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奧林匹亞的晚宴--玄葉篇

薇兒 | 2022-02-09 19:17:03 | 巴幣 2 | 人氣 297

  進到目前開放的第四個角色,等他攻略完之後變能開啟火向然後是最後官配的朱砂,我想真相線應該會放在後面兩個鎖定的人物路線當中,從被流放的紫-緣、異世奇人的綠-天草四郎時貞到青之一族未來族長的青-璃空,這條線是所有顏色中被天供島視為最低層的黑。
玄葉
CV:杉田智和
  一般而言,黑色都會被扔到黃泉自生自滅,最開始的玄葉也確實是在黃泉的孤兒院長大,而他卻很意外的可以自由來去地面與黃泉、進入島上唯一的學校學習、與朱砂跟璃空是同學……最後學成為醫生進入叉梗所在的醫療院再轉往『理』做為副院長。
  嘴上總是沒個正經,而他總是往來島上與黃泉並為黃泉的孩子和人民醫治。
  也因為看到他這樣子,雖然每回總是被他調侃要努力尋找夫婿、教了超不靠譜的『掉手帕認識男人法』(可怕的是奧林匹亞還真的照做了)
  然而這條線主要反派-黃綠的薙草,老實說我真的懷疑島上覺得他帥的女人眼睛是不是糊到什麼?
  奧林匹亞曾經看過他出借馬車救人,也從其他人口中知道他對色層分類也有所不滿,但奧林匹亞對他實在產生不了好感(即使是他送上門來自我介紹並希望可以與奧林匹亞接近也讓人感覺超差)
  再來讓我對他印象不好的原因大概是他與柑南透過瓦版宣傳著自己與奧林匹亞相戀的故事(我說舉報假新聞得找誰?)
  好啦,跟玄葉越混越熟,知道他一直在研究治療『剝』的藥物,在他的實驗室中看到魚的標本,媽耶,你這發言讓我嗅到一點病嬌感覺。
  在曖昧中互動
  接吻過後看到奧林匹亞的頭髮染成黑色把玄葉給嚇的半死,而這裡的奧林匹亞沒像前幾條線有直接說出這是天女島女人體質,而是對媽媽告訴她的這件事還有點懷疑不敢確定是不是真的,就迎來了誤會。
  坊間傳言奧林匹亞與薙草訂婚了,而眾人問著她不是在跟玄葉談戀愛?玄葉單方面的宣佈他要的是可以跟他上床滾的成人關係,所以他們現在沒半毛錢關係,在一邊躲人一邊不知道自己做錯啥的氛圍下,奧林匹亞又被薙草告誡要遠離那醜陋的顏色,她是島上的白色女神絕對不可以被污穢的黑染成黑色。
  加上聽到叉梗問著玄葉接近奧林匹亞不是要做為研究素材嗎?怎到現在一點成果都沒有?之前他找黃的道摩讓他帶奧林匹亞到醫療院,道摩鳥都不鳥他,現在玄葉跟奧林匹亞混熟了怎還不快點行動?
  他從頭到尾都知道奧林匹亞在附近聽到了,但又很扭曲的覺得這也是在考驗他們的感情,你不要自己感情沒著落就羨慕嫉妒恨好嗎!
  奧林匹亞打算找玄葉問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難道他靠近自己以及給黃泉的孩子治療都只是為了將他們當做實驗對象嗎?該說是玄葉逗女生嘴很厲害,真要解釋又是蠢到想給他幾大巴嗎?
  他也不否認是有在收集孩子的資料,畢竟純色系整個身體免疫力低下,反倒是黃泉的孩子身強體壯,他們開發的第一代治療『剝』的藥物有很高的機率治不好,而二代的藥混入了『黑』的血,有較高機率治癒,但代價是會失去身上的顏色變成黑,就有高貴的黃之一族貴族死都不肯變成黑而跳樓自殺(這也是玄葉開始躲奧林匹亞的起因,他害怕自己也會把白染成黑的)
  在時貞線同樣有綁架並讓刈稻代替他噗累奧林匹亞的柑南老實說我還沒那麼討厭他,這條線死魚眼的薙草真的讓我想剁了他比我多出的那一條肉。
  他用玄葉的命去威脅奧林匹亞必須當自己的妻子並且現在就要讓他上,並全方面堵死奧林匹亞的路,不管她是要逃或是用傳說中天女島女人的力量殺死他,玄葉都會死。
  拜託強姦戲碼不要給我CG好嗎?原本想著有人說他對色層有不滿,應該是可以聽懂人話,但他的不滿理由是……他就算是較高階的色層『黃綠』但上頭就會有三原色的老不死壓在他頭上,他只想把三原色也拉下來自己站到頂點去。
  好在BE沒有強暴成功的路線,不然我一定寄一打刀片去給劇本娘,還沒有多餘的行動,『剝』活像心肌梗塞一樣沒預兆的直接出現讓他吐血,他急忙跑去就醫,而奧林匹亞也跑去找玄葉檢查自己是不是也會感染『剝』(畢竟差不多是面部接了他幾口血跟發病前的口水)
  這男人果然有病嬌體質,檢查奧林匹亞沒事之後也是將她壓倒,開始覺得要是真的把奧林匹亞染黑就不會再有人來跟他爭搶奧林匹亞。
  之前與薙草見面時薙草曾說著要是玄葉還有以前的色層,或許根本就輪不到他,由薙草口中得知,玄葉曾經是『黃』還是前族長的兒子,黃之一族也是世襲制,但前任族長逝世後因為沒有後代便由異世奇人的道摩補上。
  這回又是開假車,黃的道摩派人來將他們叫回家,說著玄葉雖然外貌看起來就像個黑,但他的眼睛還是保留了一些金色有著屬於黃的證明,只要他對薙草見死不救,那麼他就可以讓玄葉回到黃,光明正大的迎娶奧林匹亞也不會有人敢跟黃的族長搶女人(當然以他在奧林匹亞十多年認知當中絕對是沒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他的一個GE及兩個BE抉擇都在後面,選擇救或不救薙草還有要在哪抽奧林匹亞的血。
  救薙草也會有分歧,兩條路線薙草都會復原且沒有染黑,BE的話薙草直接安了個玄葉對奧林匹亞施暴的莫須有罪行讓軍人帶走玄葉,費盡眾人之力也沒法把玄葉弄出來,薙草再出來嘴炮要奧林匹亞實現她的諾言,BE當中玄葉逃出來,把奧林匹亞刺死然後自己再自殺(要是他能活著我真覺得他可能還會把奧林匹亞做成標本)。
  而GE,則是薙草從醫院逃出後找上奧林匹亞,忍不住拿刀出來威脅奧林匹亞。
  被『散步中正好遇到玄葉出來找病人就跟著一起找』的朱砂跟璃空抓個現行。
  他的結局也算是比較合理一點,因為他成功研究出治癒『剝』的藥物,三原色們要獎勵他,他便請求黃泉也要開始有醫院這點請求,這樣改變起來比幾個強行突然就同意黃泉的人可以上來合理許多。
  至於我前面說的他是由黃變成黑這個,他確實是前任黃之族長之子,但嬰兒時期感染了『剝』,反正橫豎都可能會死就讓他試了二代的新藥(不然之前可能出現黑就是直接處決居多),沒想到他完全康復但就變成了黑,於是醫療院及上層對他也有興趣,想看看由黃變成黑的人的各種數據,而他也因為夠聰明加讓人家想研究他便成了那唯一一個可以自由來去黃泉及地面的人,玄葉剛開始在醫療院看到自己的研究資料也很震驚,但虧得他也心大,之後便是對自己的身份怡然自得了。
  而他的BE嘛,玄葉感染了剝死去,陷入有些瘋魔當中,成天就是在自己的秘密小屋抱著玄葉的骷髏頭及他醫生的白大衣(我真的覺得我是個喜歡BE多於GE的神經病)
  最後要說薙草真的超有病,在他的筆記當中提到這件事
  其實只不過是天女島上沒有『剝』,而她的血對藥只有造成一點影響,奧林匹亞想起天女島上有一池活水,她們都是靠那泉水過活,就與玄葉試試若用那池活水入藥會不會有效果而已。

送禮物贊助創作者 !
0
留言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