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論鋪陳渲染的影響力(多少有劇情雷)

葉哥 | 2022-02-23 15:54:05 | 巴幣 2 | 人氣 118

近年鬼滅之刃的"動畫"靠著幽浮社的精美技術力和聲光效果助威之下,各方聲勢和收益席捲動漫界可謂一門顯學。但或許是作者想法風格的不同,又或是筆者已經變成大叔思想看法逐漸僵化,但鬼滅"漫畫"從故事開局的滅門慘案一直到無限城的諸多情節,都給筆者一種感覺: 隨興,也就是作者當下想寫怎麼樣的情緒就直接先發展引爆,如果有一些鋪陳回憶的必要那就在當下或事後想辦法加入,事前的鋪陳或是起承轉合並不是作者所優先在意的,加以作者本身的線條和分鏡說實話並不算特別出色,這等聲勢可以說是幽浮社製作動畫時特別有愛而昇華的也不為過
經典的大哥沒有輸就是如此,重點放在當下炎柱犧牲的突發式情緒渲染,等到木已成舟了再插入或是補上炎柱和家人的回憶,鬼滅開局的滅門慘案也是,故事才剛開始都還沒足夠了解到主角跟家人的感情之下,為了作者設定好且當下必須的演出,先滅門後續故事在找時間安插或填補必要的回憶,綜觀鬼滅整部漫畫有不少都是這樣的描寫方式這類手法不同倒也沒有優劣之分,平心而論鬼滅的渲染力也有足夠的評價和市場去證明和背書
但這類手法差異也是今天想簡單聊聊的原因,過往接觸過的不少動漫之所以能給我很深的震撼難忘至今,歸根究底皆在於事先足夠鋪陳+適當時機搭配引爆以勾起情緒,底下簡單提三個例子分享
1.     神劍闖江湖: 雪代巴之死
提到神劍闖江湖除了公認的京都篇之外,想必就是經典的追憶篇了。雪代巴之死是導向人誅篇的重要引子,罪與罰的意識、十字傷和拔刀齋的過往也很好地和作品前面的故事連結了起來。而雪代巴之死的那一幕更是讓人會有情緒的一幕,歸根究底來說就是長期鋪陳的功用,如果今天追憶篇直接先爆題在倒敘或是事後簡短補述,個人是覺得震撼度會少很多
雪代巴從小酒館和劍心相遇締造了經典的血雨之幕外,她開始在據點旅館幫忙,特定的時機下質問劍心揮劍和殺人的決心跟動機,志士暫時沒落後也一同開始了同居夫妻的生活,慢慢帶出了她和闇乃武的關聯以及過往動機。花篇幅鋪陳固然需要讀者的耐心及作者的規劃,但最大的好處是當篇幅跟鋪陳掌握適當時,引爆情緒的當下讀者的認同感和入戲程度也會隨之倍增。
追憶篇尾聲雪代巴死於拔刀齋劍下那驚心動魄的一幕裡,我們不僅看到了雪代巴的情緒糾葛,也看到了巴對於未婚夫清里的思念和愧疚,對於劍心從有目的接近到最後體認到拔刀齋私底下的一面,這兩種複雜又相反的立場跟思緒,最後讓她做出了選擇,只可惜命運弄人,巴死於拔刀齋的刀下,最終帶著複雜的心情在劍心臉頰上畫上一痕離世。
簡單來看追憶篇的起承轉合如下:
起: 心太有感民不柳生,想用飛天劍盡心力,遇上桂小五郎開始當起拔刀齋
承: 拔刀齋執行天誅過程中殺害巴的未婚夫清里,巴為了復仇開始接近拔刀齋
轉: 志士發展不順暫時轉入地下,拔刀齋跟巴開始同居,巴慢慢心境有了轉變
合: 闇乃武開始照計畫除掉拔刀齋,死鬥的最後巴衝向前意圖阻止而中刀
當年初嘗追憶篇時,不僅被和月伸宏磨練成熟後的畫風線條為之折服外,幕末戰亂下的兒女情長國家大義甚至是立場是非,某種程度上都會面臨妥協甚至犧牲跟失去,追憶篇從開始到結束的鋪陳和起承轉合非常足夠,所以不管是巴中刀當下的震撼,還是大雪紛飛下巴於劍心懷裡逝去的那一幕,都給人十足震撼和惆悵,至今仍是個人心目中難以忘懷的經典一幕。
2.     棋魂:藤原佐為消失
棋魂貫穿全作品的一大主軸就是主角進藤光的成長,前半部一方面描寫阿光對於圍棋的心境轉變和成長外,佐為追求強者和神之一手的這條線也是一大看點,最終這兩條線在佐為跟塔矢名人的對弈後出現了重大轉折,不僅一方面帶出了佐為之所以遺留千年的原因和使命,一方面繼續鋪陳佐為即將消失的複雜心境以及和阿光之間的糾葛互動,最後在一切的情緒跟糾葛到達高點時,佐為最終轉念欣然接受命運的安排。
但對進藤光來說亦師亦友的佐為消失是完全無法接受的。於是他拒絕接受現況,覺得佐為只是躲起來而出遠門去找人,最終在這趟旅途中透過對弈和探訪本因坊遺址等事,徹底醒悟到佐為消失的事實,從而出現了令人鼻酸的一幕: 阿光泣不成聲並且說只要佐為可以回來,他可以將圍棋全部交給他再也不搶著下棋了,但是一切的話語最終都只能在空氣中迴盪,這不只讓阿光情緒潰堤,加上小畑健老師的筆觸和分鏡,也完全挑動了讀者的情緒。
我們一樣可以看到這邊的起承轉合如下:
起: 佐為含冤自盡附身於棋盤上,先遇到本因坊後遇到進藤光
承: 佐為因為對圍棋的執著,開始引導阿光接觸圍棋
轉: 透過網路圍棋和阿光,最終佐為和塔矢名人完成了對亦,意識到時間開始轉動以及自己真正的使命
合: 佐為消失,進藤光在尋找下落的過程中最後意識到當年本因坊有多理解佐為,從而情緒潰堤
所以同樣道理,佐為消失的段子之所以讓進藤光跟讀者的情緒可以那麼大而且一致,就是因為從故事開始一路鋪陳並且起承轉合,最終在這樣的時間點引爆也讓讀者有足夠多的過往片段可以去回憶加強情緒,造就了經典作品。(雖說後面北斗篇多少有點惋惜的味道)
3.     遊戲王: 亞圖姆完成千年使命後透過決鬥了無牽掛,回歸冥界
前面兩例已很好表達了鋪陳跟起承轉合的重要性,這邊就不多花篇幅贅述,黑暗遊戲跟遊戲兩個人格一路走來的默契和感情,想必到了故事尾聲讀者都有很深的體會,所以最後身為法老王的使命和回憶都已完成的當下,需要一場最後的決鬥讓他了無牽掛回歸冥界,普通遊戲在這場決鬥展現出了他一路走來的底蘊跟實力,讓亞圖姆可以了無牽掛的踏上歸途,也正是有了前面30多集的經歷跟鋪陳,最後的分鏡跟對白才可以這麼有情緒渲染力,讓人感慨萬千。
4.     結語
時代在演變受眾跟口味也會變,鋪陳跟起承轉合的確是寫作或敘事的基本手法之一,鬼滅之刃讓人看到了即使不遵循這樣的基本手法,也能大放異彩的本事,雖說市場成績成功與否不能跟作品本身探討劃上等號,但畢竟市場成果跟聲勢共鳴才是話語權的基本
所以反過來換位思考,喜愛鬼滅的受眾可能覺得鬼滅這樣的敘事手法跟劇情安排簡單明了,不拖泥帶水,這時傳統的鋪陳跟起承轉合反而無法有太大的影響力,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繼國緣一和上弦一的往事倒是前前後後算是有多一點的篇幅和回憶,大概是因為繼國緣一和上弦以及和主角本身的關聯/戲份必須要談也不得不談,才會讓作者用上鬼滅作品裡少見的敘事跟篇幅吧,但不得不說這樣的敘事和回憶讓我看得很過癮誠然這類主觀看法跟喜好沒有絕對,也牽扯到作品本身想要重點描繪的角色等因素,最終接受度如何還是要回歸每個人主觀的想法跟口味,只要能有讀者從作品裡面獲得感動,那就達成作者說故事的目的了

我是葉哥,我們下次再見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