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失戀之怒》07、戰帖

夏懸/我愛MKM汪汪 | 2022-02-24 18:13:26 | 巴幣 14 | 人氣 91

完結失戀之怒
資料夾簡介
愛情,既能讓人幸福,亦能使人不幸...

 

《失戀之怒》07、戰帖
 
 
  「我當時是回去教室喝水,那時候上體育課很熱啊!」我瞎掰。
 
  「操場附近明明有飲水機,你幹嘛還特地回教室?」李沐傑蹙眉問。
 
  「學校的水很難喝,我只喝原裝進口的冰島礦泉水。」
 
  「少胡扯了!你肯定想幹什麼壞事才會跑回去教室。」
 
  煩欸!李沐傑幹嘛一直找我碴?
 
  「潘瑞辰,你是不是想偷舔女同學的直笛?」班導冷不防這麼一句話,嚇得我差點心臟病發。
 
  「我沒有!」
 
  「根據我的教學經驗,男同學都是趁體育課或其他自由活動的時間,偷偷去對女同學的私人物品發洩慾望,我過去已經逮過好幾十個都是如此。」
 
  「咦?原來男生會做這種事嗎?」伊樺像聽到什麼驚天大事般瞪大雙眼,看起來非常訝異。
 
  「別擔心,我跟這些滿腦下流思想的變態不同。」李沐傑安撫伊樺後,將視線投向我說:「不過潘瑞辰我就無法保證了,搞不好這傢伙幹過很多我們不知道的骯髒事。」
 
  「你說什麼!你他媽是欠揍嗎?」
 
  「夠了。」
 
  斑導冷聲打斷我們,空氣瞬間凝結,滲人的寒氣從班導身上散發而出,我瞬間起雞皮疙瘩。
 
  「潘瑞辰,這件事我姑且先相信你,然後呢?你還有什麼沒跟老師說的?」班導略斜著頭問道,黑長的直髮從她右肩落下。
 
  「沒有!」我猛搖頭。
 
  「很好,那麼梅伊樺,之前那些恐嚇信妳還留著嗎?」
 
  「都放在我家了。」李沐傑舉手說:「我不想讓伊樺保留那種詭異的信。」
 
  「好,那你找時間把那些信拿給我,我會請警方調查,然後這件事,包含我們剛才所有的對話,請你們暫時不要告知其他同學。」
 
  「為什麼?如果小肥是被毒死的,不就代表我們班上有殺人犯嗎?」我相當不解地說:「現在伊樺都被欺負成這樣,搞不好還有其他人被威脅也說不定。」
 
  「就像李沐傑稍早講的,我們現在最好不要擅自妄動,不然只會打草驚蛇,還有梅伊樺,這幾天妳就先在家休養,剩下的事我會處理。」
 
  「好的。」伊樺點點頭。
 
  總覺得班導的處理方式有點太過消極,是不是怕被影響教師職涯?但我也沒膽子反對她說的話,只好先假裝服從。
 
  接著,由於教室有貓被剖腹的屍體,班導便吩咐李沐傑去借舊校舍的教室鑰匙,今天要改到舊校舍上課。
 
  我們離開前,伊樺有向我們道謝,還說給我們添了很多麻煩,我和李沐傑都只是微笑以對,要她別想太多,好好休息。
 
  離開保健室後,班導回辦公室去聯絡伊樺的家長,我則跟著李沐傑一起前往管理室。
 
  經過前庭時,李沐傑不悅道:「班導只有叫我去拿鑰匙,你跟過來做什麼?」
 
  我當然也不想跟這廢物走一塊,不過為了幫助伊樺,我還是忍氣吞聲跟李沐傑說:「那些恐嚇信可以給我幾封嗎?我也想幫忙調查。」
 
  有人冒充小肥威脅伊樺,還故意殺貓陷害她,顯然是對她具有強烈惡意才幹得出這種事。雖然班導要我們什麼事都別做,但我總覺得如果我不加緊腳步調查,之後事態只會變得更加嚴重。
 
  不過現在想想,犯人為什麼要冒充小肥?是單純想裝神弄鬼嗎?
 
  的確如果今天是我收到死人寄來的信,即便我不相信這世上有鬼,可能還是會受到不小的衝擊,更何況是伊樺,雖然她表面上說知道有人在假冒小肥,但實際上心裡還是有一部份認為那些信是小肥的亡靈寫的吧?畢竟她們家有很深的宗教信仰,她是相信有鬼的。
 
  伊樺的母親曾是上過電視的靈媒,她小學之所以會被人欺負也正是如此,現在小孩大多都不相信鬼魂的存在,所以當時身為靈媒女兒的她才會被大家嘲笑。
 
  看樣子那名犯人似乎挺了解伊樺的過去跟背景,而且也一定很了解小肥,不然怎能如此完美地模仿小肥的口氣與筆跡?
 
  還有一點,那就是雖然已確認小肥是被毒死的,但我仍然沒搞懂這兩起事件是否有關連,該死!要是班導肯向我們透露更多資訊就好了,現在的我根本只能說是霧裡看花。
 
  此時李沐傑停下腳步。
 
  「潘瑞辰,我就直說了,其實我壓根就不相信你,也懷疑那些恐嚇信就是你寫的。」
 
  「啥?我幹嘛要恐嚇伊樺?」
 
  「因為你喜歡她,你就是那種會欺負心儀對象的人。」
 
  「我才沒有喜歡她!」我耳根發燙。
 
  「你在教室的時候總是用猥褻的眼神偷看她。」
 
  「我是在監督你好嗎?你這色鬼老是對伊樺毛手毛腳,不要以為你是她男友就可以隨便對她性騷擾。」
 
  「你別亂說!我從來不碰伊樺肩膀跟腰以外的地方。」
 
  「最好!你那變態行徑我都看得一清二楚!」
 
  「看樣子你還沒學到教訓。」李沐傑捲起袖子,額頭冒出青筋,「我現在就讓你那張臭嘴再也無法說話。」
 
  「幹!明明是你先挑釁的。」我氣到緊握雙拳。
 
  「汪汪!」一隻白色的拉布拉多搖著尾巴跑了過來。
 
  牠在我們之間趴下並翻起肚子,然後吐出舌頭,用黑溜溜的雙眼望著我們。
 
  「哇!好可愛的狗勾~~」
 
  「對啊!怎麼這麼可愛!」
 
  我們一起蹲下撫摸牠肥嫩嫩的肚子,原先盛怒的心情也平靜而下。
 
  「話說,犯人是如何把信寄給伊樺的?那些信總不可能是憑空出現的吧?」我問。
 
  「就是憑空出現的。那些信總是突然出現在伊樺的抽屜或書包裡,簡直像一開始就放在那一樣。」
 
  「一定是班上某個人放的,都沒有其他同學看到嗎?」
 
  「犯人很狡猾,每次都趁我們電腦課或理化課這類要換教室的課偷放信,更奇怪的是,我們點名時從來沒發現有誰缺席過,當然如果是像某人一樣趁大家不注意時翹課的話,那就很難抓到了。」
 
  李沐傑似乎又再偷偷酸我,本來我很想生氣,可拉布拉多「汪」了一聲,我便又消氣了。
 
  「唉,如果教室有裝監視器就好了。」李沐傑嘆了口氣。
 
  此時我罕見地能體會他的無奈。要是教室有監視器,這些屁事老早就解決了,不過我們學校不僅教室沒有監視器,就連走廊也沒有。據我所知,只有屋頂、前門、後門、圍牆邊、後院這些比較需要防範外人入侵的地方才設有監視器。
 
  這與前些年備受矚目的監視器侵犯學生隱私權的議題有關,支持方是說有監視器可以減少霸凌、財務偷竊與師長不正當行使權利等現象,反對方則是認為監視學生根本是極權國家才會幹的事,加上又有駭客外流其他學校監視器的影片,還有學生在教室做色色的事被流出,這些都曾造成社會不小轟動。
 
  網路上甚至有陰謀論說如果有裝監視器,萬一到時出大事,校方反而難以掩飾所以都不加裝,不過這些言論基本上都看看就好,實際情況我個人認為沒這麼複雜,單純只是跟預算有關,畢竟監視系統是要花很多錢的。我爸是做保全相關,所以我多少也有了解。
 
  就在此時,我靈光一閃。
 
  「如果在伊樺座位附近偷放攝影機錄影的話,不就可以拍到犯人了嗎?」我說。
 
  李沐傑聽聞此話,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對欸,還有這招,不愧是變態才想得出來。」
 
  「你還敢酸我?媽的,這麼簡單的方法你都想不到,伊樺有你這種智障男友真是可憐吶!勸你還是把那些信交給我調查比較好。」
 
  「我才不要把信給你。」
 
  「為什麼?你還在懷疑我喔?」
 
  「沒錯,而且我還很討厭你!之前跟伊樺約會的時候,她老是稱讚你以前多厲害多帥,都會挺身保護她,害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回應,所以我要趁現在證明我比你還厲害。」
 
  哇!太幼稚了吧?都什麼時候了還想爭寵?不過不知為何,聽到伊樺在背後誇我,我就很高興,可是想到她是在跟她男友誇我,頓時心裡又是一陣哀傷……
 
  算了,我也不想一直糾結她交男友的事,既然我喜歡伊樺,那我就好好把我所能做到的事情做好,正好現在是我出頭的時機,我要抓緊機會把伊樺的心給搶回來。
 
  「李沐傑,如果我先找到犯人,你就跟伊樺分手,敢不敢?」我直瞪著他說。
 
  「那如果是我贏的話,你就跟伊樺絕交,永遠不得接近她半徑一公尺的範圍,更不能看她一眼!」他直瞪著我說。
 
  「靠!你要求也太多,那我不玩了。」
 
  「好啦,那改成我贏的話就維持現況,如何?」
 
  他罕見地對我低頭,看來他真心想要趁現在跟我一決勝負,於是我便跟他握手。
 
  「好,我奉陪!」
 
  準備好跟伊樺分手吧!
 
  李沐傑,這學期老子他媽就只招呼你一個人!
 
 
(未完待續)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