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路人角色取代原男主成為美少女遊戲主人翁 第40話 決鬥(六)

幻燈片 | 2022-02-14 16:13:41 | 巴幣 2 | 人氣 63


「關於星遺物的傳言數都數不清,但是誰想的到這些傳言不只沒有誇大事實,甚至還低估了星遺物的力量,難怪這樣強大的兵器沒有被投入戰爭,而是被封印在王族寶庫的最深處,畢竟要是演變成星遺物之間的戰鬥,後果將會不堪設想……」
即使蘭斯.伊斯坦從對決一開始就被單方面壓制得很慘,德文也不會因此認為蘭斯.伊斯坦是個弱者
蘭斯.伊斯坦肯定不弱,他的實力和潛力不管加入軍隊或騎士團,都注定成為最閃耀的一顆新星,受到的關注絕對不會比公爵家,甚至王族來的少
然而這場決鬥的勝負早在開始的瞬間就與駕駛員無關,至於原因也很簡單……
「唯有星遺物能夠對抗星遺物,這句話之所以流傳那麼久也不是沒有道理呢,話說回來凱薩殿下還真是故意,明明一瞬間就能結束的戰鬥一直拖到現在。」
(是啊,就像米娜小姐說的,這根本已經稱不上是什麼決鬥,而是星遺物單方面的輾壓、蹂躪對手)
也許是因為看到了曾經戰勝自己的人,現在卻被打得毫無還手之力,德文的內心百感交集,不知道自己究竟該高興還是難過
身為一位機甲駕駛員,德文一直認為駕駛員自身的實力才是整體的核心,優良的機甲與強大的武器就只是輔助性質的道具,需要但是並非必要
優秀的駕駛員能夠讓舊型的機甲發揮出難以想像的強大力量,技術拙劣的駕駛員即使擁有威力強大的機甲,也會因為無法完全駕馭機甲而發揮不出實力
這也是每一位駕駛員在追求機甲性能之前,首先會訓練好自己實力的主因
然而星遺物的存在徹底顛覆了德文根深蒂固的想法,讓他明白駕駛員的能力是有極限的
(要不是礙於立場,說不定我還會幫你加油啊……蘭斯.伊斯坦)
「德文?你怎麼擺著一張臭臉,現在我們不是應該為凱薩占優感到高興嗎……我知道了!你果然還沒有從輸給蘭斯.伊斯坦的那場決鬥中釋懷,沒錯吧?」
「我沒……不,或許米娜小姐妳沒有說錯,依照殿下的個性絕對不會放過與他為敵的人,之後蘭斯.伊斯坦恐怕會被逐出學園,甚至可能連王國都待不下去,我也會因此永遠失去向他雪恥的機會,這點確實讓我感到失望。」
「也是吶……對了!既然之後再也見不到討人厭的蘭斯.伊斯坦,我得趁現在把這場決鬥錄下來才行,以後只要心情不好就能拿出來看,嘻嘻嘻。」
一想到之後能夠無限次的重播蘭斯.伊斯坦落敗的畫面,米娜壓抑不住內心的雀躍,即使刻意想在德文面前表現得鎮定,嘴角還是會不聽使喚的勾起形成一個弧月
然而就在米娜正準備起身錄下這場決鬥時,她突然感受到四肢僵硬,全身如同石化般無法行動
螢幕裡定格的畫面加上旁邊一動也不動的德文,讓米娜瞬間明白現在的情況
(又……又……又是這個該死的時間暫停!怎麼每次在關鍵時候都會突然來個時間暫停,按照之前的慣例肯定又會出現突發事件破壞我的好事!)
(哼哼哼……但是這次和之前完全不一樣,就算天上掉下來一顆殞石,白王也能夠立刻將隕石射成蜂窩,為了今天我已經做好萬全的準備,絕對不會再因為一小點的意外而失敗!)
即使沒有辦法發出聲音,米娜還是很得意地在心裡哼聲
***
這裡是哪裡……我已經輸了嗎……
好不容易睜開沉重的眼皮,我的視線只能依稀的看到那架白色機甲模糊的身影
至少在這個瞬間,我非常慶幸自己還坐在駕駛座上,沒有因為輸了比賽被送到醫護室
不過照這個局勢看來醫護人員應該已經在場外隨時待命,等到決鬥結束的瞬間就會立刻把我抬到醫護室接受治療吧
對了!克里斯汀……他到現在還是一點反應也沒有嗎……看來這場決鬥真的結束了
伊莉絲,抱歉……我沒能夠回應妳的期待,直到最後還是沒能贏下這場決鬥
「話說回來現在是怎樣?明明時間都已經被暫停了,我的身體卻還是能動……誒?」
當我舉起手來時,才發現自己的雙手如同一縷輕煙般飄浮不定,往下一看才發現自己現在處於類似靈魂出竅的狀態
即使經歷過不下百次的絕對選項,我還是第一次遇到現在這種情況
距離時間被暫停也有一段時間了,該出來的選項還是遲遲不出來,該不會要我一輩子保持這個狀態吧
「啊,才剛說到選項就立刻出現了,那麼就讓我來看看……」
▼投降
▼認輸
「……」
「哈哈哈哈!」
這兩個選項的出現是想告訴我,就算是化不可能為可能的絕對選項,也不存在能夠讓我獲勝的選項嗎?
星遺物機甲的出現,克里斯汀的異常,可以說是把最糟糕的情況全部發生過一遍
「難道沒了克里斯汀,我真的什麼都辦不到嗎……嗯?!」
▼未知的事件
 獎勵:%^&#@
突然浮現在我眼前的第三個選項,也不知道是打從一開始被我忽略,還是後來才出現
不只無法得知選擇這個選項會引發什麼樣的事件,就連獎勵後面的文字也變成了一串奇怪的符號,可疑指數直接飆升到最高
不過這些在我看來都不是重點,既然出現了投降與認輸以外的第三個選項,沒有理由我不去賭一把
當我按下第三個選項後,絕對選項的畫面從我的眼前消失,時間也再次恢復轉動
而我的身體則是不聽使喚地動了起來
***
(終於……我終於贏了!我終於讓蘭斯.伊斯坦臣服在我的腳下!!)
(看好了,米娜!就讓我用這一劍將勝利送給妳,同時也向所有人證明我不是一個廢物!)
為了徹底解決蘭斯.伊斯坦不留任何後患,凱薩直接拿出了白王背上的專屬武器,一把使用未知金屬打造的巨劍、「白王劍」
「為了向你展示敬意,最後的最後,就讓我用全力一擊送你上路吧,哈啊啊啊──!!」
當凱薩高舉起白王劍,準備將眼前的機甲劈成兩半時,看到機甲突然被關閉電源,使得凱薩揮到一半便停了下來
「事到如今你難道想認輸嗎?蘭斯.伊斯坦。」
將白王劍插進腳邊的地面裡,凱薩瞇眼看著螢幕中央的男人
「看到你沒有因為星遺物的威名嚇得棄賽,我以為你是個直到最後都不會放棄、真正的戰士,現在看來你似乎也沒有我想的那麼厲害,不過這也不能怪你,畢竟在星遺物面前不管你是誰都沒用,因為……」
「說完了沒?明明決鬥現在才剛要開始,你怎麼一副已經結束了的樣子。」
「……你應該慶幸我現在心情很好,不會被你的話影響到,否則我可能會不小心一個巴掌打過去把你拍成肉餅。」
「廢話少說,我問你,你剛才說過在這個競技場發生的事情,出了這裡以後都不會追究,沒錯吧?」
「我不記得自己有說過這種話,但是沒有關係,我以王國第三王位繼承人的身分在這裡向你保證,這場決鬥無論輸贏,之後我都不會拿決鬥的事情找你麻煩。」
(畢竟光是之前冒犯我的事情就不知道該讓你死幾次了,哈哈哈哈!)
在腦海裡一邊想著要怎麼料理蘭斯.伊斯坦,凱薩也沒忘記決鬥的勝負必須要由司儀宣布後才算正式結束
就在凱薩轉身準備通知司儀趕緊宣布比賽結果時,凱薩才發現觀眾席上的所有人,包含自己要找的司儀在內,目光都不是放在獲得勝利的他身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身後的蘭斯.伊斯坦身上
***
這個奇形怪狀的手錶,該不會就是絕對選項給的獎勵吧……
就在時間恢復運作的瞬間,我的左手手腕憑空出現了一條白銀色的手錶
說是手錶也只是外型看起來像而已,上面並沒有任何時鐘轉動,中間鑲著一塊長方形的透明水晶,除此之外就只是條普通的手環
當我下意識的將右手的食指按在透明水晶上時,整條手錶如同遇熱融化般化作一團金屬液體,從手腕快速向其他部位擴散開來
僅僅一個眨眼的時間,金屬液體便徹底覆蓋住我的全身上下
然而我的行動沒有因此受限,甚至連呼吸也不會覺得難受,反而金屬液體緊緊貼在肌膚上冰冰涼涼的感覺十分舒適
「哼,雖然我不知道你在耍什麼把戲,不過勸你還是乖乖投降,省得進醫院躺個七、八天……」
「嘭轟──」
凱薩還沒來得及把話說完,我直接用行動代替言語回答他
被金屬液體包覆住的拳頭打在白色機甲的左腿上,如同大砲般的威力將白色機甲向後擊退,在地面留下了一條三公尺長的黑色焦痕
低下頭看著毫髮無傷的右拳,接著抬起頭看一眼白色機甲左腿上的拳印,
絕對選項終於給我一個好東西了啊
「這……不可能!光靠人類拳頭的力量怎麼可能對機甲造成傷害,更何況還是星遺物機甲!還有你身上的金屬到底是……」
「嘭──」
「喔?這次閃得很快嘛,建議你還是把注意力放在決鬥上,廢話太多只會把自己害死。」
「哼!剛才只是因為我沒有防備才被你得逞,別得意了!我會讓你知道不管怎麼掙扎都是沒用的,去死吧!」
隨著凱薩震聲怒吼,手中的白王劍快速向上舉起,沒有絲毫留手的向下一劈,鋒利的劍刃輕易地劃開地面,地板的裂痕如同藤蔓般不斷向前後延伸,將整個競技場的地面分成了兩半
遠超一般機甲的破壞力在競技場內引發一陣強烈的地震,導致現場的人員與司儀也不得不出面控制場面
『大會報告,目前競技場內發生突發的緊急狀況,為了保護各位的安全,在此宣布終止本次的決鬥,請各區域的工作人員協助疏散人群,再重複一遍,本次的決鬥緊急終止,請各位盡快離開現場以免受傷……』
「瑪琳小姐!我已經通知控制室幫忙廣播,所有緊急逃生出口也都開啟了,我們也趕快離開這裡去避難吧!」
「……你們要走就走吧,情況不得已我也不會怪你們。」
「瑪琳小姐妳該不會打算留下來阻止他們吧?別開玩笑了!那兩個怪物的戰鬥根本沒有我們能夠介入的餘地!就算站在遠處被波及到也不是開玩笑的,現在只能祈禱學園趕快加派人手來支援,否則照這樣下去整個競技場遲早會被他們弄垮!」
「我很清楚這裡並不安全,但是……這場決鬥必須要有一個見證人,我得親眼看到他們分出勝負才能夠離開,這是我身為司儀應該做的事情,在他們分出勝負以前我哪都不會去。」
坐在裁判席上的瑪琳,雙眼堅定的看著牆上大螢幕裡的兩人,絲毫沒有因為周圍的天搖地動感到害怕
「嘭轟──」
「剛才的氣勢跑哪去了,身為尊貴的王族成員,您只會像個老鼠一樣四處逃竄嗎?」
「閉嘴!」
(不可能……就算我的技術再怎麼不如他,依靠白王的力量照理來說還是能彌補過來才對。)
「嘭轟──」
(但是現在是什麼情況?光是要閃避他的攻擊就已經很勉強了,反擊什麼的根本做不到!)
被追擊到牆角的凱薩意識到已經沒有退路,只好咬牙硬著頭皮舉起白王劍朝前方一砍
「嘭──」
然而這一劍不只揮了個空氣,甚至還被一腳反踢在牆上,整架機甲躺在原本是觀眾席的石堆上
「能夠抗衡星遺物的應該只有星遺物才對,告訴我……你身上那層金屬鎧甲到底是什麼!」
「很可惜我也不知道,畢竟對我來說只要能把你打趴在地上,不管是什麼都無所謂。」
「嘭轟──」
(該死……他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我根本還來不及反擊,下一個攻擊就會先到我的面前)
(從他一直用拳頭攻擊這點來看,那套鎧甲缺乏遠程攻擊手段,近身戰鬥對我不利,得想個辦法轉移他的注意力,和他拉開距離才行)
「不過這樣真的好嗎?蘭斯.伊斯坦。」
「什麼?」
感覺到凱薩似乎還有話想說,正準備揮出去的拳頭被我收了回來
為了不讓凱薩趁機逃離我的攻擊範圍內,我一邊戒備著他的突襲,一邊緩慢地向他接近
「你要知道,這場決鬥的勝負對我來說一點也不重要,但是你呢?就算被你僥倖拿到勝利,冒犯王位繼承者的行為等同於向整個王族挑釁,即使我按照約定饒恕你過去的行為,你以為其他王族成員就會輕易放過你嗎?只要你的雙腳踩在王國的國土上,我們有千萬種方法可以折磨你。」
「噗──」
「有什麼好笑的?」
「原本我還期待你會說點有營養的話,到頭來還是只能靠威脅這招啊。」
「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我並不是在威脅你,而是想給你另一條活路。」
「另一條活路?」
「沒錯!像你這樣的人才不應該被埋沒在學園裡,或許我們之間有非常多的不愉快,不過沒關係,只要你現在答應歸順於我,向王族宣示忠誠,我不只會保障你身邊所有人的安全,甚至還能讓你在學園的生活一帆風順。」
看到我沒有立刻打斷他的話,凱薩頓時以為自己的提案打動了我,緊繃的表情露出一絲喜色
(像他這種有過人實力卻不屬於任何陣營的人才,舉凡整個王國再也找不到第二個,要是我能夠延攬到他,對之後的王位爭奪肯定有很大的幫助,米娜和德文知道了也會覺得高興吧)
「雖然我不知道底格里斯公爵家究竟開出什麼條件讓你願意站在他們那邊,但是我向你保證在我手下做事的待遇絕對不會比公爵家差,甚至只要你告訴我他們給了你什麼,我願意拿出雙倍聘請你。」
「而且你對公爵千金也有那方面的意思吧?反正我已經有米娜了,你要是喜歡那位公爵千金儘管拿走沒有關係,甚至我還可以幫你向公爵家協調,讓你們之間的戀情不會因為身分不同而受到阻礙,怎麼樣?」
「哼哼哼……哈哈哈哈哈!」
「……看來我能當作你拒絕我的邀請,那麼你就為自己愚蠢付出代價吧。」
開口的瞬間,凱薩迅速地向後拉開距離,舉起藏在手臂內側的短槍並瞄準向前方
「這就是和我作對的下場,去死吧,蘭斯.伊斯坦!」
「嗡嗡嗡嗡嗡───」
隨著凱薩的話聲一落,短槍的槍口發出一陣低沉的耳鳴聲,從槍口射出的一顆蘋果大小的紫色電漿球,如同流星般在空中劃出一條磷光,最後落在我腳邊的地板上
還沒等我開口嘲笑凱薩射歪,掉在地上滾了一圈的電漿球在碰到我的腳尖的瞬間,表面如同暴走般不斷有電光竄流,中間核心則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向外膨脹撐破表面的透明模
直到刺眼的白光消失、飛揚的塵土消散落下,映入眼中的是一片巨大的半圓形坑洞


========================
你好,我是幻燈片
收尾的部分花了比我預料還多的篇幅,直到下一話才能完整做結束
畢竟是機甲設定裡天花板之間的頂尖對決,總不能比前兩場還要潦草帶過
不過這一話的確是「決鬥」的句點,嘻嘻嘻
下一話一樣會在近期發布,敬請期待!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