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四十一:音樂與囚籠

好多路人 | 2022-03-09 16:59:49 | 巴幣 12 | 人氣 46


感受到數根被砍下的觸手女子相當惱怒,它藉由地面傳來的震動來到海瑟面前。
 
「立⋯⋯給我。」
女子緊盯著琴盒,被逼到角落的海瑟明白對方用意,她拋出琴盒,趁著觸手竄出時跳到靈忒身上,透過魔力她的手隔空從女子體內捉取出一本書。
 
光線炸開的時候,女子頓時癱軟無力,昏迷前狠瞪自己,她一臉無辜的回視。
 
「求你別恨我,之後我會幫你找伊爾斯好好算帳。」
當光芒逐漸暗去,海瑟手裡拿著厚重破舊的書本,像是歷經幾百年洗禮,載入的記憶簡直是超乎海瑟想像。
 
確定女子安穩之後,海瑟剛癱坐在地上,手機又傳來鈴聲,才剛接起,就聽到米歇魯激動的大罵。
 
 
「你剛才怎麼有膽掛我電話?」
「剛才又不是我掛斷。」海瑟白眼。
「見鬼,我的手還沒抖到會亂按螢幕。」
海瑟沒有多想,或許有可能是剛才自己不小心按到掛斷鍵。
見米歇魯似乎還想繼續廢話,路朗一把拿過手機跟海瑟說明。
「目前我跟米歇魯已經回店內,現在需要要嵐楓重新打開通道。」
 
聽到路朗要找嵐楓,海瑟有些支吾回應。
「總店長他⋯⋯目前在別的地方調查。」
「哪裏?」
經由之前跟嵐楓一同行動的經驗來看,路朗不意外嵐楓會突然分開行動。
 
「等等我去找找看,總⋯⋯呃!」
「海瑟!?」
書本忽然躁動,嚇得海瑟整個人壓上去,驚呼以及躁動聲傳至另一頭,路朗本想追問,但海瑟已經掛斷電話,
 
海瑟驚見手機被拿過去,轉過頭發現嵐楓直接掛斷。
「看來你強行收割的技術還算不錯。」
嵐楓盯著整個人趴在書上的海瑟,不由感到幾分好笑。
「別說風涼話,你也快點來幫忙。」
強行抽離的故事無法支撐身邊太久,尤其是不穩定狀態下,書本隨時可能會回到靈忒體內。
「你把小提琴放哪?」
「都這種時候,你還在關心小提琴!」海瑟憤怒。
嵐楓查看四周,在對方身後發現琴盒被丟在不遠處,他走去將小提琴取出,在海瑟一臉疑惑的表情下,拉奏音弦。
 
海瑟聽到旋律的瞬間,她疑惑嵐楓從哪學來這首樂曲,本該是暖意春風,緩慢悠遠的琴聲給人莫名冷意。
 
她感覺書本逐漸停下掙扎,轉而不停顫慄,似乎相當恐懼嵐楓的演奏。
 
海瑟想的有些出神,絲毫沒有發現演奏聲停止了很久。
剛回神的海瑟,她疑惑的問:「剛才演奏的是什麼曲子,為什麼現在靈忒抖的跟篩子一樣。」
「勸你趁它目前停止活動期間,趕緊調查裡面內容。」
此時海瑟正認真的觀察靈忒,壓根沒注意嵐楓刻意移開視線。
 
 
書頁外觀反應著靈忒現在狀況,殘破的內頁以及只剩下少量模糊的記載,海瑟閱讀起來是相當吃力。
 
 
 
小提琴
這個酒館雖然雜亂,但為了我未來的樂器我必須湊錢,沒人看的舞台讓人有些落寞。
離去
有一位身著得體的男士邀請我去很遠的地方演奏,這趟旅程經費都由那個人支付,我猜他一定是個貴族,臨走前酒館老闆把店裡的小提琴送給我當作離別禮物。
我非常感謝他,同時在這最後一天演奏了我以前在鎮上常聽的樂曲,臨走前,我從馬車窗看見來送行的酒館老闆,開心的拿了一個裝滿銀鈴聲的麻袋回酒館。
暴君
到了這裡之後我才知道,原來那人是讓我來演奏給皇族們聽,但在這國家任誰都知道這個君王非常殘酷,我根本不會任何貴族間的樂曲,恐怕今天真的會命喪在這。(非常對不起老闆,他給的小提琴可能就要變成碎木頭跟幾根弦線,最後被掩埋在不知名的地方。)
樂譜
我完全不敢相信就在今日得到了神的祝福,祂是我面臨黑暗時的一道光,在我人生最低谷時,祂幫我恢復那把破碎的小提琴,同時也給我一份樂譜,讓我有了不同的生活。
……
聽過這首音樂的人都變得非常奇怪,連我也是。
破滅
今天琴弦終於忍受不住弓的摩擦而斷裂,在我以為能鬆口氣,然而醒來的國王卻震怒的掐住我的脖頸,此時我感受不到任何疼痛,悲傷已經侵蝕我的腦子數個禮拜,或者是每一秒,世界安靜了下來,皮膚像是感受到炙熱的溫度,我...注定是逃不掉……
祂跟他
我分不清從火海走出的是誰,他蹲下來像是在跟我閒聊,然而意識已經不容許我明白他說什麼,但唯獨那雙淡藍色的眼眸令人無法忘記,就跟那晚我遇見祂一樣,都屬於深淵中的世界,現在我也知道他們只是把我當作物品利用,否則為什麼他們在幫助我時,眼裡卻是那種樣子。
 
 
「書裡面的祂簡直比惡魔還可怕。」
透過殘頁海瑟感到頭皮發麻,她完全沒預料到有人會用神的名義去為非作歹。
 
「不管多久,人類對世界的認知都存在一定的錯誤,否則不管是異族還是看守,都沒辦法輕易混進人界。」
「也還好當總店長有提出要在人界經營生意。」
 
起初創立看守之前,看守們工作的地方不僅小的可憐,生活環境居然比那些生活在巷子的流浪漢還糟,除了整天被催促上繳靈魂外,那些人完全對他們狀況不聞不問。
畢竟看守不會生病、也不會衰老,就算不進食也只會變得虛弱。
反觀現在先不說店內資源充足,就連私人費用也由魔族包攬,就可惜需要像人類一樣賺取食材資金,不然跟過去待遇比起,她已經知足。
 
「別把話題扯遠。」嵐楓瞥嘴,「你先離開,我再把她帶回去。」
「诶?」
 
聽到耳邊傳來清亮的彈指聲,腳下的失重感令海瑟臉色瞬間鐵青。
 
看著海瑟掉進通道後,嵐楓終於獲得片刻清靜,他拿起書本走向女子,將海瑟強行抽離的故事書返回女子體內,在對方甦醒前,刻意用魔力捆住對方。






--------------------------------

因為要改之前的文,這裡就是照舊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