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失戀之怒》06、情勒

夏懸/我愛MKM汪汪 | 2022-02-22 19:03:11 | 巴幣 16 | 人氣 114

完結失戀之怒
資料夾簡介
愛情,既能讓人幸福,亦能使人不幸...



  《失戀之怒》06、情勒


  「信的內容都寫了什麼?」班導問。
 
  「我這裡有一封,是我昨天放學後在書包裡找到的。」伊樺從病床上抬起上身,將棉被給掀開,從百褶裙的口袋裡拿出一封信。
 
  那封信的外表極其普通,是很常見的白色信封袋,不過上面卻用相當粗的紅筆寫著「致梅伊樺」四個字,字跡相當扭曲潦草,還有水墨往下流的痕跡,乍看之下彷彿血字一般,很讓人不舒服。
 
  班導伸手接過信後,將其拆開。
 
  我好奇探頭過去看,馬上被信的內容嚇到。
 
  裡面佈滿了密密麻麻的文字,每一個字都是用紅筆寫的,如下:
 
 
  『梅伊樺,我喜歡妳,真的真的很喜歡!可是為什麼妳都不理我?是我哪裡做得不好嗎(ˊˋ),妳跟我說我一定會改進,求求妳不要不理我,不然我都會以為自己做了什麼讓妳討厭的事,我不想被妳討厭!為了妳我什麼都肯做,只要妳跟我說就行了,我需要妳的回應,真的很需要。』
 
  『為什麼都不跟我說話?對不起一直寫信給妳可能讓妳覺得很煩,可我真的很想跟妳說話,我每天晚上都會看妳的相片、滑妳的社群動態,妳喜歡的甜點跟興趣我都有記錄下來,我有做很多研究想跟妳聊聊,但是妳都不理我,訊息也不讀不回,我不曉得妳到底是討厭我還是真的沒收到訊息,所以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妳跟我打招呼,讓我知道妳並沒有討厭我……』
 
  『對不起對不起……果然像我這種沒用的廢物不值得妳回應,我又醜又胖又沒朋友,成績也很差也沒什麼特別的興趣,所以妳不理我也很正常,我這個人又笨又無聊,都是我活該不努力,妳才會不理我,真的都是我的錯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為什麼!為什麼妳交男友了!妳知道妳都不跟我說讓我很難過嗎?我感覺我的心都快被撕裂了!算了……反正少了我妳本來就沒差,雖然我的世界有妳存在,但妳的世界根本不存在我這個人,那我還不如消失算了!反正打從一開始就是這樣……』
 
  『都是因為妳!我才會死掉!妳這一生都準備為此負責吧!誰叫妳都不理我!老實說我已經算好聲好氣了!我其實有很多想說的,但我還是盡量顧慮妳的心情只說好聽的話!我這麼喜歡妳,妳卻不尊重我!一直不理我還交男朋友!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我現在在地獄,這邊風景很棒喔,放心吧,我會邀妳跟妳家人還有妳親朋好友跟那個妳最愛的人一起下來欣賞的,嘻嘻嘻嘻嘻嘻嘻。』
 
 
  以上,諸如此類的詞句還有很多,密密麻麻佈滿了整張紙,但其中有一句最為顯眼。那一句字體特別大,還用粗體框給框起來,如下:
 
  『臭婊子明天早上六點半一個人到教室,不准遲到!否則妳身邊所有親朋好友都會死!!』
 
  旁邊還有一幅插圖,插圖是一張戴著眼鏡的肥臉,眼鏡下的雙眼是注音符號的四聲與二聲(ˋˊ),看得出這張肥臉相當生氣。
 
  「還真嚇人呢。」班導以毫無起伏的口吻說。
 
  「我的天啊!這真的是小肥寫的嗎?」我渾身冒冷汗道:「他明明已經死了,這到底……」
 
  伊樺還沒回答,李沐傑便先嗆我:「白癡喔!想也知道是有人在假冒小肥,你到底有沒有動腦思考?」
 
  「李沐傑,注意用詞。」班導冷聲說:「你想再罰寫檢討書嗎?」
 
  「對、對不起……」李沐傑畏懼。
 
  看到他被班導施壓,我心裡超爽的,這種囂張的廢物就是需要被人釘才會懂得尊重別人。
 
  「其實我也知道這封信不是小肥寫的。」伊樺雙手緊捏著棉被說:「但信裡的口吻與字跡,都跟小肥以前給我的情書很像,感覺對方很想假冒小肥,所以我還是先把這封信當作是小肥寫的。」
 
  的確,小肥已經死了,所以這必然是有人假冒小肥,不然就變靈異事件了,但總覺得還是有某些部份不太對勁……
 
  「梅伊樺,這件事很嚴重。」班導以嚴肅的口吻說:「無論對方是誰,他都很明顯是在對妳情緒勒索,想要藉此去操控妳的行為,當初妳收到信的時候,應該要先來找我談才對。」
 
  「因為對方之前有在信上威脅我不能說出去,所以……」伊樺愁眉苦臉。
 
  「那李沐傑怎麼會知道?」我納悶。
 
  「我是她男友!自己的女友被欺負我怎能不知道?」
 
  聽他這樣說,我理智一個斷線。
 
  「老師!妳看他們不讀書在那邊談戀愛!妳不覺得該大聲譴責嗎?」
 
  「只要不影響成績與違反校規,同學想怎麼交往是他們的自由。」班導冷聲回應。
 
  什麼!怎麼會這樣?
  
  我以為班導會反對學生談戀愛,想不到她竟是如此開放,可惡!本來還想藉此阻止他們交往的說……
 
  「不過你們太天真了,就算是被威脅也不要私下處理,這只會讓犯人變本加厲。」
 
  「對不起……」伊樺低頭。
 
  「這不是伊樺的錯!是我。」李沐傑拍著自己胸口說:「之前我發現伊樺收到這些恐嚇信時,覺得老師介入的話會打草驚蛇,到時可能就抓不到犯人了,所以我才建議伊樺不要跟妳說。」
 
  「聽起來你不是很信任老師呢。」
 
  「我沒有這個意思……」李沐傑發抖畏懼。
 
  「不過既然事情已經發生,那我也不追究了,只是為何對方會用這種方式威脅妳?妳有什麼頭緒嗎?」班導望向伊樺。
 
  伊樺搖搖頭,表示她也不清楚。
 
  就在這時,我想起了之前小肥偷舔伊樺的直笛結果暴斃的事,當時我有一個推論是有人在伊樺的直笛上塗毒,結果反而錯殺了小肥。
 
  而現在,又有人假冒小肥來恐嚇伊樺,難不成這些事有所關聯?
 
  難道……搞出這些事的都是同一個人?
 
  不,等一下!這些疑問都是建立在小肥是被毒死這個論點上,要是不搞清楚小肥的死因,那麼就會很難思考下一步,畢竟事情越來越複雜,我必須得先搞清楚這點才行。
 
  於是,我鼓起勇氣向班導問:「老師,請問當初小肥的死因是什麼?」
 
  「他是被人給毒死的。」
 
  「真的假的??」我、伊樺、李沐傑三人同時大駭。
 
  接著李沐傑追問:「是我們班上同學幹的嗎?」
 
  「這件事目前還在調查中,我最多只能說這麼多。」
 
  什麼叫最多只能說這麼多?這可是攸關學生性命的大事欸!
 
  媽的!說到底,學校對於小肥這事的處理方式真是槽點滿滿,怪不得李沐傑不想跟班導說伊樺被恐嚇的事……
 
  想到這裡,我赫然又發覺到另一件事。
 
  如果小肥是被毒死的,那表示伊樺的直笛上是真的有毒!
 
  這下糟了!最近音樂課一直都有吹直笛,我嚇得脫口大叫:「伊樺!妳的直笛有毒啊!」
 
  「直笛有毒?」伊樺歪頭問。
 
  「對啊!妳這陣子身體有沒有怎樣?」我跑到病床旁,抓起伊樺的雙肩問。
 
  「喂!你這傢伙想對我女友做什麼?」李沐傑硬是將我給推開。
 
  「說到直笛……小肥死掉後,我的直笛就不見了,所以我後來又買了一支新的直笛。」
 
  「原來是這樣,幸好!」我鬆了口氣。
 
  太好了!
 
  要是伊樺的身體有什麼狀況,那我一定會很自責,因為那時我很賭爛她袒護李沐傑,加上當時很多都只是我的推論,所以我才沒有警告她不要再使用直笛。現在想想,就算直笛沒有毒,我應該也要叫她丟掉才對,畢竟那可是被小肥舔過的,很髒!
 
  「潘瑞辰,你剛剛說的話很有意思呢。」班導說。
 
  「……咦?」
 
  「剛剛我只有說他是被毒死的,為什麼你會聯想到直笛有毒?」
 
  聽了班導的疑問,我的胸口震了一下。
 
  沒錯……
 
  按理來說,正常人若是聽到小肥是被毒死的,應該會像李沐傑那樣反應才對,但我為什麼會直接脫口說出直笛有毒呢?
 
  那是因為當天,我聽到伊樺跟李沐傑交往後,一時惱羞成怒,才會趁體育課的時候偷偷跑回教室,想舔她的直笛洩憤,結果沒想到小肥竟然搶先我一步,我就這樣撞見他舔完直笛後暴斃的瞬間……
 
  然而,我總不可能這樣跟班導解釋吧!不然我除了要因為翹課而被處罰外,還要因為想偷舔女生直笛的關係,被強制送去給性平委員會做心理輔導,那超丟臉的!我才不要這樣!
 
  眼看伊樺、李沐傑跟班導都對我露出疑惑的眼神,我的心便越是驚慌。
 
  真糟糕,要是現在不好好說明清楚,我甚至還會被當成是犯人!
 
  哇啊啊!現在該怎麼辦??


(未完待續)


創作回應

Reineke
翹課有很多理由,就說你想回教室睡大頭覺結果撞見小肥舔直笛就好。
2022-02-22 19:15:28
夏懸/我愛MKM汪汪
回想以前的教室真的很好睡哈哈
2022-02-23 20:21:36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