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奧林匹亞的晚宴--火向篇

薇兒 | 2022-02-11 19:43:20 | 巴幣 12 | 人氣 386

  這條線果然涉及了一些所謂真相,大概更詳細的內容要到最後一條官配的朱砂可能會更清楚,而這條線的火向在其他路線基本沒有戲份,就是有也是登場說了幾句就退場,若說緣、璃空、玄葉看著就是成熟男人與同齡男生互動、時貞是年下的弟弟,這個火向跟奧林匹亞站一起活脫就是百合形象。
火向
CV:崛江瞬
  初次見面的時候是因為奧林匹亞被人纏上脫不了身,而他出現解危,嘴上是威脅著要將那人直接化為結晶(而他的登場也一起連帶著將璃空帶出來,璃空是認為這個『葬儀社』很危險,要他離奧林匹亞遠一點)。
  因為外表完全看不出來到底是男孩還是女孩,雖然我想說『這麼可愛一定是男孩紙』,至於同時在場的玄葉說著他沒胸沒腰沒屁股應該是男的(玄葉:「都已經中文化妳還亂翻,我沒說到這樣!」)
  不知道為什麼明明長得比女主角奧林匹亞可愛,卻意外的自卑認為自己相當醜陋、沒有資格接近奧林匹亞,但又忍不住布拉布拉布啦(講人話)
  人帥真好人醜性騷擾一樣可以用在長相像美少女的少年身上,他經常這樣偷偷躲著看奧林匹亞,被奧林匹亞發現又是一臉羞赧,而面對他需要強勢一點,不管是說要跟他當朋友還是邀他去緣的湯屋喝茶吃點心。
  火向做為『葬儀社』雖然可以自由來去黃泉與地面,但是眾人還是覺得他全身充滿穢氣,雖然他是將屍體化做結晶的人,只因為他沒有顏色就得到跟璃空完全不同待遇(璃空擁有的拔之力也同樣能將屍體化為結晶,但他做的結晶比施華洛世奇還要閃亮,他的收費就超高)
  每次的路線都會提到一些因為色層階級而受到不公待遇的人,基本上每條線都會遇到這些人,只有人數漸漸多上一些的差別,相同的是除了刈稻之外其他全部連臉都懶得畫一個,這條線是一個青的男子與黃泉女子相戀被追捕然後兩人自殺殉情,在天供島上自殺之人是不能做成結晶的,地上人的結晶做成鳥居而黃泉人的結晶變成像煤炭一樣的東西提供太陽動力,自殺之人只能用火燒一燒然後丟到海裡去(現代海葬我記得收費不便宜耶!)
  在小船上依舊可以來個乙女遊戲定番-也不知道怎摔的可以摔成女上男下或是男上女下的姿勢,一邊說著原來奧林匹亞那麼溫暖、柔軟……但你完全感覺不到這些句子帶有任何情慾,而就只是單純的在形容他摸到的感覺,回過神發現自己在幹嘛?也是嚇的半死拼命道歉。
  每條線都會出現的一個有著青色系的黃泉少年-海浬,他會往來黃泉與地面賣著瓦版與幸運餅乾,非常仇視地面上的人,把奧林匹亞稱為虛偽的妖女,對他們親切只是尊貴人物無聊下賜的同情,希望全世界的人都去死一死,而他也是推動這條線的重要人物。
  一個曾與奧林匹亞有過糾紛(只是單方面纏著奧林匹亞的)和各種色層的人都有人失蹤,發現的時候只有衣服落地,眾人開始懷疑這些人是被活生生的施以『拔』之術變成結晶,因為火向曾經威脅過其中一人再纏著奧林匹亞就將他活生生變成結晶,所以他是嫌疑犯之一,然而整個天供島上一共有四人擁有『拔』之力(我可以先吐槽一下之前說過火向的能力大概十秒而璃空大約三十秒其他人可能得花上一小時以上才能把人化成結晶的設定嗎?還是說這島上人口不多,不需要太多人來執行拔?)這四個人就是璃空、火向、奧林匹亞,而最後一個則是死刑執行人,這個新任死刑執行人就是海浬,誰叫他不是男主角就被重點監視最後確認殺人的就是他。
  火向路線會牽扯到古事記的故事,之前曾在月黃泉的住處-奈落見到一幅他繪的女性。
  女人的樣子就像感染了『剝』,月黃泉說著在奧林匹亞眼中大概這樣子跟『剝』很像,但她是一個因為變醜之後詛咒全世界的女人,我當時腦中第一個浮現的名字便是-伊邪那美。
  奈落的死水中說著沉睡著闇之女神伊奘冉尊,只要碰觸到死水就會感染『剝』,這個伊奘冉尊便是伊邪那美,海浬曾經不小心掉落進死水當中便受到伊奘冉尊的誘惑要讓所有人都去死(一天殺一千人意味?)
  火向的路線便是要完全消滅伊奘冉尊,伊奘冉尊罵著火向醜陋、躲在美麗的軀體裡就以為會有人愛他了嗎?要是奧林匹亞看到他真正的樣子不可能會愛他的,與火向聊天時知道火向其實不喜歡大海,因為他曾經獨自在海上漂流了非常久,而他跟奧林匹亞承認的身份便是島上人供奉的-卑流乎,當時的奧林匹亞只當異世奇人的卑流乎大人是在葦之舟上漂到天供島上才會討厭大海,而實際上他討厭大海的原因是……他是伊奘冉尊的第一個孩子-蛭子神。
  因為繞圈方向錯誤生下一個醜陋的孩子,所以他就被放上船直接扔掉(說白了根本棄養),之後才生下天照大神、月讀尊與素戔嗚尊,伊奘冉尊想要世界陷入黑暗,便蠱惑海浬要將從天照大神分出來的白之一族最後一人殺掉獻給自己。
  這世界曾經毀滅過一次,天照大神被愛她不得的人殺掉,而男人懺悔自殺後流下的血變成了『赤』,蛭子神再度創造新世界,以他的血製成了『青』而月讀尊的血變成了『黃』,因為太陽已經不是原始的太陽所以相當不穩定,黃的道摩才想出獻上靈魂做為太陽的動力,最初創出色層只是希望天照可以看到美麗的顏色,卻在人心的扭曲之下開始分成現在這種階級制度。
  蛭子神的原形我記得是有點像是不成形的肉塊,因不是正確的陰陽交合才會產下這種孩子(也不被計入孩子的數量整個當生了塊叉燒的感覺),他的身體是月讀尊幫他做的,這也大概能解釋討厭男人的天照大神居住的天女島為啥可以容忍唯一的男人-月黃泉來去自如,因為他就是月讀尊。
  火向之前的自卑也是因為他原本的樣子很醜連親生父母都不要他,他的身體又是人偶,沒辦法讓奧林匹亞懷孕、得到力量將顏色獻給天照大神。
  BE之一嘛,海浬成功的殺掉奧林匹亞,失去了最後的白之後世界再度毀滅荒蕪,月黃泉再度依著火向的願望做出了一個與奧林匹亞一模一樣的人偶,但她的靈魂無法置入,便將她依附在常世蟲之內,火向又做了一個漂亮的小小世界,只有他與她的世界。
  而GE火向用盡全身最後的神力徹底封印伊奘冉尊。
  人偶的身體也完全消失,心有不甘的奧林匹亞帶著從月黃泉手上求來的天照大神半片鏡子來到天女島上,島上活水內有著另半片鏡子,天照大神也在水中沉睡,奧林匹亞將鏡子投入水中,希望可以喚醒沉睡的天照大神實現她的願望。
  這裡當然要來個你丟的是金斧頭還是銀斧頭選擇,若是讓火向歸來,這世界的太陽原本就不是真實的太陽,火向只要歸來那顆太陽也會失去作用,天照要奧林匹亞選擇究竟要火向還是要世界和平,奧林匹亞說著自己不能自私但她又想要火向,自己又得孕育下一代白來供奉天照,所以她選擇獻上自己的半條命(我腦中為啥響起瓊瑤某部毀人三觀劇的台詞:『妳當時只是失去一條腿,紫菱呢?她丟了半條命,更別說她為你割捨掉的愛情和我去浪跡天涯。』)
  我真的好想吐槽一下這位太陽女神,妳他媽的不都醒了,太陽不就再做一顆就好?還要啥終極選擇題,好吧,這是乙女遊戲就是要給愛情來個考驗,這個獻上半條命的回答讓火向變成真正的人類復活回來了,雖然還有拔之力但已經沒有做為神的力量,我只能說你們高興就好。
  雖然人類身體有很多麻煩之處,但這是身體是人偶時完全不同體驗,嗯……還是你們高興就好。
  是說......這張CG的奧林匹亞妳的胸跟左邊那個一樣都是平的耶!
  而另一個BE老實說較為莫名其妙,在伊奘冉尊引發地震時眾人疏散黃泉的人上來避難,然後她就突然被叉梗弄暈綁走了
  選了好控制的人來當奧林匹亞的丈夫要讓她生下白的後代
  WTF?

送禮物贊助創作者 !
0
留言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