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等待,驕陽-52

森璟 | 2022-02-11 15:00:05 | 巴幣 1024 | 人氣 82


她就這麼離開了呢。

宇辰陪我度過的那一晚美好的像是夢境一樣,她擁我入懷時是我感到最安心的時刻,好幾年來第一次不需要靠著安眠藥入睡呢。

宇辰出國的消息讓我很震驚,然而季穎只是笑了笑,並沒有多說什麼。

她的辦公桌上多一個相框,裡頭是她們之前出遊時的合照,聽說在宇辰出國前她們協調了一些事情,算是和平分手了。

這讓我糊塗了,我不懂為什麼宇辰要和季穎分開.....

我常常看見季穎望著照片發呆,嘴上的微笑就像在回憶當時的愉快一樣。

「前輩,還好嗎?」我擔憂地搭上季穎的肩。

「啊!抱歉吶,我又失神了。」季穎回過神來,拍了拍臉給自己打氣之後她提起筆,繼續在工作中奮鬥。「再這麼下去可是會被炒魷魚的呢。」她自嘲地說。

「前輩,宇辰都沒有再跟妳連絡了嗎?」

她搖搖頭,「宇辰偶爾還是會傳訊息過來的哦。」

「她還是很關心妳呢。」

「妳這麼覺得嗎?」她的語氣裡浮現不確定感。

「當然了。」我笑著說。

後來人事部的主管來找季穎,我們就沒有再繼續這個話題了,珍妮約了季穎下班後一起吃飯,總覺得在季穎分手的消息傳開後她的邀約就多了不少呢。

距離宇辰離開已經過了一個月,我不願面對的婚事也逐漸的接近著,這樁婚事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同意,瑜婷知道的時候很不敢置信的大聲責問爸爸,結果挨了紮實的一巴掌。

我再一次感到絕望,替瑜婷上藥的時候她哭著要我離開這裡,而我搖搖頭,就算離開了又能夠逃去哪裡?爸爸的人際關係這麼寬廣,不用三兩下就能把我抓回來。

而且我也沒有勇氣逃跑。

讓我驚訝的是,明明邱政翰也知道我是在無法選擇的情況下被逼著接受婚事,他卻沒有一絲要為我爭取權力的意思,甚至還天天高興的在我身旁嚷著,說他終於能夠把我娶回家了。

我感到一陣噁心。

當我穿上每個女孩都夢寐以求的婚紗,我只覺得自己似乎下一秒就會窒息在這白紗裡,攝影師在前面指導我們做出各種看似恩愛的動作,我順著他們的意,讓自己扮演著他們想要的角色。

嫁給他以後我就真的失去人生的意義了,雖然現在的我早就像個空殼,但那會讓我死得更徹底。

之後,你們就會滿意了.....

就會放過我了,對嗎?

宇辰,我真希望妳在這裡。

起碼看著妳,我還能感受到那麼一點的安心,讓我知道,這世界不是所有人都恨我的。

讓我感覺到....

自己還活著。






我第一次看著教堂感到害怕,那些自稱是“親友”的祝賀詞讓我恐懼,我沒有邀請過去的朋友們,因為對我來說,今天不是我人生中最美的時刻,而是我最狼狽的一天。

我想像未來,我會生下小孩,然而抱著他們的卻不是我愛的人。

眼前的不是一家和樂的願景,而是在灰暗天空下的,我的墳墓。

他們白色的衣裳就像是對我的諷刺,告訴我不管我怎麼掙扎都注定死在他們手上。

他們欣慰的笑容讓我絕望,告訴我我的人生只能照著他們的劇本前進。

牧師在講完一連串的祝福詞之後省去詢問新人結婚的意願,直接要我們交換戒指。

就連讓我口頭拒絕的機會也不肯給我呢,究竟我是犯了什麼滔天大錯要去承受這些....?

我看著他將戒指套進我無名指,那幾乎象徵了這一切將束縛著我一輩子。

如果眼前有一把刀,我會毫不猶豫的搶過它並且深深刺進我的脖子裡,狠狠劃開我的生命。

「等一下。」教堂大門被推開,簡直就像戲劇中才會出現的場景。

那人無視眾人的驚訝直直朝我走來,在階梯下她抬頭望著我,摘下了臉上的墨鏡。

「妳該嫁的人不是他。」她說,臉上掛著再確定不過的笑容。

「妳來亂什麼!?」邱政翰揚起怒火,指著她的鼻子說。

「難道妳要這麼簡單就放棄妳的未來嗎?」她朝我伸出了右手,「只要我還在就不會讓這麼荒唐的事情發生的,妳值得更好的生活,更好的人。」

「段宇辰!!」邱政翰氣瘋的大吼出來,牽緊我的手說:「郁凡,別聽她在那裡鬼話,我會叫人把她轟出去,我們的儀式還沒結束呢!」

「是那個害我女兒變得不正常的女人?」爸爸也站了起來,眼裡充滿著戒備。

她毫無動搖,也毫無畏懼的站在原地,從頭到尾堅定的眼神沒離開過我身上。

「如果妳不敢,我會給妳勇氣,只要妳告訴我妳想離開這裡,不管是誰來阻擋我們都沒用,我一定會帶妳遠離這裡。」

「妳不要太過分了!!妳知不知道我花費了多少心力才讓我女兒的生活回到正軌的!?」爸爸氣得脹紅了臉。

這句話像是觸動到她心裡的地雷似的,她轉過頭去不甘示弱的吼著:「正軌?你指的是那些像變態似的掌控和監視!?」她說完後充滿不屑的哼笑一聲。「你自以為是的程度還真是不可思議,你以為這一切都是為了郁凡好,卻不知道她過得有多痛苦,甚至連靈魂都沒有了!」

「她不是你的魁儡,她有大好前途在等著她,我說什麼都不會讓她的未來毀在你們這群爛人手上!」

她說完後再一次朝我伸出手,相望的這一眼讓我甩開了邱政翰的手,拔下了讓我厭惡的戒指任它掉落在地。

「對不起,可是這一次我想好好的活著。」最後,再看了震驚的邱政翰一眼後我撇開頭,伸手握上了她的手。

她揚起嘴角,將我的手緊緊握在掌心,拉著我往外頭跑。

我聽見後頭傳來的喧鬧聲,大部分都是些不堪入耳的話語,我選擇無視它們,只專注於眼前的人。

她帶著我上了她停在路邊的車,在他們追上來前踩了油門離開教堂。

「先載妳回家換衣服,我得帶妳去一個地方。」她說,隨後露出厭惡的表情,「看妳穿著他選的婚紗我就想吐。」

我淡淡笑著,我一直以來都對她感到很愧疚,沒想到她竟然願意為了救我而犧牲這麼多。


甚至把頭髮也剪了。


「怎麼了?」發現我的視線黏在她臉上,直視著前方的她問。

「沒什麼,只是想說聲謝謝妳.....」









「宇喬。」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