因為剛來到時,就曾聽聞在克蘇魯影響下,有非常多義勇軍從樹內被拖出斬首,並且那時整顆世界樹也被燃燒,
雖然翔之夢並未親眼見到這些,但世界樹發生的聽聞仍讓他有些害怕,
因此翔之夢也一直未曾來理解的廣場好好逛過。


 
  
姓名:翔之夢
  
外貌特徵:
  
紫色眼睛,白髮綁長馬尾,頭上有帶金色翅膀,耳飾為三墜,穿著白衣配披風圍巾,整體給人白色的意象,手持一隻金色羽毛筆。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5310403  

不知為何,或許是翔之夢愛好旅行使然,又或者他覺得自己必須這樣做,因此他加入了義勇軍,也使他正式開始在樹內活動,但一直到目前為止,他僅是在自己0232房與出入口的位置穿梭。
 
直到史丹利帶他到理解廣場的桃屋,他才算是第一次在理解廣場。
 
而目前的他,是第二次來,因為桃滿建議他可以到理解廣場接觸一些正常人。
不知道他這次下定決心的勇氣,是否真能認識「正常人」呢?
 
 
 
但對於這世界完全沒基礎知識的白髮男子而言,他分得出所謂的正常人嗎?
 
大概無法,他僅能做的,是以他對一般生物的理解來判斷,但或許……
還有很多超出他理解範圍的存在吧……
  
此時的翔之夢因為聽從了桃滿的建議,獨自來到了理解廣場,但他迷惘著不知該去哪裡。
 
  
  
雖然廣場陳列許多商店,但此時翔之夢沒有買生活用品的需求,而且如果想認識其他人,商店內搭訕人應該不是一個好選擇吧?
 
還會被當成怪人……
這結果他可不願意……
 
 
煩惱迷茫許久,他決定還是先來找個地方坐下吃塊「西瓜草莓蛋糕」再來考慮其他問題。
 
 
翔之夢尋找了附近是否有露天座位可坐,但除了眼前一位正在吃聖代的藍髮少年旁有座位外,他沒見到其他地方有空座位。

因此翔之夢便坐到長椅的另一角,並從空間背包中拿出了蛋糕享用。

藍髮少年注意到旁邊來的人,好像是個沒有看過的人,是義勇軍還是喀爾登的居民?
白髮新人的存在只是讓少年多注意了他幾眼,但並不影響她繼續享用手中的冰淇淋。
 
 
翔之夢咬了幾口蛋糕後,隱約想起先前自己在桃滿店內,感到身體不適時,有拿出西瓜草莓蛋糕要給史丹利,但後來自己睡著醒來後,史丹利就不在了,而自己也忘記問桃滿後續如何……
 
「不知道那個可憐的少年最後有沒有吃掉蛋糕了……」白髮男子喃喃自語著,並再度吃上幾口蛋糕。
 
此時男子開始思考,關於此次來理解廣場,是希望能認識人的事情,自己確實因為先前所見到的種種,一直卻步去認識人。
 
或許自己喜歡旅行,有一部份原因是因為,害怕定居在某處與人產生太大的交集吧……
如果是那樣,若在下次又發生時空旅行的現象,而瞬間離開時,是否會感到難過呢?
 
 
但翔之夢檢視自己的心,他心裡清楚,自己一直渴望著與人有交集,對於會被一般人認為是故事而發生的大事件,也能盡到一份力去幫忙,而不是一直變成旁觀者。
 
我還會在這裡多久呢?我可以去認識人嗎?我可以怎麼做呢?……
 
「所謂的正常人……在這世界究竟是怎樣的概念呢?」
翔之夢自語到這裡,煩惱了一下,再度吃了幾口蛋糕。
 
 
 
 
「能坐嗎?」

當吃到一半,看起來有點臉熟的棕毛狼人禮貌地問道。
 
兩個本已坐下的人下意識互相看對方,
狼人見兩人都默許了,便安靜地坐在兩人中間。
 
牠雖然是狼人,但與熟知的狼人們相比是細小的類型,高約一米七,穿著整齊。
牠打開自己的羊皮紙筆記本,看了看廣場的大街一眼,便開始寫作、繪起畫來。
 
──確實這狼人很熟眼,但一時間好像想不起來在哪見過。
 
狼人沒有刻意隱藏自己的筆記本,看得出來牠是在寫日記,以及在畫眼前的街道。
 
「嘿,你的圖畫得挺漂亮的。」
藍髮少年瞄了一眼之後,發自內心的稱讚道。
他只會畫竹竿人,所以對於狼人能夠這樣握筆畫出街景,都會覺得很厲害。
 
 
翔之夢不敢肯定眼前的人是否認識,但在他記憶裡,他確實有見過狼人,那是在先前剛加入義勇軍時,被分派到樹外探索時,負責那次任務的長官。
 
既然他會出現在這,還恰巧跑來自己旁邊坐,是不是有認得自己?
不管怎樣,還是先打聲招呼好了……
 
「……長官好……!」
 
 
翔之夢的舉動讓狼人愣了一愣,牠先望向翔之夢,再看了看另一側的少年,
再看了看沒人的周遭,再三確認翔之夢說話的對象是自己之後,不禁失笑:
「……哈?長官指的是我嗎?我什麼時候當了誰的長官了?」
 
與眾多見過的獸人相比,棕毛狼人除了較小只之外,外表還較為知性,
在牠臉上看不見戰鬥的痕跡,也沒有猙獰的臉孔,感覺約二十歲出頭。
 
「雖然不清楚你把我跟誰搞混了,但我不是什麼長官。我叫克沃.海沃爾。」

 
  
姓名:克沃‧海沃爾
  
外貌特徵:
  
棕色的狼人,目測18歲,一般學者的打扮。
感覺不出來有戰鬥的能力,以狼人作為標準是偏瘦弱的。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906281

 
 
自行報上名字的克沃合上了筆記本,稍想了一下:
「我們明明每天早會都乘同一台樓梯,我知道你是0232號房的那一位。」
 
 
 
「疑!」
翔之夢詫異了一下,自己竟然搞混對方是誰,而且他提到都有與他乘同一台電梯,自己怎麼沒注意到……
 
應該是因為每天早會以前,自己都在昏昏沉沉的狀態吧……
沒想到連這件事情也完全沒注意到……
 
翔之夢感到抱歉的微笑著:
「沒想到你知道我,我卻不知道你……」
白髮男子伸出手開朗的開口:「我是0232房的翔之夢,請多指教,克沃。」
講到這,翔之夢好奇的往克沃的筆記本看了一眼:「你目前是在這裡寫生嗎?」
 
 
「0223號的克沃。」
當克沃也報上房號時,也許翔之夢會訝異兩人房間不過是隔了幾個單間而已。
 
「觀察四周是我的習慣,因為我很喜歡作紀錄。」
牠晃了晃手中的筆記本,相信那是克沃的手記,記錄著旅程中的點點滴滴。
 
「很快,就又要行軍了,想爭取點時間多畫一畫的現在的風景。」
牠再次打開筆記本繼續畫著:「算不上是寫生,是只用黑墨水的速繪而已。」
 
 
 
翔之夢聽到對方在紀錄,訝異了一下,因為紀錄也是他一直以來都在做的事情,雖然起初的動機是為了不要再度遺憾,但目前的他,則是為了保存一切所曾遇過的經歷……
因為已發生過的事情,不會再重來……
 
或許某天當自己迷惘,這些紀錄可以幫助自己去了解自己到底是誰。
 
 
 
「克沃是嗎?我是房號0369的泰佩理恩.藍莓。」因為對方報上了名字,所以基於禮貌他也跟著自我介紹。
 
 
  
姓名:泰佩理恩‧藍莓
  
外貌特徵:
  
一頭亮眼的深藍髮,深遂的棕色雙眼,看起來就跟一般的美少年沒兩樣。
常常戴帽子,但也有不戴的時候。穿著則是時而披著黑色皮大衣,至於大衣裡的穿著則不一定,不過都很隨便就是了。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1564871

 
「泰佩理恩.藍莓……泰佩理恩是姓氏嗎?該怎樣稱呼比較好?」
 
「不,藍莓才是姓氏,想怎麼稱呼我都可以,但是藍莓是比較普遍的叫法。」藍莓回答之後嘆了一口氣。
「行軍啊......感覺我報名義勇軍到現在,都跟這個詞沒有什麼緣分呢。」
 
聽見對方的感想,克沃聳了聳肩:「現在世界樹都當飛船用了,
往後也許也更少機會離開大樹了,不過倒是多了被攻擊的機會。
我猜你是討厭走動或旅行的類型?」
 
「也不是討厭外出什麼的,我也很想出去啊,每次的行軍意願表我都有填,但最後都被分到留守,我也沒有辦法啊。」
 
「大概是看起來比較瘦弱的家伙,都是最先剔出名單的吧。」克沃回應著。
 
 
 
「話說你的蛋糕,是『尤克牌』的?」狼人克沃詢問著翔之夢。
 
聽到對方提到蛋糕時,翔之夢一開始沒有會意過來。
「尤克牌……?」
「啊!這個不是,這個是我自己帶來這世界的,該怎麼說呢……」
翔之夢伸手探空間背包拿出了一塊蛋糕:「我想吃多少就有多少,我也不知道自己空間背包內是不是蛋糕工廠……至於為何這塊蛋糕可以無限拿出來,我也不清楚……
你喜歡蛋糕嗎?這塊請你!這個西瓜草莓蛋糕,我很推薦!」
 
 
又是一個不可理喻的甜食中毒患者,一個能無限拿出蛋糕的次元袋?
狼人克沃詫異的想著,並開口:
「小心點保管那個袋子阿,我是認真的。」克沃接過蛋糕,嗅了嗅。
 
「是你說是無限的,我不客氣了。」牠一口咬下三分之一,品嘗著味道:
「水果都是新鮮的,也沒放很久的感覺,再配一杯紅茶不是挺恰好的嗎?」
 
克沃很快就把剩下的拋進口裡,不得不說狼人的大口吃起東西來還滿方便的。
 
 
見狼人一口就咬下蛋糕那麼大的部分,翔之夢詫異了一下,因為這類的蛋糕主要是層次非常多樣化,如果僅是一口咬下,或許無法完全體會到蛋糕的美味,但沃克已經吃完蛋糕了,來不及了。
 
見翔之夢似乎又要拿出另一塊蛋糕,克沃回應著:
「說起來還有其他味道的?阿,我已經夠了,不用再給我了,謝啦。」
 
『下次請他在跟他講吧……。』翔之夢想著。
 
「有話想說?」
克沃小小伸出舌頭,舔了舔大拇指都問道。
 
 
翔之夢感到訝異,沒想到克沃心思細膩,注意到自己的狀態。
「很抱歉,我沒有一開始就先分享這個蛋糕的吃法。
這個蛋糕吃法是要慢慢一小部分一小部份吃的,因為每一口吃下去的味道都不同,他一層是甜,下一層就不甜,若一層是脆,下一層吃起來就是軟的,一層是乾的,則下一層就會是充滿水分的……
 
不過我來不及跟你講,覺得有點可惜……因為你後來說不用再給你另一片了。
要不就下次吧,再來試試看一小口一小口吃,如何?」
 
 
「──哦。」
 
聽完翔之夢的話後,克沃想了一會兒後,故意把話繞著說:
「在吃完帶骨的肉排之後,人類會把骨頭剩下,對吧?因為啃不動。
我則是挺喜歡把那骨頭啃碎再吃下的,裡面鎖住的味道最濃烈了。
 
人類發明的甜點,我很愛它的味道,但我自然不愛它的口感,
無論怎樣吃,對我來說都是像水一樣軟而已,不知道這樣能不能明白?
 
順帶一說,有種特別硬,硬得能打人的長條麵包,我就很愛它的口感。
 
還有人類的唾液似乎沒我們狼的唾液多阿,
通常人類會覺得乾巴巴的食物,我倒是都滿喜歡吃的。」
 
克沃試著具體地解釋狼人的口感和人類相差多少,
簡單歸納大概是:這蛋糕味道很好吃,但口感就很難吃。
 
 
 
「原來如此,除了上一趟團隊任務以外,以前的世界我沒有遇過狼人,所以不怎麼清楚狼人的狀況,不過謝謝你跟我解釋這些。」翔之夢溫柔的微笑著。
 
"克沃真是個溫柔又細心的人呢……"
 
白髮男子露出了微笑,此時他也不再對沒能真正享受到蛋糕美味的事情感到在意了。
 
 
 
注意到公園長椅另一側青年剛才也有跟克沃交談,翔之夢也決定把握機會來認識對方:「我是0232號房的翔之夢,藍莓,請多指教。」
 
對於翔之夢的招呼,藍莓也很隨興地向他揮揮手。
「請多指教啦~」
 
此刻狼人克沃打量了一下藍莓,再度開啟話題:「你的戰鬥定位是什麼?刺客類嗎?」
 
「哦?看得出來嗎?我確實自認速度面是我的強項。」藍莓撐著頭笑道。
「另外,還有附帶遠程砲擊。」
 
克沃想了一下後,問:「這種時勢之下,會很難過嗎?很做的事很少吧。
現在的戰鬥動不動就是人數以萬計的戰役,就算要去刺殺目標也打不贏。」
 
 
「倒也還好,反正我跑冒險者的任務也很久沒有在殺什麼人了,只要能力優勢上能夠幫上委託或是整個義勇軍就好。」藍莓在這方面反而看得很開。
 
「那克沃你呢?擅長的是什麼?」
只光看外表的話,就是個斯文的狼人,跟卡洛特壯碩的身形和裝束比起來,她真的判斷不出克沃的能力。
 
「後勤、輔助,還有當樹洞。」克沃說道:
「在加入義勇軍之前,我拿過的武器只有匕首而已,
在其他人第一次往西方行軍時,受了用南方裝備的訓練,當了個輔助兵。」
 
「我出任務的話,就是當駕駛載具、揹著儀器、做後勤治療和急救的那個;
在戰鬥裡則是做些干擾、輔助隊友做攻擊和防禦、幫隊友之間合作等等。
 
如果你是阿斯嘉特冒險者出身,應該也能明白冒險者合作簡直是噩夢阿,哈哈,
別說合作了,光是沒有互相打中對方就該偷笑了。」
 
克沃呵呵笑了幾聲,隨後又補了一句:「沒什麼擅長的,光是不拖後腿就盡力了。」
 
聽到關於沃克與藍莓的討論,翔之夢感到疑惑,因為他自己還不清楚在真正戰鬥時,可以做到些甚麼。
 
他明白自己技能是甚麼,擅長甚麼,但目前的他,與他人執行任務的經驗太少,所以他沒有自信,因此他好奇著藍莓與克沃的交談內容。
 
 
xxx
 
 
 
 
正因為有不同的種族,文化的大熔爐、現稱『世界樹』的據點才印證了它的獨特性。連一具骷髏行走於樹下廣場也並未視為敵對生物,這點真是萬幸...
 
不遠處,骷髏一襲純黑獸毛長袍,手執長木杖,似乎休閒地在逛街,另一手上也捧著一個環保紙袋。骷髏對途人路過、也隨性點頭。
 
 
見不遠處有個骷髏,翔之夢想起前陣子才與史丹利在外地打了不少不死生物,但目前竟然城內有個骷髏在,翔之夢感到很訝異,怎麼其他路人見怪不怪呢?
 
但翔之夢沒有做出動作,只是訝異地往那處看去,並詢問著剛認識的朋友。
「請問那個骷髏……不要緊嗎?」
 
 
「唔?他看起來挺精神的,為什麼會這樣問?」
克沃誤解了翔之夢的意思了。
 
「嗯?」
藍莓抬頭看了一下那隻骷髏,又看了看翔之夢,還是一臉問號。
「不要緊是什麼意思?」
 
 
「我跟史丹利在外地執行勘查任務時……也看到很多類似的存在……雖然那位看起來有點不一樣啦……嗯……沒有危險嗎?」
翔之夢不解兩位的反應,
對兩位而言,那似乎是非常正常的風景。
 
「難不成……你們看到的不是骷髏嗎?……」
 
 
「……呵哦?你看到的是骷髏?看來你被惡魔詛咒了。」
克沃故作嚴肅地說,但很快搖搖頭:「開玩笑的,那人是骷髏沒錯,
他大概是不危險吧?誰知道呢,我相信的是世界樹沒那麼容易有敵人跑進來。」
 
 
 
「我想也是,我都還沒看過惡魔,也不認識他們,他們幹嘛莫名其妙跑來詛咒我呢?……」
 
「但我確實曾經主動把奇怪的東西吃下去……」翔之夢自語著。
此時翔之夢想起了,自己曾經與史丹利把枯枝與骨頭吃下肚的事情……
 
「雖說我也覺得這邊很安全,不過看你們見那位的樣子並不訝異,所以我猜想……他也是義勇軍?
所以義勇軍也存在著不死族嗎?」
 
「當然有啦,義勇軍其實有一部分也算是阿斯嘉特城的縮影,所以什麼人都有。無關乎種族起源,大多都是因為理念相同,才會聚在一起。」藍莓解釋道。
 
 
 
此時空洞的眼窩撇過三人組,
似乎十分驚訝地看著其中一位狼人
「克沃閣下?!」
 
並且急忙往長椅走去。
 
「吾輩有甚耳聞閣下在尼莫中犧牲了,這是怎麼一回事?」須臾、注意到自己的行徑不妥,又恭敬地向三位致意。
 
「克沃閣下、藍莓閣下、閣下們安好,」
「疑?這位是近日來的旅行家?
吾輩只在醫療班中聽過些許耳語。」並逐一向三位鞠躬行禮。
 
「也一段時間沒見了,想不到你還記得我啊。」藍莓笑了笑。
「現在樹外也是一堆長得跟你和狄恩很像的傢伙,新來的難免會有點緊張兮兮,很正常啦。」
 
「咱倆貌似在某片夢境地中見過面呢,安好。怪不得先前遇見的長生兄把我當敵人,咔咔。不過也怪不得他、現在四處潛伏著不少危機是眾人皆知的,尤其潛伏於夜幕陰影的『獅子』。」骷髏同意地點了點頭。
 
 
聽到骷髏竟然還開口說話,翔之夢驚訝了一下,立刻開口:「請…請多指教!我是0232號房的翔之夢!」
 
沒想到這趟來理解廣場,可以遇到這麼多人,而且還見到許多自己先前一直沒注意的存在,翔之夢感到非常有意思。
 
白髮男子也正是因為喜歡這樣的新鮮事物,因此即便在先前芭絲特要他應該待在樹內時,最後仍是在填志願時選擇要往外地跑……
 
 
「吾輩尼蘭爾・帕弗,臨時醫療班,閣下不必感到慌張,吾輩在脊椎上懸掛了一個魔導具,進食也好、話語也罷。也是它一個小東西的功勞。」
 
  
姓名:尼蘭爾.帕弗
  
外貌特徵:
  
寄生在白骨一副,身上穿著購買的獸毛長袍,手上佩戴著雕刻著自身名字的 紫晶戒指,拿著當年的不朽木長法杖,背着一個單肩旅行包

  
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5019497

 
 
「當克蘇魯揭開真面目時,我就在她身邊,然後就像你聽到的那樣了。」
克沃非常輕描淡寫地說道;「反正義勇軍復活也不是什麼罕見的事了,
我也就跑了個流程而已.」
 
克沃轉過頭看著眼前的不死族:「也很高興再見到你阿,有什麼新的故事嗎?我隨時都能聽。」
 
「今後還是需要注意一點,失去了紅雀城主的加護、可不能隨便成為吾輩呢,咔咔。」骷髏掩嘴咯咯地笑、繼續說
「故事的主角不是屬於後人的嗎?看這新篇章中,翻滾著不少新血呢。他們的故事總比我這副千年老骨頭有趣得多了吧?」
 
 
「我比較喜歡聽老故事。」克沃笑道。
 
「還真是百聽不厭呢,好吧,這是我們的勇者歸來的獎勵。」
然後骷髏尼蘭爾大概說了在美術館的見聞,至近日義勇軍的氛圍。
「... ...正如你所見糧食供應相對充足,差不多可以動員了。」
 
 
「就是肉類短缺呢,如果不算一些可疑的召喚物的話。」
克沃指的是類似阿達歐那種能無限搓的魔法食物。
「我家父親,已經好幾天抱怨沒吃到足夠的蛋白質了。」
 
 
「狼人也難以一時改吃豆科植物吧...不過義勇軍眾多、外出狩獵也是一個選擇。不過總不能整天都在吃地獄蝠鼠、火蜥蜴,雖則不用進食,吾輩也希望能早日逃出地獄。
戰場上的每一位都是戰力,無論身為後勤人員也能發揮一定的作用,像吾輩便身兼藥師和毒學術士,咱們不能因為火蜥蜴不能游泳便論其無獠牙。」
骷髏尼蘭爾搖搖頭,認為沙場上每一位都是這麼重要。
 
 
「這座枯木林的動物幾乎都是殭喪,哪怕淨化掉所有詛咒和毒素,肉質也難吃得,像是乾柴,又沒什麼營養,吃了反而讓人更飢渴新鮮的肉類呢。
我也不好說那算不算是另一種形式的中了殭屍毒。」狼人克沃不禁苦笑。
 
 
「物極必反呢,看看能不能再找其他生物吧?」骷髏尼蘭爾似乎是嘗試表現得身同感受,低頭將開下顎骨嘆氣。
 
 
「找得到,我父親就不會喊餓了。」
如果連狩獵好手狼人都找不到能吃的,那大概真的是沒有能吃的了,
本身沒那麼嗜肉的克沃聳了聳肩,顯出不太關心的表情。
 
 
「看來是閣下的父親也是大部分挨餓的一員呢,」骷髏尼蘭爾隨意地指了指,其他桌椅上表現失落的義勇軍加減也有十數人。
「物種需要進食營養均衡的東西、有助物種發展以外,卻成了他們的弊點。遠久時,聽聞有一種植物能夠長出肉片、名叫...沙馬肉甚麼來著?能夠找出其種子想必對肉食生物有莫大幫助。」
 
 
 
見尼蘭爾彷彿如一般人舉止一樣,就像個睿智的長者時,翔之夢開始對眼前的骷髏感到有些好奇:「請問……您以前也是某個活著的種族嗎?還是生來就是骷髏的種族呢?」
講到這,白髮男子愣了一下,似乎一上門就問太過唐突,立刻補充說道:
「痾……如果我詢問不妥,可以不用理會我……」
 
 
「沒有任何不妥、是阿,吾輩以前...大概是個人類吧?
至少在骨骼上看來確實是人類種。」尼蘭爾回應著。
 
 
 
聽到尼蘭爾這麼說,白髮男子由衷感到高興。
 
或許因為……
因為在先前去過的幾個時空,死亡就真的甚麼都沒了。
他以往所見過的許多種種死亡,都讓當事人過於悲傷。
 
這使得男子也曾有多次想過:
 
若死亡後還能成為幽靈或者骷髏繼續存在,是否某方面而言是件美好的事情?
 
而且對很多人短命種族而言,很多事情是他們用盡他們的一生,也無法做到的,使得他們在面臨各種需要抉擇的情況,只能選一件事情處理,而不是全部……
 
因此能聽到骷髏原先是某個活著的種族,翔之夢感到高興:
「很高興你告訴我。」
 
但不知道他微笑原委的骷髏尼蘭爾,或許會感到疑惑吧。
 
 
「咔、只少吾輩可不會輕易因為再普通不過的事死掉咔,翔之夢閣下。」
尼蘭爾滿意地點了點頭。
 
 
「你有經常思考和突然發愣的特徵呢?」
克沃看著翔之夢的表情,說道。
 
 
「嗯?思考確實是有……」翔之夢回應著。
因為在先前的時空見證過太多故事了……
 
「但發楞……?原來在你眼裡看到的是這樣啊?」翔之夢傻傻地笑著。
「不過放心吧,如果是在戰鬥,我會專注於眼前發生的事情,立刻下決斷的。」翔之夢露出可靠的笑容回應著。
 
「對了,因為我參與團隊任務也只有一次,不知道對於後勤的部分,前輩覺得有哪些需要注意的,以及見解與建議呢?
剛才聽您與藍莓在聊,有聽到您主要是負責後勤、輔助的,我想,我定位應該也跟您差不多。」
此時翔之夢會改口稱呼克沃"您",是因為這樣稱呼前輩會比較妥當。
 
 
 
「唔,真要說的話,小心那些看似萬能的單兵,他們有時會出乎你意料的喔。」
克洛抱起胸:「在『血濃於海』一戰,我幫一起做緊急任務的隊友們弄到了白翼,
想說要越過有解體魔的大海,總得需要有飛行器的,但當時他們都沒有騎白翼。
 
結果在大海上上演了驚心的一幕,他們差點就葬身大海了。
 
所以我的結論是,人都有犯蠢的時候,不要把事情都視為理所當然和簡單的。
比方說在平路行走是簡單的事情,但在戰場的高壓下,平路摔倒也挺常見的。
 
我自己的感受是,平日表現得愈是萬能出眾的人,都是些高危份子;
平日就謹慎細心、對自己不足之處深有體會的人,反而都更能信賴。」
 
牠微笑總結:「事前準備多做一點總沒壞處,幫的有時不只是自己喔。」
 
 
『嗯?單兵指的是其他義勇軍嗎?』
翔之夢疑惑著,並繼續聽著前輩克沃的講述。
接著翔之夢讚嘆著:「天那……大海的事情聽起來太驚悚了……不過聽起來,幸好沒出意外。
 
原來如此……謹慎細心,謙虛的人,是前輩覺得比較可靠的人,至於事前多做準備,除了準備戰鬥物資外,若要模擬真正野外會遇到的團隊任務狀況,該從何著手起呢?」
 
 
「多準備治療、解除異常狀態的手段,以及使魔、無人機一類能安全偵察的手段。
義勇軍的正面戰鬥力很高,但戰鬥以外的能力就參次不齊,治療師也特別稀缺。
除此以外嘛,就是根據任務內容,適當調整裝備吧,
去凱旋能夠試用到全部義勇軍的裝備和工具,有空不妨去看看吧?」
克沃中肯的回應著。
 
 
翔之夢詫異了一下,本來以下對話他會習慣放在心裡思考再開口,但此時翔之夢覺得應該講出來:
「解除異常狀態的技能,我是有的,
而且我有兩招,分別是可以感受周遭氣場屬性等資訊的,至於詳細的生物方面,我可以用這雙眼睛去看,不知這兩招是否屬於安全偵查的範疇呢?
 
不過比起前面所提到的,聽到前輩所講治療師稀缺的事情,我感到有點擔心。
 
雖說我也有治癒技能,比起專門在從事治癒的神職來說,我覺得自己只算是半調子,若遇到非常危急的時刻,我沒甚麼把握能有多少效果……
 
前輩覺得我是否應該好好專注精進學習治癒呢?」
 
翔之夢之所以會是這樣一個會很多卻有種樣樣不精的狀況,是因為他一直以來都是自己一個人旅行,所以對他自己來說這已足夠,
但現在他成為義勇軍,他知道,之後面臨的團隊戰爭,將不再只是顧及自己而已,所以他想知道自己是否需要改變些甚麼。
 
 
 
「量力而為吧?我本身不會魔法,也沒魔法的天賦,更沒什麼實績能吹噓呢?」克沃如實地回答:
「有些事情,不到現場是不會知道的,只能說做多少算多少吧。
現在為止,運氣都站在義勇軍這邊,不然也不可能走得那麼遠。
所以就,套尤克總召的話,做好本分、發揮自身的價值,那就夠了。」
 
 
 
「嗯……我自身的價值嗎……」
翔之夢拿出了自己的金色羽毛筆思考著。
在多次被動穿梭時空的現象裡,自己只是各個時空的過客,而除了記錄外,似乎沒有事情可以證明自己存在過,他甚至連自己是甚麼也不清楚……
 
但……
 
「你的意思是……我現在認為自己是甚麼,就盡力當這個自己認為的自己,對吧?」
 
 
 
「嗯。」克沃點了點頭:「甚至,你認為你沒法在戰場上發揮力量也好,
那就去翡翠那兒應徵當治療師,或是在這行軍前夕多參與後勤工作。
 
我在戰場上的力量,肯定是不及格的,但至少做到不拖後腿。
在日常多點給真正的戰鬥人員們做護理和打下手,這算是我發揮能力的方式吧。」


「嗯,前輩,謝謝你的建議。」
翔之夢微笑的回應著。
 
 
xxx
 
 
「一個蔥抓餅,謝謝。」曙葉走到攤販前面點了一客蔥抓餅,目光中卻隱約有些失望。
 
  
姓名:曙葉
  
外貌特徵:
  
沒有特別健壯但總是堅挺的站著、琥珀色眼睛通常掛著溫柔的微笑、淺綠色短髮通常疏的整齊但出門後就微亂。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2374998



「怎麼了?」老闆遞過蔥抓餅:「需要醬料?」
「不……我只是懷念故鄉的味道。」
蔥抓餅,果然還是要阿斯嘉特的慶記牌才好吃。

「唷,怎麼了?心情看起來不太好的樣子?」
看見熟悉的綠髮身影出現,藍莓馬上叫住了他。

「藍莓,你也來找吃的嗎?」曙葉溫和地笑著說:「你吃過阿斯嘉特廣場有名的那家蔥抓餅嗎?」


「也不算是找吃的啦,就打發時間。」藍莓回應著。
雖然那杯快吃完的聖代讓這句話顯得沒什麼說服力。
「哦,你說慶記嗎?我知道啊,那也算老字號了吧?」


「你吃吃看這個,大概就理解我心情了。」曙葉撕下一口遞給藍莓品嘗,看來是完全不同的味道、沒有包料的蔥抓餅。

沒有十成內力拍打出的咬勁、沒有內力快炒過的特殊焦香、沒有內力壓縮後的酥脆餅皮,那是咬一口就讓人感受到這不是慶記!這不是慶記--這不是蔥抓餅!的衝動。
「還好有那些擅長種植的人。」曙葉一起又咬了一口:「那些女孩子還習慣嗎?」

「女孩子?你說哪些?」藍莓還在品嚐差異,腦子一時轉不過來。

「你身旁的,看起來個性比較內向的?」曙葉問。

藍莓搖搖頭,苦笑了一下,但是遲遲沒有說話,曙葉光是由此應該就能判斷可能碰到了不太好的事。

「狀況不對的話,要請人幫忙喔。」曙葉點頭,看來只是單純關心,畢竟帶人總是辛苦點。


「曙葉閣下,許久未聞、又見安好。
最近過得怎樣?沒有因為『小隊』事務忙透了吧?」骷髏尼蘭爾像曙葉問好。

「忙啊,為了(義勇軍)忙透了。」曙葉笑了下說:「你最近在外任務才辛苦了。」

「地獄也不失為一個好的毒物試驗場所,反正擁有良好的『高溫自然消毒系統』,咔咔。可惜了閣下的植物系能力了。」骷髏尼蘭爾回應著。

「恩,真的影響不小。」曙葉點頭說:「那你最近研究了些什麼?」

「促進農期的效益?某個海盜曾經跟我抱怨說農田生長得很慢,所以暫時給了他一點草藥營養劑樣品、暫時未有反應報告。」尼蘭爾聳了聳肩胛骨。

「你隨身攜……」曙葉要開口問,就停住了。
問一個隨時可以刮出骨灰當肥料的存在,問他為什麼上戰場要帶營養劑藥品,似乎不是個好問題。
「這麼說來,你有在這方面做過研究過囉?」


「咔咔、說起來真是慚愧,吾輩對於這方面的研究算是學海中的銀針罷了,自知並未到到達造極巔峰、但確實有一定研究。曙葉閣下的請求,吾輩十分樂意。」尼蘭爾向對方彎腰鞠躬、行禮致敬。


「我雖然登記的職稱是植物使,但我擅長的是使用而不是研究,這方面就比你們差多了。」曙葉也點頭慎重地回了一個禮。





與克沃詢問之餘,此時翔之夢聞到了食物的香氣,並往一旁看去,注意到此時多了一位綠髮的青年,沒想到現場突然多了這麼多人了!

因為剛才克沃曾提到"凱旋"並且曾經有看過那場所介紹,翔之夢腦袋內臨時有了個想法。
「在場的大家……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興趣……跟我組隊一起去凱旋模擬戰場模擬團戰呢?一方面我想獲得多一點實戰經驗,另一方面,也希望從中確立好自己擅長的定位……」

講到這,翔之夢不好意思地抓抓頭:「抱歉,才第一次見面就提議這些,但如果有空,也願意陪我這一趟,我會很感激的。」


「我就免了,晚一點就有例行的訓練。」狼人克沃呼了口氣,
儘管知道訓練是必須的,也不代表牠會喜歡上訓練。

儘管從剛才一連串對話中,有聽出克沃覺得自己比較適任於後備人員,不過翔之夢還是稍稍覺得可惜,但——
「嗯,既然晚點還有事,確實不宜讓自己過勞為好。」


「呼,真是怪人呢?」
克沃感覺出興趣地笑說:「明明也有不少人想待在樹裡,你則是想要往外跑,
在這個地獄裡,考慮自己的安危、待在安全的地方,才是『正常人』思維吧?」



「你…」
你沒有實戰經驗,就來前線送死啊?
曙葉心裡想,但是曙葉沒有說:「待在後方的話,比較重要的應該是自保能力喔?」


「我目前覺得自己是有自保能力的,不過那是在自己一個人旅行的情況下……

至於團隊的臨機應變,我不是很肯定有把握,畢竟團隊不再只是自己一個人的事情了,所以……

如果大家願意的話,希望可以陪我這趟,而且……」
講到這,翔之夢歉意的開口著:
「在上一次會議與芭絲特交談,他叫我應該待在樹內,但我卻仍是報名了她的那隊,所以到時,我希望我至少累積一點經驗,可以幫上大家的忙。

如果不嫌棄的話……歡迎大家隨時找我拿西瓜草莓蛋糕吃,作為回禮。」


「你的意思是,連主官都叫你不要去了,然後你不聽勸,就這樣報下去。而且希望在短短幾天要我們把你練到在地獄的戰場不需要分身照顧你,讓你能跟上那些主力的步伐,這樣的意思嗎?」
曙葉淡淡的問:「如果你是這個意思,我建議你到時候跟主官說你後悔了,想要留下來。等下次你可以跟大家說:別擔心,有我在的時候,再去報名第一線的任務。
不過你堅持訓練的話,我是有空就是了。」


翔之夢知道有些話不能直接說:
『雖然在這世界死了,對自己而言其實就是到其他時空旅行』

但……

自己因為死亡而離開這世界之餘,確實對在場的人來說,就是真正死亡,
並且自己也確實再也見不到這世界的所有人了……

「剛才有跟克沃小聊了一下,我記得他有提到,目前治療師很稀缺吧?而我對自己定位也正是這樣的角色,我相信即便是跑外場的,反而更需要這樣的人才吧?

當時芭絲特會叫我別去,我猜測,應該是因為我對於應該選哪隊猶豫不決,可能我問的方法不對,但其實那時我心裡真正想問的是,哪裡適合我發揮……」
講到這翔之夢抓了抓頭微笑著:
「雖然跟她也就講上那麼一句話,可能連我也不認得,但‥‥」

白髮男子堅定地看著曙葉:
「即使我現在是個新人,我會成長,會努力的,希望到時她見到我成為團隊一員時,是對我有所改觀的。」

翔之夢立刻拿出了一塊蛋糕給對方:「那個,先謝謝你有空啦!」

曙葉晃了晃手上的蔥抓餅,示意他有吃的。


「雖然我是沒有什麼意見……」藍莓回應著,不過曙葉看起來好像不太高興,她也知道對方介意的點所以沒說什麼。


「吾輩其實可以咔,只要翔之夢閣下不介意的話,吾輩身為醫療班也能提供支援,咔咔、人類在地獄這麼有活力,也算是一個小小的奇蹟了,這裏能夠撐過這『浩劫』的、也不全是普通人一個。」骷髏尼蘭爾也回應著。

「嗯很高興您願意一起!我會好好跟醫療班得您做學習的。」翔之夢感激的回應著尼蘭爾。

「不用固定在醫療班就是,吾輩至少要護苗、不讓他們接觸過多因浩劫環境受傷的義勇軍們,先警告閣下、不是每個人都能接受到的。」

「嗯,我知道,我會珍惜的!」翔之夢回應著。


此時曙葉則不太開心的開口:
「所以,你詢問了(智慧)的質點者主官,而當你問完後,她用她的智慧回答了你,你卻完全做了相反的決定。

我不知道你的能力是什麼,但以我的想法來說,如果你的能力很特別,那你就該趁這點時間,趁這還安全的時間好好開發你的能力,而不是早早上場被掐掉未來的幼苗。

我們沒有那麼多讓人復活的餘力,你會成長,會努力。我也很期待每一個有能力的人成長,成長到足以面對四災的時候,成長到可以扛起一切的時候。

可是如果是我,我絕對不希望我的身後要保護我的那個人,是上戰場前幾天還在摸索定位的人。」


「對我來說,命終究是自己的,怎樣用就是自己自由了吧。」
克沃說道:「自己最了解自己,盡力堅持自己的信念就好。
但是,別拖後腿,這始終是最重要的。」


「要訓練的話,我們邊走邊說吧。我不算是很厲害的冒險者,也不擅長指導,不過也許可以看看你情況幫你推薦給認識的人。」
對曙葉來說,這已經是他對一個完全陌生的陌生人說重話了。
如果這是他小隊成員,大概先踢出去轉成學院見習生再說。


「謝謝你,克沃,我會注意的。」
翔之夢微笑著。
「也謝謝你,曙葉。」
即便生氣,仍願意陪自己練習。

其實翔之夢選擇出外旅行,不僅是性格使然,也因為先前燒樹,以及許多義勇軍被拖出被斬首,影響了他,使得他下意識不想待在樹中。

並且去過正因為他一直被動穿梭時空,因此他當過無數次新手、新人、外地人,因此有件事情他非常明白,進步最快的途徑,是直接上場。



翔之夢看了看時間似乎差不多了。
「克沃,今天很高興認識你,之後有機會再來聊聊吧。」
接著白髮男子轉頭看向其他人:
「時間差不多了,先謝謝大家願意與我組隊訓練。
我馬上來去問問一個曾經帶領過任務的隊長看看他有沒有空,到時在用房卡聯絡大家!」

講完後白髮男子便離開了此地。

>>

接下來對串轉自:凱旋模擬戰場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