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夜蝶詛咒-79 仙人掌

小光光 | 2022-03-09 17:30:04 | 巴幣 0 | 人氣 27


       「我還可以吧,給點寒光沙漠的訊息吧」

       看著那還包著的手,櫃台上下打量只給出一張狩獵任務的紙。

       「你做幾個任務在說」

       「那自然是沒問題!」

       此時自信的他還不知道,這些任務又臭又長,做完後已經是20天以後的事了。

       與此同時,鹿迪也找到了知道度那德爾聯合國在哪裡的領路人。

       在曉月完成任務,準備進入寒光沙漠時,鹿迪也為了前往聯合國在準備名為『no.12達拉斯穿刺』的毒藥。

       當曉月準備完成,與另外兩人進入寒光沙漠,鹿迪也準備完no.12達拉斯穿刺進入了度那德爾聯合國。

       「果然人很多呢!」

       進入寒光沙漠不需要排隊,不過前10層的人數非常的多。

       不到人滿為患的程度,不過基本上都是有團隊佔據了區域的狀況了。

       儘管想要做點熱身讓下行沒有那麼危險,但是沒有空間。

       「真奇妙的環境」

       下到第11層,原先有些炎熱的氣溫立刻轉涼,空氣中也帶有先前還有的濕潤。

       不過這也是奇妙的關鍵點。

       明明環境充滿濕氣,溫度也合宜舒適,但是周圍的植被卻是針葉狀的。

       「好哦,這就更神奇了」

       在他呆滯的看向眼前奇異的爬蟲類時,一隻突如其來的手將他推倒。

       「突然之間你幹嘛阿!」

       跌坐在地,曉月想質疑墮天使之際,臉上的一股熱意打斷了他。

       摸了摸臉看向爬蟲類,鮮血與惡意讓曉月後知後覺的明白到發生什麼事。

       「謝謝,我都沒注意到」

       接受道謝,老者與墮天使站到了一旁。

       「請你自己加油了」

       看到老者笑著揮手,曉月質疑到:

       「儘管現在仍然是敵人,但是團隊不該相互合作嗎」

       「你可是未來的王,沒有站立於眾人面前的自信與覺悟嗎」

       「尖牙俐嘴的」

       儘管不是被說服了,但是為了往後的目標曉月必須獨自面對,而他本人也十分清楚。

       隨著爬蟲類繼續攻擊,曉月也慢慢進入狀況,開始看的見攻擊前的前置動作。

       一次一步,逐漸的縮短雙方距離,幾下的功夫曉月已經到了能徒手抓起對方了。

       解決掉爬蟲動物,曉月迎來的卻是一頓批評。

       「基本功不行阿,在體術之前更重要的是魔力」

       老者的話確實是一針見血,但是曉月已經聽膩了。

       「很常被這麼說,不過我可以用的魔力就這麼多」

       「你師傅是不是廢物?竟然連教你使用魔力的都做不好」

       「這我就不知道了,不過魔力方面我已經能夠比以前使用更久了」

       單純的魔力強化以前5分鐘到極限,三年的訓練讓時間能夠延長到15分鐘左右。

       「既然你的師父這麼失職,那我簡單告訴你怎麼運作魔力更好!」

       抓起曉月的手,老者的自信瞬間蕩然無存。

       「撤回前言,你師傅很厲害的」

       「突然之間是幹嘛?」

       「我教不了你」

       「什麼阿?真的是在整我耶!還有。既然不教就放手,我對於跟男人十指交扣沒興趣」

       說完兩人就動作整齊的甩開對方的手。

       而後在曉月披荊斬棘的時候,墮天使便關心的問到:

       「所以他是什麼情況?你竟然會教不動」

       「他有點特殊,跟一般人流動與使用魔力的方式完全不同,是我沒經歷過的狀況」

       一般人肉體與魔力是合二為一,就像中國古法的經脈一樣,有了肉體就會有相應的經絡。

       不過曉月的情況卻是一分為二,十分的稀奇古怪。

       「不過也好,難得會看到自恃甚高的你會去稱讚別人」

       「姐姐你就別嘲笑我了。他的師父是怪物,起碼也是足以名流千史的世界排名前一千位的怪物」

       起初墮天使還認為他是高估,不過曉月接下來的行動驗證了老者的話。

       使用遠低於怪物的魔力仍舊暢通無阻,看來隨時都會消耗過度倒地不起,但是他卻可以在90分鐘以內突破4個樓層,甚至休息時連一口大氣都沒喘。

       「他的師父確實是怪物,不過徒弟就不怎麼爭氣了」

       曉月能夠與三位初神站在相同高度,墮天使對於這件事感到嗤之以鼻。

       「就算你覺得我現在很可笑,也不要這麼大喇喇地在我面前說阿,我很受傷的」

       「姐姐說的也沒錯。畢竟你的前行難度未知,能夠達到的高度也是未知」

       「真傷心,你們兩個說話都毫不留情」

       在老者追加攻擊時,墮天使接過曉月遞來的餐點直接從鬥嘴中抽離。

       「你的魔力中沒有你自己的個性,沒有『形』的存在」

       「『形』阿...會是會,不過那只能算上殺手鐧,我根本沒能力時常使用」

       「這是什麼話?所謂的『形』應該是融會貫通於個人魔力之中的技術,談何殺手鐧?」

       話一說完,老者才注意到言語中的瑕疵。

       「當我沒說好了,你的情況可能連『形』都必須重新定義」

       隨著老者與曉月的陽春麵煮好,關於『形』的話題也就此打住。

       吃飯的過程中,曉月借著他們提及『形』一事也開始反思。

       已經遇過太多次了,沒能準備妥當的情況。

       沒有擁有能夠與常人相提並論的魔力,那麼自己需要的武器是什麼?自己能夠掌握的武器是什麼?屬於自己的武器是什麼?

       這樣的問題一直在曉月的心中發酵,一直到達此趟的目的地:寒光沙漠中隱藏的第28.5層,位於極寒地帶的仙人掌,曉月才暫時放下困頓。

       「那麼接下來要怎麼做?」

       隨著老者的聲音,兩人看向曉月。

       「找仙人掌囉,這層的仙人掌中有一顆有我們要的東西」

       「那麼會是大工程了」

       動口不如動手,沒有答應墮天使,曉月開始砍仙人掌。

       然而極寒地帶讓仙人掌長的不一般,十分具有彈性,不管是揮砍還是橫劈都不奏效。

       採用刺擊又會觸發仙人掌自身的再生與攻擊機制。

       「真的是大工程阿,沒有更好的辦法嗎」

       光是砍倒一顆仙人掌就花了快半小時。

       如此的浪費時間,曉月坐了下來開始思考更好、更有效率的辦法。

       而在他沉思的時候,老者的聲音讓他明白到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

       「你們兩個在幹嘛?在我砍仙人掌的時候你們在幹嘛?」

       「看你砍」

       「我當然知道你們在看我砍!」

       「那你幹嘛問」

       理所當然的講著幹話,曉月感覺自己快瘋了。

       「那你們為什麼不幫忙?砍我在那邊砍半天很有趣嗎?」

       「不有趣」

       「那幹嘛不幫忙?」

       「因為是你的事」

       曉月本來想好好的抱怨兩人,但是出乎預料的言詞讓他反應不過來,連剛剛想說的都不知道該如何組織成言語了。

       「這麼不負責的話,虧你講的出口」

       唯一能講出口只有這句。

       「這個仙人掌很適合你作為訓練你沒發現嗎?」

       「還真沒有」

       除了累人與麻煩以外,曉月沒有感覺到其他的。

       「你那什麼臉?一臉不敢相信的樣子」

       被提醒後老者才注意到自己拿詫異到驚訝的神情。

       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收起表情,老者只能開始向他解釋原因。

       然而解釋的內容,曉月聽到一半就顯得很不耐煩了。

       「怎樣?解釋給你聽還臉臭的要死」

       「因為一點也不有趣」

       內容跟常見的訓練幾乎沒兩樣。

       砍仙人掌的用意也是如此,最大的作用就是熟悉魔力的流動,借此來強化操控能力以及瞬間爆發。

       「雖然令人嫌棄,但是這是我的責任,我還是會負起責任的」

       儘管老者不知道他有什麼好嫌棄的,但是出於好心還是提醒了一句。

       「嫌棄這些仙人掌你可能還言之過早了」

       「等等就知道了」

       舉起手上的劍刃再次砍去,曉月的嫌棄立刻蕩然無存。

       砍進去只有數厘米,體內的魔力開始沿著武器消散,緊隨其後的是仙人掌的攻擊。

       專注於前方,曉月沒有注意到,斜後方突然出現的兩株仙人掌,三重包夾下只有一順的反應空間。

       「該死...」

       沒能完全躲開,好幾根的仙人掌尖刺遺留在右臂與肩膀上。

       唯一能感到幸運的只有刺的不深,暫時不影響行動。

       隨即拉開距離,仙人掌便沒有繼續攻擊,開始堅守自己的範圍。

       唯一改變的是多了兩個隨時會移動的仙人掌。

       「雖然植物能夠移動很幻想風格,但是動作真噁心」

       看起來很像是連根拔起的仙人掌在地面平移滑動,不過只要仔細看就能發現底部有無數觸角支撐它的移動。

       觀察仙人掌行為的同時,曉月也開始拔除身上的尖針。

       而拔除的過程,曉月只能用一個詞彙來形容。

       『堅韌不拔』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