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失戀之怒》05、陷阱

夏懸/我愛MKM汪汪 | 2022-02-21 17:49:23 | 巴幣 16 | 人氣 89

完結失戀之怒
資料夾簡介
愛情,既能讓人幸福,亦能使人不幸...



《失戀之怒》05、陷阱
 
 
  李沐傑將金鍊纏繞在拳頭上,顯然是想痛扁我一頓,但我壓根不怕這廢物,於是我隨手撿起一旁的椅子,奮力朝他扔過去。
 
  只見他凌空躍起一個迴旋踢,將椅子給踢至一旁,窗戶應聲碎裂。
 
  沒能成功砸中他,幸好這本來只是作為障眼法的手段,此時我早已朝他右側繞去。他右側的眼睛被瀏海蓋住,是視覺死角。
 
  我朝他右臉揮出左鉤拳,他卻舉起手擋下我的攻擊。
 
  該死!被他預測到了!
 
  隨即他朝我踢出腳,我趕緊向後退與他拉開距離,然而他卻將金鍊甩了過來,我下意識舉手護頭,金鍊便打在我左手上,並因慣性開始纏繞我的手臂。
 
  「還想逃?」他冷笑一聲,用金鍊把我給拉了過去。
 
  我還來不及反應,就吃了他那扎實的鐵拳。
 
  視線天旋地轉,眼前白光閃爍。
 
  等我意識恢復,我已經倒在地上了。
 
  口腔裡都是苦苦的鐵鏽味,頭也非常痛。我緊咬著牙,努力用手將自己撐起,但隨著鮮血從我唇隙中滴落,體力似乎也跟著從我身上流失,強烈的暈眩感更讓我連抬頭都抬不起來。
 
  此時他走了過來,抓起了我的頭髮。
 
  「哈哈!笑死了,弱成這樣還敢嗆我?」
 
  可惡……腦袋被震到了,身體完全不能動……
 
  眼見他握起拳頭,準備對我使出終結一擊,霎時一隻纖細的手從旁抓住他的手腕,硬是制住他的攻擊。
 
  「李沐傑,你身為副班長還跟同學打架?」
 
  冰冷又毫無情感的聲音傳來,一名身穿黑色連身長裙的長髮女人站在李沐傑身邊。
 
  是班導!
 
  她哪時候進來教室的?我們居然都沒察覺到!
 
  李沐傑一看到班導,臉色立刻發白。
 
  「我們沒有打架,只是在玩而已。」
 
  「還想狡辯?需要我找你父親聊一下嗎?」班導皮笑肉不笑。
 
  「對不起!」李沐傑迅速下跪磕頭,「明天我會繳交一萬字反省文給您!」
 
  「今天放學前給我。」
 
  「是!」李沐傑渾身發抖。
 
  看到本是威風的他被嚇得跟狗一樣,我便忍不住在心中竊笑。
 
  「誰先動手的?」班導問。
 
  悚然一股冷冽的寒氣從空降下,我反射性舉手說:「是我!」
 
  「為什麼動手?」
 
  「因為他說話很白目,我一時忍不住,就……」
 
  「都已經國三了,還因為這樣就動手?真是不穩重。」班導用毫無光澤的瞳眸看著我說:「月底的畢業旅行你不用跟同學分組了,在我旁邊好好學習情緒管理吧。」
 
  什麼?畢業旅行三天都要跟這機器般冷酷的女人在一起?這根本就是酷刑啊!我才不要這樣!
 
  「回答呢?」
  班導對我微笑,臉頰的肌肉卻完全沒有上揚,給人非常有壓迫感,於是我也像條狗趴在地上說:「是!我會好好跟老師學習!」
 
  此時門口傳來同學們的喧鬧聲,我才發現他們都回來聚集在走廊看戲。
 
  「風紀呢?還沒來嗎?」班導向他們問。
 
  「我在這。」人群中有名女孩舉起手。
 
  「妳還站在那做甚麼?是還嫌班上不夠亂?」班導語調沒什麼起伏,我卻能從中感受到強烈的怒意。
 
  「對不起。」風紀轉身對其他同學說:「你們別吵了!快點排好隊!」
 
  風紀整隊的同時,班導走到講台前,觀察一下那血淋淋的兇案現場,不過即使看到了小貓被開膛剖腹的恐怖景象,她依舊沒什麼太大反應。
 
  隨後,班導要我們把昏倒在一旁的伊樺帶去保健室,順便好好跟她解釋清楚整件事的來龍去脈。
 
  到了保健室,我們將伊樺安置在病床上後,保健室阿姨說伊樺只是驚嚇過度加上貧血才會暈倒,身體並沒有什麼大礙,要我們不必擔心。
 
  我和李沐傑也因打架的關係,一起被保健室阿姨塗藥療傷。
 
  「所以,是梅伊樺把貓給殺了?」班導問。
 
  「不是!這不是她做的!」我激動說道。
 
  「你有親眼目睹事發經過?不然怎能如此肯定?」
 
  確實我到教室的時候,貓已經死了,然後伊樺又渾身是血,手裡還拿著刀,這樣要說她沒殺死貓,是真的很沒說服力。
 
  可是反過來講,應該也沒人看到她殺貓的過程。
 
  對啊!只要把第一個目擊者叫過來問,就可以知道事情的真相了!
 
  「不是我做的。」
  此時虛弱的聲音打斷我們的對話。
 
  伊樺醒了!
 
  我趕緊上前問:「還好吧?有哪裡不舒服嗎?」
 
  「我沒事,只是頭有點暈。」
 
  伊樺撐起上身,似乎想要起來,纖瘦的身子卻不停發抖,李沐傑立刻跑到床邊,替她拉起棉被。
 
  「不要勉強,不舒服就躺著吧。」李沐傑輕柔地說,還摸了她的頭髮。
 
  「……嗯。」伊樺臉頰略紅。
 
  眼見此幕我就一肚子火,不過現在班導在旁邊,所以我不敢生氣。
 
  「梅伊樺,妳還記得早上發生的事嗎?」班導問。
 
  「等一下。」保健室阿姨介入我們說:「這位同學的狀況還不穩定,我建議還是先讓她休息比較好。」
 
  此時班導蹬了保健室阿姨一眼,保健室阿姨就默默退到一旁做自己的事了。
 
  「梅伊樺,我知道要妳回想可能會讓妳感到不舒服,但我身為妳的老師,我一定要了解狀況。」
 
  「嗯,沒關係,我會好好說明的。」
 
  伊樺閉上眼睛,稍微思考一會,然後就開始說了。
 
  隨著她的敘述,我腦海也跟著浮現出想像的畫面。
 
  早上她一個人到教室的時候,發現抽屜裡被塞進黑色塑膠袋,塑膠袋上有一個突起的物體,她好奇伸手握住物體,將它給拉出來,才發現那是水果刀的刀柄,抽屜裡頭的塑膠袋也因被拉扯出來而掉落在地。
 
  隨即袋子破裂,殷紅色的液體從裡頭噴濺而出,還有一團毛茸茸的爛肉,伊樺意識到那是貓的屍體跟臟器,整個人都嚇呆了,之後的記憶就變得很模糊。
 
  「原來如此,所以妳是被人給陷害的。」班導摸著下巴說。
 
  果然如我所料,伊樺沒有殺貓,但想不到居然會有人精心設計這種陷阱來陷害伊樺,還殘忍地把一隻無辜的小貓給殺死,看來班上真有人想對伊樺不利。
 
  「不過妳怎麼會一個人去教室?難道是又收到恐嚇信了?」李沐傑問。
 
  「恐嚇信?」我跟班導同時疑惑。
 
  「啊……不是……」李沐傑像不小心說漏秘密般摀起嘴巴。
 
  「怎麼了?你們有事瞞著我嗎?」班導問。
 
  李沐傑看了伊樺一眼,伊樺這才點點頭,嘆了口氣說:「好吧……其實這一陣子,我一直收到小肥寄來的恐嚇信。」
 
  「什麼?」我大聲驚呼。
 
  小肥寄的信?他不是已經死了?
 
 
 
(未完待續)


創作回應

Reineke
有可能是「我」有另一個人格,很危險的那種,或許就是「我」的陰暗面,既然得不到愛的人,那就毀掉她,或許還要把橫刀奪愛的他也一起送上路。
2022-02-21 19:13:53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