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Holy Fool 12:最後的鮑本恩‧西斯(上)

黃勤(金絲眼鏡) | 2022-03-07 03:16:19 | 巴幣 258 | 人氣 593

連載中第一部:Holy Fool
資料夾簡介
1792年夏,巴黎發生大規模流血衝突,來自羅馬的神父安卓亞斯‧班尼迪托,以及來自蘇格蘭的吸血鬼醫生安卓亞斯‧布萊克伍德,兩人命運因一起兇案而交會。

拖過年的連載終於開始更新了

有點跳tone的上一段請見此→Holy Fool 09番外篇:Homo amatorius, Homo sapiens

照之前慣例,歷史背景和翻譯會整章結束時再放。

同步更新於艾比索



第十二章:最後的鮑本恩‧西斯

The croaking raven doth bellow for revenge. ─ William Shakespeare, Hamlet

(佛羅倫斯,1624年8月)

   「你有權利選擇該怎麼做。」伏拉德把劍遞給布萊克伍德,黑色雙眼掃向被木樁貫穿的維西‧奧圖。他不得不佩服血族族長異常堅韌的生命力,活過兩千年並從死裡復活的吸血鬼首領果然不是能輕易對付的怪物。

   他不禁幻想起這計劃要是失敗會演變成什麼光景。

   他不能失敗。

   絕對不能。

   「你……你想做什麼?」鮮血從維西‧奧圖口中溢出。

   「給安卓亞斯一個機會。」伏拉德的神情沒有絲毫變化。「一個我未曾擁有過的機會。」

   「你已經擊敗我……已經……奪回自由……為什麼……」

   「因為我太過了解您,老師。您絕對不會允許,您絕對不會放我走,我非得這樣做才能確保您會遵守承諾。」

   「不,伏拉德,不是這樣的……」維西‧奧圖哀求道,卻在布萊克伍德逼近時爆出刺耳笑聲。「難道你想讓安卓亞斯背棄我?」

   難道你想讓兒子親手殺死父親?

   他本想這麼大吼,但一切已經太遲,所有解釋都已無濟於事。

   有一瞬間,他幾乎能看見幻象從眼前閃過,像兒時梅西亞告訴他的那些幻象。

   森林、濃霧、營火前躍動的翠綠身影。

   一頭橘紅公鹿自烈焰中走出。

   公鹿有著灰色雙眼。

   他見到奧圖家族血脈的覆滅。

   徹底的覆滅。

   「是您背棄了所有人,老師,我不過是輕推一把而已。」

   恐懼爬上他的心頭,他已經很久沒被恐懼動搖靈魂。

   「相信我,安卓亞斯!別這麼做!」他奮力吐出字句。「相信你的維西叔叔!」

   布萊克伍德絕望地瞪視維西‧奧圖,緊握劍柄的雙手快要無法壓下劇烈顫抖。

   「我不想再相信你了,維西叔叔。」

   他舉起劍。

   伏拉德閉上眼睛。

~*~

(佛羅倫斯,1794年2月)

   「小心背後。」變成漆黑豹子的賽拉芬娜發出低吼。

   班尼迪托這才驚覺他們已被卡蜜拉的貼身仕女包圍,十二把劍再次映入眼簾。

   還有十二張被麻繩縫起的嘴。

   他終於清楚看見貼身仕女長相。

   「她們……她們的……嘴巴……」

   「像是被下了封口令一樣。」布萊克伍德不悅地碎念。

   「但這下該怎麼辦?」他握緊劍柄,突然感覺有東西從腳踝擦過,發現滿地嚎哭者殘骸紛紛蠕動起來。「噢天啊!」

   「難道是老頭?」布萊克伍德也發現殘骸不斷滾向貼身仕女。

   「是那群女人!」賽拉芬娜倒退至他們身旁。「她們渾身散發古老巫術惡臭!」

   「但她們照理說無法操控嚎哭者,況且還是四分五裂的……」班尼迪托快要找不到自己的聲音。

   「不,小班,事情不對勁。」布萊克伍德打斷他。

   十二位貼身仕女已被屍塊包裹成巨大蠍子,劍身從腐肉構成的螫針突出。

   一張張猙獰人臉從巨蠍身軀浮起。

   這是吸血鬼醫生首次目睹此種詭異景象。

   巨蠍發出人類哭號朝他們爬來。

   「嘖!」火焰立刻從地面揚起阻擋巨蠍行動,更多令人作嘔的聲響從巨蠍身軀漫出。「快跑!」

   「那是什麼鬼東西?!」班尼迪托邊跑邊慘叫。

   「我不知道!」布萊克伍德吼了回去。

   「『沉默忠臣獻殘軀,終得毒獸自腐土起。』我想那東西就是預言詩裡的毒獸!」賽拉芬娜從班尼迪托身旁跳過。

   「預言詩?」班尼迪托差點撞上她。

   「我剛才才知道聖喬治廳收藏一本來自吸血鬼的預言詩!《瘋女梅西亞的預言詩》!詩裡有不同於啟示錄的末日預言!」

   「該死!羅馬竟然有那本書?」布萊克伍德忍不住咒罵。

   「只在聖喬治廳!人類並不清楚那是什麼!」她跳上破牆。「很遺憾我已經毀掉它,但記得所有內容,這迷宮顯然就是詩裡藏匿武器的地方!」

   「什麼武器?妳最好保證能記得所有內容!」

   「一根矛!一根得由獻祭儀式才能叫出來的長矛!」

   「洛基手上的古卷!」班尼迪托恍然大悟地大叫。

   「還有那封信!」布萊克伍德想起狼族長老在緊急會議展示的物件。「如果這些線索屬實,維西‧奧圖一定還在迷宮裡藏了什麼!他搞不好根本知道預言詩存在!」

   「但我們要找到什麼?」

   「詩裡提到儀式要在一個祭壇舉行!」賽拉芬娜在死路前停下腳步。「我們被困住了!」

   巨蠍正張牙舞爪朝他們爬來。

   「不能燒掉它嗎?」班尼迪托拉住布萊克伍德。

   「根據上次經驗,火焰對它恐怕沒用。」他評估道。「而現在逃回地面也不是好選擇。」

   「喔不……」正當班尼迪托快要詛咒起上帝時,一道沉重的猛禽尖嚎驟然自黑暗中響起。

   這聲響讓巨蠍困惑地回頭。

   「這聲音……」賽拉芬娜感到寒毛直豎。「怎麼可能?這聲音該不會是……」

   一頭半腐爛的獅鷲搖晃著走來。

   「布萊克伍德大人!」

   諾斯特拉達姆踉蹌衝向這團混亂。

   「老頭?」布萊克伍德瞪大眼。

   「我無法操控獅鷲太久!牠不是人類屍體!」老人奮力揮舞手臂命令獅鷲向巨蠍展開反擊。

   「你沒辦法把嚎哭者搶回來嗎?」

   「已經變那樣子怎麼可能搶回來!」

   「幹!」他抓住班尼迪托滾到一旁,防護罩快速亮起擋下巨蠍倉皇掙扎時亂掃的螫針。

   「那頭獅鷲是怎麼回事?」賽拉芬娜質問吸血鬼醫生。

   「四個月前在地底迷宮裡發現的,前任族長用這東西當守衛!」他沒時間解釋血王的事情,顯然黑皮膚修女已經知道太多。「然後小班殺了牠所以才變成現在這樣子!」

   「好吧。身手果然不錯嘛,安卓亞斯。」

   「我萬分相信妳是在稱讚我……」班尼迪托無奈地回嘴。

   化為嚎哭者的獅鷲在老人命令下撲往巨蠍撕咬,這讓巨蠍發瘋般地四處逃竄,然而獅鷲攻擊仍無法讓巨蠍倒下,牠的殘破軀殼很快便被螫針上的劍砍到快要身首分離。

   「我快撐不住了!」諾斯特拉達姆厲聲哀求。「快想辦法阻止這噁心東西,布萊克伍德大人!」

   灰色雙眼閃過一絲狂想。

   或許這會有用。

   「閃遠一點,老頭!我有個點子!」他把班尼迪托和賽拉芬娜推到身後。

   「什麼?」

   「總之閃遠一點!我不想宰掉你!」

   「噢該死!」諾斯特拉達姆在地面轟隆作響時只好逃到一旁。

   班尼迪托驚駭地看著地面竄出無數尖刺。

   巨蠍與獅鷲連尖叫都來不及就被狠狠刺穿。

   布萊克伍德緊握拳頭,試圖壓下嘔吐慾望。

   他頓時希望自己從未見過這景象。

   「這是……」班尼迪托在吸血鬼醫生快要跌坐在地時抓住對方。

   「有人……」花俏銳劍從布萊克伍德的雙手冒出。「曾教過我這樣處理麻煩東西。」他奮力挺起身軀,握緊劍走向巨蠍,巨蠍只能回以哭泣般的低鳴。

   他舉起雙手,但兩把花俏銳劍此時已化為一把染血的長劍。

   雙唇被麻繩縫起的女人頭顱從巨蠍胸口探出,麻繩發出劈啪聲後斷裂墜地。

   「你究竟要犯下幾次相同錯誤?

   她緩緩開口。

   「我聽不懂妳在說什麼鬼話。」他準備揮下劍。

   「來自過去的鬼魂已然甦醒,你無法斬首過去,弒父之鹿。

   她在頭顱墜地前這麼說。

   巨蠍化為成堆屍骨散落滿地。

   「難道……你就是預言詩裡的弒父之鹿?」賽拉芬娜修女駭然開口。

   「我沒有父親。」

   火焰從布萊克伍德腳邊燃起。

~*~

(議會,1679年8月)

   「很抱歉害你在前往維也納前一天還得經歷這種事情……」妮姬塔滿臉歉意地跟在布萊克伍德後頭。

   「這不是妳的錯,妳不需要道歉。」布萊克伍德揉著太陽穴回應道。他幾乎能聽見當年產房裡那彷彿能撕裂靈魂的哭號。

    「再這樣下去她會被胎兒給害死!」米莉安揪住布萊克伍德大哭。

    「冷靜點,米莉安,她不會有事。」他試圖安撫情緒瀕臨崩潰的貼身仕女。

    「已經過半天了,安卓亞斯,她已經難產了!得想辦法把小孩弄出來,不然他們都會沒命!」阿德蕾德向他請求。

    「難道妳要我執行手術?妮姬塔現在的情況可能會撐不住,孩子也是,如果胎兒在手術後奄奄一息,我們甚至得被迫結束那孩子的生命。」

    「我好像快要……感覺不到肚子裡的…………」妮姬塔已經快沒有力氣擠出聲音。「求求你……安卓亞斯,把它弄出來,不然我就自己動手!你知道我經歷這一切後會選擇怎麼做!」

    「我無法保證妳和孩子的安危,尤其是已經性命垂危的孩子。」布萊克伍德皺起眉頭。

    「我相信你!」

    她咬牙回應。

   「我早該管好崔斯坦,不該總是放任他……」

   「我也有責任,妮姬塔。」他停下腳步,轉過身凝視憂心忡忡的金髮紅眼女人。「所以我們得分工合作。」

   「我知道。但我兒子差點殺了族人。」

   「所有眼睛都能清楚看見惹是生非的是誰,崔斯坦只是選擇用最糟的方式來回敬對方而已。」灰色雙眼沒有流露太多情緒。

   「而你能教會他這方式是最糟的?」

   「相信我。」

   「……我會試著這麼做。」

   布萊克伍德推開地牢大門時聽見鐵鍊被拉扯的尖銳聲響,毫不意外見到金髮吸血鬼被五花大綁在椅子上狠瞪著自己。滿臉血汙顯示崔斯坦稍早又跟守衛起了衝突,或只是不巧碰到想公報私仇的人渣,可能有人當年抓不到老子所以就拿兒子來出氣了。

   「對一個未成年人來說也太過殘忍。」他瞟了守衛們一眼。

   「得了吧火刑者!不這樣做我們會被那小渾球給扯爛!」一個守衛大聲哀嚎。

   「是托加公爵堅持要這樣幹的!」另一個守衛跟著發難。

   「對啊!」

   「我們可沒趁機修理他!」

   「挨打的可是我們耶!」

   「兒子差點被揍死當然會想嚴懲兇手。你們先去休息吧,讓我處理就好。」他用眼神示意守衛們滾離視線,接著拉張椅子在崔斯坦身旁坐下。

   「我要被燒死了嗎?」崔斯坦仍未把惡毒視線從吸血鬼醫生身上移開。

   「因為托加公爵沒用的小兒子出言侮辱你?說你是群喪家犬雜交出來的野種?」他歪嘴而笑。

   「我差點把他的腦漿鑲在地板上。」

   「還有呢?」

   「把托加公爵塞進堆肥箱。」

   「嗯哼,還有呢?」

   「……還有把勸架的芙烈達和蘭斯洛特打進病床。」崔斯坦終於挫敗地低下頭。

   「很好!看來你還沒氣到失去理智,至少還記得自己幹了什麼好事。」布萊克伍德輕拍金髮吸血鬼的肩膀。「以年輕騎士來說身手十分優秀,但不包括害同袍受傷。」

   「我真的……真的很抱歉……」

   「這句話留著跟芙烈達和蘭斯洛特說吧。」他輕揮手指讓鐵鍊墜地。

   「所以我不會受到懲罰?騎士團不會把我趕出去?」崔斯坦不敢置信地瞪著吸血鬼醫生。「學校……不會開除我?」

   「你恐怕得感謝托加父子蠢到在大庭廣眾下羞辱你。」

   「這是什麼意思?」

   「並非所有人都是盲目的,包括代管議會騎士團的族長,而你也不是你父親,他們毫無理由找你麻煩。」布萊克伍德離開地牢前解釋道。「不過學校就難說了,瑪姬不會想把大學校園搞得像戰場一樣,我是指刀劍拳腳廝殺的那種戰場。」

   「我想也是……申請退學大概是必要之舉,為了大家顏面著想。」

   「你現在最需要的是好好洗個澡,我和妮姬塔能搞定托加父子,你就別擔心了。」

   「但你不是明天就要去維也納了?」崔斯坦毫無慾望說出吸血鬼醫生的新工作,那會讓他想起托加公爵那沒用小兒子的噁心言語。

   「珀爾伯爵能容忍我的耽擱。」布萊克伍德的回答著實讓他腸胃翻攪。

   「在你離開前,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請說。」

   「你真的不認為我痛毆托加父子是錯的?」

   「端看你願意付出多少代價。」

   布萊克伍德拋給他這句話便轉身離去。



~待續~



只能幫不值得同情的維西‧奧圖哭哭了

(崔斯坦:所以這堆狗屁倒灶到底是誰造成的=_=)

(作者:就是你舅公啊ˊ_>ˋ)

(維西‧奧圖掩面ing)

(班尼迪托:這群吸血鬼的關係已經比故事本身還複雜了orz)

(布萊克伍德:我有同感="=)

(亞瑟:我也是ˊ3ˋ)

(妮姬塔:所以崔斯坦現在要叫安卓亞斯什麼?)

(亞瑟:某種叔叔吧ˊ3ˋ)

(崔斯坦:媽的怪叔叔=_=)

(布萊克伍德:感謝稱讚^^)

(羅特巴特:所以當局外人還是最棒的~)

(珀爾:你是嫌嘴巴被縫起來不夠嗎?)

(羅特巴特:...help.)

跟那群可憐的貼身仕女相比,羅特巴特真的是欠縫沒藥救

下一段大概就要談到莫里斯和約克如何說服狼族來幫忙了,自己家遭遇末日等級的狗屎爛蛋時要尋求軍援本來就不是簡單的事情啊(?)

創作回應

Reineke
是說這是布萊克伍德被派去監視珀爾之前吧?
2022-03-07 04:05:16
黃勤(金絲眼鏡)
對,也順便用這段補一下崔斯坦從大學輟學的原因~
2022-03-07 04:10:43
Reineke
先前有提到他輟學的事嗎?我完全忘了。
2022-03-07 04:12:42
黃勤(金絲眼鏡)
其實只是第九章番外篇裡雅各一句惹毛崔斯坦的玩笑話而已,想說就順便補充了ˊ艸ˋ
2022-03-07 04:14:33
大漠倉鼠
都舅公在搞XDD
2022-03-07 08:13:00
黃勤(金絲眼鏡)
是淘氣舅公啊(噁
2022-03-07 16:59:20
LU+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203/dd77f8a5cad4ef874f2e89fad1cceab9.JPG
2022-03-07 09:03:26
黃勤(金絲眼鏡)
https://media.tenor.com/images/9729cd98e7cdf9b69a814c6bc5a9f235/tenor.gif
2022-03-07 17:00:19
ilwiKAMINA
東方語言尤其中文複雜的輩分稱謂都不夠用,西方語言一定更頭痛XD
2022-03-10 02:51:23
黃勤(金絲眼鏡)
一複雜起來就變成這樣了~
https://media.tenor.com/images/17aa968afedd0f4005640de9e10c601e/tenor.gif
2022-03-10 03:55:3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