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身為路人的我,怎麼可能被五個人氣學姐給喜歡上? 第三集 第二章 07 改變

曉時逅 | 2022-02-27 21:24:18 | 巴幣 2 | 人氣 48


又過了一陣子,學校搞了個登山活動。

「那麼,請你們以三人為單位進行分組。分組完後,請組長將名單交給我。」

死禿頭這麼說完後,全班同學便開始了行動。

我的朋友阿宇當然是第一個跑來找我。

但有兩個人比他還快。

「「楊柏睿,我們一組吧。」」

是坐在我前面的龍湘玲學姐和莊奕婷。

「嗯,就這麼辦吧。」

由於我沒有拒絕的理由,所以就接受了。

阿宇知道我已經和她們一組後,比了我中指,然後走了。

無言了一下後,我開口和她們這麼說:

「誰要當組長?」

她們互看了一眼後,說:「你。」

「嗯,我沒意見。」

我撕下一張紙,然後在紙上寫上我們三人的名字,並標記我是組長。

將紙交給死禿頭後,課程繼續。


「明天就要去爬奇萊南華,你有什麼感想嗎?」

莊奕婷一邊整理書籍,一邊如此問道。

「只要不是自組團,那就沒問題。新手最好都是跟團。而學校這種會請嚮導的爬山活動其實很安全,所以不怎麼需要擔心。」

我邊整理書籍邊如此回覆。

「話說,我聽說奇萊南華有一座黃金大草原,你對那個有興趣嗎?」

將最後一本書放進書櫃的莊奕婷,開口問道。

「還好。我對日出比較有興趣,尤其是山上的。」

「嗯?為什麼?」

面對莊奕婷不解的神情,我這麼說道:

「因為那給人一種美好的感覺。」

「就這樣?」

「嗯。」

說著,我走向門口。

「等等。」

當我正要離開時,莊奕婷從後叫住了我。

「嗯?」

我回頭發出困惑的單音。

而後,莊奕婷這麼說道:

「我有一個地方想去,你能陪我去一下嗎?」

「是登山裝備的採購吧?只要照學校說的去準備就行了,很簡單的。」

「不,不是那個。我想去的地方是一葉遊樂園。」

「妳想去那個已經被大火燒毀的遊樂園做什麼?」

大約在兩年前,台中市有一座和麗寶樂園同樣知名的遊樂園叫做一葉遊樂園。但因為一場意外的大火而使這座遊樂園在一夕之間化為烏有。

現在那裡已經成了古蹟之類的地方。

基本上,除了對古蹟很有興趣的人會去以外,不會有人到那裡。

「我想去那裡找一個東西。不瞞你說,曾經我和家人去過那家遊樂園。我在園內弄丟一個對我而言意義重大的髮夾。我一直很想去找,但我沒有勇氣一個人去。」

「妳什麼時候弄丟的?」

「兩年前。」

「兩年前是嗎⋯⋯」

我很想和她說放棄吧,找不到了。

但看到莊奕婷這麼重視那個的神情,就覺得這種話不該說。

或許那個髮夾對她而言就是這麼的重要吧。

於是,我這麼開口。

「等登山活動結束後,我再陪妳去找找看吧。」

「嗯?你願意陪我去嗎?」

面對莊奕婷驚疑的表情,我點頭道:「嗯。」

「那就這麼說定了。希望你能幫助我找到。掰。」

語畢,莊奕婷走出圖書館。


我到登山用具店租好登山裝備後,回到了家裡。

我雖說從未爬過山,但有看過一些登山影片,所以對裝備的準備並不陌生。

而學校也和影片說的一樣,建議新手的裝備先用租的比較好。

不過像登山鞋就真的只能用買的了。

因為你很難租到合腳的登山鞋。

將登山裝備放在房間一角,我坐在書桌前看書。

這一晚看書時的氛圍滿平靜的,煩人王楊翊馨沒來煩我。


一到教室就看見同學們不停的聊著天。

他們的聊天內容多半是等等要去爬的奇萊南華。

「楊柏睿,早。你會很期待去爬山嗎?」

龍湘玲學姐和我道了聲早後,這麼問道。

「還好,我並沒有很期待。」

說著,我打開一本書來看。

「嗯?都要去爬山了,你還帶書來看啊。」

「嗯,有空就看。」

說著,我翻動書頁。

「既然你這麼喜歡看書,那以後要做的工作也是和可以看書有關吧?」

「不,沒有關係。」

「嗯?沒關係?那是什麼工作呢?」

「保全。」

「⋯⋯這麼喜歡看書的人要去做保全啊⋯⋯」

「不行嗎?喜歡看書的填詞人方文山曾經做的工作也和看書無關啊。」

「不,可以是可以,只是很意外你竟然會想做保全。」

「保全沒什麼不好,把份內工作完成後就等著領錢了,再拿那些領到的錢去買想看的書,這就是我想要的。我也沒有什麼遠大的夢想或偉大的志向,只想就這樣平平淡淡的過日子。」

「這⋯⋯好像路人的生活。」

「我就是個路人。」

說到這裡,莊奕婷走進教室。

她和我打了聲招呼後,便將身上的登山背包放在桌上,然後用手機看漫畫。

死禿頭登場後,便和大家說可以到操場集合。


在校車上聽了一個多小時的歌聲,我們抵達登山口。

「大家好!我是你們今天的嚮導林建德,你們可以叫我阿德。我會引導你們走到你們今晚的歇腳點,也就是天池山莊。只要聽從我的指揮,我保證你們都可以平安抵達。但要登山之前,我話先說在前頭,走崩壁時千萬不要逗留,因為那會有落石。如果你在崩壁逗留,我就會直接開罵。兩天一夜的旅行,我很不想罵人,所以請記住這點。」

一名身材像大猩猩的大人走到我們面前如此開口。

他說完後我們便跟上了他的腳步。


由於我們走的路是林蔭道,所以並不會很熱。

但阿德還是會視情況讓我們休息一下、補充個水份。

此外,他還會給我們拍照的時間,這讓喜歡拍照的同學瘋狂拍拍拍。

經過吊橋後,我們來到雲海保線所。

這裡簡單來說就是能夠上廁所的休息站。

在這裡休息完畢後,我們隨即啟程。

現在已經可以感受到高山稀薄的空氣了。

接著,我們抵達阿德前不久說的崩壁。

通過崩壁後,我們又走過一個步道,阿德便在一塊大空地停下腳步,並這麼說:

「在這裡吃完午餐後,我們再出發。」

語畢,所有人從背包拿出泡麵和爐具。

我們這組是由身為男生的我帶爐具,而身為女生的莊奕婷和龍湘玲學姐則帶泡麵。

泡麵吃完後,我們繼續前行。


接著,我們抵達海拔兩千八百六十公尺的天池山莊。

抵達後,阿德要選擇住山莊的同學將行李放在山莊裡面,而選擇睡帳棚的同學則將行李放在帳棚。

由於我們這組只有我一個人是男的,所以當然是莊奕婷和龍湘玲學姐睡山莊,而我則睡帳棚。

放完行李,我感覺愈來愈冷了。

我都穿兩件外套還感到寒冷,可見山上的氣溫有多冷了。

阿德還說越晚會越冷,那我想自己在睡袋裡一定會縮成一團吧。

接下來的行程就是去山莊的一樓吃晚餐。

晚餐吃完,阿德和大家說六點馬上就睡,不能不睡。

因為我們明天半夜兩點就要起床了。

而我們當然也不會反抗他。

因為這裡沒有網路訊號,所以手機無法上網的我們這些現代人已搞不出什麼新的花樣。

因此,所有人乖乖入睡。


半夜兩點被手機鬧鐘吵醒的我揉了揉眼睛,然後關掉鬧鐘。

接著,我到山莊一樓吃早餐。

吃完早餐,我們大概半夜三點就出發了。

阿德說大概要走3.5km才會到奇萊南峰。

接下來的路程都是一直往上爬。

其實這滿累人的。

平常沒有運動的人應該馬上就喘了。

例如龍湘玲學姐。

她現在一副要喘到送醫急救的樣子。

於是我將背包背在前面,然後背對她蹲在她面前,回頭道:

「上來吧。」

「這樣你不會太重嗎?」

「意思是學姐認為自己很重?」

「⋯⋯」

「開玩笑的,快上來吧,我沒事的。」

學姐雖然有猶豫一下,但還是上了我的背上。

學姐其實滿輕的。

是那種你會問她「喂,你有好好吃飯嗎?」的那種輕。

3.5km並沒有很遠,馬上就到了。

在頭燈的照射下,看得到白白的草原。

我一開始以為這是什麼特殊的草嗎?

但在阿德的解說下,我才知道這只不過是結了霜的草罷了。

前方已出現象徵黎明的魚肚白。

那我想我的前方應該是東方吧。

在我背上的學姐表示身體已經沒事了,所以我將她放了下來。

接著我們每個人都在觀賞日出。

被雲霧遮蔽起來的日出看起來朦朦朧朧的襯托出了一種迷幻感。

金色的日出陽光灑在大草原上的景色讓很多人都將鏡頭對準那裡拍了起來。

望著這片金色大草原,我不禁想起動畫「風之谷」裡的女主角娜烏西卡走在金色草原上的樣子。

只不過這不是由王蟲創造出來的就是了。

由於山頂風大很冷,所以阿德沒讓我們逗留太久,大概六點整我們就離開了。

離開時還能看到壯觀的雲海。

即使下山時很輕鬆,但也不能大意。

因為這山還滿陡的。

我們大概在九點半左右抵達天池山莊。

在這裡整理好行李,阿德便帶我們下山。

走了13km後我們便抵達登山口上校車返校了。


『這天有空嗎?』

結束了奇萊南華的登山之旅後的假日,莊奕婷如此LINE我。

我想她是要找我去一葉遊樂園尋找她的髮夾吧。

我本來還想休息一會兒的,但曾和她說好等登山活動結束後,會陪她去找的我,是不能食言的。

因此,我回「有」後,便出門了。


我們在一葉遊樂園正門集合後,就一起踏入這間廢棄的遊樂園。

「妳是在哪裡弄丟髮夾的,想得起來嗎?」

我看了眼被燒掉的旋轉木馬,道。

莊奕婷認真的想了半晌後,說:

「我印象是這裡的鬼屋。」

「鬼屋是嗎?」

我打開手機看一葉遊樂園的地圖。

值得慶幸的是,雖說這裡已被大火肆虐導致關門大吉,但地圖在網路上還是找得到的。

另外,地點既然是鬼屋的話,我也知道莊奕婷為什麼不敢一個人來了。

她應該是怕鬼屋的那一類型人吧。

等等,既然她怕鬼屋的話,那為什麼髮夾是掉在鬼屋?

我認真想了想後,得出的答案是——

她玩真心話大冒險輸了。

我們又說了幾句話後,就往鬼屋的方向走去。


「那個⋯⋯楊柏睿啊。」

一到鬼屋門口,莊奕婷便露出擔憂的表情,並這麼說道。

「怎麼了嗎?」

我以關心的口吻回道後,她就如此開口。

「我其實是很怕鬼屋的人。所以,我能牽著你的手嗎?」

「⋯⋯嗯。」

被這問題弄得頓住的我,呆呆的點了下頭。

我牽起莊奕婷的手後,便往鬼屋裡走去。


莊奕婷的手和元希學姐一樣很柔軟,但卻不會讓我有小鹿亂撞的感覺。

因此牽她手的我完全不會感到緊張。

這間鬼屋還滿陰森的,四處都是血跡和破木箱。

只要知道那些血跡都是假的,就沒什麼好怕的了。

我用切換成手電筒模式的手機照著前方的地面。

莊奕婷也和我一樣。

我們認為這樣比較能找到髮夾。

在照射的途中,莊奕婷如果照到人骨時,她就會用力抓住我的手。

即便我和她說那是假的,她也只會用很敷衍的口氣和我說「知道啦、知道啦」,然後依舊老毛病重犯。

也許她是那種即使知曉是偽物也會害怕的類型吧。

那可得快點找到髮夾離開這裡才行了。

這麼想著的我,牽著莊奕婷的手,走進一間房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才剛踏入這間房間,莊奕婷就整個人抱了過來。

因此她豐滿的雙丘已貼在我身上。

這個等級雖說沒有和佐渡老師和心夢學姐一樣,但也快接近了。

至於她會尖叫的原因,是這間房間有一位上吊自殺的死者。

而且這位死者還用非常怨恨的眼神瞪著門口,也就是我們這邊。

我真想說,喂,鬼屋設計得這麼恐怖真的可以嗎?

雖然我知道是假的,但我一看到這種東西也是會起雞皮疙瘩的好嗎?

「別擔心,那是假的、那是假的。」

我一邊安撫已經怕到發抖的莊奕婷,一邊這麼說道。

莊奕婷雖然還是很害怕,但她依然微微點了點頭表示肯定。

接著我就這麼帶著一隻把乳房緊貼我的超大型動物,在這兒搜索了起來。

看著怕成這樣的莊奕婷,我認為她應該很想離開這裡。

但為了找到對她而言十分重要的髮夾,她不停強忍著快滿溢而出的恐懼感。

雖說這種強忍的舉動不值得讚許,但這種為了找到自己認為的重要之物而戰鬥的心意,是很重要且可貴的。

因此看見這麼努力在戰鬥的女孩,我就再認真一點吧。


我們已在鬼屋找了一個多鐘頭的髮夾,其結果也是什麼都沒找到。

所以,我們離開了那個彷彿愈來愈陰森的鬼屋。

離開之後,我們到一張長椅上坐下。

這間遊樂園的長椅幾乎都被燒毀了。

但只有這張椅子只有某些部分呈現焦黑狀態。

坐起來的感覺也很穩。

因此我們決定在這兒休息一下再繼續。

「抱歉⋯⋯都是因為我的懦弱害得你不能繼續找下去。」

莊奕婷低著頭,道。

「沒事,休息一下沒什麼。」

「真的嗎?」

莊奕婷微微抬眼,問道。

「嗯,真的,快吃麵包吧。」

說著,我將從7-11買的麵包塞進口中。

莊奕婷看了我一會兒,「嗯」了一聲,然後也吃起自己的麵包。

吃完麵包、喝完飲料,我要準備起身時,看見莊奕婷一直盯著一個地方,於是也和她一樣看向那兒。

我看到被燒毀一半的海盜船。

那模樣明顯是已經報廢的無法使用狀態。

而後,莊奕婷這麼說道:

「或許髮夾不在鬼屋。」

「⋯⋯那不然在哪?海盜船嗎?」

剛聽見這句話時,我本來有種「妳在耍我嗎?」的不爽感,但看見她那麼害怕的樣子,就氣不起來了。

於是氣不起來的我,決定耐心詢問。

「嗯,有可能。去看看吧,海盜船我就不怕了。」

說著,莊奕婷走向那兒。

我看著她的背影片刻後,也跟上了她的步伐。


這艘海盜船某些地方滿鬆垮的。

只是輕輕一踩就陷了下去。

我想那是被大火焚燒過後的緣故吧。

這麼想的我,和莊奕婷在甲板上尋找著髮夾。

隨後我們又去了三個遊樂設施和賣紀念品的店舖,依然沒有找到髮夾。

時間就這麼來到了傍晚。

「⋯⋯應該找不到了。」

坐在長椅上的莊奕婷,沮喪的這麼說。

「別灰心,我們有空再來找找看,只要堅持到底,會有收穫的。」

其實我很想說「嗯,那就不用找了,我們回家休息吧」,但我明白這時萬萬不可說這句話。

因為假如我這麼說,那就等於在宣示我和莊奕婷今天的努力都是沒意義的。

要讓意義繼續或說顯示出來,那就必須持續努力。

唯有不停的努力,尋找下去這件事才會變得有意義。

「算了,不找了。」

說著,莊奕婷站了起來。

「等等,那個髮夾不是對妳來說很重要的東西嗎?」

我也和她一樣站起來並來到她身邊,說。

「嗯,真的很重要啊。但是,總不能一直麻煩你吧?」

說罷,莊奕婷又接著說道:

「一直這樣麻煩你,然後又找不到、讓你產生『這根本在浪費我的時間』的想法,那可不是我想要的。」

「不,我並不會這麼想。」

「別騙我了。」

說著,莊奕婷朝出口的方向走去。

她的背影給人非常落寞的感覺。

那就像是在夜晚的沙漠中孤獨行走的旅者。

又看了她的背影一會兒,我嘆了口氣。

然後,我也朝出口走去。

找東西本來就是非常困難的一件事。

而且很能影響人的情緒。

找到了就高興,找不到就悲傷、不爽、鬱卒。

所以,倘若我弄丟一個東西,那我會先判斷它的重要性。

假使完全不重要、也有替代品,那我就不會找了。

但假若反過來呢?

也就是說這個東西重要到無法弄丟,那怎麼辦?

那就只能想辦法把它找回來了。

但假使都找不到呢?

那、那⋯⋯就只能試著放棄了。

學會放棄並不難,難的是改變人類的想法。

該如何改變一個人的想法,才是我們該思考的問題。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