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等待,驕陽》日本篇 季穎 - 3

森璟 | 2022-02-22 15:00:03 | 巴幣 14 | 人氣 58


「話說,妳怎麼會想到日本念書呢?」

宇辰擦了擦嘴巴,輕嘆一聲後回:「沒有為什麼。」

我抿唇,既然沒有為什麼那怎麼會露出這種心事重重的模樣呢?

「如果妳想找個人談談,我很樂意陪妳聊。」我不敢繼續問下去,總覺得她似乎很不喜歡別人問起她的私事,我雖然好奇,但還是等她再更信任我一點比較好。

「謝謝,不過我真的沒什麼想說的。」她冰冷的語調讓我傷心了一會兒,隨後她反問我:「那妳呢?怎麼會來日本?」

「噢!」我挺直了身子,準備跟她娓娓道來,「因為我從小就很喜歡這個國家,雖然我們家並不富裕,我還是努力爭取了來日本讀書的機會,當然我的大學老師也幫了我不少忙就是了。」說到這裡,她露出欽佩的眼神,我感到不好意思的摸摸臉頰。「為了讓生活更順利,在來這裡之前我已經學了一年的日文了,但講得還不夠流利呢!」

「真好,至少妳清楚自己在做什麼。」

「有什麼我能幫得上忙的嗎?」我問。

她會這麼說,是因為她迷惘嗎?

「妳能陪我走走嗎?」




漫步在夜晚街頭,除了加班完的上班族之外街上已經很少人了。她雙手插在外套口袋裡,望著遠方的雙眸黯淡無光,我不知道這是沮喪還是絕望,我只知道我好擔心她。

「妳知道嗎,每次我難過的時候我爸爸就會捏著我的臉說:『我們會遇到很多困難沒錯,但總有一天會跨過去的,等那天到來的時候我們也跟著成長了。』」

「等不到那天怎麼辦?」她依然望著前方,看來我的話並沒有打動她。

「那就不要用等的,動手去突破它!」

「妳這麼樂觀,是因為從來沒有受過傷吧?」

「我有。」每個人都會有受傷的時候,但是我們可以決定自己要趴著,還是打起精神站起來。「只是我不會因此絕望而已。」

她垂下眉眼,「如果我可以像妳一樣就好了。」

「妳可以的,我相信妳!」我給她大大的笑容,希望能給她一點力量。

她沒說什麼,只給了我一個淡淡的笑容。






我接了一份工作來度過這漫長的暑假,雖然只是個小小的咖啡廳服務生,不過薪水還算不錯,存個幾個月也許我還能寄點錢回家裡幫忙補貼開銷。

老闆是個三十幾歲的成熟女人,薰姐總是帶著一抹淡笑慵懶地趴在吧檯上,來來去去的客人對她來說就像風景一樣,她喜歡觀察不同個性的人的不同舉動,好似能從他們身上看到不同的故事。

她說我也是有故事的,要我耐心等待篇章被翻開的那一天。

我不覺得薰姐是個奇怪的人,反而因她的話開始期待。

在一個下著雨的午後,薰姐大概是午睡時做了個夢,一直到兩點才揉著眼睛從裡頭走出來坐到她固定的位子上。

「啊....記得我告訴過妳我的故事只寫了一半嗎?」薰姐悠悠地說,纖長的手指順過她那頭滑順的褐色長髮。

「記得,怎麼了嗎?」在拉花的同時我問。

「我剛剛又夢見那個人了,夢見什麼詳細的已經不清楚了,只記得她要我好好等她。」嘴角洩漏出的甜蜜,薰姐神奇的愛總是能感動我。「故事終於能夠繼續了....」

她不知道那個人的名字,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曾在現實中見過她,卻還是愛上了時常出現在夢中的那個人。

薰姐說那個人幽默、風趣,生氣起來比男人還像個鐵漢子,面對她時卻比任何人都要溫柔。

第一次夢見她,還以為只是個普通的夢,卻因此心跳了一整天。

第二次夢見她,薰姐想著這大概是某種緣分吧。

第三次夢見她,不記得是為何爭吵了,那個人在薰姐傷心落淚時給了她一個擁抱,在她耳邊道著歉。

好幾次、好幾次,那個人都出現在自己的夢裡,有段時間她消失了,於是薰姐只能努力去回憶之前的夢境,藉此想念她。

「真的好浪漫。」完成了一朵心形拉花,我把這杯原本該是客人的咖啡遞給薰姐,祝福她的愛。

「有時候會想著,如果能不要醒來就好了。」薰姐一手撐著頭,垂下眉眼看著乳白色的心形。「但要是在我熟睡的時候她來了,也許我就會和她錯過了。」

她仰頭一嘆,「啊....真是的,像笨蛋一樣的愛情啊。」

也許在外人看來是這樣的吧。

我會為妳祈禱的,我相信薰姐最後一定會等到那個人的。





一聲清脆的響,我看向門邊,雙眼不禁睜大了些。

她選了個靠窗的位子坐了下來,將筆電從包裡拿了出來放一邊,摸著下巴看著菜單思考。

薰姐忽然輕笑幾聲,瞧過幾眼就低頭喝著還剩一半的咖啡。

我身為服務生,自然是稱職的上前為她點餐了。

「那個,我要....」指頭敲著桌面,她還沒看見我,低著頭像在糾結。

「來一個季穎推薦套餐好嗎?」我用中文說,聞言,她驚訝地抬頭看我,而我對她笑了笑。「當然,前提是妳有選擇性障礙的話。」

「原來妳在這邊工作。」她也用笑容回敬我,我愣了愣,第一次看見她笑開的樣子。其實挺有魅力的嘛,要是她能多笑一些,肯定能迷倒一票女人。「套餐妳幫我留到下次吧,今天我只要一杯拿鐵就好。」

唉,我在說什麼呢?

「好的!一杯拿鐵,馬上來。」

我回到櫃台準備宇辰點的單,同時薰姐雙眼微瞇,看著我的雙眼裡藏著更深的意味。

「薰姐,怎麼了嗎?」被看得挺不自在,我問。

「沒什麼,過不久妳就會知道了。」

我還想繼續追問的,但薰姐在我開口之前就把頭轉了回去,這是她的特別習慣,只有在她把注意力放在你身上或是主動找你聊天時你才能和她好好聊聊,否則其餘時間....

別煩她。

輕嘆一口氣,我帶著無奈和困惑的心情繞過薰姐,把拿鐵遞給了宇辰。

「謝謝。」她說。

我看她螢幕上似乎是某個動畫電影,在她戴上耳機前我湊上前看了眼。

「在看什麼?」我問,看DVD的盒子封面似乎很有意境的樣子。

「《言葉之庭》,要一起看嗎?」她抬頭,把耳機的另一端晃了晃要我接過。

我差點下意識的去拿,隨即又很失望的想到自己還在工作....

「唉!可惜了,我還得工作,總不能當著老闆的面偷懶。」如果可以,我真的很想要立刻拉張椅子坐下,我是不會輕易放掉任何能夠和她增進感情的機會的。

「好吧,我覺得這部電影很不錯,我自己也看了兩次了,妳有空可以看看。」

「嗯!」我點點頭,「那我先回去工作了。」

「嗯。」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