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在鳳凰的筆桿下,第十八回

喜歡晴空的埃利耶爾 | 2022-02-11 23:34:59 | 巴幣 1102 | 人氣 69

連載中在鳳凰的筆桿下
資料夾簡介
出道作,更新中。這是一篇關於台灣民間的現代童話!

〈連載正式超過一個月了,真切的感受到了自己正一步步往前邁步!〉

     黎明前的夜最黑

《第十八回 曙光》
_______
     那是,我從來沒有看過的術式。
     整棟大樓的結構被劇烈衝擊,震動迅速的傳開;樓板如同拋進水裡的發泡錠一般碎裂崩解,大片大片的坍塌。
     由於樓板倒塌的連鎖效應,從五樓到一樓的大部份地面都已經變成了礫石;煙塵四起,土石崩落的聲響震耳欲聾,我從刀身上甩出金色的緒繩,纏住一處還算完整的柱子。
   「黑貓!汝安然無恙嗎?」
     剛剛還在我旁邊的黑貓一下子就不見蹤影,我正東張西望、擔心她是不是掉下去的時候,甩出去的續繩就被輕輕地拉扯。
     我看了緒繩纏著的柱子,黑貓半蹲在柱子旁的小塊地面,雙手緊握著繩子。
   「……暫時沒有問題,我先拉妳上來!」
     黑貓說完便用力地扯動術式構成的緒繩;與其說是用拉的,不如說是直接把我給甩了上去。
     我在適恰的時機解除緒繩的術式,讓自己順著力道盪上六樓地板的缺口;虎的靈力非常的明顯,用不著特意去辨識。
     我一躍上六樓就施展術式,將緒繩甩向了虎的方向;她正掐緊信徒先生的喉嚨,我甩出繩子的用意就是為了讓她放手。
     虎放開手試著向剛剛那樣抓住續繩,我解除術式收回繩子,不停歇的衝了上去。
     我將刀架在側腹,然後使勁往地面一踢;全身猛然一震,利用這股力量衝向前方。
     這次的攻擊方式是直刺,這是速度最快也最不易阻擋的攻擊;虎往右邊閃躲,這次攻擊倒是成功劃過了她的臉。
  「好險……!之前有這麼快嗎?」
     虎看似驚訝的叫嚷著,而我一點都不打算和她閒話。
     我轉了一圈後順著這份力道甩出刀鋒,虎這次不再開口鬥嘴。
     ——卯足全力施展的攻擊,分心的話是躲不開的。
     速度域不同了。現在這個情況就只能全力以赴而已;光是思考下一步與動作的時間,就讓我沒有閒暇時間再開口說話了。
     我能夠從她的動作中感受到無比緊繃的壓力。在刀刃刺過臉龐的那一剎,原本在刀光劍影前無動於衷、談笑風聲的虎,如今卻彷彿受到了惡寒般多了幾分顫栗。
     她只是專心盯著我的刀路,抓住刀刃揮出、無法再改變軌跡的剎那閃躲開來;我們沒有嘲弄與喧鬧,僅有全神貫注與全力以赴。
     我不再做出那些考慮到反擊的動作,而是專心一致的朝著她的防禦揮出利刃;刀劃破氣流時的呼嘯糾結在一塊,就像是替我大聲的嘶吼,吆喝著她。
     我發狂似的揮出一次又一次的斬擊,讓速度與力道取代掉幾乎全部的策略;虎迴避開的距離一次比一次縮短,最後讓指虎與刀刃重重的撞在了一起。
     彼此將全身的力量往對方那側推去,我使勁壓下被指虎檔住的刀刃,虎也做著同樣的事,試著把我的刀給推回來。
     僵持不下,這是我最討厭的情況。
     空氣中充斥著危機的氣味,我害怕虎成功推回我的日本刀,虎也害怕我成功的壓下她的手;極度緊繃的高張力環境,讓我的尾巴和耳朵都不由得直豎了起來。
     我不能輸。
     腦海中閃過這一句話,我不能輸,在這裡絕對不能敗下陣來。
     現在可是在信徒的面前,我必須要展現出土地神的力量;不論是恐懼還是緊張感都好,一切都不能夠展露在表情上。
     因為,沒有神明會在信徒面前出醜的吧?
~~~~~~~~~~~~~~~~~~~~~~~~~~~~~~
     喉嚨在虎姑婆強大的握力之下被擰毛巾般的收束,肺部有那麼一個瞬間跟空氣徹底隔絕;我只顧得大口吸氣,沒有注意究竟發生了什麼。
     等到雅露蒂安跑到眼前時,我才意識到狐狸與虎姑婆又攪和在了一起。
     我搖晃著起身,重新戴好被塵土弄髒的眼鏡。
     雅露蒂安已經安全了,接下來就只剩下制服虎姑婆而已了;我打算下樓去尋找筱雨的蹤影,雅露蒂安卻在一旁拉住我的衣擺。
   「……底下的地板,不見了。」
     她脫口說出一句匪夷所思的話,我擦拭眼睛上頭的水泥灰後仔細一看——樓板確實崩落堆積到了一樓的水泥基底上,只剩下這層樓孤獨的樓板可以讓我們立足。
     更糟糕的是,我不但沒有看見筱雨,而且這層樓板正隨著狐狸與虎姑婆的施力晃動著;狐狸揮空的日本刀偶爾會敲打在樓板上,讓這層已經明顯受到結構破壞的地區變得更加脆弱。
     所有人遲早都會從六樓墜落,如果他們的不能速戰速決的話,結局就會是這副模樣;我可不想跟底下的礫石堆一樣摔的破破爛爛的,總得想點辦法才行。
     單靠我沒有辦法左右這場戰鬥的局勢,虎姑婆根本沒有溝通的可能;即使在戰鬥中看似冷靜,但是在這之外就是全然的瘋狂。剛剛被緊緊掐住時撇見的那股笑容,完全就是把理性一掃而空之後的產物。
     ——還是得要依靠筱雨才行,至少要讓局勢回到回到二對一;由於我沒有恢復雅露蒂安的方法,除開狐狸,還能夠真正對虎姑婆那種大妖造成威脅的,也就只剩下筱雨而已。
     我從樓板上被虎姑婆破壞的缺口向下看去,筱雨站在柱子旁一塊恰好足夠容納雙腳的小平台上,正試著脫離困境。
   「筱雨!上的來嗎?」
     我確認身後相互拼搏的二人互相僵持住後,從隱隱發痛的喉嚨中擠出了這句話;筱雨搖了搖頭,看來這段距離還是太遠了。
   「如果有什麼東西可以抓的話……」
     很不幸的,從缺口到筱雨哪裡,基本上沒有所謂能抓的東西;要是有的話,她應該早就上來了吧。
     我退而求其次打算分析大樓崩塌的原因,於是便詢問筱雨發生了什麼;據她所說,樓板的崩落似乎是因為虎姑婆敲打地面的關係。
     從敲打地面的那一刻開始震動,接著這份震動逐漸增強、擴散,不出幾秒鐘就變成了全面的坍塌。
     普通的蠻力應該在敲打地面的那一刻就使其坍塌,就如同虎姑婆突破六樓的樓板上來這裡一般的突然。從樓板的缺口來看,她絕對有那份力量直接擊垮下方的地面;但是,這樣一來她就沒有足夠的時間跳上這層樓。
     虎姑婆對這棟大樓做了什麼,但是並不是靠著她的蠻力破壞而已。
     擴散的震動逐漸增強,所以不會是震波那樣一瞬間就竄過地面的東西,應該是更緩慢、更持續性的過程……
   「危險——!」
     ……!
     狐狸用宏亮的嗓音大喊,我反射性的回頭、繃緊神經——迎面而來的,是捲起的粉塵與海市蜃樓般扭曲的視野。
   「糟糕……!」
     我單手抱起雅露蒂安往一旁跳開,那道曲折波動撞上後頭殘存的牆面,如同什麼東西爆炸了一般掀起大片的塵埃。
     吸進灰塵的我就像被胡椒嗆到般咳個不停,眼鏡又蒙上了一層灰;雅露蒂安甩了甩頭抖落塵土,地鳴般的沉悶聲響又隨之響起。
     狐狸揮舞著日本刀,虎姑婆重心向後縱身一躍,然後揮出一記手刀;她的前方出現了剛才所見到的扭曲波動,狐狸立刀一劈,分成二個部份的波將另一面牆開了一片缺口。
     ……那是某種術式嗎?
     似乎是與波動相關的術式……那種能力,比起之前所見過的任何一個都還要棘手。
     而且,之前見識過類似轉移的瞬間換位,到現在都還沒有使用出來。
     ——虎姑婆,肯定還藏著什麼招在手裡吧;從一開始在房間裡被設計的那時候開始,我就一直覺得她似乎在瞞著什麼的感覺。她還有能力沒有使用出來,而且很有可能是一張王牌。
     我試著回想剛才被打斷的思緒。逐漸增強的震動、緩慢的過程,而且,這份力量有辦法使大樓就這樣崩塌成瓦礫。
     共振,我腦中浮現了這個選項。
     如果她有能力讓打擊樓板產生的震動頻率與樓板本身的頻率吻合,那麼就會逐步的放大這股震動,並且造成顯著的破壞。
     共振與瞬間移動並不是同一個系統的能力,就如同雅露蒂安除了火焰以外,還能夠遮斷聲音一樣;她並不只有一種系統的能力,這也正是麻煩之處。
     才剛思考到這件事,好不容易與狐狸拉開一段距離的虎姑婆便把瞬間移動的術式給示範了一遍;她轉移了自己的位置後迅速揮拳,雖然確實抓住了死角,但是狐狸還是用刀柄處擋下那道拳擊。
     就像前幾次一樣,樓板震動著。
     但是,有什麼地方不太對勁。
     虎姑婆轉移到的位置,實際上與狐狸的距離並沒有那麼近。
     如果要發揮奇襲的優勢,至少也應該要在拳頭能夠直接碰上的距離;但是虎姑婆雖然選擇了後方的死角,距離卻拉開到了二公尺左右。
     這個距離,有沒有使用能力其實大同小異;施展了術式卻因為距離這種可控制因素而失去效果,總不可能只是因為挑釁之類的理由。
     ——雖然按照她原本的個性來說,確實會做出這種不明所以的行為;但是現在的她,很明顯的撇下了玩鬧心態全力迎戰。
     在認真的戰鬥之下施展了等同於沒有作用的術式,既然不是心理上的原因,就代表必然有物理上的因素。
     她倘若不是刻意出現在那麼遠的位置,就代表肯定有什麼原因讓她無法靠近。
     反之,也代表肯定有什麼理由,讓她不惜失去了奇襲的機會,也不能轉移到離狐狸太近的位置。
     這個理由,又是什麼?
     我回頭思考雅露蒂安那時虎姑婆的瞬間移動術式,她確實出現在了拳頭能夠立刻觸及到雅露蒂安的距離,但是對上更具威脅性的狐狸,她卻沒有做出一樣的事。
     同樣都是妖異,為什麼同樣的術式在二人面前效果不同?
     一個掌握了火焰,另一個則是位階高於土地公的神明;這二者之間幾乎沒有共同點,掌握答案的難度更進一步的提高——相異的部份實在太多,要判斷也就越來越困難。
     如果能夠用稻荷狐狸有神性來解釋就好了,但是妖異間的世界不可能會這麼的簡單。
     我仔細地觀察二人的戰鬥,依舊是那副由殘影與流光塑成的動態畫,偶爾有礫石從那片光暈渲染中迸裂而出。
     摻和著灰的渾濁氣流不斷的拍打在臉面上,雅露蒂安的一頭黑髮也隨著擺盪,雖然已經沾上了不少灰白色的水泥粉。
     ——等等,黑色頭髮是失去力量之後才出現的特徵,虎姑婆出現在雅露蒂安面前的時候,她與普通的小孩子沒有什麼區別。
     擁有這麼強大力量的虎姑婆為什麼只對人類動手?為什麼追尋術式痕跡的時候,一定要等到筱雨離開才進到屋子來?
     我總算是理解了,靈力,靈力就是這一切的解答!
     她沒有辦法在其他妖異的靈力干涉範圍內施展她最引以為傲的瞬間移動,所以才會出現在那麼遠的距離外;也因此,她在對付其他妖異的情況下根本就不可能佔有優勢,她能使用的其他術式,都不可能像瞬間移動那樣具有那麼大的威脅性。
     她想要隱藏的大概並不是王牌,而是這個弱點吧。
     之所以會選擇在這種破舊的廢棄大樓迎敵,也是因為她的共振能力,對這種老舊結構能夠起到更大破壞力的緣故吧。
     假設她一開始沒有設想到會同時面對狐狸跟筱雨,就結果來說,她還是成功避免了一對二的必輸局;如果今天只有筱雨一個人的話,我現在恐怕就不能像這樣思考了。
     虎姑婆確實是個謀士,是個優秀的策略家;看似瘋狂又自我的個性下,隱藏著智謀與各式各樣猜不透的能力。
     她巧妙的包裝起能力的缺點,在我的面前刻意展示過一遍;即使情況有變,她原先就計畫好的大樓坍塌,也成功讓她避免了最遭的狀況。
     她轉而攻擊我,大概也是因為知道我遲早能夠看透這些吧。
     雖然堅持讓我殺害她,但是在後面又反過來想置我於死地;這之間不論契機為何,我都只能聯想到雅露蒂安跟她聊了些什麼,改變了她的想法而已。
     就算如此,我還是希望這次事件能夠平穩的落幕;就像是雅露蒂安一樣,總會有辦法在不消滅誰的情況下解決問題的。
     只是這次,溝通的要務必須要落在雅露蒂安身上了;畢竟是她讓虎姑婆的心態產生了什麼改變,要再做的更改變的一些也是可行的。
     或許離告一段落還有很長一段距離,但是這些都不再是什麼遙不可及的事。
     真正重要的,是我們這裡,已經看得見圓滿的曙光了。
_______
〈寫文章跟玩電腦一樣,都是需要手感的呢……手感好起來就沒有問題了,大概。〉

創作回應

真魚•紫光(WFS)
希望之後在文章的開頭可以附上一回的連結,這樣對忘記內容的人(我)比較友善....
2022-02-11 23:55:37
喜歡晴空的埃利耶爾
我是會把目錄放上去啦,上回連結……
我知道了,會新增上去的!
2022-02-13 13:50:30
默默無名
回上面 如果他一天一集就沒這問題了w
2022-02-12 00:23:47
喜歡晴空的埃利耶爾
www
(或許咱加快更新頻率就沒有問題了吶
2022-02-13 13:51:11
KC
EA
2022-02-12 00:28:19
喜歡晴空的埃利耶爾
這次晚了幾分鐘呢,差一點~
2022-02-13 13:51:33
KC
哈哈哈哈
2022-02-13 14:29:27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