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鋼鐵的叢林》第三章:夜晚的自白

羅夏 | 2022-02-28 20:46:10 | 巴幣 0 | 人氣 45

第三章:夜晚的自白

自我們宣告的影片向大眾公諸於世後,各地的異類們紛紛現身與狼群互相廝殺,有人透過物理手段,也有人以噴漆等軟性手段一點一點的毀掉一匹狼、或是挖空整個「巢穴」,不管如何,願意反抗的人,我們都願意保護與幫助,而所有暴力與抗爭都是為了自由,與自尊。
然而收穫必定伴隨著犧牲,今早一具同類的屍體被我們發現於一座公園中, 他被狙擊槍的子彈貫穿心臟,我們無法原諒兇手,唯一讓我們欣慰的事不過是兇手留他全屍,好讓我們將他埋葬而已。
唉,即使是異類,我們仍是矛盾的,想必這就是人的天性吧。
雷特對著無名的墳墓祈禱:
「願你的靈魂能得到上帝的救贖與原諒,你的犧牲絕對不是徒勞,阿門。」
修爾為墳獻上一朵玫瑰後走向坐在長椅上正握著十字架的雷特,他問道:
「兄弟,若有天我們掛了,你覺得我們能進入天堂嗎,我們是否也跟魔鬼沒兩樣?」
修爾拍了拍雷特的肩膀後坐在他旁邊答道:
「朋友,我對『神』這個存在半信半疑,若真有神,這世界就不會也不需要我們,我只知道現在做的事是對的,至少對我而言,而你也要找到只屬於你的答案。」
兩個異類坐在長椅上,即使同類遭到獵殺,他們也不會復仇,只因他們也獵殺著惡狼,同樣都是手染鮮血,以反抗的名義行著惡狼的作為,然而他們卻不後悔。
這便是異類,漢視羊群、獵殺狼隻,徹徹底底不被人類社會容許的存在,但在這狗屁的世界,還有什麼是被允許的呢 ?
今日埋葬,明日忘記,就是他們對死去同類最至高的追悼。
修爾站在夜晚的城市天際線俯視這座鋼鐵的叢林,嘆息與白霧自他喉中吐出,身處的環境與價值觀促使他成為一個生命中都離不開對抗的異類,他指責羊群、否認惡狼,只有少數的牧羊犬讓他免於墮落成比惡狼還可怕的惡魔。
「充滿對抗與孤獨的人生,想必也將充滿對抗和孤獨的結束吧。」
這便是他活到至今對逝亡的理解,謝幕的那刻,否認世界還是指責自己,此刻他毫不在乎;即使他終將孤身一人,都無所謂,然而這是贖罪還是審判,他都欣然接受,修爾選擇的道,恐怕也將使自己成為殉道者,但他此刻只專注於當下。
一個身穿皮衣的人走到修爾旁邊,她溫柔的聲音問道:
「找到你了,在想什麼,修爾。」
修爾捻熄手中的香菸後答道:
「原來是希雷莎啊,沒什麼,就抽根菸。」
希雷莎無奈道:
「果然又是這回答嗎,真拿你沒輒。」
修爾輕輕笑了一聲:
「老習慣了,改不掉。」
「你就是這樣,嘴上不說,都寫在臉上了還不承認,但也因此你的背影是如此的......沉重。」
希雷莎心裡如此想著,她不戳破,她知道修爾不想因此而拖累或是讓同伴擔心,即使所有認識他的人都看的出來,但修爾就是如此的溫柔以至於同伴們不忍讓他難堪。
「你還真不會隱瞞。」
修爾疑惑道:
「嗯?你剛才有說話嗎?」
希雷莎裝作不知情的說:
「有嗎?你聽錯了吧。」
語畢,希雷莎轉身離開,而修爾則繼續俯視著腳下的城市,伴隨著一絲疑惑,但他沒多想,只是打開了旁邊的易開罐咖啡後坐在地上獨自喝著,夜晚的月光灑在他的身上使他的背影看起來更加沉重,那份沉重,是迷惘的男人、是過去的具現、還是一個終將殉道的靈魂?
洛亞夏恩酒吧內,雷特獨自坐在吧台上喝著戴克利調酒,整間小酒吧在這深夜只有酒保和雷特兩人,酒保名叫艾瑞斯.恩李德,是他除了修爾外的知心好友,此刻的雷特已喝了五杯戴克利,他依舊對至今所作所為
而迷惘著,雷特一直思考著,即使表面上他總是那個一派輕鬆又瀟灑的男人,但他內心卻是脆弱的,鐵漢柔情也許是他的最佳代名詞吧。
雷特喝了一口酒後問道:
「喂,艾瑞斯,你說我掛了之後能到天堂嗎?」
艾瑞斯開玩笑道:
「你為何會有上帝願意接納一個酒鬼的錯覺?」
雷特一口氣將酒喝完後罵道:
「去你的,別再開我玩笑了啦,媽的愛喝酒錯了嗎,都幾歲的人了。」
艾瑞斯笑道:
「你還是一樣開不起玩笑呢,真無趣,好啦不鬧你了;嗯......天堂嗎,我不知道有沒有天堂或地獄,但我只知道當下這間酒吧和為客人調製一杯適合他們的酒,就是我所擁有也是我願意的。」
雷特點點頭後說:
「願意的事物......嗎?」
艾瑞斯幫他再調了一杯酒後遞給他並說道:
「上天堂無妨,下地獄也罷,這都是未知的事情,你就算跑去問教堂的牧師,他們也只會滿嘴信耶穌信耶穌的,你也無法怪他,畢竟誰都不知道,但若能在這短短的人生中找到自己認為對的事,那就算掛了也能得到一些上帝的稱讚吧,這便是我所知道的。」
雷特看了看酒杯後道:
「自己認為對的事嗎?嗯......好答案,不如你跟我說說幫我調製戴克利的原因吧。」
艾瑞斯擦乾雙手後從木製書櫃中拿出一本海明威的《老人與海》說:
「戴克利,一個酒譜簡單的調酒,沁涼的口感是最大的特色,能讓人忘記酒量,一杯接著一杯,據傳海明威因為這杯戴克利而度過了低潮期,也是因此我們才能讀到《老人與海》這本巨作;會調這杯給你是因為能讓你解解憂愁,畢竟憋久了總會內傷。」
雷特笑了笑後讓艾瑞斯再調一杯戴克利給他,此刻的他也許還未尋找到答案,但至少讓他有了動力來尋找只屬於自己的答案。
今夜的克格里沃都市,沒有異類與惡狼的廝殺,只有兩個異類的自白,即使狩獵著惡狼,他們依舊是人,在這叢林中可能沒有希望,但至少有著各自的答案,時間的巨輪依舊滾動著,世界也依舊運轉著,月升月落,即使今夜的月亮死去,明日的月亮依舊會升起,這無止盡的輪迴,將直到你我謝幕為止。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