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跑團紀錄-逢魔系列-奇幻倫敦(01)

kaze | 2022-02-25 20:00:03 | 巴幣 108 | 人氣 174

連載中逢魔系列
資料夾簡介
D20房規跑團設定世界觀下的相關紀錄小說或延伸小說

奇幻倫敦(01)

英國,倫敦,國王十字車站。

這裡是英國的中心,交通的樞紐,正值交通繁忙的中午時段,人來人往的人潮,一到車站或是車站周圍無疑人們都是在尋找可以歇息或用餐的地方,此刻進出車站周邊的人潮可以說相當可觀。

雖然擁擠程度不至於是肩並肩、人擠人,寸步難行的地步,不過那人潮,若是沒有點心理準備,恐怕也是會被嚇死,而跟著人潮行動進而迷路。

一名身穿著黑色皮革外套與白色襯衫,深藍色西裝褲的少年坐在車站周圍街角的一家咖啡廳的露天位置上,一邊翻閱著報紙,接著以筆記本掩蓋著一些文件,快速閱覽的翻閱著。

這名少年有著一頭在英國來說十分道地的紅髮,他正右手翻閱著筆記、左手拿起了一杯紅茶,品嘗了茶香後,接著喝上一口,微微地笑著,似乎很滿意這一杯茶。

他右手腕上的手錶突然從早上九點半的指針開始連續旋轉了三圈,接著指向了王國十字車站的前門廣場。

少年稍微狐疑著,望向廣場上,一眼就快速瀏覽了廣場上約至少30名以上的路人。

很快的發現了一張熟識的臉孔,這是一個標準的亞裔少女的臉孔,更直覺的說法是有著大和撫子的魅力,彷彿從日劇中跑出來的女主角一般,漂亮標誌、五官精緻的小臉蛋和深邃的酒窩以及如同娃娃留著大斜瀏海的波浪頭,乍看之下還以為是哪來的日本高中女生。

不過,年紀上也差不多就是了。

「這位小姐怎麼會出現在這...」
少年露出了有些懊惱的神情,但作為紳士,還是很快只能故作淡定表示冷靜。

本想冷靜地把手上的紅茶喝完,接著趕緊收資料離開,沒想到對方似乎也發現了自己。

黑髮少女那水汪汪的大眼彷彿可以映照出人樣貌一般,已經完全盯上了少年。

「糟糕。」
少年驚覺不妙,放下紅茶,趕緊將資料夾進了筆記本,準備收包裹離開。

那少女趁著紅燈,極度快速的就略過了人群來到了少年的面前,不知何時已經拉開了椅子,坐在了少年對面。

周圍的人群以及咖啡店其他的顧客與店員,彷彿沒有因為少女突兀的動作而有所驚訝,就像是少女一開始就坐在位置上一樣。

「好久不見,小浣熊...,或著該稱呼坎貝爾先生。」
少女瞇著眼睛微笑著,兩個酒窩的笑容十分甜美可愛,可惜即使在賞心悅目,少年也沒有心情欣賞。

說著是十分標準的英文。

「呵...許久不見...」
被稱呼為坎貝爾的少年尷尬的神情回應著。
「Oniduka...(鬼塚)小姐,妳好呀,其實妳稱屋我『諾亞』...就好了。」
少年用著十分標準的日文,講著少女的名字,對話中還是以英文為主。

「既然不見外,那諾亞稱呼我為千夜也可以。」
少女微笑著的說道。

「日本人不是有著文化,只有親密的朋友和家人才會稱呼名字。」
諾亞雖說是自己開頭的,反倒對女方的這個要求皺起了眉頭。

「那對於我之於諾亞你,不也是如此?」
千夜似乎看破這論調的問題,理所當然地回應。

「不一樣,我出身於歐洲,那種文化並不適用於我...」
諾亞似乎也知道千夜會看破這隨口亂扯的理論,又扯著另外的歪理。

「很會找藉口跟辯解是『小浣熊』的特色?」
千夜挑著沒好奇的詢問著。

「那這麼神出鬼沒是『小野兔』的習慣?」
諾亞白了一眼,身旁的人稍微還能聽得到兩人的對話,還以為這動物稱呼是什麼親密愛人的暱稱。

「呵!還是一樣伶牙俐齒...」
鬼塚小姐笑著,簡單的招了手,一點都沒有意外少女何時入席的服務生,走了櫃來,遞上了菜單。
「我們似乎畢業後就沒再見過面了,明明彼此都沒再離開英國,周遭也能聽聞一點你的英雄事蹟呢!但卻沒機會與你這位大人物見上一面,真是可惜。」


「呵呵。」
少年諾亞客套的乾笑兩聲。
「可不是什麼大新聞,只是一些小事,單純是家族那些討人厭長輩自以為是地到處宣傳罷了。」

「主餐我就來一份鱈魚排三明治;配餐飲料的咖啡我要換成鐵鐵冰沙、之後再一個巧克力麵包與草莓果醬可頌,以及一份薯條。」
鬼塚小姐不理會諾亞的客套話,見服務生靠過來,直接朝了招手自顧自的點餐。

「好的,小姐;我復頌一下您的餐點,搭配鱈魚排三明治套餐,飲料換拿鐵冰沙,加點一份巧克力麵包與一份草莓果醬可頌,以及一份薯條。」
服務生看著手中的點餐冊,精確的敘述一次鬼塚小姐的點餐。

「千夜小姐,請問妳還是沒吃早餐嗎?不,即使是早餐,這份量也是很嚇人的。」
雖然作為紳士不得質疑女性的食量,但這還是讓諾亞想樣吐槽,回想起過往在學校餐廳,這名少女的食量似乎總是招來不少目光。

服務生覺得兩人的對話很有趣,憋著笑得回收菜單,趕緊將點單送去內場。

「這份量怎麼了嗎?很正常吧!」
千夜不以為意,還順手的拿了諾亞桌上搭配早餐的小份果醬三明治,開始吃著。

「哪裡正常?我記得妳們國家是不是有個節目很多女生可以挑戰吃一堆食物的...跟妳有得比,日本女性都是妳這個食量嗎?」
諾亞搖搖頭的毒舌一下,即使跟千夜沒有很熟,他也不在意早餐被這樣隨意拿去吃,或分享給別人。

「真失禮,那些是靠著天生體質以及後天鍛鍊去比賽的大胃王好嗎?本小姐我這個是正常飲食。」
千夜再三強調著自己的食量正常性。

「呵呵。」
諾亞一貫的嘲諷冷笑,音調完全一致。

「還有,我可是吃過早餐才出門的,這個是正常運動後的點心。」
千夜的備註,讓諾亞差點沒摔下椅子,這食量真的一點都不普通一點都不正常。

接著服務生將結帳單順路的放在千夜的桌旁,千夜理所當然的將結帳單跌再諾亞本來的結帳單上。

諾亞只是盯了一眼,但沒有抱怨或拒絕的意思。

「聽說你最近幫『坎貝爾工廠』製作個不錯的商品,好像是什麼挺厲害的小鳥的布偶吧?應該賺了不少吧?所以這單就給你請。」
千夜的消息果然靈通,諾亞大概猜得出來,被千夜察覺自己的時候,大概就已經被盤算如何蹭飯吃了。

「你說『家門鳥布偶』?那東西只是做來玩玩的,本來想惡整那些老傢伙不要亂碰我的東西,沒想到安插的守衛道具反而被我老姊拿去複製成了商品。」
諾亞聳了聳肩,不以為意,如果是家族的那些老傢伙幹的,或許他會斤斤計較吧!但如果是自己的姊姊拿去山寨了,自己沒什麼好說,畢竟他不認為自己刻意弄得很複雜的東西,正常人可以隨便拷貝並且優化掉那些繁瑣的機關與指令,但她老姊就是也那種能力,也幹得出來。

「你還真的不計較呀?這可是很有價值的商品,就隨你姐姐這樣拿走...,你明明那麼厲害還那麼怕你的雙胞胎姊姊呀?」
千夜有些不理解,在她印象中的諾亞有的是實力和門路,即使要跟整個家族企業對幹的本事也一定有,怎麼會怕比起自己而言,在學校成績與實績都沒沒無聞姊姊。

「那是妳不認識她,作為她弟弟我很清楚的,她這個人,我惹不起;但她也不會沒事找我麻煩,使用初始設計的版權費,她也不想虧欠的匯給我了,雖然有點蠻橫補票的感覺,但至少也讓我不少開銷有了個底,我沒什麼好計較的。」
諾亞無奈的表情,反正錢也沒少,不虧就不計較了。

「所以是親情與血緣上的畏懼囉。」
千夜雖然不太明白在諾亞心中,他的姊姊是怎樣的可怕;但一樣出身大家族的她,多少有點明白自己從小畏懼的堂哥或叔叔阿姨的那種感覺。

「算是,但沒那麼簡單。」
諾亞喝著紅茶,將手中的資料連同筆記本放進了包包;他不想節外生枝,不了解現在的鬼塚千夜在做什麼,以及所有立場與身分之前,他不會曝露自己的任務。
「對了,千夜大小姐妳現在在做些什麼?我以為妳畢業後會回去日本了?」

「之前在幫沃夫教授處理一些專題研究的合作案,不過合作案結束後,沃夫教授人就跟失蹤了一樣聯絡不上,我只能四處打打工,我也去幫寧芙那邊打零工處理一些麻煩素材的收集工作,前陣子則是幫美國議會做一些與聯合王國議會跑腿的工作,這次則是要幫聯合王國議會接待客人。」
千夜簡單的細數一下畢業後所做的事情,說著說著不禁嘆了口氣。

諾亞皺著眉頭,半安慰半調侃的說:「挺多樣的,怎麼還唉聲嘆氣的,剛出社會沒多久累積點經驗也不錯,看妳大概也不知道自己適合做什麼的樣子,畢竟在學校總只是找人單挑而已,能有多點實務經驗,或許妳很適合去做雇傭保鑣或臨時助手什麼的。」

「做什麼我倒是沒想過也不在意,只要能不要回國就好;可惜的是這些工作,除了沃夫教授的合作案有替我申請工作簽證外,其他的工作性質可沒辦法,在一個月我沒找到圈子內可以申請簽證的合格公司的正職,我可是要被遣送回國的。」
千夜抱怨著,滿是怨念的神情,似乎真的不想被遣送回國。

「回國不好嗎?不是亞洲人都挺喜歡歐美留學刷學歷嗎?...想想『楊』,她不是畢業後據說已經被內定是臺灣議會,應該稱呼為協會吧...她可是作為代表候選人了,過幾年等到前任退休,後她就能升遷上去。」


面對諾亞的問話,千夜沒有第一時間回答;此刻她的餐點一一被送上來桌面,很快的佔滿了本來諾亞放置文件與報紙的位置。

直道餐點都送完,千夜才開始一邊大快朵頤的一邊解說:「光是各國議會型態就不同,那是因為臺灣的巫術協會是特別的;那裏的地方家族名門並不喜歡協會,僅此於其保持合作但不加入的關係,雖然作為協會代表也是有一定的實力的菁英,但...與可以牽動多數家族與勢力的美國與聯合王國議會不同...,就拿我家鄉的日本議會來說,雖然有著各議會規格中最多的六席,但有著自己魔術師文化的日本,那六席可以說競爭激烈。」

千夜說著無奈的搖頭,一邊咀嚼一邊嘆氣,以她的實力和資料,想往更上層走簡直天方夜譚,因此不多加贅述:「我們鬼塚家族雖然在日本也有著一定的名聲,但只是一個實力弱小的除魔師家族,披著株式會社外皮的黑幫暴力團,說來也算是有近百年的歷史;但這在日本魔術師的地位,也不算高,其他的家族有著數百年的歷史甚至上千年,我們只是洪流中的一條小魚。」

「而家裡的人只會希望我能成為大魚,或是非池中之物的存在,然而沒有資源與地位,那是不可能的...」

「原來如此...」
諾亞沒有多說什麼,以他的立場,自己的姓氏也是族名『坎貝爾』,正是魔術師社會在聯合王國,也就是英國議會中老派的四大家族之一,甚至是乃至魔術師歷史上的古老家族。

但從某個時期開始,這四大家族便是聯合王國議會掌權者們。

千夜有自己的家族壓力,諾亞可以理解,不過他是屬於全盤不理會的那種人,如果誰來煩就跟誰槓上。

所以,以諾亞這種個性以及家裡頭的對立關係,他並不會是家族指派的那個代表就是了。

千夜察覺出諾亞的反應,於是連忙道歉:「抱歉,我不是指你,只是想抱怨一下日本的狀態。」

「沒事,我明白,我也很討厭那種感覺。」
諾亞將一旁茶壺的茶到滿自己的茶杯,接著只是靜靜喝著紅茶不說話。

而千夜只是滿足的快速的把眼前的食物收刮,接著慢慢地品嘗著可頌,喝著自己的冰沙。


千夜則是想到了什麼望著諾亞不放,讓諾亞有些不自在,但很快想到了這個小姐再打什麼主意。
「不要妄想去坎貝爾工廠上班,那些工廠高官的老傢伙對我可是相當排斥,你想靠我關係進去,他們會對你打什麼不良主意我就不多贅述了,這點請相信長年跟他們抗爭的我的建言。」
諾亞打消著千夜的不良想法。

「這樣呀...,我只好再去問問寧芙那邊有什麼工作可以做的了...」
寧芙失望地說。

「那位野貓般的女子?不過,這是很好的思考破口,或許她能有點什麼辦法吧!畢竟她不是四大家族的人,應該有自己額外的門路,那樣對妳的發展也好。」
諾亞對於寧芙也沒什麼好印象,雖然知道寧芙通常沒什麼惡意,不過好勝心很強,諾亞常常莫名被當作目標針對與比較,要求競賽,以目前他站在看的漫畫來說,就是被瘋狂阿凱纏上的卡卡西那種狀況。

只不過諾亞從來不把寧芙的話當一回事,也絕對不會認真與其對決。


「對了...!既然千夜小姐妳做什麼都不排斥,那在聯合王國議會裡面當公務員應該也不錯吧?我想學校那應該多的是門路可以進去找個簡單的職位換取工作證明吧,反正剩下的等可以留著工作再想。」
諾亞想到的不妨是個暫時辦法的辦法。
「我的老師...梅露教授那邊或許可以幫妳,畢竟妳也是學校的學生...」

諾亞說到這邊這才想到不妙的事情:「啊!老師才剛拒絕第五席委任書...,眼下應該跟議會關係不好...」

「安布羅修斯教授嗎?很像她的風格,不拘於小節,不受鳥議會,也不受地方家族的限制,自由自在的,或許我夢想的就是像教授那樣的生活著吧。」
千夜笑著,點了點頭感謝了諾亞的建議。
「如果沒辦法的話,我會再聯絡諾亞你的,我也不好意思打擾教授的生活,畢竟我知道她不喜歡與政治牽扯上太多關係。」

諾亞心想:「可是妳現在正在打擾我,而且還強迫我請客吃飯欸。」

「對了,妳說鬼塚家在日本除了除魔師外,還是黑幫組織?」
諾亞想起了剛剛千夜提到的資訊,這才藉機趁著空檔問著。

「嗯?怎麼了?」
對於這個問話,千夜反射性的皺著眉頭,喝著冰沙。

「這樣的話,妳對於義大利黑手黨的巴頓家族熟知嗎?」

「巴頓...,大概聽聞過,義大利以狡詐與凶狠戰力為名的黑手黨家族..」
千夜說著,但這並非是什麼特殊的資訊,正常人查閱新聞資料也可以知道。

「沒錯,是那個巴頓家族,妳有更進一步的資訊嗎?」

「他們能夠玩弄其他黑手黨,取得利益平衡,並且不靠著與警察與官方賄略,就能有自己的安身之地與地位,使其執法者也對其頭痛無法處置,這一些矛頭資訊,部分我們圈子的人認為:巴頓家族或許掌握了魔導具或是相關資源,以此作為武力威嚇其他黑手黨,甚至讓政府也對其束手無策。」

「義大利當地議會就不能想點辦法嗎?」
諾亞狐疑著,普通人的政府不行,那同樣圈子的當地議會應該有辦法了吧。


「或許是有想過,不過這與巴頓與議會之間的關係,就與普通人類社會中的黑手黨以及政府官員差不多,彼此之間存在著利益以及社會上的價值左右著。」
千夜搖了搖頭,說來日本的黑社會也是差不多的情況。
「這樣的關係,使得黑手黨有著一定的底蘊,以義大利當地議會那種非全國議會軸心會員的規模,我是不抱持期待會有任何進一步的動作...;況且他們的手下來自社會各個底層,不缺東山再起的本事;抗著資本和名聲招募中階或非黑手黨的不少有能力的人,還以利益拉攏社會高層的掩護和資源;要真的剷除這樣如同蟑螂的存在,義大利議會賠上全本也只是自損是滅不了巴頓家族的。」

「我明白了,還真是麻煩的存在呀。」
諾亞點了點頭,來自於千夜的資訊很充足,了解黑社會運作的他,除了上面的資訊,也給諾亞不少建議,以及對於巴頓大致行動的分析。

雖然千夜不明白諾亞想做什麼,不過這是難得她一個沒甚麼能力的外國留學生,能夠受到同學如此的需要,讓她十分開心。

「不過,諾亞你突然問巴頓家族是想做什麼?該不會有什麼鬼點子想對他們出手吧?」
千夜的腦筋突然閃過什麼,突然質問著諾亞;依照諾亞那有點瘋狂不計較後果的實驗精神,很可能真的是想對巴頓家族做什麼;或著說這家族在哪裡惹上了他,以她認知中的諾亞有著記仇記到骨子的個性,或許會瘋狂地想出好幾種方式要讓巴頓家族受到教訓。

「沒事,當然我沒那麼蠢... !他們沒惹到我,只是最近想做點投資,輾轉可能會去一趟義大利,聽到這一點風聲,想說這個家族該不會以坎貝爾之名而盯上我,正好好奇著就順口問看看囉。」
諾亞連忙解釋,千夜雖然有點半信半疑,但諾亞說的話她也挑不出語病,畢竟不熟諾亞的行動模式。


「不過,即使義大利沒有辦法對抗...,如果換作是軸心成員國的議會,或許對於其巴頓家族應該有法子吧。」
諾亞露出了不懷好意的笑容。

「日本議會我不敢評論有沒有辦法,但聯合王國議會可是打自原初議會創始歷史流傳下來的古老議會,議會倉庫裡面藏著多少可以一瞬間殲滅調巴頓家族的東西,我可能手腳並用都不夠數。」
千夜逗趣的說著,這個可不敢想像,但她也不認為一個靠著摩道具撿破爛收集武力建立的地方黑手黨,會有與坐擁上古神兵利器庫存的聯合王國議會對抗的本事。
千夜說出了自己的看法,但說穿了這點她認為諾亞也很清楚。
「我再次勸你,千萬不要打巴頓家族歪腦筋,尤其你還想把事情擴大到議會,可是非同小可。」

「就說我沒有要找人家麻煩了。」
諾亞解釋著,無奈地苦笑。

「對了,留個電話或Sk*pe或l*ne吧?」
千夜吃完了甜點,喝完了冰沙,這才想到自己沒有諾亞的聯絡方式。

「用這麼普通人的方式?」
諾亞吐槽著。

「如果你想用貓頭鷹或蝙蝠傳信我是沒意見。」
千夜開玩笑地提議。

「不了。那個更麻煩。」
諾亞臉頰抽蓄一下,簡單的撕下一張筆記本的內頁,寫上信箱、電話與ID帳號給了千夜。
「妳再加我就好。」

諾亞不以為意,只見千夜人燦爛又甜美的笑著,接著從座位上連同行李消失的無影無蹤。

諾亞一愣,表情沒有太大的變化,這是為了避免被周遭人投射眼光;就如千夜稍早的出現,周遭人沒有察覺出異狀,她的突然消失,除了一直在聊天的自己,其他人沒有發現一個人憑空消失了。

「Fuck..,這傢伙的能力...真的很適合吃霸王餐。」
諾亞吐槽著,接著將最後一口的紅茶飲盡,收拾行李準備結帳,收拾行李準備結帳,自己還有重要的事情該做...




與此同時...

2010年7月18日。

一架日本成田機場飛往英國希思羅機場的班機上頭...

一名熟識的背影,穿著不符合時節的綠色絨毛大衣的黑髮少年,正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享用著上飛機的第一餐...

此人曾在列車中連續遭遇三次靈異事件的悲劇少年,楊唯楓...

居住在日本的一名臺灣人。

遙想約半年前,搭乘東京都環狀列車時,意外的被捲入開往地獄的詭異列車,使他至今對於搭乘交通工具,尤其是列車類型的十分感冒。

當時與自己曾在日本發生突發事件之後,與麻尾小姐與姆朱小姐,以及白井先生至此都沒有再聯絡的 ....

休息了那麼久,好不容易調養身心,收到日本牧羊人協會通知的他決定前往英國去參觀三年一度的歐洲牧羊人大會,而利用協會贈與的機票收拾簡單的行李便出發。

----------------------------------------------------
姓名:楊唯楓
STR 6(-2)  CON8(-1)  DEX13(+1)  INT15(+2)   WIS8(-1) CHA8(-1) LUK10(0)
LV:1
職業  :牧羊人
年齡       :20歲
外貌等級:普通
身高       :170cm
體重       :60kg
母語       :中文  其他擅長語言:日文/英文
----------------------------------------------------

此時的他才想起自己似乎對於交通工具都有點犯沖,只希望不要在飛機上又遭遇什麼可怕的事件。

才正想轉壞心情享用著眼前這商務艙的牛排餐點,此時前方的座位傳出了劇烈的敲打聲。

本不以為意的楊唯楓,繼續冷靜地吃著自己的牛排,但卻又想起了劇烈的撞擊聲。

對此甚至引來不少人觀看與湊熱鬧,此時空服員們連忙向周圍道歉,一名女空服員趕緊跑去與處理。

似乎是前面的一位女高中生做了什麼...

本不想和這種事情攤上關係的楊唯楓,也好奇的湊了過去觀看。

稍微地聽了周圍的乘客討論,似乎這名少女不知道為何的打從上了餐點之後就一直狂踹前面乘客的椅背,造成周遭的乘客不安寧而被投訴。

空服員來相勸,似乎也沒有效果。

只見空服員與其僵持不下,餐點升級什麼的也沒辦法說動這名女高中生,這景象讓楊唯楓想起了在家中牧場那倔強的馬兒似乎也是這驢個性。

或許是因為這樣讓他感覺自己或許有辦法,於是決定自告奮勇的向空服員自我推薦說交給他來處理好了。

空服員們沒辦法的情況,為了避免其他乘客受到更多的影響,既然有人自告奮勇,不如就讓這個男子幫忙。

聽聞空服員小姐用日文勸說這名小姐,熟知日文的楊唯楓便直接以日文問話:「這位小姐,妳這樣打擾到其他人了,飛機已經飛到一半不可能回頭了,請妳好好的不影響其他人。」

聽了楊唯楓的話,女高中生又不爽的踹了前面椅背兩腳,似乎可以聽到塑膠斷裂的聲響。

「我就是很不爽!」

「這位小姐?請問妳是在不爽什麼事情?」
楊唯楓好奇的問著。

「不告訴你。」
女高中生雙手抱胸,翹著腿靠在椅背上撇頭不說。

「請問一下...,剛剛是怎麼發生是狀況的?」
楊唯楓小聲地問著身旁的一開始被興師問罪的女空服員。

女空服員低著頭小聲地回復:「我替這位小姐上飛機餐,說是要牛排套餐,還是雞排餐,他說都不要,我說那小姐是吃素的嗎?我們有牛蒡蔬菜餅的套餐,她聽了十分生氣,於是就開始踹椅背了。」

「這麼驢的個性...肉也不要菜也不要,是跟馬還有驢一樣盧,這樣的話你是想吃紅蘿蔔...嗎?」
楊唯楓習慣的用牧場的道理向人開導。

聽到紅蘿蔔三個字,女高中生的眼睛為之一亮。

察覺女高中的反應,楊唯楓詢問著身旁的女空服員:「請問你們有紅蘿蔔嗎?」


「沒有調理過的那種嗎?這個時間上,是不可能,畢竟所有的餐點都是事先準備好的,不可能帶生食上來。」
女空服員搖搖頭。
「啊,不過提供給小孩子的餐點中生菜沙拉有紅蘿蔔,如果這位小姐不嫌棄,我們可以把多餘的份整理成一個套餐。」

「紅蘿蔔與生菜的套餐換給妳,那可以在下飛機前都不要亂了嗎?」
楊唯楓整理著空姐的訊息,跟著女高中生談條件。

「這位大哥,照你說的,如果可以這樣換是最好的,我全聽你的。」
女高中生聽到有紅蘿蔔後,開心的笑了出來,一口答應了楊唯楓。

女高中生答應後,這才解決這個荒謬的事件。

楊唯楓這才可以回到位置上乖乖用餐,雖然麻煩,不過也算是好事,至少解決了鬧劇之餘,另外一餐空服員也直接幫她的餐點升等成頭等餐的規格。

經過了12小時的長途飛行,抵達英國倫敦希思羅機場...


機場外,楊唯楓看了看筆記上的日期,時間距離歐盟牧羊人大會還有5天的空閒,這空檔他打算在英國首都倫敦好好觀光,看了一下手中的iphone 4確認一下事先紀錄的地圖。

這時正好看見了幾個小時前在飛機上大鬧的女高中生,似乎她迷了路盯著機場航廈的地圖死盯著。

「請問這位小姐,妳...這是迷路了嗎?」
楊唯楓搭話詢問著,畢竟看來是一個不懂英文的日本人,在英國這種語言不熟的地方,雖然他不想扯上麻煩,但出於濫好人的個性還是選擇向前搭話。

「啊 !你是在飛機上給我吃紅蘿蔔的好人?」

「並不是,給你吃紅蘿蔔的是空服員...」
楊唯楓扶著額頭,總覺得自己哪裡做錯了。
「所以,小姐妳是迷路了嗎?」

「是呀!外頭的地圖我還看得懂,只要攔的到車,我的英文能力就能想辦法抵達,但這個地圖我怎麼都看不懂。」

「原來妳懂英文呀。」
楊唯楓吐槽著,不過想想少女一個人前往英國,自然應該是懂點英文,否則海關那關都不知道怎麼過的。

「如果你有空方不方便陪我去一個地方呀?」
女高中生邀約著。

「去一個地方?妳是去哪裡?」
楊唯楓狐疑著,雖然內心有些畏懼,但既然被這樣請求了,他似乎也不好推遲。

「我是來英國領一個遠房親戚的外叔父的遺產,日本稅務局的人說,我只能來英國當地存放遺產物品的銀行領取,因此我必須親自去一趟。」
少女簡單的敘述自己來英國的目的,似乎沒有在飛機上那麼難以溝通。

出於對於同鄉的憐憫,這讓楊唯楓大意了。

「好吧!反正離我要參加的牧羊人大會還有五天,這段時間當作觀光陪妳一起去也可以。」

「那領完後,如果有錢我再邀請你去各個景點玩!」
少女聽了十分高興,至少這趟旅程是有伴了,楊唯楓也不像壞人,似乎值得信任。

「對了,你叫什麼名字呀,我叫做楊唯楓,因為是牧羊人,大家也叫我小羊。」
楊唯楓確定了行程後,便把地圖和手機收了起來;順道詢問。

少女飄散著灰色長髮,轉身對著楊唯楓露出了燦爛的笑容說著:「我姓黃金,我叫做黃金餃。」

「...」
小羊心想著,這什麼鳥名字呀。

----------------------------------------------------
姓名:黃金 餃
性別:女
STR 15(+2)  CON17(+3)  DEX12(+1)  INT7(-2)   WIS11(0) CHA2(-4) LUK13(+1)
LV:1
職業       :長跑選手/女高中生
年齡       :17歲
外貌等級:普通
身高       :170cm
體重       :60kg
母語       :日文 其他語言:英文
----------------------------------------------------


於是楊唯楓便跟著黃金餃一同行動,兩人搭上了英國當地的雙層巴士前往位在目的地的銀行。

花費了繁瑣的程序,幾乎要一個早上的時間,簽核數個文件和提供資料證明黃金餃與他外叔父之間的關係,這才從銀行專員手中拿到一個提袋。

提袋裡面放了一個黑色鐵框的古老燈籠,就外觀看起來19世紀的產物中間有著一根白色蠟燭。

而這東西就是一件需要黃金餃花費12小時搭乘過來領取的古董。

這讓兩人著實傻眼,不過兩個人並沒有鑑定骨董的能力,且換個角度想黃金餃的外叔父既然把這個東西保存在銀行內,說明著這東西應該有著一定的價值,或許是來自18、19世紀的骨董。

黃金餃還是取下了銀行贈送的提袋,好好收下這個燈籠;想想若是小羊想觀光的時候,若在倫敦市中心找到古董店可以去鑑定一下價值,或許可以貼補點旅費。

於是轉而按照小羊的行程,兩人決定先去倫敦市中心一趟.


搭乘英國當地的火車,來到了倫敦市中心的國王十字車站,便下了車。

此時正是7月19日的中午12點整,正值各種休息時段,也是各個遊客與旅客午休用餐的時間,王國十字車站首都標的的車站,自然周圍是車水馬龍、人聲鼎沸。


兩人正離開火車站,想準備找尋用餐的地點,此時不遠處一名扛著手提包牽著一名小女孩的老人突然被一名男子給搶劫。

對方應該是覺得行李箱看來厚重,必定放了什麼東西,於是搶著了老人的行李箱立即狂奔逃走,一不小心撞倒上了黃金餃;使得了雙方手中的行李箱與物品掉落一定。

這個搶匪手腳很俐落的一邊起身,一邊將老人與黃金貴的行囊一把抓起,拿了就跑。




小偷動作之快,即使摔了一跤,以老人和小孩的行動速度也未必追得過來。


此刻愣在原地的黃金餃與小羊才發現自己也被搶劫了。

「一出來就被偷呀...?」
小羊無奈地著自己的運氣,果然很差。
「追呀!黃金餃。」

兩人連忙也跟在後頭追搶匪;不過,由於小羊的體能並非很好,很快的又被落在了後頭,只有黃金餃死命地追著。

黃金餃,作為參加過奧運田徑長跑項目的明日之星,她嘗試著追著小偷卻也怎樣也拉不近與對方的距離。

這讓她十分錯愕與不甘,但為了自己的行李以及剛到手的遺產,說什麼也要緊追不放。


黃金餃一路跟隨搶匪來到了不遠處的一個名叫『飛馬租車』租車公司的停車場。

停車場停著不少台的轎車與箱型車。

小偷隨即挑上了一輛車,接著從包包拿出了一根類似木杖的東西向門鎖一揮,隨即車門自動打了開來,而歹徒將身上的東西都丟上轎車的副駕駛座準備開車逃逸。

歹徒跨著未關上的車門,舉著手槍威嚇著黃金餃。

黃金餃快速奔向車子,接著奮力一踢。

黃金餃攻擊判定(DC15):擲骰15+ 力量加值2 = 17> DC15 成功!

黃金餃一腳踹飛了沒有闔上的車門,並且使得裡面的搶匪嚇到,一名看起來纖細的高中女生,竟然能夠一腳踹飛車門,嚇得不小心搬動方向盤,吃怎瞬間打滑飄移,滑到了一旁停了下來。

小羊這時才從停車場的出口準備趕了過來,搶匪見狀,立刻重新發動車子,踩下油門準備逃逸。

此時突然間出現了兩發槍響。子彈不偏不倚地打中了左前車輪使其車子再次打滑後,擊中了右後車輪。

車子再一次原地打滑飄移,拖移了一會來到入口閃過了小羊的身旁,停了下來。


正當小羊與黃金餃意會到剛剛發生了如此突然其來的狀況,這時出現一名平頭長相兇惡脖子上有一把刀的刺青男子以及挑染藍色頭髮的年輕少女從小羊的身後出現。

平頭男子直接伸進車內,一把抓住搶匪,將他拉了出來,一拳將其擊倒在地,出點車禍本來暈眩的歹徒,也無法起身地癱軟在地上。

平頭男子連忙將副駕駛座被搶的行李都拿了出來確認。接著將提袋與屬於黃金餃的行李箱,交給了離自己最近的小羊並詢問著。

「喂!這是你們的行李嗎?」
男子用著中文詢問。

「你是笨蛋呀!都不知道對方是那裡人就自顧自的說中文!你覺得人家聽得懂嗎?」
一旁的藍長髮女子吐槽著,一邊替地上的搶匪做簡單的手腳綑綁。

「沒事,我聽得懂,我會說中文;還有...,那個的確就是我們的行李。」
小羊點了點頭,先替黃金餃把行李取回。

「你看吧!真巧呢!小哥的中文很標準,看來是華人?」
男子聽到熟悉的語言欣喜著,看來他並不會英文的樣子。
「我的父母都是臺灣人,雖然我現在並不住在臺灣而是日本北海道,但小時候曾經去過臺灣和內蒙古遊歷過,所以我中文溝通沒問題。」

黃金餃靠了過來檢查自己行李,不時間有發現那名平頭男子不斷看著自己的提燈;這行跡詭異小羊也略有發現。

「請問這位大哥,請問有什麼問題嗎?」
小羊看著對方類似黑道份子的打扮,於是恭敬的以中文先開口詢問,深怕一旁的黃金餃會耍白目惹惱人家。

平頭男子被察覺自己在偷看,而有些慌張,連忙解釋:「啊!想說那個提燈,看起來有點年份的樣子,應該是個古董,這東西是你們最近獲得的嗎?還是說是家傳寶物之類的?」

由於黃金餃不懂得中文於是小羊貼心的翻譯了給他聽。

「我也不太確定這東西哪裡來的,這只是從一個遠房親戚留給我的遺產,我也是今天才從銀行拿到的。」
黃金餃以英文有些畏懼的小心翼翼回答。

一旁的藍色長髮的女性也湊了過來,聽了黃金餃說的日文,不等小羊開口就簡單的替這名平頭男性做翻譯。


「原來如此,看來是我想太多了。」
平頭男子拍了拍後腦杓似乎也不追究的,爽朗的道歉。


四人正對話的時候,從租車公司裏頭走出了一名櫃台人員,向四人立刻喊聲招呼:「這幾位先生小姐們,你們好!我剛剛在租車公司裏頭聽到外頭傳來槍聲,請問這裡剛剛發生什麼事情了?」

小羊與黃金餃準備回答的時候,藍色長髮的女性立刻搶著回答。

「我們是在國王十字車站下車的,下車沒多久就在廣場遭遇搶匪的...」

「在車站那邊遭遇了搶劫?」
這位櫃台人員驚呼著,看著一旁倒地的男子,手上的確有一把槍,立刻認定他就是這位小姐口中所說的搶匪。

確定櫃台人員採信了自己的說法,藍髮少女緊接以自己一套說詞解釋著:「搶匪在逃跑的過程中擦撞那位小姐,連同那位小姐的物品一起搶走,於是我們一路追到了租車店這裡,搶匪似乎用工具撬開車子並發動,他舉槍威嚇我們試圖逃逸,不料車子意外爆胎,我們向前想要阻擋;沒想到搶匪真的開槍威嚇我們,於是我的這位男性朋友,以擅長格鬥技破壞車門,強行將搶匪拉出車子制服。」


聽起來十分離奇的過程,櫃台人員十分狐疑的稍稍眼神飄向平頭男子,但他一臉凶神惡煞的樣子,讓櫃台人員很快又撇開眼神:「徒手破壞車門將搶匪拉出來...,聽起來十分離奇...」

「不過,看以來這位先生十分的壯,歹徒也倒在那邊了,我看了也相信應該是他做的...」
櫃台人員半信半疑,看向了黃金餃以及小羊,反問著。
「請問對於這位小姐的口述,兩位有什麼要補充或認為錯誤的地方嗎?」

小羊思考了一下便開口回答:「我們所見的遭遇和這位小姐說差不多,我同行的夥伴黃金小姐的東西被搶匪搶走了,我們一路追過來,我個人比較晚到現場,但的確有聽到槍聲。」

一旁的黃金餃則是看向了剛剛爆胎的位子,看起來剛剛行徑的路上沒有留下彈孔或是明顯的子彈擊中輪框的樣子,並且這位小姐與先生身上也沒聞到煙硝味。

以她的認知上,認為這並不太可能,似乎有著什麼蹊蹺。


聽完小羊的回答,櫃台人員點了點頭,連忙一邊撥手機一邊解釋著處理的方針:「很抱歉,因為涉及我們公司的車輛損毀以及槍械事件,我們只能依程序先報警,等警察來看怎麼處理再說了,在警察來之前再麻煩你們待在原地。」

櫃台人員播通電話後,便走到一旁與警察對話。

藍髮的少女則是對著兩人壓低聲量的說道:
「謝謝你們替我們掩護實情,我們跟老闆只是來觀光的,但是...如果被認知盤查出有槍的話,可能會增加不必要的麻煩事,所以還必須要想點辦法才行...」

藍髮少女有些苦惱的神情說道。

一旁的平頭男子因為不會英文,只是附和性質的點了點頭。

「那你們被搶的東西還好嗎?」
黃金餃小姐疑惑地詢問著,明明記得剛剛拿著行李的並不是這兩個,她打算以此試探兩人。

藍色長髮的小姐只是敲了敲行李箱外殼接著說:「沒事的,這個行李箱很堅固。」

黃金餃的仔細觀察下,覺得兩人與當時記憶中被搶的小女孩以及老人家沒有相似之處。


「對了,還沒自我介紹,我叫做蘇若蔓,來自臺灣,是一名高等技職學校的學生,目前在『朝陽科技』進行實習。」
若蔓小姐這才想到自己尚未自我介紹,接著連同不熟識英語的平頭男性也介紹給兩人。
「這位是我的同事,是名工程師,叫做高嘉政,不過他英文不太好,需要我做翻譯,此次我們是與老闆前來英國討論歐美市場的開發案的。」

一旁的高嘉政點了點頭。

「我是來自日本北海道的牧羊人,楊唯楓,你們叫我小羊就好。」
小羊以英文夾帶中文自我介紹著。

「欸來自日本呀?真想不到...,要不是你說出生於臺灣,否則你中文標準程度肯定讓我們訝異...」
碧欣訝異著,畢竟小羊的長相上看不出來是哪國人,只知道是東北亞的民族長相。
「那這一位小姐呢?」

「沒想到臺灣人真的跟漫畫說的一樣,身上都會帶著槍呢,連高中生都拿著槍呢,真可怕。」
黃金餃驚呼地說著,才又自我介紹‵
「我叫做黃金餃,是日本的高中生,目前是代表國家隊的田徑選手。」

「才不是哩!這應該不是常識呢。」
小羊吐槽著。

蘇若蔓尷尬的不知道怎麼回答,畢竟他還得一邊解釋給高嘉政聽。

高嘉政理所當然的回答:「很正常吧!在台灣某些縣市出門帶槍是必備品呢。」

之後被蘇若蔓肘擊了一下。

「並不是這麼一回事呀!臺灣很安全的!」
小羊汗顏的解釋著。

「我在國際運動賽場上遇到的臺灣朋友都說那裏治安很好,看來不是這麼一回事呀。」
黃金餃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頭說著。

在眾人自我介紹並討論台灣的槍枝氾濫問題的時候,櫃台人員帶著警察過來了,並開始簡單了做起筆錄。

重複著前面的回覆,一樣由蘇若蔓負責主要的回覆,對此小羊跟黃金餃只是在一旁點頭覆議。


「請問各位的物品都回到手上了嗎?有什麼遺失或損壞的嗎?」
警察很快的確認周圍的情況後,便開始詢問著四人。

「我們的行李回到手上了,安然無恙。」
蘇若蔓說完於是看向黃金餃。

黃金餃持續懷疑著,這兩個人應該不是行李的持有人,但現在卻說自己是行李持有者,讓她感覺其中有貓膩,想要戳破謊言。

「那個...警...」

正當黃金餃準備提出質疑的時候,一名高大蓄著長長的白色鬍子的老人走了過來。

「您好,警察先生,不介意我加入對話吧?」老人。

「好的,請問您是?」警察。

「我是這位蘇小姐跟高先生的老闆,敝姓成,成利暘。」老人。

「成老先生您與這起案子有關聯嗎?如果無關係的話,我可能無法讓您介入筆錄。」警察。

「當然。」名為成利暘的老人很快速地回答。「被小偷偷走的行李箱就是我的,我想我是被惡意的鎖定進行偷竊,畢竟已經是我來到英國的三天中的第二起了。」

「被鎖定?請問您有攜帶什麼寶貴物品嗎?或是說與什麼人有恩怨爭執?」警察一邊做著筆記一邊說道。

「是的,有攜帶著寶貴的飾品...」

老人話說到這裡,剛名一名有著亞麻綠長髮的小妹妹拉了拉,黃金餃與小羊的袖子,轉移著兩人的注意力,將視線目標放在她的身上。

「方便的話,我可以給您過目。」
成利暘隨即打開了行李箱,行李箱閃耀出一陣白光乍現,直接目視著行李箱的警察與櫃檯人員、小偷,隨即陷入昏厥狀態。


接著高嘉政看似熟練的扛起警察、櫃台人員和強匪三人安置到一旁,又處理著警察手中的筆記;而蘇若蔓則是拿起類似可觸碰儀器的平板,對著周圍的監視器比劃一番,看似兩人似乎在操作偽造什麼現場的樣子....

「請問你們在做什麼?」
黃金餃用著飛哥與小佛中伊莎貝拉的口吻說著。

「欸?奇怪?怎麼你們兩個怎麼沒有跟著記憶刪除器的效果昏厥過去?」蘇若蔓提出質疑。

「是湘璃我叫住他們的喔!」
亞麻綠長髮的小女孩跳著舉手回答。

「欸?湘璃小姐?您為什麼要這麼做?」
蘇若蔓提出疑惑。

成利暘老先生出面解釋著:「是我讓小璃這麼做的,這兩位雖然看起來是普通人,但似乎對於你們剛剛的戰鬥沒有太過於得驚訝,讓我覺得或許是與嘉政一樣,對我來說是個機緣,況且這件事情也不牽扯英國議會的官方執法單位,我們也不是英國人,即使要追究也追究不到我們頭上,因此就依著我這個老人的一時興起做吧?」

蘇若蔓觀念上似乎有點不能接受,但還是點了點頭,畢竟是自己老闆的意見。

小璃貼心著翻譯給高嘉政聽,高嘉政明白了的點了點頭說:「這麼說來這兩位身上的確有著一些怪異,而且還持有著那個奇異的燈籠...」

「那個奇異的燈籠?」
成利暘疑惑的看向小羊與黃金餃詢問。

小羊沒有回答,只是看向提燈的持有人黃金餃。

黃金餃只是有些懷疑,但還是回答:「那是我今天取得的,來自遠房親戚的遺物。」

「很抱歉,或許是我太唐突了。」
成老爺子似乎感覺出黃金餃眼神中的懷疑與懼怕,於是趕緊解釋。
「對了,兩位該怎麼稱呼...」

「我叫楊唯楓...」

「我是黃金餃...」

兩人分別用中文與英文自我介紹著。

「我挺好奇是怎樣奇異的燈籠,這小夥子在我身邊跟著也有一段時間,應該是什麼稀奇古怪的東西都看過,連他都特別在意的提燈,我也感興趣了起來;好歹我也算是個工業與科技大廠的老闆,應該有鑑別骨董的能力可以幫你們看看。」

小羊便再次看向黃金餃,雖然他都知情,也深怕黃金餃突然做出失禮的行為,但還是希望交由黃金餃自己決定怎麼處理。

黃金餃爽朗的回答:「當然可以,我本來還擔心這個凶巴巴男跟藍髮女是不是要幹走你的行李冒充來的壞人,如果都是好人的話,當然沒關係。」

聽到這裡,蘇若蔓有點汗顏,高嘉政就算了,沒想到自己也有被當作壞人的一天。

「沒事的,再次澄清一下,這兩位是我僱用的年輕人,是他們手腳快了點,藉著我跟我的孫女湘璃走得慢,他們擔心我們受傷,便搶在我們前面替我把行李搶回來。」

成老先生說完後,黃金餃也不懷疑的把提燈拿了出來交付給了他確認。

接過提燈沒看幾秒,成利暘便眉頭深鎖著,久久後才開口。

「這個東西是屬於這位小姐的嗎?」

「是的,這從我過世的外叔父那邊取得的。」

成利暘明白的稍為點頭又繼續問道:「那麼這位小姐,你是否有聽過所謂的『魔術師』?當然我所指的並不是在舞台或電視上表演戲法的那種魔術師...」

「魔術師就是把撲克牌呀花呀變出來那種職業嗎?」

聽完黃金餃的解釋,成利暘只是豪邁的哈哈大笑:「哈哈!這位小姐,世界上可是有著很多你想不到的神秘與奇異、玄幻的事情,那都是屬於我們的圈子每天要面臨的,正確來說我們並非被稱為魔術師,應該叫做...『逢魔術師』。」

說著逢魔術師幾個字...,成利暘老先生特意換上了日文,黃金餃和小羊懂得日文的兩人不免得相互看了一眼。

「逢魔...術師?」

逢魔這個字,在日文有著『逢魔時』,這個說法,意思是白天至黑夜之間日夜交錯的一個時間點;相傳也是人類最容易遇到妖魔鬼怪的一個時段...

稱『逢魔術師』,不免讓人理解應該是與什麼妖術、法術有關的身份。

「也就是類似於陰陽師或是巫師囉?」
小羊以自己的理解詢問著。

「可以這麼說,道士、法師、巫師、陰陽師都我們圈子的成員在普通人眼中的身分,Wizard、Witch都是普通人對我們的稱呼,但我們比較稱呼自己為Ohmagician...」
成老先生微微笑著,對於介紹自己的身份看來十分自信與自傲。
「這一些非凡事件的人事物,對其要進行處理以及管理的事情的便是我等『逢魔術師』職責;我想這位小姐的親戚,也就是外叔父,應該具有逢魔術師的血統,因此才會把這提燈留下來,為的就是要給能夠將其再次使用的血親;而作為他親戚的妳,既然被命運選上了獲得這個提燈,想必妳身上應該也有著作為魔術師的血統。」

 (KP自我吐槽:怎麼感覺成老爺是來安麗別人要不要成為逢魔術師的。)

「那,...請問成老闆,你知道這提燈的價值嗎?」
黃金餃好奇詢問著。

「這個東西的價值嗎?如果是骨董還好說,但魔導道具...一時半刻我也說不清楚,只能說這提燈,已經不是這個時代的魔術師能夠製造出來的東西了。」
成利暘接著又從口袋拿出了名片夾,取出了一張名片地給了兩人。

上頭寫著『朝揚科技 臺灣台中工業園區 董事長成利暘』。

 (KP自我吐槽:兩個都不是台灣人,沒辦法科普更多PC的設定。)

「這間公司只是我做為普通人表面上用一個外皮,實際上作為魔術師,我同時是魔術師中專門開發與維修魔導道具的魔導技師;利用外皮的家電公司開設一家魔導技師的工廠,專門製作各種魔導道具給臺灣的魔術師們使用,以我的資歷我敢擔保只要給我一點時間能估出的價值。」

「製造魔導道具...?所以這東西是能使用什麼奇幻力量或魔法嗎?」
黃金餃眼睛為之一亮的說著。


「這東西用處...」
成利暘他思考了一下,快速地整理記憶。
「這東西現在也經不尋常見到了,已經是少見的管制物品,我依稀記得應該叫做『遮月提燈』吧!」

遮月提燈

管制編號:S2-057
管制等級2顆星
外觀描述:
一個約包包大小黑色鐵架的提燈,中間有著一隻白色蠟燭。
物品描述:
不論怎麼使用什麼方式點火,都無法使其蠟燭點著或消耗,即使破壞了蠟燭,直到24小時之後,白色的蠟燭又會恢復原本的高度,手把的部分會類似以野兔的獸皮製作和木棍製作而成。

效果描述:
這個蠟燭必須要以魔力才能夠點燃,點燃的情況下,周圍的光芒會瞬間如同漆黑一般。
僅只有持有燈籠的人,可以看見自己周圍約半徑1公尺內的周遭環境。



「我記得那提燈的效果是...不論怎麼使用什麼方式點火,都無法使其蠟燭點著或消耗,即使破壞了蠟燭,直到24小時之後,白色的蠟燭又會恢復原本的長度;必須要以魔力才能夠點燃,點燃的情況下,周圍的光芒會瞬間如同漆黑一般。僅只有持有燈籠的人,可以看見自己周圍約半徑1公尺內範圍的事物。」

聽聞成利暘的解釋,黃金餃心聲調皮的想法立刻去碰了一下成利暘手中的提燈,想讓他發揮效果,然而並沒有任何反應...


「那成老闆,我這種普通人拿著它不會有危險嗎?」
小羊擔心的詢問,深怕黃金餃拿著這東西會遭遇什麼奇怪的人盯上,或自己發動效果搞死自己,

成利暘搖搖頭:「並不只是楊先生,包含黃金小姐在內兩位並沒有開發作為魔術師的能力,自然沒有辦法將魔力提供出來;我想這個提燈妳們是無法使用的,對你們來說只是一般的古董罷了。」

「那持有這個道具,有沒有可能招來什麼敵人?」
小羊接著再問著自己好奇的另一個問題,畢竟他過去已經莫名招惹太多詭異的人事物了。

成利暘明白小羊擔心的地方,但以他的立場也不好說什麼,以免嚇壞兩人:「以魔術師之間的定律來說,我想是爭執與搶奪都是必然的,但能一眼看出這東西價值的只有魔術師,只要妳們好好收藏著不要讓人看到,我想應該會沒事的。」

「難怪我一拿到這個東西,就發生搶案並遇上你們,這東西果然邪門。」
黃金餃抱怨著,認為是提燈帶屎招來霉運。

成利暘哈哈大笑:「這個就是所謂魔術師的命運,既然這位小姐跟這個東西牽扯上關係,那我想妳也是與我們所謂魔術師的圈子有了關係,或許離加入我們也不遠了... 」

說道這邊成利暘呼喚了一下蘇若蔓,從他手裡的皮夾,挑了一張名片遞給了黃金餃。

「如果小姐,妳對這個物品想要處理,或是了解,甚至是想加入魔術師的圈子感興趣的話,不如今天晚上六點,妳們到這家餐廳來找我,我到時候再跟妳們聊聊關於魔術師的事情,歡迎妳們過來,由我來招待兩位客人。」

收到了餐廳的名片,似乎是一家位在附近的法式料理餐廳,名字叫做黃昏。

「對了,我們後面還有個行程,不如先就此別過,期待兩位晚上能赴約。」
說完之後,成利暘表示自己公務上還有約,便準備與高嘉政、蘇若蔓以及他的孫女成湘璃一起離去。

「對了,也提醒楊先生和黃金小姐兩位,盡快離開現場,這些人醒來後短暫記憶會消失,但最好是不要讓他們看見被消除記憶期間太多相關的人事物,否則消除的記憶會很快恢復。」
若蔓離開前,提醒著兩人。

黃金餃和小羊只是點了點頭,還好店裡的人沒有跟著湊過來,否則記憶被消除的人大概就不只如此了。

而黃金餃與小羊,雖然有些茫然和難以接受,不過眼下肚子已經餓得咕嚕咕嚕叫,趕緊離開現場,決定先找個地方覓食要緊......

創作回應

kaze
許久未見,

去年後半年至這個月初,因為主管離開,
暫代主管職的地獄時光終於過了。

中間基本上大幅度棄坑了放置轉生這部作品
雖然是一週一更,但真的斷更習慣了+工作的狀態,就很難維持連更的狀態與感覺
還是,跟期待更新的觀眾們道歉,對不起!!

目前的生活與寫稿狀態還沒恢復,
還在找尋適合自己的更新步調或文章呈現方式
也還在考慮是否更新那個系列,如果有進一步的消息會盡量公告。

---

回來主題
此作品是我與朋友私下玩TRPG的跑團紀錄製作而成的劇本。

選擇的是DND的延伸系統D20,外加上自己設定的世界觀和房規
(不過作品中不太會提到 TRPG系統的內容)

此部分預計有11回,目前已經全數完稿,所以請安心食用。
如果有相關系列應該是會以同樣的方式主題章節的方式去撰寫,以避免斷更
希望大家會喜歡。
2022-02-25 20:10:31
kaze
封面來源:
採用紙娃娃分享網頁https://picrew.me/
五百式立ち絵メーカー
ろ式男子メーカー
此部分可用個人與商用資源,如有版權疑慮我會盡快下架與相關處理,謝謝
2022-02-25 20:10:46
樂小呈
不過,由於小馬的體能並非很好 - 小羊
沃夫教授人就跟失蹤了一樣聯絡簿上 - 聯絡不上

期待後續[e7]
2022-02-26 11:24:34
kaze
感謝除錯~
2022-02-26 18:43:13
樂小呈
話說 RPG 相關像是檢定的地方要不要加上斜體之類的標註?
2022-02-26 11:25:26
kaze
原本有考慮 不過後來其實把這種敘述大幅減少了,
加上原本打稿軟體複製過來格式會跑掉 就放棄了
2022-02-26 18:44:05
XLSky
QAQ
2022-02-27 09:31:30
kaze
感謝支持QAQ
2022-02-27 10:01:5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