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身為路人的我,怎麼可能被五個人氣學姐給喜歡上? 第三集 第二章 06 同學

曉時逅 | 2022-02-26 21:34:04 | 巴幣 0 | 人氣 68


解決了龍湘玲學姐的家務事後,學姐送我到車站並這麼和我說道:

「楊柏睿,謝謝你願意陪我。如果只有我一個人,我應該無法好好說出自己的心意吧。」

「我想也是。」

我聳聳肩後,說:

「畢竟,妳爸長得太恐怖了。」

「嗯,所以小學時,大家都對我畢恭畢敬,我想是怕惹到我爸吧。」

「原來還發生這種事啊。」

「吶,楊柏睿。」

「嗯?」

「你要怎麼幫我成為遊戲編劇?」

「啊?」

「你上次不是和我說『如果妳想成為遊戲編劇,那我應該可以幫妳』嗎?」

看到微皺起眉的龍湘玲學姐,我隨即想起上次說過的話,便這麼說道:

「我的母親是遊戲編劇。所以,她應該能幫妳。但她寫的遊戲劇本都是恐怖類型的,所以可能和妳想寫的故事會有落差。但某些地方還是會雷同,因此能夠幫上妳的忙。我會先把妳的情況告訴她,然後把妳的LINE給她。當妳看到一個叫做『魔女玲玲』的人密妳,那就是她了。」

「嗯,好。」

「那我先走了,掰。」

說著,我向學姐揮揮手,然後轉身走進車站。

但才走兩三步我的衣袖就被學姐從後抓住。

「怎麼了嗎?」

我回頭露出疑惑的神情,道。

「你為什麼會幫我到這種地步呢?我們只不過是學姐學弟的關係而已。」

看著學姐填滿困惑的表情,我開口表示。

「只是不希望認識的人繼續痛苦下去罷了。」

「⋯⋯就這樣?」

「嗯。」

「好,我懂了。再次謝謝你的協助。」

說著,龍湘玲學姐向我低頭說道。

「這沒什麼,我只是做我想做的事罷了。」

說著,這次我真的離開了。


隔天的星期一,死禿頭和大家這麼說:

「圖書館缺兩名圖書委員,工作內容是整理書籍。由於曾經楊柏睿同學一直不參加社團讓我很頭痛,所以其中一個名額我已經寫他了,那麼,有誰想和他一起做圖書委員的工作?」

⋯⋯

沒想到死禿頭竟然會玩這套。

算了,隨便他了。

話說,應該不會有人想和我一起去當圖書委員吧。

就在我這麼想時,坐在我右手邊的莊奕婷舉手說道:「我。」

「嗯,那就是妳了。」

說著,死禿頭在一張紙上書寫,然後開始上課。


「為什麼妳想和我一起做圖書委員的工作?」

下課後,我如此詢問著莊奕婷。

「為什麼嗎?嗯⋯⋯我想想⋯⋯啊,因為圖書委員的工作和我看的漫畫內容有點像,所以就想做做看了。」

「居然是這樣就選了⋯⋯」

小姐,妳這樣出社會後會很辛苦喔。

「嗯,你有什麼意見嗎?」

莊奕婷瞇細雙眼盯著我,那模樣就像動漫狂的那種「你瞧不起動漫嗎?」的瞪視。

「不,沒有。那麼,一起加油吧。」

「嗯。對了,你喜歡看漫畫嗎?」

「偶爾會讀。我通常都看小說。」

「所以,你喜歡小說?」

「比起喜歡小說,不如說是喜歡閱讀的感覺吧。而漫畫的閱讀量會比小說少,那純粹是因為漫畫裡的文字太少了。這也很正常,畢竟,它本來就是圖文作品。而純文字的小說,才是我喜歡的。」

「嗯,聽你這麼說我就理解了。我最近在看一本有趣的漫畫,叫做『妖神記』。故事內容是男主被強大的妖獸圍攻而死,但由於他身上帶著一本叫做『時空妖靈之書』的書,所以回到了十三歲那年。而故事也是從這裡開始的。

「故事中我最喜歡的角色是杜澤。因為他非常努力。他沒有厲害的家世背景,也沒有什麼才華,卻能成為一名厲害的妖靈師。而且當男主居住的城被妖獸大軍攻陷時,他也是戰鬥到最後一刻的人。反觀那些有錢有勢有才華的神聖世家卻是第一個逃跑的⋯⋯所以我很喜歡男主在故事中說的一句話。

「他說『沒有一顆不停拼鬥的心,沒有誓要化不可能為可能的勇氣,資質再高也只是無用的廢材而已』。另外,我還喜歡為了掌握自己的命運而不斷修煉的凝兒,以及為了復仇而戰勝痛苦變強的段劍。」

「聽妳這麼說,我都有興趣了。」

雖說我很少看漫畫,但這次不妨讀讀看莊奕婷說的這本吧。

「嗯,去讀吧,你不會失望的。」

莊奕婷自信滿滿的說著。

而後,她又這麼說道:

「等你讀完後,再告訴我感想吧。」

語畢,莊奕婷勾起微笑。

「嗯。」

輕輕頷了下首,我這麼說道。


圖書委員的工作其實很簡單。

只需要把管理員放在長桌上的書給分門別類放進書櫃裡就好。

例如語文類的書就放語文類,科學類的書就放科學類。

就這樣。

我將哲學類的書放好後,莊奕婷也搞定她的工作了。

「吶,你放學後打算做什麼?」

她走到我身邊,道。

「去看妳說的那本叫做『妖神記』的漫畫。」

我如實說出我回家後的行程。

「是嗎?那就不打擾你了。」

說著,莊奕婷走向門口。


我在漫畫店買下「妖神記」後回家看了起來。

由於故事非常吸引人,所以我很快就看完了第一卷。

我拿起錢包,想趁漫畫店還沒關門前去把後續的集數通通買下。

但就在我開門時,門忽然被打開,導致我撞到頭。

「楊柏睿!你會破這個嗎?」

是楊翊馨⋯⋯

我摸了摸撞到的額頭,然後看著她舉在我眼前的手機。

她正在玩一款叫做「神魔之塔」的手遊。

由於我沒玩過這個,所以我和她這麼說:

「不會。」

「不會?你不是說你有豐富的遊戲經驗嗎?」

皺起眉頭的楊翊馨,不滿的如此開口。

「那也要看是哪種遊戲啊。」

說著,我走到門口回頭道:

「就這樣了,我還有事,掰。」

語落,我走出房門。


才剛走到漫畫店門口,我就看到羽娜學姐在門外看漫畫。

這家漫畫店的門口放著一個架子,架子上有一堆沒有包膜的漫畫可供讀者閱讀。

「晚上好,柏睿學弟。」

發現我的羽娜學姐如此說道。

「嗯,晚上好。學姐在看什麼漫畫?」

我看著羽娜學姐手中的漫畫,道。

「這是福爾摩斯系列的漫畫,我正在看福爾摩斯先生破案。經常讀文字作品也是會膩,所以偶爾讀讀圖文作品也不錯。你也是這麼想的才會出現在這裡對吧?」

學姐看著我,說。

「嗯。」

說著,我又這麼說道:

「那不打擾學姐了。」

我正要離開時,學姐又道:

「等等,我剛好有事想問你。」

「什麼事?」

揚起眉角的我,問道。

「你和那個叫做莊奕婷的女生是什麼關係?」

「學姐為何想要知道這種事?」

「別用問題回答問題了,快回答我吧。」

「⋯⋯只是剛好坐在我隔壁的同學罷了。」

「是嗎?可是我派去你們班的臥底告訴我,她還會做早餐給你吃,這樣的關係還算普通同學嗎?」

「妳還會派臥底啊?」

微皺起眉的我,說。

「嗯,因為我在這間學校的權利還算滿大的。」

學姐撥了下金色長髮,然後指著我,說:

「好了,快從實招來吧。」

「什麼從實招來,事實就是如此啊。她會幫我做早餐也只不過是一時興起罷了,這沒什麼。」

「通常說『這沒什麼』的,都是有外遇對象的人。因此,案情並不單純。」

「妳是李組長嗎?」

說著,我又這麼說道:

「就先這樣了,我還要進去裡面買漫畫,掰。」

說罷,我走進漫畫店。

羽娜學姐還不死心的跟在我後面。

她是真的很閒是嗎⋯⋯

「柏睿同學想買什麼漫畫?」

「妖神記。」

「喔?你也對那部神作感興趣啊?那我可以借你看,我全套都有。」

「嗯?真的嗎?」

「嗯,這樣你就不用再花錢了,很棒的主意對吧?」

「嗯,那就麻煩妳借我了。」

「OK,先和我到我家吧。」

「⋯⋯」

「嗯?學弟這是什麼表情?」

「在晚上去學姐的家⋯⋯不太好吧?」

「放心,我爸媽今天不在家。」

「這樣的話怎麼愈來愈危險了呢?」

「不會的,我們只是普通學姐學弟的關係,還是說,學弟想和我突破這層關係?」

面對露出惡作劇微笑的羽娜學姐,我隨即這麼說道:

「不想。」

「那不就沒事了?快走吧。」

「嗯⋯⋯」

說著,我跟上羽娜學姐的腳步。


羽娜學姐的家還滿大的,就在按摩中心的後面。

而那家按摩中心當然是羽娜學姐那都是按摩師的父母開的。

用鑰匙打開門後,羽娜學姐回頭看著我,說:

「好了,別再東看西看了,進去吧。」

「嗯。」

響應了一聲,我走進家中。

我和羽娜學姐一起從玄關走到客廳。

他們家的客廳和我家不會差太多,只不過是比較大一些罷了。

「稍等我一下,我泡茶給你喝。」

「不用了,我只是來拿漫畫的,漫畫到手後,我就要走了。」

「用不著和我客氣,你現在是來我們家的客人,面對客人,我們是不會怠慢的。」

說著,羽娜學姐走進廚房。

既然她都這麼說了,那我當然恭敬不如從命了。

這麼想著的我,坐上沙發。

嗯,他們家的沙發還滿軟的。

我看著手機裡的電子書等待羽娜學姐出現。

一會兒之後,羽娜學姐回來了,並遞了杯紅茶給我。

「雖說我泡得可能沒有元希這麼好喝,但應該會合你胃口。」

這麼說的羽娜學姐坐到我旁邊,然後才喝起紅茶。

我和她說了聲謝謝後也喝了起來。

味道其實不會和元希學姐差太多。

簡單來說就是她們泡得都很好喝。

這麼想著的我,看到一個古董鐘。

注意到我視線的羽娜學姐也和我一樣望著古董鐘。

片刻過後,她這麼說道:

「這古董鐘左邊的圖案是王子,右邊的圖案是美麗的妖精。王子渴望獲得妖精的芳心,而妖精也愛著王子,但妖精無法向王子表達自己對他的愛意。別說表達了,她甚至連見他都沒辦法。因為她只有晚上時能維持妖精的模樣,一到了白天,她就會變成綿羊。」

「怎麼感覺像個淒美的愛情故事⋯⋯話說,這好像在某部動畫有出現過。」

「聽完這沒有結局的故事,柏睿學弟的想法就是這個嗎?」

又喝了口紅茶,羽娜學姐這麼說道。

「呃⋯⋯嗯。」

聞聲,羽娜學姐明顯嘆了口氣,然後才開口表示。

「你什麼時候才會開竅呢?」

「妳說什麼?」

由於羽娜學姐這話說得很小聲,因此我開口詢問。

「沒什麼。」

但羽娜學姐給我打迷糊仗。

算了,反正也不是那麼必要。

「對了,你看完『妖神記第一卷』了吧?可以和我簡短說說感想嗎?」

面對笑咪咪的羽娜學姐,我這麼說道:

「嗯。我對紫雲這個角色滿有好感的。畢竟,她前世時為了救男主角而犧牲了自己。」

「就這樣?」

「嗯。」

聞語,羽娜學姐又嘆了口氣,然後才這麼說:

「好吧,你在這裡等等,我去拿漫畫。」

「嗯,麻煩了。」

說完,羽娜學姐往樓上走。


拿到漫畫後我就離開羽娜學姐的家了。

在家追漫畫的我一直被楊翊馨煩。

但她煩了我兩個多小時就回房間睡覺了。

嗯,小孩子都這樣,煩人煩到累了就睡。

我熬到半夜三點五十分才把漫畫全追完。

這部漫畫從開始的那一刻起就停不下來了,讓人非常好奇後續的情節。

我稍微上網查了一下,它還滿有人氣的,已推出手機遊戲。

把漫畫闔上後,我就倒床睡了。


「好了,請和我說說感想吧。」

隔天到校後,莊奕婷如此開口。

聞言,我覺得如果再說昨天和羽娜學姐說過的感想,那有點無趣,所以我決定說點別的。

因此,我這麼開口表示。

「我覺得男主角為了不要讓凝兒嫁給沈飛那個混蛋而做出的『保護舉動』很帥。」

「喔?你也覺得那很帥對吧?尤其是他和沈飛單挑那段,我重看了三十幾次。」

「這有點誇張了⋯⋯」

我認為重看是一件無趣的事,所以我幾乎不把已經讀過的東西再重讀一遍。

「還好吧?無限回味沈飛被男主修理的畫面那也是一種樂趣啊。」

莊奕婷聳著肩膀,道。

「是樂趣嗎⋯⋯」

不,這絕對不是樂趣,這應該是虐待狂的嗜好吧。

雖說看著那個囂張的沈飛被男主修理的確讓人大快人心,但我卻不會想要一直重看。

「阿睿,不要再和新同學聊天了,龍湘玲學姐找你。」

站在門口的阿宇,突然這麼表示。

「喔。」

聞言,我站了起來,然後走出教室。

是我的錯覺嗎?

我怎麼瞄到莊奕婷瞪了眼阿宇?


「楊柏睿,謝謝你讓我認識了你的繼母,她讓我了解了很多關於遊戲編劇的事。」

在走廊的龍湘玲學姐低頭向我道謝。

我則這麼開口。

「妳不用向我道謝,我只是做了想做的事罷了。因此,請學姐把頭抬起來吧。」

聞語,學姐慢慢把頭抬起來,然後這麼說道:「嗯。」

而後,學姐又繼續說道:

「那個,還有就是,我和我們班導說我不寫詩了,所以我創立的龍族詩社便被廢社了。由於不寫詩也等於放棄諾獎,所以我也和你一樣要上課了。」

「嗯。」

「然後,我會插入你們班,就和之前公民訓練一樣,所以,請多指教了,楊柏睿。」

「嗯⋯⋯蛤!?」


於是,龍湘玲學姐成為了我的同班同學。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