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身為路人的我,怎麼可能被五個人氣學姐給喜歡上? 第三集 第三章 08 破功

曉時逅 | 2022-03-09 20:41:37 | 巴幣 0 | 人氣 89


傍晚之時,我們在神木谷泡完溫泉、吃完晚餐,羽娜學姐便和大家說「來玩試膽大會吧」。

所謂試膽大會,就是指日本的一種傳統遊戲,通常都在夏天傍晚舉行。

活動內容就是讓參加者到會讓人感到恐怖的地方測試膽量,所以試膽大會又稱為勇氣測試。

我認為神木谷周圍的森林都沒什麼好怕的,所以就接受了這項提議。

而其他人也和我一樣。

我們六人幾乎沒人反對。

所以,活動開始。


我們打開手機手電筒,走到一座山林的入口處。

「那麼分組就照打羽球的分組沒問題吧?」

羽娜學姐開口問道。

我們回應「沒問題」後,羽娜學姐便這麼說:

「神木谷的老闆說,一直順著山道走上山,就會看到一顆大石頭。那顆大石頭上有貼一張紙,紙上有QR碼。只要掃到QR碼,老闆那邊就會有紀錄,這樣也算完成任務。那麼,我們猜拳決定誰要先吧。」

於是,猜拳結果是我和元希學姐這組要先。

我用手機手電筒照著前方走了起來,而元希學姐則跟在我身邊。

「吶,柏睿同學,你會怕嗎?」

在走路的途中,元希學姐這麼問道。

「還好。」

若說這裡有很陰森嗎?其實是有一點,但還不到恐怖電影的等級,所以我並不怎麼害怕。

又走了一小會兒,元希學姐又道:

「柏睿同學,那是什麼?」

聞語,我看向元希學姐指的地方。

我看到一團發著光的物體。

我想那應該是螢火蟲吧。

把我的想法告訴學姐後,她鬆了口氣,說:

「原來是螢火蟲啊。我還以為是幽靈呢。」

「不可能吧。這世上沒有那種東西,只有人類偽造出來的偽物。」

這麼說著的我,聽到貓頭鷹「嗚嗚」的叫聲。

看來這座山林的某處也棲息著貓頭鷹。

聽說牠們和我們人類相反。

我們人類是白天行動,晚上睡覺,牠們則是白天睡覺,晚上行動。

「吶,柏睿同學。」

「嗯?」

「你最近在看什麼書呢?」

「我在看一本叫做『世界頂尖的暗殺者轉生為異世界貴族』的書。書裡的內容是在講一位老鳥殺手被委託人暗算而死,最後決定不再成為他人的工具,決定為自己而活。因此,他轉生後的人生已經完全改變了。我認為人類本來就應該展現出所謂的『自我』,而不是淪為他人的工具。所以,我為老鳥殺手的轉變感到慶幸。」

說著,我拉著元希學姐的手讓她走過來我身邊一點。

「!?」

一被我拉過來的元希學姐頓時露出驚訝的表情。

她要開口說話時,我這麼說道:

「妳剛剛差點絆到樹枝。」

語畢,我用手機手電筒照射剛才元希學姐要走的地方,那裡確實有一根樹枝。

「喔、啊,謝謝!」

臉色發紅的元希學姐如此表示。

她是怎麼了呢?

算了,我就算知道也不想管。

於是,我們繼續前進。


又走了一段時間,總算看到羽娜學姐說的大石頭。

我拿出手機掃了紙上的QR碼,便對學姐這麼說:

「好了,回去吧。」

「嗯⋯⋯」

臉還是很紅的學姐輕輕點了下頭,然後和我一起走回去。


我們很順利的回到了羽娜學姐她們這邊,然後換繼母她們了。

「感覺怎麼樣?有嚇到嗎?柏睿學弟。」

羽娜學姐看了眼我和元希學姐後,開口說道。

「還好。」我說。

「嗯⋯⋯我也是。」元希學姐。

「沒被嚇到就好。對了,柏睿同學。」

「嗯?」

「我剛聽你媽媽說她帶了可以六人一起玩的遊戲。所以,等試膽大會結束後,我們再一起玩遊戲吧。」

「嗯,好啊。」

這麼說完後,我拿出手機開始滑,而羽娜學姐她們也和我差不多。

至於元希學姐則是一直低著頭。

看著她這模樣,我不禁想起好像有人說過上山有可能被魔神仔附身。

所以,元希學姐被附身了嗎?

我來關心她一下好了。


柏睿同學主動拉我的手臂、柏睿同學主動拉我的手臂、柏睿同學主動拉我的手臂、柏睿同學主動拉我的手臂⋯⋯

這真是⋯⋯

太棒了!!!!!!!!!!!!!!

看來他總算注意到我的魅力了,說什麼怕我被樹枝絆倒多半是為了掩飾害羞而撒的謊言。

這樣不老實的柏睿同學在我眼裡也滿可愛的。

或許再過不久⋯⋯

「元希學姐,妳還好嗎?」

我想到這裡時,突然聽到了柏睿同學的聲音。

於是,我將頭抬了起來。

我看到柏睿同學一臉擔心的看著我。

沒想到他竟然關心我到這種程度。

真是愈想愈開心。

但我不能將這份喜悅給展現出來。

因為這麼露骨的表現出開心,柏睿同學應該就會明白我已經沒事了。

而當他察覺我已經沒事了以後,說不定就不會來關心我了。

我不要那樣。

所以,我這麼說道:

「嗯,我沒事,謝謝你的關心。」

糟了,我還是藏不住喜悅,不自覺的讓嘴角上揚了。

唉,我的情緒管理能力在柏睿同學的面前就破功了。

「沒事就好。」

看吧,他走掉了。

唉。


知曉學姐沒事後,我又回到原本的地方滑手機。

繼母她們回來後就換羽娜學姐和詩璇學姐。

等她們都下山後,我們回到神木谷。

這兒有讓人玩遊戲的遊戲廳。

我們六人在這裡玩繼母帶來的冒險遊戲玩到十點多大家才回到營區裡的帳棚內就寢。


隔天早晨吃完早餐,我們才將帳棚拆掉並收起,然後坐繼母的車返家。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