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等待,驕陽-51

森璟 | 2022-02-10 15:00:02 | 巴幣 4 | 人氣 85


季穎去外地出差兩天,剛好空出時間的我約了郁凡下班後一起吃個飯,一開始聽見我的邀約她很訝異,不過還是答應我了。

到了她們公司的下班時間,我開著車到門口等她,很快的便看見穿著一身整齊西服的她朝我走來。

「上車吧。」我搖下車窗給了她一個微笑。

她上車後拉好了安全帶,她的表情很猶豫,過了不久才不安的問:「我們在前輩出差的時候單獨出來,這樣好嗎?」

「沒關係,我有跟她報備過了。」事實上我也真的跟季穎說了我會和郁凡一起出去,而她也同意了,還說要我想辦法讓郁凡開心點。

「怎麼會想找我出來....?」

「小莉她們說平常妳除了跟她們出去吃飯之外,其他時候一下班就是回家,我想偶爾也該出去放鬆一下。」

「只是為了這個嗎?」她低頭,很不能理解我為此特地約她出來的用意。

「朋友之間互相邀約難道還需要正式的理由嗎?」我呵呵笑著。

「朋友?」

「嗯!」

她轉頭望向窗外,我從窗上的倒影看見了她的笑容。



我帶她去了一間能夠看都市夜景的餐廳,在山上,沒有都市的喧囂,身邊吹的也都是清涼的微風。

我們聊著彼此的近況,整場飯局下來我們笑得很開心,就像好久沒見面的朋友一樣的相處著,沒有人提起過去的事情,有的只有不間斷的笑聲。

如果能夠一直維持下去該有多好?

「居然有過這樣的事情嗎?」她很不敢置信的笑著說。

「當然了,那個澡堂阿姨竟然就這麼把我趕了出來呢。」我一手撐著臉頰說,這一直都是我和季穎最喜歡的故事,雖然很糗,但卻是個難得的回憶。

「妳應該脫光衣服證明給她看的。」

「我怎麼可能敢做這種事嘛!」

「也是呢,差點忘了妳有多害羞了。」郁凡咯咯笑著,我見飯差不多都吃完了,便提議到外頭看看。

幾顆星星掛在我們頭上,我仰頭看著它們微弱的光芒,開口說:「我的堂本媽媽說,和不同的人來看星星會有不同的感覺呢。」

「是嗎?那妳現在有什麼樣的感覺?」她挑起一邊的眉問。

「想著,能這樣相處真好呢.....」我朝天吐了口氣,心情放鬆了不少。

她沉默了一會兒,之後也看著遠方輕聲說著:「我也是。」

「我們在這裡待久一點吧。」

「嗯。」

我們肩靠肩,一起抬頭看著天空。

要是有機會,我一定要讓她看看比這更美的星空。

在外頭待了很久,我們甚至還去了有名的商圈逛了一陣子,今天的她臉上掛滿了笑容,我很高興自己能讓她快樂起來,如果她需要我,我會一直陪著她的。

好幾次看著她開心的模樣我都以為以前的郁凡回來了,我相信,只要再努力一點一定就能讓郁凡再次幸福起來的。

在愉悅的情緒下她很自然的挽住我的手在人群間穿梭,像是忘卻了所有的一切,像是這世界上只剩下我們兩個人。

當她回頭對我笑,我也打從心底真心地回以一個笑容,手也忍不住把她牽得更緊。

一直這樣對我笑著吧,好嗎?

我送她回家,她說我是第一個知道她租屋處的人,就連邱政翰也不知道的。

她說她很開心,將近快十年沒有這樣開心過。

在她下車離開前我出聲留住她,我說我得看著她安全進到屋子裡才能安心,於是她帶著我走上樓梯,來到她位於公寓三樓的租屋處。

房子不算小,她一個人住還顯得有些太寂寞了。

她給了我隨意在房子裡走動的權利,我便繞著沒有多餘裝飾品的客廳,房子給了我一種錯覺,它乾淨像隨時都能再租給下一位房客一樣。

沒有太多生活的痕跡。

她進了浴室,出來時穿著浴袍,濕漉漉的髮用鯊魚夾夾在頭上。

我拿了吹風機要她坐下,插了插頭後便熟練的替她吹起頭髮來,她看著我俐落的動作,笑著說季穎真是幸福,省去了自己吹頭髮的麻煩。

我也希望妳能有這樣平淡的幸福呢。

她看了看時鐘,問我是不是該回去了,我搖搖頭,堅持要她先上床入睡後我才會離開。

她露出為難的表情,但是坳不過我的強硬,只好乖乖進房。

趁著我不注意,她從床旁邊的櫃子裡拿了藥罐出來,卻不知道我其實都看在眼裡。

於是我上前阻止她。

「妳不需要這個。」我從她手中拿過裝著滿滿安眠藥的罐子,丟進了抽屜最深處,並且把抽屜用力推了回去。

她驚訝,我想她是到了現在才發現我什麼都知道了。

我無視她了反應,上了床將她摟進懷裡。

「睡吧,我陪妳。」我柔聲說。

她揪緊了我胸口的襯衫布料,緩緩開口:「我沒有自由....」

「每天過著這樣被監視的日子,每天都想著什麼時候才能夠脫離這樣的生活....」她哽咽說著這幾年來痛苦不堪的生活,她就讀的大學有位教授是媽媽在加拿大的好友,三不五時就會過去刺探她,又或者是一點也不婉轉的問起她的生活,要她報告自己都做了些什麼事情。

現在的公司是她爸爸安排的,她相信一定也有什麼人在暗中看著她。

她只能每天提心吊膽的過日子。

我說,我會一直陪著她。

她縮在我懷裡,很快便沉沉睡去,在夢裡的她露出微笑,我心疼地用指背輕觸她臉龐,這才了解到為何她之前說睡眠是種很奢侈的事情,因為每個夜晚都得靠著藥物入睡,又會在夜晚驚醒吧。

確定她陷入熟睡後我才輕手輕腳的離開床鋪,替她關上房門,走出公寓。

她的痛苦,不只是她家人的逼迫,今天晚上在她牽著我的手的同時我也發覺......

有一部份的她還活在過去,那個她理所當然的認為我們還在一起,所以當現實來臨.....她的痛苦也將加倍。

無法前進的人,總有一天會死在自己的世界裡。









在昏暗的路燈下我打了通電話給宇喬,那頭的她似乎是已經睡了,嗓音沙啞且無神地回:「宇辰....這麼晚打給我要做什麼?」

「我要去一趟日本。」

「嗯!?為什麼?」她的聲音一瞬間有了不少精神。

「監督,順便放鬆一下。」我一手叉腰,踢走了腳邊石塊。

「唔.....好吧,我會幫妳訂機票的。」

「謝謝。」

在我掛上電話之前她叫住我,帶點不確定的問我:「妳突然說要去日本,沒發生什麼事吧?」

我笑了笑說:「沒有。」

「那就好....」她這才放心的掛了電話。






兩天後季穎回來了,在這之前我已經告訴她會去日本的事情,就在她回來後的隔天我就要出發了。

她說她聽見我的語氣裡有某種決心,我並沒有反駁,只說很想她,想立刻見到她。

我聽見大門傳來鑰匙轉動的聲音於是上前迎接,在她進門脫鞋後我立刻將她拉進懷裡深吻上她,離開的前一天我只想好好的抱她。

慾望高漲的我將她壓在客廳茶几上,衛生紙、遙控器都被我掃下桌,在我想更進一步的時候她捧起我的臉要我好好聽她說話。

「一定發生了什麼事,對嗎?」她看起來很篤定的說。「妳現在的樣子,跟在日本那時一模一樣.....」

「跟妳心裡猜測的是一樣的。」她這麼聰明,這麼了解我的人,我想她大概也有個底。

「真的像我猜的那樣嗎?她回來了嗎?」她不敢置信的說著,我能清楚聽見她語氣裡的怯懦。

我沒有說話,得不到反應的她垂下眉眼,「我要失去妳了嗎?」

我搖頭,臉埋進她頸窩低語:「我只是需要一點時間釐清自己。」

「宇辰,如果妳回來後發現自己還是比較想跟她在一起的話,不用顧慮我沒關係的。」

令我驚訝的是她居然這麼說,我抬頭看她,才發現她臉上早已被兩行淚水佔據。

心痛得我幾乎無法呼吸,這是繼郁凡離開之後,最痛的一次。

「為什麼妳可以做到這樣?」我緊皺眉頭,無法理解她的寬容。

「因為我愛妳。」拇指輕撫我的臉頰,又說:「所以我希望妳幸福。」

「宇辰,不管是當朋友也好,情人也好,在妳需要依靠的時我絕不會吝嗇給妳的。」她給我一個很美的笑容,即使臉上掛著淚也硬是要笑著。「在妳做好決定之前,無論如何,我會一直在原地等著妳。」







天還未亮我就坐了車北上到機場,昨晚季穎的承諾還迴繞在我耳邊,每一次回想都讓我心痛。

我急著想離開台灣,是因為我發現自己似乎同時愛著兩個女人,我無法承受,也無法再繼續用著這樣惶恐不安的心待在這裡.....

我不知道再一次站在這座機場會是什麼時候,我只希望,當我回到這裡的時候,能夠是那個有勇氣讓這一切都劃下句點的人。












小M婚禮當天.....





『姐姐三個月後就要結婚了,雙方父母都同意的,她沒有選擇.....』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