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四期創作】瘟疫章.完—最終檢驗

小日本 | 2022-02-07 16:21:50 | 巴幣 142 | 人氣 84

RPG公會四期主線
資料夾簡介
紀錄RPG公會官方四期主線的相關創作

       隨著北陸民族響徹天際的吼聲和那不屈的高鳴號角,對瘟疫之災的最終大戰開打。作為世界樹本陣防守一員的玄明,躍上搭滿防禦圍籬的廣場看台。眼下樹底有北境軍像鐵桶般層層圍繞,一時半刻敵軍實體還踏不到家門外。但空中是自由的,縱使蟲族飛獸和霜雪飛龍密布成網,但仍是有狡猾的拜亞基能穿越、向本陣發動攻擊。

       「秘術射手‧百萬魔矢!」僅存的義勇軍皆是一選之才,短暫地施法後媲美陣型法術規模的奧術箭矢,如新年煙火般盛大綻放、破空貫穿那些邪惡生物。

       「好厲害啊…」

       與隊友的讚嘆不同,玄明嘖了一聲,覺得開場就瘋狂消耗自身魔力不是什麼好對策。他沒權力和也無餘裕去抱怨,坐上架設好的弩炮台對著直衝平台而來的拜亞基翅膀就是一箭。箭矢的慣性和破翅讓其一時無法駕馭飛行、往後跌落,並被湧上的蟲群和白龍撕成碎片。

       玄明沒有耗時間等彈藥填裝,他翻身重踩側身拉桿,在改裝的幫助下同時完成了原機台的裝填並換到另架弩炮接續重火力射擊。他用感知和廣域目視快速鎖定目標後,秒速切到瞄準鏡下,扣動扳機讓另一隻妄圖染指世界樹的拜亞基落入跟其同伴一樣的下場。

       沒有資源搞自動填彈也無妨,投入所有剩的材料和額外時間,建設使人類擁有倍出單人的發揮,相較平凡的玄明謹守這原則。
       靠著反覆轉換於兩機台間射擊,數十隻拜亞基突襲失敗、喪命於北陸民族利爪下。攀上平台的則遭到各種法術打擊、被刀刃斬落世界樹。

       「宿舍區遭到攻擊!」房卡中傳來不幸的消息,不像廣場可以搭件各式設施,一旦敵軍突破火網和防禦壁,義勇軍就必須在狹窄的居住區域接戰。

       「我去支援!」玄明跳下機台,一個揮手示意後轉進廣場商店街。反正弩炮彈藥也打空了,趁把魔打乾的同夥推上補充、交班維持輸出同時,轉移下陣地去救火。

◆◇◆

       「我們將牠們壓制在同一層。」王國的據點內,在聽取同僚簡短會報後玄明逕直穿過封鎖線,對於有些詫異的同僚玄明僅吩咐尋找掩護、不要站在走廊上。

       「總帥,幫忙把X層的防火牆放下。」玄明對房卡報告到,隨後鐵幕降下封閉出口和單間門。站在熟悉卻無熟人的長廊上,他將獨自面對從另端如潮水蜂擁而至的獵奇生物。

       「武裝化可不只做在外牆啊…」側踢背後的偽裝門一座機槍台彈出,曾被譽為戰場絞肉機的怪物此時成了並肩夥伴,緊握把手的玄明沉下臉幻化成冷血殺手。

       嘟嘟嘟— 如割草機般的機械聲,可旋轉的不是車軸或刀輪,而是秒發近百彈的複數槍管。在長廊上的拜亞基無處掩蔽,擠在狹窄空間的龐大身軀成了完美標靶。被施加各式附魔的子彈穿透韌皮,諸多的攻擊屬性讓其無法順利自癒。

       『泰絲小姐的工坊還真是萬能,這類武器也能重現…』玄明佩服質點者技術同時也感謝提供建議的同伴,畢竟自己一開始也只提議內裝武器設施,想不到竟是這麼具威力的傢伙。

       被打到見骨、僅存爛肉的拜亞基發出最後的生命尖嚎,倒下的個體則被後繼者作為墊腳石,被跨越過、繼續向玄明撲來。
       玄明見狀將槍口上抬,子彈掃過天花板的照明設備及消防灑水頭,安全裝置被破壞、如下暴雨般將整個走廊浸濕。接著一腳勾住把手穩定機槍,右手快速凝聚冰錐流星,彈指將其射向走廊四處。
       在大量注水的幫助下,術式後續迸發的範圍凍結效果上升,形成大量冰牆、冰棘阻礙敵方行動。被卡在冰體中的拜亞基成了固定靶,遭到又一輪的瘋狂射擊。

       不過萬般事物皆有極限,縱使冰霜讓走廊下降了數度,但仍敵不過開始過熱變紅的槍管。此時拜亞基距不到十五公尺,且逐步從冰霜阻礙中掙脫。

       即使這機槍對玄明來說是先進工藝,但危機迫近、性命為重的意念讓他未有任何惋惜。壓下座位下拉桿,將填彈機制換到油氣系統中。深吸口氣再次扣下扳機,易燃的汽油被高壓氮所推進,點火、從高溫槍管中噴出。
       十幾公尺的高溫火焰取代燈光、照亮整條走廊,也給剛經過一番寒徹骨的拜亞基帶來新一輪的洗禮。陷在火焰中掙扎的牠們看起來更為可怖,散發噁心焦肉味的他們並用盡全身力氣向玄明和機槍台撞來。

       千鈞一髮之際,玄明跳離原地並利用隱藏通道離開了該層。據點的好處就是不用進行輕量化,不僅彈藥充足、改裝系統也能良好洽接。只不過得跟該層住戶說聲抱歉了,這麼一鬧他恐怕無法保證房裡的完好,因為噴火器的作用他聽到了更多灑水器被啟動的聲音。

       「X層剩兩隻,麻煩各位了。」由通風管改裝的密道直直將玄明帶往下層,他只得用卡片回報戰果、預祝同伴殲敵順利。

◆◇◆

       打開亮磷燈,在深藍色光照下玄明尋找出口同時也巡了遍通風管道,確認沒有敵人延內部管線鑽入。
       無論再怎麼堅實的鐵壁,只要被滲透就有可能快速從內部崩潰。尤其敵方是擁有修格斯這類能改變外型的生物,領教過其可怕的玄明不敢大意,即使多費些工也要確保萬無一失。

       所幸這一路上除了滴落的冷凝水和外界隆隆響聲外,沒有感知到額外的威脅。很快玄明便找到陽光所指引的管道出口,他站在出口前敲擊鐵欄告知入口守軍自已的到來,並安分地出示房卡接受檢驗。

       「門口是怎麼了?怎擠了一大群人?」接受魔法偵測同時,玄明注意到大門前的喧囂聲。

       「看來是本人沒錯。」煉金術師放下探測儀器和擔心,開誠布公地跟玄明聊到。「前線有些北境軍和隊友受傷了,他們正在尋求可以入內療傷。可是…」

       「可是?」

       「我們需要按照一些檢測標準,避免大量湧入時有敵軍也混在裡面。但他們似乎開始不耐煩了…」煉金術師嘆了口氣。「如果有類似快速篩檢威脅的裝置或許能節省不少時間,和抱怨。」

       「如果你們能信任在下能量感知經驗的話。」玄明抬手婉轉表示自己或許可以在這方面派上用場。

       「那就試試看吧!我們也會進行複測,避…」煉金術師遲疑片刻,他不願用犀利言語增添不信任,聳聳肩示意玄明跟上作業。「畢竟世界樹的安全為首要。」

       兩人擠過嚴格的門衛防線,像那群在門外叫囂的北境民走去。

       「一次十個可以嗎?」

       玄明沒有立即回復煉金術師的詢問,其視線快速掃過在場各種族,同時讀取相關能量資訊進行分析。
       雪巨人、鐵衛隊、造夢者、深潛者…每一位皆是奮戰不懈的北方戰士,傷痕是他們的榮譽、敵人的血肉是他們的獎賞,玄明可以感受到他們眼神中的火焰以及再度投身戰場的期盼。

       「前面七個沒問題,那個深潛者快去了得急救;而鐵衛仁兄,異變感染應該有五十趴了。至於…」玄明的指認讓北境民和義勇軍愣了一下,鐵衛軍被身邊人拉開距離且防備著。「至於那個造夢者八成是個修格斯,可以複檢下。」

       「你這分明是誣陷吧!」造夢者一族束起長指嚴厲反駁到。「我們族長明明貢獻了聯軍諸多…而你們卻利用此機會來打壓失去領袖的我們。」他用激烈的言語將衝突提升至派系等級,在場人雖然有疑,但一時間不好制止。

       呼、哈哈哈哈—!身旁同樣被孤立的鐵衛弟兄放聲大笑,身為鐵血戰士的他並非斃命戰場,而是被畸變逐漸剝奪肉體和精神。帶著如蒼狼般嗚耶的慘笑,他轉頭望向被懷疑的造夢者。
       「是嗎?你是無辜的嗎?那就讓已入魔的我來確認吧!反正到最後終將會被處理掉!」他一個閃電躍身勒住造夢者,如古木根般的巨手緊掐造夢者脖頸。「用你擅長的精神法術攻擊我啊!這樣一來你就可以立下殲敵戰功,而我也能安心死去。」發狂而難再抑制體內畸變的鐵衛軍,用佈滿觸手的半張臉吼到。

       「你這…這瘋子…」快窒息的造夢者狠抓其手臂,但這陣抵抗終歸徒勞。其面孔開始扭曲、黑色毛皮則變成如石油般黏稠而腥臭。「是的,你猜對了匹夫!再見了,作為我的食物。」他張開黏液身形試圖將眼前的鐵衛軍吞噬,並對外場發動毒黏液彈進行妨礙。

       「科呵,卑劣的孽種!你才該跟我一起回歸北方大地!」隨著鐵衛軍最後的咆嘯,他的白色毛皮開始劈啪作響。以意志引導自體能量換化成風暴電能,並超越負載、累積自足以粉碎自身的程度。

「For Ithaqua, For the North!」

       批擦—砰——
       藍白閃電在軍隊的包圍防壁中爆開,瞬間吞噬了修格斯一切的黑暗之物。待強光音爆回復至日常的北風蕭蕭聲,原地僅徒留大量溶雪跟焦土。

       『願你的靈魂跟北陸同在…』玄明暗忖。他曾惋惜自己跟北陸居民交流甚少,想不到實際互動卻是在這樣一個殘酷場合。
       那些入內療傷的人員,看向他的眼神並不是感激,而是戒慎恐懼和那緊閉不願多言的抽蓄雙唇。或許他不會記得所有互動過的北方民,但他知道自己會以最糟的印象被北境民所牢記。

       洞悉是足與人誇耀的天賦嗎?玄明再一次在心中畫上問號。

       但即使如此手頭上的事仍得繼續。

       「下面十位…」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