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奧林匹亞的晚宴--璃空篇

薇兒 | 2022-02-06 22:34:22 | 巴幣 4 | 人氣 338

  不想面對明天的上班日,就這樣用這篇做我整個年假最後一篇心得吧!這個天供島還真的是處處充滿讓人不舒服到極點的設定,而這條線的璃空是青之一族未來的族長,對於他自己的使命他很清楚,最初時感覺就是個阿達馬控古力的傢伙。
璃空
CV:島崎信長
  對黃泉的人抱有偏見,認為做為島上珍貴的白的奧林匹亞不應該自降身份跟這些低三下四的人混在一起。
  奧林匹亞的任務應該是快點找到老公嫁了然後迅速的生下屬於白的孩子,就像他一直以來認定的那樣,他身為『青』的未來族長,為了讓最高的神明卑流乎大人賜予他們『拔』的能力傳承下去,他就必須從青之一族內挑選出生下最多青色子女的家族中選一個女人結婚以期望生下最純種的青的繼承人。
  也訓斥著奧林匹亞不可以隨便選人,因為在天供島上
  所謂的『拔』便是在人死後進行的儀式,將人的靈魂化為結晶然後獻給卑流乎大人,而在青中擁有最高級拔之力的只有族長,某天的奧林匹亞就在青見到了正為儀式獻舞的舞者
  同樣做為舞者,奧林匹亞一直想跟他交流一下,但她問遍所有人,看來他們知道舞者是誰,卻沒有告訴她,實際上連本人也都不想告訴她,這舞者自然就是璃空。
  在得知璃空就是該名舞者,又見到璃空私下不為人知的一面,奧林匹亞漸漸改變了對璃空的想法,在這之後的時間一直處於矛盾之中,璃空的使命是找青的女人生下純種,而他又被下了需要潔齋(不可以碰女人)的禁令一直到他三十歲,一方面對璃空心動但另一方面也知道她不可能選璃空做為新郎(傳說中白的女人只會生下白,璃空也不會選她)
  跟璃空學舞,而璃空也決定從今往後要用自己的眼睛耳朵跟腦袋去判斷事情,因為之前的傳言都說奧林匹亞大人是道摩大人的情婦、天女島的女人會殺男人、她們是不潔的。(欸,傳言中你也是現任族長珠藍大姐的情夫好嗎!你有臉說人家?)
  這裡是由男角對女主角發出了朋友卡
  總之這傢伙之後是一個讓人為之氣結的人物
  至於那位珠藍喔,雖然我能理解她從小在那樣的地方長大,觀念絕對從一開始就是歪的,她反對奧林匹亞選璃空做夫婿,也認為奧林匹亞想要改變島上法律相當狂妄,只是將自己的道德觀強加在別人身上,看著這樣的奧林匹亞,她有點後悔要辦只有女人才能入學的學校了
  在天供島上只有男人可以讀書,他們認為女人讀了書會生不出孩子,而做為女人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生孩子
 
  在緣的路線,她自責的也是因為自己感染剝所以造成身體變醜停經生不出孩子才讓丈夫外出強暴了別的女人,她是失敗的女人
 
  甚至思考著自己想辦女校是錯的,確實也沒說錯,女人有了知識之後就會知道這束縛她們的拉雞有多蠢。
  奧林匹亞與璃空就這樣不上不下的僵持狀態,大約誰也不會向誰表明心跡,璃空線的兩個BE嘛......該怎說呢?在天供島上最近抓補那些所謂『荒穢者』(跨越階級通姦的人的稱呼)的事件變多了,以前都是抓姦抓現行,真的有人與人的交流實證時才會抓,現在卻是只是有嫌疑便通通抓起來。
  某天的奧林匹亞將被綁架,璃空出面救了她,在BE當中,他違反禁令對活人施以拔(也就是活生生的將他的靈魂弄成結晶),這是犯罪,然而他們對那些沒有身份的荒穢者也是活生生的施以這樣的靈殺的,你們根本雙標。
  所以璃空失去了身份,變成了普通的葬儀社,再也見不到奧林匹亞
  這個時候他才承認自己愛著奧林匹亞
  而另一個BE與GE也都是建立在奧林匹亞將被綁架,差別只是沒有用拔之力殺人,但差點使用力量是實情,璃空也被送去接受審判
  他自願卸掉代表青的高貴身份的色紋到黃泉,然後希望可以將抓捕犯人的事交給他,因為他無法原諒任何想傷害奧林匹亞的人,被珠藍怒罵著他是想背叛她威脅她嗎?她可是一直將他當成族長繼承人在教養的。
  雖然他可以在眾人面前說這些,但親自向奧林匹亞告白他卻做不到,因為他認為自己目前尚配不上奧林匹亞
  在這裡也揭露一個秘密,因為珠藍生不出孩子,所以是由珠藍的姐姐生下他之後交由珠藍撫養,但這都是虛假的,他只是一個普通青的女子跟乙階層男子通姦生的孩子,因為青的身份高貴只被流放,他的生父很快被處決,雖然是混血他卻有著相當純粹的青之一族能力和外形,所以在珠藍的姐姐產下死胎之後,叉梗便將他當做珠藍姐姐的孩子抱給了珠藍養,珠藍在他十歲時告訴他真相,並要求他要自此爛在肚子裡不能讓其他人知道這個秘密。
  見過黃泉之人是如何的被蔑視,他慶幸自己被領養到了青之一族,所以他也發誓一定要做個完美的青之一族,他必須這樣做才能光明正大的留在青之一族
  若說緣線根本是色氣男人勾引小妹妹,在時貞與璃空線的奧林匹亞完全就是主動推的那一方,這男人還根深柢固的覺得這種事要結婚之後才可以做
  嘛,人在湯屋中自然會有看不順眼的人幫忙,將他們兩人鎖在房間當中,聲稱鎖壞了要明天才會修好,這男人也是在那邊哼哼唧唧的要奧林匹亞睡床他睡椅子就好。
  讓奧林匹亞直接火大逆推
  吻也是奧林匹亞主動的,只能把璃空撩到自己動起來
  這兩條線的女主真的辛苦了,一個是拼命的要取得許可,問著自己這樣做真的不會被她揍嗎?(會這樣問的原因是因為有個黃的女生倒追柑南失敗被安排了男人結婚,但她實在沒法忍受被不愛的男人碰,就動手揍人,所以就被告了然後扔進黃泉),另一個是不乾不脆,是個男人你就給我上啊!你那條難道是裝飾用的?
  他們的後日談也是甜蜜蜜,在寶物的短篇集簡直把我笑死,再度到奧林匹亞的秘密小屋戲份一樣在床上
  而在結婚前他們已經經常這麼做,地點基本都在秘密小屋,在短篇集的自我介紹他也是紅著臉說他絕不是打這種主意才跟奧林匹亞在秘密小屋見面的。
  BE與GE共通的部份便是找到想綁架奧林匹亞的真兇-叉梗,他便是打著要研究唯一的白的主意,而他另一個研究內容便是恢復因為感染而壞死的肌膚(這點在緣線說過,他都是為了他妹妹珠藍),至於之前逮捕荒穢者事件變多主謀同樣是他,製造藥物也需要靈魂的結晶,而活生生被剝出來的結晶純度是最高的,所以他就不管三七二十一,三兩句就煽動高層軍方出動抓人
  兩個結局差別就是有沒有救下叉梗
  GE當中他成功救下叉梗,而BE就是他們雙雙被瘋狗浪捲走
  珠藍說著她們兩個都失去了心愛的男人,而失去伴侶的奧林匹亞也完全像是失去靈魂一樣,這世界大概也將要迎來終結,不過她們這兩個同樣失去愛人的人應該可以在最後做伴吧?
  比起其他線似乎三言兩語就能讓黃泉的人上來透透氣之類的,璃空線處理的比較好一點,珠藍一直認為璃空還是要娶青的女人生下青的孩子,所以她不贊成兩人一起,璃空告訴她因為青追求純種,而在近親中不斷結親的下場便是死胎變多、存活率不高,但他是青與乙的混血卻依然有著優秀的能力,誰說混血生不出可以繼承的孩子?珠藍也只好同意了他們的婚事
  這裡也扯了一點優生學相關的東西啦,不過你們真的是名種犬貓配種嗎?會生出什麼顏色的孩子還真就像在調顏色一樣的感覺,最高層的純種們身體不健康容易患上剝,反倒是混血他們瞧不起的難看顏色整個身強體壯的。
送禮物贊助創作者 !
0
留言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