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閻王為何不理我-21

玥希縈 | 2022-02-18 16:48:20 | 巴幣 2 | 人氣 67


在充滿藥草味的小廚房中,孟娘從挑揀藥草,從秤重到熬煮全都親力親為,而歲寒三環則是小心翼翼地顧著火侯,不會兒從熬煮的藥罈中,傳出了陣陣的香氣,但說也奇怪……與充滿苦味的孟婆湯不同的是,這熬煮的香氣是濃烈的甜味,令人完全聞不出來這是一款湯藥。

「娘娘,保持這樣的火侯對嗎?」松環開始詢問。

「你們撐著,再一下下別心湯就要完成了。」孟娘目光如炬。

語落,歲寒三環與孟娘盡全力釋放靈力,而靈力化成青藍色的火焰熬煮著別心湯,而罈口遂噴出香甜的粉色清煙。

這是別心湯如此珍貴的原因,不僅藥材珍貴,而最重要的特殊藥劑—別心咒,被深鎖在玄家倉庫內,即便有幸得到所有材料,熬煮過程中需要花費大量的靈力,絕非一般的存在可輕易煉製。

「要讓一個神祇斷了凡心,居然要費這麼大的功夫,不過想想……那人是閻王便也值了。」孟娘斗大的汗珠滑落她的臉,更加使出靈力,青藍色的火焰便燒的更旺。

眾人咬牙撐著,等到罈口不再噴出粉色的清煙才停止發功。

孟娘汗如雨下,喘了幾口氣,打開罈蓋取出一杓湯,只見那藥汁居然是透明無色恰似水,挪近鼻尖也嗅不出任何味道。

「娘娘,這別心湯有解藥這種東西存在嗎?」竹環好奇地問道。

「當然有,但是需要一物當藥引。」孟娘隨後一聲冷笑,「要上古魔獸的一根鬍鬚,這個時代去哪找那種東西,這種解藥有也等於沒有。」

「那娘娘……這湯藥要怎麼讓杜小花喝下?」梅環接著發問。

「他們不是正在人間看電影……剛好妾身也很久沒有去人間的電影院了。」孟娘不一會兒的功夫就幻化為人間的裝扮,明顯是位身材火辣艷麗的美女,冷冷的語氣:「真有心要下手,還怕沒有時機嗎。」孟娘手中緊緊握著裝在瓶子裡的別心湯。
********************************************************************
   
   此時杜小花注意到時間,差不多快到電影開播的時間了,便朝閻王的身影跟了上去,前往剛剛的售票大廳,已有服務人員招呼電影快要上映,趕快進入廳院就坐,兩人來到播放電影的大廳門口處,已有服務人員發放3D眼鏡。

「這……」閻王拿著3D眼鏡正好奇的察看。

他之前都是看一般的電影,雖然有聽聞3D電影,但是對此的一切訊息,他都毫無思緒。

「這是3D立體眼鏡喔,要帶著它看電影,才有立體感的效果。」杜小花解釋道。

「眼鏡?」這下閻王想到……人間許多人臉上都掛著的東西。

好似連展判官都買了一副,眼鏡。

只見杜小花奪過閻王手的3D眼鏡,踮起腳尖,伸出手拉著閻王的領帶,讓他修長的身材不得不彎下腰,她再緩緩將3D眼鏡掛在閻王的臉上,一臉不懷好意賊笑地說:「嘿嘿,這樣就扯平了。」

面對這赤裸裸的調戲,閻王似乎有一絲的惱火,怒斥道:「誰准你如此放肆!」

「你啊。」杜小花立馬回嘴。

閻王甩手冷冷睇了杜小花一眼,「哼」了一聲,便走進了播放廳準備就坐觀看電影,而杜小花則是一臉燦笑跟了過去。

   而在一旁陰暗的轉角處,有個人影已經盯了他們兩人許久,他也等著他們進入播放廳入坐,而那人只是等著所有人入坐,才緩緩走進去坐在杜小花後方的位子,但他的目光從來沒有從杜小花的身上移開。

那人便是鄭文風。

他碰巧在路上看著杜小花和一個男人……走進電影院。

她望向那男人的微笑讓後排的鄭文風,看得是五味雜陳。

鄭文風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從以前開始他就不明白,自己對杜小花是什麼感覺,好像是喜歡但好像又不是……

只有一點,他從以前開始就非常肯定,那就是杜小花不可能離開他。

他也非常明白,以杜小花的條件,我、鄭文風鐵定是最好選擇。

因此他從不緊張害怕,甚至開始覺得杜小花配不上他,她應該要學會打扮自己,個性上應該要更善解人意,她要上進要往上爬,成為配得上鄭文風的女人。

但是那個男人是誰?

他現在滿腦都是那個男人到底是誰……

從那個男人穿著來看,應該是社會人士,但杜小花的生活圈非常小,朋友就那麼幾個,基本就是一個宅女,到底是怎麼認識那一類人?

那男子穿著高檔的西裝,正式的油頭,一流的精品配件,看起來不像工科類的打扮。

商業經理人?律師?老師,應該不太像……

可惡,看不出來是做什麼職業的。

他望著杜小花的笑臉,心裡感到一陣抽痛。

這樣他鄭文風到底算什麼?難到那些曾經……她那些羞澀的表情都是騙自己的?

難道她不曾喜歡過自己?

長久以來鄭文風戴上人見人愛的面具那般,騙著別人也騙著自己。

但杜小花身旁的男人,讓精美的面具出現了裂痕,讓內心深處的空虛見了光。

他不曾去弄清楚他對杜小花的感情,或許是因為害怕……

   電影開始播放之後,台下的觀眾無不專心的觀看電影,也包含閻王,他的手緊緊地抓著椅背,看起來很緊張的樣子,因為這可是3D的電影,擁有科技的技術將電影的內容宛如是在眼前般,呈現在觀眾的面前,不難想像此時此刻閻王正在受著文化上的衝擊。

杜小花見狀只是在一旁菀爾一笑,輕輕地把頭靠在閻王的肩上,剛開始閻王還會掙扎,動一動肩膀不讓她靠,但慢慢地也就隨了她,兩人沉浸在電影裡面。

而在後方鄭文風見狀,心中有莫名的陣陣刺痛感,他無法形容這感覺,只能無助任其發展。

原來……他沒有想得那麼不看重杜小花,他只是賭定那人不會不喜歡他罷了,因此肆意揮霍著……

他常常在想等他搞清楚、想清楚了。

等他想要穩定下來了。

他就會回頭了。

他的臉色逐漸變得陰暗,甚至從內心深處萌生一把怒火。

「閻王,我想去上一下廁所,等等就回來。」杜小花在閻王的耳邊輕聲說道。

閻王只是點了點頭,示意她去。

杜小花便起身躡手躡腳地小心離開座位,深怕影響到其他看電影的人,而鄭文風像是逮住機會般,目光死死地盯著她看,眼神中有些微的憤怒還有幾分的怨懟,喃喃自語道:「總算給我等到機會了。」便也起身偷偷了跟了上去。

鄭文風看著杜小花進了女廁,他沉著臉在外圍等著她。

有些話他一定要問她……

為什麼她從醫院那次醒來,她就像是變個了人?

還是她在對他若即若離?

到底他有沒有在她的心裡?為什麼會和別的男人看電影?

每當他看到,她對著身旁的男人如花癡般幸福的笑臉時,他的內心先是刺痛然後是憤怒,他一直遲遲不開口問她,是因為他害怕,她是真的看到他正和別的女人
男歡女愛。

片刻,從女廁傳出有人出來洗手的聲響,鄭文風陰鬱的神情,伴隨著角落的陰暗慢慢地跨大,連他內心深處的那股怒氣也隨即擴大。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