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身為路人的我,怎麼可能被五個人氣學姐給喜歡上? 第三集 第三章 04 切磋

曉時逅 | 2022-03-05 20:35:44 | 巴幣 100 | 人氣 60


時間稍稍往前拉——

這天是龍幫要舉辦「七武者選拔賽」的日子。

地點則是一個廣場。

廣場中央有一個擂台。

而主持人當然是龍幫的老大龍哥了。

「好了,你要指定誰?」

龍哥看著已通過第一階段測試的閉目男子——薛無雲,開口說道。

無雲看著龍哥身邊的七武者們,然後伸出手指。

他正要指向一名七武者時,七武者中那名穿著和服、拿著紙扇的女子舉起了手,並和龍哥這麼說道:

「龍哥,我想和他切磋一下。」

聞語,龍哥點頭道:「嗯,那第二階段測試就交給妳了,真涼。」

「嗯。」

說著,真涼跳上擂台。

接著,她和無雲這麼說道:

「贏了我以後你就是七武者了,所以,請加油。」

說完,真涼殺進無雲的懷中,而後以手中的紙扇攻擊他。

無雲用手中的逆刃刀接招後,以掃堂腿攻向真涼的下盤。

真涼以敏捷的腳法閃避後踢向無雲的下顎。

無雲用刀擋開然後越過真涼身邊。

咚!

真涼手中的扇子掉了下來。

接著,她昏了過去。

「沒想到勝負這麼快就揭曉了?」

站在龍哥身邊那名有著飛機頭的男子如此驚愕道。

「應該是某種刀術吧。」

穿著白色大衣的男子看著無雲,說。

「不管怎樣,他都贏了。」

握著平底鍋的男子,道。

「哈哈哈,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扇姐那麼快就被擊敗。」

戴著指虎的壯漢哈哈大笑。

「嗯,恭喜你,薛無雲,你現在是我們龍幫的『七武者』了。」

龍哥交抱雙臂,說。

「⋯⋯」無雲看了眼剩下四個七武者,然後將視線移到龍哥身上,道:「我想再挑戰剩下的七武者,一個接一個太麻煩了,請他們一起上吧。」

「⋯⋯」

無雲的發言讓四名七武者目瞪口呆。

隨後,戴著指虎的壯漢——蘇德朗開口說道:

「喔?這麼有種?現在後悔還來得及喔,小子。別以為你KO了一個七武者就能一口氣打贏四個啊。」

「別鬧了,薛無雲,你辦不到的。」穿著白色大衣的男子——鍾顥智如此表示。

「玩笑開過頭囉,薛先生。」

拿著平底鍋的男子——蔡聿聖,道。

「哈哈哈,你故意想逗我們笑是吧?新人準備的幽默禮物?」

有著飛機頭的男子——詹淞宇,說。

「不,我是認真的,還是說各位不敢這麼做?」

看著無雲認真的眼神、聽到無雲挑釁的口吻,四名七武者斂起開玩笑的態度,眼神變得分外認真。

那認真的眼神,就好像是正瞄準獵物的獵人。

「既然如此,那你就別怪我們以多欺少囉?」

淞宇瞪著無雲,說。

「嗯,放馬過來吧。」

無雲握緊手中的逆刃刀,道。

說完,顥智從袖子扔出一顆彈珠。

無雲以逆刃刀將彈珠彈開後,德朗衝到他面前毆打他的臉。

無雲用刀接下他的拳頭後,聿聖繞到他背後揮舞平底鍋。

但平底鍋沒砸到無雲,它砸到德朗。

「豬隊友!」

德朗罵了聿聖後,追上無雲的腳步。

「我又不是故意的!」

回嘴後,聿聖也跟上了他們的腳步。

「你們別雷到我就好!」

淞宇吆喝了一聲,然後用長棍掃向無雲。

無雲用腳踢開長棍,然後以亂刀轟飛淞宇。

被轟飛的淞宇撞向牆壁呈昏倒狀態。

無雲趁聿聖和德朗驚訝時來到他們身邊揮刀,讓他們兩人飛了出去。

一刀KO他們兩人後,無雲看著指縫都夾著彈珠的顥智。

他們對峙了一會兒,顥智將彈珠收起來,並嘆了口氣,說:

「我棄權,我不是你的對手。」

「⋯⋯」

龍哥和周圍圍觀的龍幫小弟們見了這情況都露出不知該說什麼的表情。

但龍哥還是回過神來了。

他對無雲這麼說道:

「這下你滿意了吧?」

無雲看了眼他KO的七武者,然後點了下頭,說:「嗯。」


被火焰灼傷的我目前正躺在醫院接受治療。

我想我一個禮拜過後才能出院吧。

幸好手的傷勢沒很嚴重。

要是連手的傷都很嚴重,那我就很難看書了。

順便一提,由於我還能走路,所以不需要看護。

話說,我蹺了一個禮拜的課真不知道怎麼樣了。

我有可能已經被退學了也說不定。

但即便如此我也覺得無所謂。

因為我幫助了一個想要幫助的人。

而且,誤會也應該解開了吧。

這樣那些曾和我說過話的人就不會被貼上標籤了。

嗯,這樣就好了。

我想到這裡時,想要閉上眼睛好好休息一會時,聽到了急促的開門聲。

「楊柏睿!你還好吧!?」

啊,是那個只因為一些奇怪理由就做好吃到一塌糊塗早餐給我吃的怪女孩莊奕婷。

看她這麼急急忙忙的樣子,是怎麼回事呢?

「黃色⋯⋯不,白羽娜都跟我說了,謝謝你找到了我的髮夾。還有就是⋯⋯」

莊奕婷看著我身上的燒傷,低頭道:

「謝謝你願意為我受這些傷。」

「嗯,我接受妳的道謝,所以——」

「所以?」

「不要再露出那麼悲傷的表情了。妳應該不是悲觀主義者吧?」

「嗯,當然啊。」

「話說,現在應該還在上課吧?那妳怎麼可以來醫院?」

「連續蹺了一個禮拜的課的人有資格說這種話嗎?」

面對莊奕婷瞇細雙眼的輕瞪,我這麼回道。

「確實沒資格。」

「知道就好。話說,你不用擔心,白羽娜將你的事情都和校長說了,所以,你不會被退學的,專心養傷吧。」

「嗯。」

這樣我回去以後又得好好感謝會長了。

怎麼覺得又欠了她一個人情呢?

算了,不管了。

現在的我就好好休息吧。

我正要閉上眼睛時,莊奕婷開口表示。

「吶,楊柏睿。」

「嗯?」

「我有些事想和你說。」

「關於什麼?」

「關於吳天祥。」

「⋯⋯怎麼會突然提到他?」

「其實⋯⋯我是被他委託來讓你退學的人。但我後來拒絕了他的委託,並和他沒有關係了。」

「原來是這麼回事啊。」

這樣她為何會主動幫我做早餐的謎底就解開了。

「那個,你知道真相後不會生氣嗎?」

莊奕婷小心翼翼的打量我,說。

「不需要,因為妳已經和他沒關係了。」

說著,我拿起桌上的書本並打開。

「你⋯⋯真是溫柔啊。」

「嗯?妳有說什麼嗎?」

「沒有。」

看到莊奕婷撇開視線否定的模樣,看來她方才是真的沒說什麼吧。

「啊,我還有一件事要告訴你。」

「什麼事?」

「就是因為我放棄了吳天祥給我的委託,所以他可能又會委託別人,你自己要小心點喔。」

「嗯。」

說著,我翻動書頁。

「你怎麼完全不害怕的樣子?」

「那不需要。」

「什麼啊?莫名其妙的書蟲。」

說著,莊奕婷哈哈的笑了起來。

感覺妳才是莫名奇妙的那個人耶。

算了,這段時間就隨便妳笑吧。

我偷看了眼她別在頭髮上的兔子髮夾,同時這麼在心中想道。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