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身為路人的我,怎麼可能被五個人氣學姐給喜歡上? 第三集 第二章 04 愛己

曉時逅 | 2022-02-24 21:24:02 | 巴幣 0 | 人氣 39


現在先讓學姐自己一個人靜一靜比較好。

所以我離開了詩社。

接著,我一個人來到屋頂。

現在的季節還是頗悶熱的,但屋頂的涼風依然能消除一些悶熱感。

我靠著欄杆一邊望著底下的光景,一邊思索學姐的事。

首先,學姐如果想成為遊戲編劇,那她就必須先突破她爸那關。

這過程必然會是辛苦的。

但學姐絕對辦得到。

因為她在述說自己想成為遊戲編劇時的表情,是那麼的認真、那麼的充滿決心。

這樣的人,是離成功最近的人。

「你一個人在屋頂做什麼呢?柏睿學弟。」

而後,我的背後傳來熟悉的嗓音。

於是我轉頭看到帶著微笑的羽娜學姐。

「沒什麼,只是剛好想看看風景而已。」

「喔?是嗎?那你不介意我陪你一起看吧?」

「嗯,不介意。」

說著,我看向學校的花圃。

接著,我突然想問羽娜學姐那個問題,因此,我和她這麼說道:

「學姐,我能問妳一個問題嗎?」

「你想知道我的三圍對吧?雖然有點害羞,但既然柏睿學弟想知道,那告訴你也無妨,我的三圍是⋯⋯」

「不,我一點也不想知道那種情報。」

在學姐要說出危險情報前,我趕忙如此開口。

「嗯?是嗎?學弟還真是與眾不同呢。在『永高女神粉絲團』裡的人可是將這當成是每日必討論的話題呢。」

「那是那些人吃飽太閒了。先不說這個了,我想問學姐的問題是,如果妳擁有的才能會傷害自己,那妳還會繼續使用它嗎?」

「不不不,我最怕痛了。所以假使我真的有這種才能也不會用吧。」

「我所說的痛不是指物理上的,而是心理。」

「心理是嗎?那也不會,因為不管是心理還是物理都算是一種痛,而痛原本就是人類最想割捨的存在,所以答案依然是不使用喔。」

「是嗎?我明白了,謝謝學姐的回答。」

我低頭向學姐道謝,然後往門口那兒走去。

但我才走三四步就被學姐叫住。

「還有什麼事嗎?」

我回頭問道。

「你除了這個問題以外,應該還有其它煩惱吧?」

「什麼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來,說出來吧。我會成為傾聽者並給你良好的建議的。」

「謝謝學姐的關心,但我除了剛才那個問題以外,已經沒有其它煩惱了。」

我不知道羽娜學姐是怎麼看出我在思索怎麼協助龍湘玲學姐的事情,但無論如何我都不能說出她的事情。

雖說集思廣益、多人討論可能會使事情得到解決或多人的幫助、肯定、支持,但我仍然選擇拒絕。

畢竟龍湘玲學姐也不希望讓其他人知道自己的事情吧。

「如果沒有的話就算了。但如果有的話,歡迎你隨時聯繫我。」

說著,羽娜學姐帥氣的離開了。


我利用下節下課的時間將心夢學姐叫到圖書館,並問了她那個問題。

我認為就要找到我心中的答案了。

只要再多問幾個人就行了。

聞言的心夢學姐如此回答。

「假若才能會使我受傷,那我就不會再使用它了。因為那等於自己在傷害自己。這種自殘的行為,是不可取的。你應該不會這麼做吧?學弟。」

看著心夢學姐嚴肅的神情,我緩緩搖了搖頭,說:

「不,我不會這麼做的。」

「那就好。不過,你為什麼會問我這種問題啊?發生什麼事了嗎?」

面對學姐擔心的神情,我開口表示。

「不,什麼事都沒發生。」

「那就好。但假如真的發生了什麼事,你一定要和我說喔。你以前那麼認真的幫助了我,所以換我幫助你也沒關係。」

不知為何,說這話的心夢學姐的臉頰有些發紅,這是我的錯覺嗎?

算了,不管了。

「嗯,假如我真的發生了什麼事,一定會找你的。」

「嗯,那我回教室了,掰。」

和我揮了揮手,學姐便離席了。


即便到了放學,我也沒有找到我要的答案。

於是我就這麼回到家中。

看到繼母和楊翊馨在沙發上快樂的聊著天的模樣,不想打擾她們母女的我默默的走上樓。

我將書包放在書桌上後,手機便響了起來。

是子晴學姐打來的。

「喂,怎麼了嗎?」

『柏睿,我今天終於拿到縣長盃的冠軍獎金了。我也不知道主辦單位在幹什麼,獎金竟然拖了一個禮拜才給我⋯⋯算了,都是過去事了,拿到獎金的我打算現在去棒球打擊場揮棒,你要和我一起去嗎?』

「現在嗎?」

我看了下手機上的時間,問道。

『嗯,他們開到晚上十一點,所以現在去沒問題。』

我想了下後,說:

「嗯,那走吧。」

去打打棒球也不錯。

這麼想著的我,將身上的制服脫下,換上適合運動的運動服。


匡!

子晴學姐將棒球擊飛出去的聲音響了起來。

一回合的球有十五顆,她只有第一顆球沒打到,其它都打到了。

而我則是只打中一球而已⋯⋯

這雖然看起來很簡單,但實際拿棒揮棒時,你就知道這難在哪裡了。

結束了第一回合的揮棒後,我和學姐坐在椅子上休息。

喝了口從飲料販賣機買來的麥奶,我開口這麼問著子晴學姐。

「那個,問妳一個奇怪的問題喔。假如妳擁有的才能會傷到自己,那妳還會繼續使用它嗎?」

聞語,子晴學姐微皺起眉,然後才這麼說道:

「這還真是一個怪問題呢。但我想這問題本身就沒有標準答案吧。關鍵都要看人怎麼想。比方說有人的才能就是算數學,是數學領域的天才,但他卻不想從事這方面的工作。原因是算數學會讓他感到痛苦。

「但他又不得不從事,因為社會上除了數學以外的工作他都做不來。因此他雖說每天都痛苦的算著數學,但他成功存活在了這個社會上。這樣你能說他的才能帶給他的一定是壞處?一定是傷害?」

「所以,妳的意思是只要自己的才能能讓自己活下去,那即便傷害自己也無妨囉?」

「嗯。活著才是一切,死了就什麼都沒了。」

「好寫實的回答。」

「不然你想聽虛假的回答嗎?」

看著子晴學姐露出的苦笑,我也回給她一個苦笑,並和她這麼說:

「NO。」

接著我們又去打了第二回合的棒球。

我這次比第一次還慘,一顆球都沒打到。

第二回合結束,我們又在休息區小聊了一下便返家。


星期六的這天,我到政大書城的門口等元希學姐。

她抵達後我們一起進去裡面。

這裡不愧是書城,一走進裡面,滿滿都是書。

另外,這兒還有提供給讀者能夠靜靜閱讀的桌椅。

元希學姐走到正排著隊的人的後方,隊伍的盡頭是展覽區,通常簽書會都辦在這裡。

在排隊的時候,在我身旁的元希學姐忽然這麼說:

「吶,柏睿同學。聽說你正面臨著一個煩惱是嗎?」

「⋯⋯是會長和妳說的嗎?」

「嗯。我想試著回答在你心中盤踞的那個問題。所以,可以給我這個機會嗎?」

「隨妳。」

「嗯,那我說了。我認為你不需要想得那麼複雜。假如才能會傷到自己,那也不需要擔心。因為愛著自己的人,是不會被才能給劃傷的。唯有不愛自己的人,才會被才能給傷害。所以,有沒有愛著自己,那才是最重要的。希望我的回答能給你帶來幫助。」

「愛著自己是嗎?」

「嗯。」

「還真像是戀愛腦的回答啊。」

「你不滿意嗎?」

「不,我沒有不滿。」

或許答案真的就像元希學姐說的這樣,要學會愛自己。

排了一會兒後,終於輪到我們了。

是我的錯覺嗎?

瑤歌怎麼那麼像佐渡老師?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