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失戀之怒》03、殺機

夏懸/我愛MKM汪汪 | 2022-02-19 19:58:01 | 巴幣 28 | 人氣 104

完結失戀之怒
資料夾簡介
愛情,既能讓人幸福,亦能使人不幸...



《失戀之怒》03、殺機


    大家發現小肥死在教室裡後,沒多久班導就來了。
 
  我們班導長得很漂亮,有著一頭烏黑亮麗的直髮,搭配黑色連身長裙盡顯氣質典雅,胸前配戴銀製的十字架項鍊,更賦予她一種神職人員般的莊重氛圍。
 
  她還是我們學校裡最年輕的老師,所以很受男生喜愛,不過我並不是很喜歡她,因為之前小肥性騷擾女同學的時候她都沒在管,如今看到小肥死在教室裡,她的表情也還是一如往常的沒什麼變化,簡直像機器人一樣。
 
  或許她就是那種對學生毫無熱情的老師吧?不管我們發生什麼事,她都無動於衷。
 
  「老師,教室有死人,我不敢進去了啦!」
 
  「就是啊,裡面還超臭!現在該怎麼辦?」
 
  「這種情況是不是要先報警?」
 
  同學們驚慌失措圍在班導身邊狂問一堆問題。
 
  此時,班導只是把視線投往伊樺與李沐傑倆人身上。
 
  「梅伊樺,妳先去借舊校舍的空教室鑰匙。李沐傑,你負責整隊帶大家過去舊校舍,剩下的老師會處理,我們今天就不在這邊上課了。」
 
  後來,我們聽從老師的話,移動至舊校舍位於二樓的空教室。
 
  到了舊校舍二樓的空教室後,同學們都擠在窗戶那邊,因為舊校舍對面就是我們新校舍,所以可以看到我們原先三年乙班的教室,大家想看班導和其他老師怎麼處理小肥死掉這件事情。
 
  很快,警察出現了,還有專業人員抬著擔架進去教室。原本我還想說警察會不會像電影演得那樣一個個找我們過去審問,不過他們都只是在跟老師們討論而已。
 
  過了一段時間,可能大家嫌無聊了,開始聊起小肥的事。
 
  「我們班真的有這位同學嗎?」
 
  「對啊,我以前怎麼都沒有印象?」
 
  「有啦!他叫小肥,就是偷舔妳餐盤的那個變態。」
 
  「什麼?原來就是他!好噁心!」
 
  「話說這陣子的臭味是不是從他身上傳來的啊?」
 
  「他好像都沒在洗澡。」
 
  「天啊!我們班怎麼會有這種人?」
 
  同學們用嫌惡的語氣,談論小肥那些噁爛事蹟,我則是坐在教室角落,低頭思索剛剛小肥死掉的場景。
 
  不知為何,有一件事讓我很在意,那就是小肥是在舔伊樺的直笛之後才突然暴斃的。
 
  如果小肥真的是因為過於興奮而暴斃,那倒是還好,反正他本身怎樣都不關我的事。
 
  但……要是小肥他根本沒有病,而是直笛本身有問題呢?
 
  也許,伊樺的直笛上沾有某種能夠致人於死的毒?
 
  想到這裡,一個恐怖的念頭閃過腦海,瞬間讓我倒抽了一口氣。
 
 
  ──有人想要殺害伊樺!
 
 
  以前小學的時候,也就是伊樺還處於被大家排擠的那段時間內,她的營養午餐就曾被人惡作劇加入清潔劑,雖然她有察覺湯的味道很奇怪而沒有喝下去,但這改變不了有同學想害她的事實。
 
  而這次,有人在她的直笛上塗了不明的毒,想要藉此毒殺伊樺,但那個人卻沒料到小肥跑去教室偷舔伊樺的直笛,結果反而導致小肥被毒死……
 
  等等!
 
  我是看太多驚悚片了嗎?現在又還不知道小肥的死因,幹嘛自己在這邊胡思亂想?
 
  我低下頭猛戳後腦杓,為自己想像力太過豐富而感到羞躁。
 
  更何況伊樺她現在可是個任誰都能夠友善相處的陽光女孩,小學那些欺負她的同學也沒有讀這所學校,所以現在不可能會有人想傷害伊樺。
 
  對,單純是我想太多了……
 
  小肥應該只是單純暴斃身亡的沒錯,一切都是我看太多驚悚片而產生的妄想。
 
  「老師過來了!大家快坐好!」一名男同學大喊,大夥們飛快離開窗旁,並按座位坐下。
 
  班導進來教室後,身為副班長的李沐傑舉手問:「老師,到底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小肥會死掉?」
 
  「我目前也不清楚,不過警察已經在調查中,所以那間教室暫時不能使用,你們的個人物品等一下其他老師會幫忙拿過來。」
 
  班導語氣平淡地說。
 
  對於自己班上的學生死掉,她似乎真的沒什麼感覺,難道她不怕小肥的父母向她追究責任嗎?還是說小肥的父母也不在意小肥的死活?想想他生前好幾天都沒洗澡,還有可能真的是這樣。
 
  很快,警察完成了調查程序而離開學校,其他老師也幫忙把我們的物品拿到舊校舍的教室來。
 
  在這之後,我們像什麼事也沒發生般繼續上課。接著兩節課過去,幾乎都沒人討論小肥死掉的事了,不得不說小肥真的很邊緣,就算死了也沒什麼人關心,如果他還活著,長大後肯定也只有死在家好幾個月才被發現的結局在等著他。
 
  我想現在全班只剩下我還記得小肥的事,因為他舔了伊樺的直笛後馬上死掉這點讓我很在意,雖然可能是我想太多,但要是真的有人想害伊樺,那我就有告知伊樺的責任,畢竟她是我很珍視的人,我不希望她發生危險。
 
  於是,等下課鈴聲響起後,我就走到她座位旁。
 
  「伊樺,妳等等有空嗎?」
 
  「沒空!」
  忽然一個戴黑色潮帽的男生跳出來。
 
  幹!是李沐傑!
 
  「我不是在問你,我是要找伊樺!」
 
  「你找我女友幹嘛?」
 
  聽他這句話,怒火立刻從心底噴出。
 
  說真的,我到現在還是無法接受他們交往的事,於是我用腳踹了他的桌子,桌子翻倒在地發出巨響。
 
  「喂!你現在是怎樣?」他怒問。
 
  「我數到三,如果你還不滾,那就準備跟那張桌子一樣躺在地上。」我緊握拳頭低吼。
 
  「夠了!」伊樺張開雙手護在李沐傑面前,然後對著我斥喝:「潘瑞辰!你幹嘛一直找李沐傑麻煩?難道我和他交往的事就讓你這麼不高興?」
 
  「不是啊,是他先在那邊……」
 
  我忽然說不出話。
 
  彷彿像是有什麼東西堵在喉嚨般,讓我無法發出一點聲音。
 
  好痛苦。
 
  看到喜歡的人在自己面前護著自己最憎恨的人,還被對方以厭惡的眼光投視,就覺得胸口好難受,好像被某種無形的手給擰著,明明是我的心受到傷害,卻被對方當作是傷害他人的暴徒,接著我看向周圍,發現其他同學也都對我投來異樣的眼光,就讓我更加覺得自己是個智障。
 
  對啊,人家現在可是有男朋友,就算出事了也是會先找他求助,那我這個死宅到底在瞎擔心什麼?
 
  眼眶逐漸發熱,我趕緊低下頭,直接繞過他們倆,然後頭也不回地跑出教室。
 
  從那之後,我就再也沒有跟伊樺說過任何一句話,就算她用line密我,我也都不鳥她,因為既然她選擇李沐傑當她男友,那我也沒什麼義務保護她了,何況她接下來也沒發生什麼事,整天都跟李沐傑在教室放閃,更證明了很多事都是我想太多。
 
  不過直到發生了那件事後,我才很後悔自己當初做了這樣的決定。
 
  原來,在我鬧彆扭耍冷暴力的時候,一件超乎常人所能想像的恐怖陰謀正在我看不見的地方發生……
 
 
(未完待續)

創作回應

月の辰
也沒甚麼好後悔的,反正人都要為自己做出的抉擇負責,既然那妹子連主角的話都不想聽就站出來指責主角,即便主角多麼喜歡她,那也是咎由自取,更何況…喜歡的人被搶走,這任誰都會不爽加鬱卒,沒上演失戀後做出社會案件都算好的了!
(感覺言詞挺負面的…大概是因為看到後面就想起自己以前的感情路了)
2022-02-20 13:18:44
夯特大大
太有趣了,自以為是的保護者wwwww
2022-02-20 15:56:05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