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夜蝶詛咒-77

小光光 | 2022-02-26 19:08:40 | 巴幣 2 | 人氣 46


抬頭仰望的剎那,被光線微微照映的答案就是眼前。

「原來在這裡阿,獲得鏡子的答案」

答案全都在圍繞庭園的牆壁之上。

不過知道位置卻也不是那麼好辦,首先是微小的亮光根本看不清,再者是不知道其中的順序。

他只能撓頭苦思,盯著壁畫呆呆的看著,而在一籌莫展之際壁畫與他心領神會。

雖然軌跡還是十分模糊,但是雜亂無章的壁畫中開始透漏出了端倪。

握著這得來不易的機會,曉月興奮的開始尋覓其中的答案。

然而一興奮,本來模糊的影像一時間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該死!」

出乎預料的狀況讓曉月再度陷入原地踏步,而這樣的情況讓他氣到直接揮拳砸牆。

「差..差一點...!」

勉強收住,他只能不爽的深呼吸,從其他地方開始找尋答案。

等到自己冷靜下來,曉月再次回到壁畫前,仔細端詳。

而第二次看見軌跡,他也明白了其中的原因。

「真該死...這就是王之路的進行方式嗎」

維持王的姿態是唯一可以朝前邁進的方法,這樣的答案並不是曉月所要的選擇。

「不過既然來都來了,那麼這次就照末王你的方式來」

隨著壁畫的解讀,末王的一部分記憶流入腦海,曉月已經明白如何獲得遺物。

走回庭園,拉開被準備的椅子,曉月二話不說坐了下去。同時也一語不發,只是雙手交叉於胸前靜靜的坐著等待。

要是有第二個人在,他的行為肯定會被說頭殼壞掉。不過久而久之,對面出現了一張椅子。

「還需要我特地歡迎嗎?」

曉月的一句話讓一席白裙的女子坐了上去。

「你好,獲得認可的挑戰者。」女子微微挪移臉上的面具露出半邊臉龐問到「你是追尋什麼來到這裡的?是財富還是力量?」

看到對方那看穿一切的眼神,曉月吞回了剛要說出口的話。

一段不長也不短的沉默後,曉月緩緩的開口到:

「不為其他,而是文茵同時也為了自己」

堅定不已的神色以及語調,換來的是一句「60分」。

對方音色顯得失落與不滿,但是達到及格分數,核心道具的鏡子仍舊拿到了手。

「看來第0層我是沒機會進去了,不過也好!夜蝶詛咒的失敗就留於過去,成功是由現在開始的」

「70分」

隨著評價的聲音,女子將魔術方塊高高拋起,丟給曉月。

「你值得獲得機會,至於選擇權在你身上」

「什麼...」

看向手中的魔術方塊,剛想問清楚而抬頭,庭園便開始崩塌,四周開始化做塵埃,只剩下通往地下城的入口呈現在此。

最後的「意思」兩個字就這麼不了了之。

儘管無奈,但是他也只能打開門離開這裡。

而與曉月談話的女子,此時正張開雙眸,從龍種的身側起身,口中呢喃到:

「難怪管理者願意消耗文香的記憶也要多給他幾年的時間」

撫摸著巨龍的下巴,同時她正在臆測,曉月打開地下城門扉後,能從自己這邊獲得什麼。

而在她愉悅的揣懷未來之際,一位名為露莉的客人也在不遠處了。

至於回到城鎮中,曉月便找了一處無人地,拿出了被稱為"鏡子"的玻璃片。

「鏡子嗎,也不是反射玻璃阿」

反覆看著鏡子兩邊,無論如何也只是自己的身影穿透玻璃。即使是為其灌入魔力,也是毫無變化,對此曉月也是十分煩悶。

「怎麼留下來的東西都是這樣的?既不寫清楚用途,也絲毫沒有提示」

也正因為毫無提示,此刻曉月才能靈光一現想到翻閱全之書。

原先書中並未存在關於鏡子的紀錄,而在曉月獲得後,關於末王的註記下多了一條與鏡子相關的文獻。

而曉月無法啟動鏡子有兩個原因。

第一是灌注的魔力還不足夠。其二是鏡子作為找尋適合個人魔力屬性的道具,曉月沒有去思考這個問題,鏡子無法照映並呈現其該有的形式。

「怪不得需要這種道具,沒有道具或導師可謂是強人所難了」

在特定力量內只強化力量的其中一部份,這種力量不要說曉月,怕是翻遍世界各地都沒人能夠自我發掘。

而在一道陽光照進鏡子中,曉月看見了適合自己的魔力屬性,不過其特殊性讓他啞口無言。

「不是吧...」

除了搖搖頭,他已經沒有第二個想法了。

「虧師傅舉例火焰可以增加熱能、強化燃燒效果那些時我還充滿期待」

自己的魔力屬性竟然是魔力延伸到武器與防具上,以及魔力的更細微控制。

對一個過往憧憬異世界的人而言,大概沒有辦法更加失望了。

「算了算了,還要去找第二份遺物」

在為了拿到鏡子觀察壁畫的時候,曉月從裡面紀錄中得知了末王遺留了總共4個遺物。

其中壁畫只紀錄了第二個遺物的線索,而它指向寒光沙漠中的仙人掌,根據描繪那個仙人掌極度特殊。只會出現在綠洲地區附近,並且葉子與仙人掌的針葉完全不同,葉子如同球莖一樣連綿延伸,幾乎能夠將莖完全包覆。

「希望她們兩人能早點找上門了,這一趟可不是只有我的事情」

說曹操曹操就到,曉月才剛想著老者與墮天使何時會拜訪自己,肩膀上就多出一隻手來。

「喔!你們來...了」

轉過身去立刻事與願違,不是他們兩人,而是不知道哪來的混混。

「混帳東西!你沒看到這邊寫什麼嗎!」

朝著混混指的方向開去,斗大的「私人土地,請勿踏入」就擺在那裡。

「呃呵呵...抱歉!我這就走」

剛想離開,不出意外的混混就將人攔下來。

「擅闖還想隨便離開?」

「阿哈哈...別這麼說嘛,做人好聚好散」

「隨跟你好聚好散?亂闖就該負起責任」

見他一副吃人夠夠的樣子,曉月好想一拳揍下去,但是秉持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的心態,他還是忍住了。

「那要怎麼解決?」

「付錢阿,這麼常識都沒有嗎?」

明明就是胡作非為還敢這麼氣勢凌人,曉月佩服自己沒有一拳揍下去。

「那麼這樣夠吧」

拿出10枚銅幣,曉月轉身就打算離去。

「打發要飯的?」

混混一揮手,十枚硬幣不偏不倚地打到曉月身上,讓他「呃!」的退了一步。

「阿阿...畢竟是我有錯在先,本來想忍的」

「在碎碎念什麼,擅闖要銀幣!2枚銀幣!」

「好阿~2枚銀幣是吧」

「沒錯!」

混混自豪敲了一個懦夫竹槓時,他的手已經無法動彈。

同時腳也被踩住,扭動關節都做不到。

「我本來不想搞的太難看,但是貪心、狂妄要有分寸的!不過我很大方的,這回多你五倍」

壓倒混混,曉月固定他的關節,隨後抓起他的手來。

「你認為教訓應該是長怎麼樣的?」

「我––」

「抱歉抱歉,我並沒有想要你的回答,但是我認為教訓必須伴隨著椎心刺骨的痛,不限於心靈還是肉體」

拿出極細的尖針,一邊與混混聊天,細針慢慢鑽進他的指甲內。

「呃阿阿!」的叫聲立刻響徹雲霄。

「深呼吸~這才只是第一隻手指」

隨著第二根的細針頂到指甲縫前,混混開始求饒。

「對、對不起,請你...原諒我,我以、以後不敢了」

「這怎麼行?說好要給你10枚銀幣的,一根手指一枚」

隨後第三根,混混開始失禁。第四根甚至已經口吐白沫的昏厥過去。

「這才第四根而已...算了,希望你得到教訓」

丟下四枚銀幣,回到旅店後,自己在等的人就已經在面前了。

「兩位看起來等不及了呢」

坐到老者與墮天使的面前,曉月立刻被一把抓住衣領。

被他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曉月只能弱弱的問一句:

「幹、幹嘛」

「你這傢伙!到底在下面做了什麼?竟然要2個多月!」

明白他的急躁與氣焰來源,曉月只是一句:

「放手」

起先老者還不以為意,但是態度的轉換帶來恐懼感,隨著第二次的「放手」他下意識的照做。

「這還差不多」

整理了一下衣領,曉月開始闡述他們尋覓的眼睛到底在何處。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