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身為路人的我,怎麼可能被五個人氣學姐給喜歡上? 第三集 第一章 08 自由

曉時逅 | 2022-02-19 21:12:52 | 巴幣 0 | 人氣 45


永高的學餐還滿豐富的。

不只有自助餐而已,還有雞排、鹽酥雞、薯條、炸杏鮑姑等炸物。

此外還有拉麵。

我和龍湘玲學姐今天都想吃拉麵,所以我們點了拉麵並到空位上坐下。

在等餐點送上桌的這段時間,學姐如此開口說道。

「我啊,從小學一年級開始就被身為國文老師的父親和身為作文老師的母親逼著讀書。因此,不曾玩過遊戲。所以和你玩遊戲的感覺還滿開心的。」

「嗯,妳開心就好。」

說罷,我們點的拉麵被店員送上來。

我吸了根麵條後,學姐又道:

「還有就是,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問啊。」

用湯匙喝了口湯後,我這麼表示。

「你覺得父母都是老師的小孩能得到自由嗎?」

聞語,我停下了吃東西的手。

接著,我這麼說道:

「妳不覺得自己自由嗎?」

聞言,學姐搖了搖頭。

見到學姐這反應的我,這麼說:

「妳還真是奇怪。基本上創作者都會表明自己是自由的、快樂的。因為他們能夠不受社會束縛的自由自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當然,也有創作不出東西而跳樓或得憂鬱症的創作者,但那都算是少數。在我眼裡,學姐不可能會被歸類在這些少數裡面。」

「根據是?」

「因為妳還渴望著自由。」

「⋯⋯!」

我這話讓學姐瞪大雙眼的看著我。

我繼續說道:

「學姐會問我這個問題就表示妳現在屬於失去自由、渴望得到自由的狀態。而渴望自由的人,是不會成為我剛才說的那些墮落創作者的。」

「我明白你的想法了,但你還沒回答我剛剛的問題吧?」

取回冷靜的龍湘玲學姐,這麼問道。

「這要看同樣都是老師的父母們怎麼想吧。假如他們屬於『管很多』的那一類型,那小孩感受不到自由很正常。但倘若他們是像我爸媽那樣採取放任主義,那小孩絕對能感受到所謂的自由。」

「很遺憾,我父母怎麼想都是前者。」

看到龍湘玲學姐一口麵都沒有吃、低頭嘆氣的模樣,我開口說道:

「可是即使如此妳依然能夠感受得到自由。因為妳是創作者。」

「創作者就一定能感受到自由嗎?」

「嗯。因為創作就等於為這個世界開拓出一個新事物。而有能力去開拓新事物的人,是必然能獲得自由和快樂的。我想身為詩人的龍湘玲學姐應該比我這個平凡路人還要更能體會這些快樂和自由吧?」

「⋯⋯」龍湘玲學姐抬頭看著我的臉一會兒,然後才這麼說道:「不,我從未在寫詩時感受到你所說的快樂和自由。寫詩時的我總是很悲傷、痛苦、憂鬱、煩悶⋯⋯」

「⋯⋯那既然這麼痛苦、這麼悲傷,為什麼學姐還要去寫?為了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嗎?」

「不,那不是我想要的。因為我如果不去寫詩,就會想起曾經受到的壓迫。那些壓迫如同詛咒那般蠶食著我的心靈和生命,讓我不得不去寫詩,陷入另一個痛苦⋯⋯」

聞言,我愣住了。

沒想到那個曾經為了獲得諾貝爾文學獎而讓眼神充滿鬥志、執念、目標的龍湘玲學姐竟然不想獲獎。

我有沒有聽錯,她居然不想獲獎?

那她為了寫詩而付出的努力和為了獲獎而讓眼神出現鬥志、執念、目標的意義到底是什麼?

那些我曾經認為的「真物」居然全是謊言、全是騙局,那這世界到底還有什麼是「真物」?

我開始對「真物」的定義模糊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