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身為路人的我,怎麼可能被五個人氣學姐給喜歡上? 第三集 第三章 01 放棄

曉時逅 | 2022-03-02 19:56:06 | 巴幣 0 | 人氣 65


「那個⋯⋯事情就是這樣,總之,我不是故意害你被罵得那麼難聽的。」

隔天一大早莊奕婷就主動找我說話。

當然,她是指那則謠言的事。

但我其實絲毫不在意。

所以她這麼認真的和我說一件我絲毫不在意的事,坦白說,我是不知所措的。

不過,雖說我不在意謠言的事,但有一件事情我倒是挺在意的。

那件事情就是⋯⋯

要想到這件事情前,我看到有一名女學生匆匆忙忙的經過龍湘玲學姐身邊。

我記得那名女學生之前也會和龍湘玲學姐聊天。

但自從龍湘玲學姐一直找我說話後,她就再也沒和她說話了。

這就是我在意的事情。

只要和我說話的人就會被貼上標籤、遭受排擠霸凌。

所以——

「妳看到了吧?」

我問著和我看同樣地方的莊奕婷。

「嗯。」

她點頭表示明白我的意思。

「所以,妳最好不要和我說話比較好。如果不想被排擠的話。」

聞言,莊奕婷皺起眉頭,說:

「我可不會因為怕被貼標籤就和你保持距離。假若因為這樣就和人保持距離,那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就太膚淺了吧。」

「我同意妳的觀點。」

聞聲,龍湘玲學姐轉過來道。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是嗎?」

我再次複誦一遍莊奕婷方才的話。

「嗯。」

而她則點頭認同自己的話。

也是啦,如果因為這樣就排擠人,那彼此的關係就會顯得膚淺。

但有些關係就是膚淺得可以。

當然,我不是指阿宇。

他有他的打算,身為他的朋友,我選擇尊重到底。


圖書館——

我被心夢學姐用簡訊叫到這裡,然後將謠言背後的真相通通告訴她。

她聽完後,用十分擔心的眼神望著我,說:

「學弟,對不起。」

「⋯⋯妳為什麼要道歉?妳又沒做錯什麼。」

「不,我做錯了一件事。」

「什麼事?」

「我沒有在你受傷時待在你的身邊。當那些人罵你時你應該很痛苦對吧?」

「不,並沒有。所以,學姐不需要道歉。」

我以認真的眼神注視著她,並這麼說道。

「真的?」

學姐以懷疑的目光打量我。

「嗯,真的。」我點頭道。

「那就好。不過,學弟打算怎麼解決這次的事情呢?」

「不理會。」

「可是⋯⋯」

說著,心夢學姐左右看了看,而後又開口表示。

「這樣和你講話的人都會被貼上標籤,然後被排擠耶。」

「如果學姐在意這件事的話,那我們就別說話了吧。」

「⋯⋯學弟,我討厭你說這種話。」

學姐鼓脹起雙頰的開口表示。

「就算會被其他人排擠,我也不可能不理學弟,更不可能因為這種事就不和學弟說話。因為我⋯⋯」

學姐急忙按住嘴巴,導致最後的話沒說出口。

「討厭,學弟難道在套我的話嗎?」

接著,她瞇細雙眼的看著我。

「⋯⋯沒這回事。」

是妳自己在那邊自顧自說個不停吧⋯⋯

怎麼又怪到我了?

「不是就好。」

學姐像是鬆了口氣那樣的吐氣,然後才看向我,並這麼說道:

「總之,這件事必須解決。我不希望學弟一直這樣被大家誤會。你應該看過『火影忍者』這部漫畫吧?」

「嗯,看過。」

「裡面的宇治波鼬明明就是好人,可是大家都把他當成背叛村子的叛徒,你覺得如果換成是你,那你會高興嗎?」

「不會。」

「那就對了,去試著把誤會解開吧。倘若學弟一個人辦不到,我也可以幫你。另外,我相信會長也會願意幫你的。」

「是嗎⋯⋯」

「是的。所以,快去找她幫忙吧。」

說著,心夢學姐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然後轉身離開這兒。


「哈哈,妳幹得不錯。只用了一招就讓那混蛋死魚眼被全校學生當成渣男了,真是高招啊,鞭姐。」

在拳擊社社辦,祥哥如此誇讚著站在門口的奕婷。

在他身旁的建民和大詮也因為老大的喜悅而顯得沾沾自喜。

「我來這裡不是要和你說這件事的,吳天祥。」

奕婷抬起不爽的雙眼,道。

「嗯?那妳要談什麼?不會是要加薪吧?這⋯⋯」

「這委託我要放棄。」

「⋯⋯」

聞言,祥哥把玩在手中的拳套掉在地上。

回過神的他,這麼開口。

「等等,妳在開玩笑嗎?妳就快成功了耶。再過不久全校學生都會討厭死魚眼,然後妳就能用妳那陰險的詭計讓他退學並從我這裡獲得委託金了。妳那麼努力的意義不就在這裡嗎?那妳為何還要放棄?是十萬塊太少了嗎?好好好,那再追加五千塊,不能再多了。」

「你加錢也沒有用,總之,我放棄了,以後你就當我們從未認識過。」

說著,奕婷轉身離開社辦。


被留在原地的三人呆呆的看著奕婷的背影。

然後,大詮衝上擂台,一拳打在沙包上。

「幹!那婊子以為自己是誰!委託是能夠說放棄就放棄的嗎!幹!」

說著,大詮一邊罵「幹」,一邊毆打沙包。

直到祥哥喊「停」,他才不再霸凌沙包。

阻止大詮無意義的發洩後,祥哥看著建民,道:

「我記得一開始鞭姐非常爽快的接下了委託,可是現在卻說要放棄,你覺得這是怎麼回事?」

「嗯⋯⋯」

建民摸著下巴思量了一會兒,然後這麼開口說道:

「不知道,女人心如海底針。但我有個猜想。」

「什麼猜想?」

「說不定她已經知道死魚眼有黃色閃光這個靠山,所以才決定收手不幹。畢竟,只要惹到那個怪物,有幾條命都不夠玩的。」

「有道理⋯⋯」

「那我們就這樣收手不幹了嗎?啊?你說啊?」

大詮指著建民嗆道。

「安靜⋯⋯」

祥哥以厲鬼的眼神瞪著大詮,說。

「是的,祥哥。」

被罵的大詮立即閉嘴。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們就得從龍幫『七武者』中找一個不會怕黃色閃光的人了。」

「沒錯,就非那傢伙莫屬了。」

「誰?」

祥哥揚起眉角,不解的問道。

「祥哥知道棍哥已經從『七武者』中被除名了嗎?」

「嗯,因為他輸給死魚眼,所以不再是『七武者』了。」

「嗯,沒錯。然後前陣子龍幫的老大龍哥舉辦了一場針對『七武者』空缺而舉辦的『七武者選拔賽』。我聽說這次被選中的人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就選他如何?」

聞聲,祥哥左思右想了片刻,然後才這麼說:

「既然鞭姐都放棄委託了,那這謠言再厲害我們也無法使用。所以,就這麼辦吧。」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