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輪椅學姊想找到無出其右的存在意義》-87 背負期待的結果是……

Aoaiyaですわ~ | 2022-02-06 01:18:17 | 巴幣 244 | 人氣 252


87
背負期待的結果是……


  廣水鎮中,有一處位於城鎮中心的大型圓廣場,由於有著多條通往車站、學校、海邊等等景點的道路,因此是人流匯聚繁榮之地,舞台劇社的戶外預演就決定辦在這裡。


  雖然是前幾天借好舞台的使用權,但眾人並沒有做宣傳,因為這裡人流很多,所以也不用特別宣傳預演的事情。再者其實每一年很多高中都會在這裡辦預演,本地居民也習引為慣了。


  另外,這裡也離姬華有點距離,所以對於活動範圍不大的婆婆媽媽來說,在這裡預演很安全,低機率會被發現並傳到伊凡娜耳中。


  「啊啊啊啊……人好多啊……而且還有那一位在……」


  從一旁的器材偷偷露出半邊臉的紬,看著前方採取一排比一排高聳設計的扇形座位區,還沒開演就已經快要坐滿滿的了,觀眾一眼掃過去幾乎都是小孩、媽媽跟老人。


  當然還有學生會的大家,以及其他朋友們,通通都到場了。


  但是紬真正在意的人,則是一位同樣坐著輪椅的短髮成年女性,雙腿明顯因萎縮而呈現不自然的生長角度。


  「前輩,妳在幹嘛啊?」


  「喵喵喵喵喵──」紬被身後的步拍了肩膀一下,但僅僅這樣她就嚇得從輪椅彈起來一秒,而且還發出了喵喵聲,要是再上個嚇到豎直的貓耳跟尾巴就完美了。


  「啊,發出貓咪的聲音了。」


  「喂!不要偷偷接近人家背後嚇人啊!」


  「歹勢歹勢……我知道的哦,前輩現在超緊張的,我第一次參加賽跑比賽也是很緊張,但很快就覺得興奮了。」


  「那是因為你的偶像沒有在座位上看你跑步啊!」


  「偶像?校長也有來嗎?」步正大光明地跳著探頭察看,被紬狠狠拉住制止。


  「不是啦!是那位女性!」她指了那位身障女性低聲吼道,即使周遭吵雜到根本不需要放低音量講話。


  「……她是?」


  紬捏了捏步呆呆的困惑臉,一邊左拉又扯一邊講:「岡住三遙(Okazumi Miharu)!岡住三遙呀!我們第一次約會的時候,在商店櫥窗裡的電視看過啊!我還跟你介紹了呢!日本知名身障女舞者!」


  「唔無呃哦哦……哦哦,我想起來了……」


  「為什麼她會在這裡啊?啊啊啊啊……雙腿抖得好厲害呀!怎麼辦……站不起來怎麼辦?走不起來怎麼辦?」


  雖然自己的偶像毫無預期出現,讓紬又驚又喜,但也相當緊張,所以才有意無意地強加給自己「不能出糗、破音或是忘詞」之類的壓力。


  步鼓勵說:「妳現在就是因為興奮啦!前輩一定做得到的!照著我做一遍,吸吸吐、吸吸吐!」


  「吸吸吐、吸吸──不對!這個是生小孩的時候才要做的吧?」紬用兩隻拳頭捶著自以為在開玩笑的步。


  「也好啊!當作是提前練習~嘿嘿!」


  紬頓時回想起前天晚上,和步在深夜中的「共赴巫山、翻雲覆雨」之事,還有自己當晚是多麼的不像平常的自己,好像身體被別人佔據,然後說了好多色情淫穢的話,還有最後的無套內……


  想到這,她的臉已經通紅的像是發燒了。


  「唔嗯嗯嗯──都什麼時候了還在跟我開玩笑!大笨蛋!幼稚鬼!」


※     ※     ※


  隨著惠美進行開演前的說明後,戲劇正式開始。


  紬正式登場的戲是第二場戲,她已經換好裝束,也穿上步親手製作的舞鞋,等待著自己出場。


  這是一套深藍蕾絲魚尾禮服,合身的禮服上,有著亮晶晶的細水鑽點綴,使紬彷彿穿了「宇宙」在身上,如此神秘、如此奧妙。


  尾端拖地的裙襬經過特別設計所以很寬敞,而且已經固定住,絕對不會讓紬踩到,或是絆倒。


  看著自己在熟悉不了的戲碼一個個演完,聽演員把一句句台詞念完,紬的心就撲通撲通地狂跳,並且胸口悶得不行,這就跟以前小學排隊等打疫苗時,快要輪到自己的感覺一模一樣。


  終於,也如同不想要拔牙,但醫院的呼叫號碼總是很快就來到自己一樣,紬的第一場戲就要開始了。


  全場目光匯聚在走出布簾的紬身上,彷彿像是好幾十把放大鏡,正在聚焦炎熱的太陽光在紬身上,都快把對方盯得燒起來般,但紬承受下來了。


  「唔啊啊啊啊……紬好漂亮呀!」彩香倒抽一口氣,被紬的美豔給迷惑住,眼冒著愛心。


  「是呢!是很棒的繪圖題材!我拍我拍……」直樹拿著手機細膩地拍下紬每一個動作。


  健司和茜音坐在一起,他好奇問:「那套禮服,該不會──」


  「啊,是的……這就是我最近在忙的事情。」


  健司苦笑,語中參雜著少許小生氣調侃:「怪不得妳最近這麼忙呢……而且都不告訴我妳最近在幹什麼,原來我是連這種事情都不可以說的朋友嗎?」


  「呃欸……前、前輩......我並沒有──唔嗯?」對上無法解釋清楚的茜音,健司只是給予一次輕彈額頭,露出壞笑。


  「我逗妳玩的,繼續看戲吧。」


  「雲端王國中的居民都有一對翅膀,而王國的公主──蒂娜公主,她的翅膀是有史以來最漂亮的一雙,但她卻沒有雙腿。」


  紬跟著旁白的唸詞節奏,做出了應該要表現出的動作跟走台步,面色看上去很冷靜,但其實是因為過於緊張而表現不出任何情緒。


  「啊……我所深愛著的牧羊人呀……你究竟在哪兒呢?我尋著你……但卻尋不著……我已經忍受不住心裡的感覺,好想要立刻飛出去找你!」


  戲繼續演著,目前為止紬的部分都完美走完,一個橋段接著一個橋段的成功,給予紬滾雪球般的自信,讓她已經不再緊張發抖了。


  就連男女主角共舞的劇中精采橋段,也完美地進行完,雖然心裡還是有點不是滋味,但演到這裡,步實在是想不到還有什麼可以難得了現在的紬了。


  最後一場戲,是牧羊人得知心愛之人為了和自己生活,不惜一切把翅膀換成了雙腿,而對雲端王國的人們來說,翅膀就如同生命一樣重要。


  牧羊人不願見到公主痛苦,也不願王國的人們失去這位可愛的公主,所以他自願用自己剩下的性命,來交換一對樸素卻又堅韌的翅膀,讓公主得以回到雲之國去。


  得知牧羊人為了自己成為翅膀,傷心欲絕的公主,彷彿又感覺到愛人在背後擁抱著自己,而開始飛舞,這裡就是最後一幕戲。


  紬自己一個人在台上跳著再熟悉不已的舞蹈,跳到一半她看到惠美的媽媽,推著勇也來到現場觀賞。


  「勇也弟弟!」紬心裡不禁吶喊著,她多希望能讓勇也看見自己將她的角色演活的模樣,如今他來了,紬便想要更努力地展現自己。


  不過勇也看似是不情願被推過來,還正跟椎名太太產生口角。


  紬擔心地一直注視那邊,沒注意到自己的舞步已經開始驟亂,躲在布簾後偷看的步立馬就察覺到不對勁,可是他並不能出去,也不敢發出太大的聲音。


  「勇也弟──糟糕!」


  紬絆到自己的腿,失足摔了個慘。


  雖然是木質地板,但紬的手掌跟手肘都受了擦挫傷。


  大家都替紬的跌倒感到震撼,一時之間其他演員跟輔助人員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我就說了我不想要來嘛──」這時勇也情緒失控地大喊一聲,讓眾人通通嚇到回頭看去。


  而台上的紬看到現在失望的勇也,心想得趕快爬起來才行,但不知怎麼的,雙腿好像又回到了以前的狀態,「想要出力移動」的想法根本無法傳達給雙腿。


  「呃呃呃……哼嗯──」


  「怎、怎麼回事?身體……怎麼這麼沉重?胸口的悶熱感又回來了……大家都在看著我,看著摔倒的我、看著站不起來的我……不!我站得起來呀!我站得起來的……」紬面部糾結地心想。


  紬不肯放棄地多試幾次,但往往都在快要爬起來時失去力氣,藏在裙裡的膝蓋不停地與地板撞擊,都已經發紫了。


  「我……我可以站起來的!我可以……我──」


  ──生出一個不能走路的小孩有什麼用嘛?


  ──真是可憐,生下來就有著病……以後怎麼辦呢?


  ──難道要靠媽媽養一輩子嗎?


  兩行熱淚順腮邊而下,兩眼紅腫含淚水盈眶,滿臉寫滿委屈、無奈,可能是怕自己喊出聲來,下意識地死咬下嘴脣。


  但終究敵不過情緒排山倒海的侵襲,眉頭既是憤怒又是難受地揪在一起,紬開始啜泣。


  「為什麼……為什麼我還是不行呢?」


  「前輩!」


  步耐不住性子了,也不管觀眾的觀感,執意衝出布幕,攙扶起屢屢嘗試卻屢屢受挫的紬。


※     ※     ※


  表演結束,人流逐漸散去,勇也和椎名太太也暫時被惠美支開了。


  雖然舞台劇的大家,並沒有對紬摔倒的事情表示怪罪,反而還說了很多鼓勵的安慰話。


  但這並沒辦法減輕紬此刻所承受的負罪感,就連學生會的大家,與紬關係最要好的彩香、健司兩名友人也做不到。


  眼見沒有辦法了,惠美只好宣布散會,大家各自返家休息,步就負責帶紬回家去。


  本來直樹是打算,讓大家一起陪著紬回家去,但是了解紬的彩香與健司表示,這種時候反而讓紬靜一靜會比較好,安慰話說太多,是不會有好效果的。


  「由步一個人陪著她就夠了」茜音也是這麼覺得。


  而身為社長的惠美,必須監督到最後一秒才可以走人。


  這時有個坐輪椅的身障女子靠近惠美,開口問:「請問……妳是舞台劇的負責人吧?」


  一聽到有人在呼喚著自己,惠美立刻轉身,見到對方後立刻點點頭,搭配著鞠躬說:「是的是的!請問您是?」


  「我是岡住三遙,其實──」


To be continued

後記:
本回登場的岡住三遙,是在這回被提及的,當初其實還不確定是否有機會在後面再次登場,所以就沒有設定名字了ww


創作回應

香蕉你個芭樂
真的要靠男生引導走出來
2022-02-06 14:46:44
deadking
步:看來晚上得要加班幫可愛女友「深入開導」,讓她「盡情釋放出來」了,老爸,今晚就麻煩你去七瀨家住吧!
2022-02-07 11:47:51
Aoaiyaですわ~
深入開發(o) 紬(驚恐又興奮模糊
2022-02-10 16:30:55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原來是21話的那位舞者呀....
在緊張的時候深呼吸確實很有效,阿步做得好哦(ฅ´ω`ฅ)
原本好好的表演卻發生這樣的意外...無論是學姊還是勇也都陷入深深的負面情緒呀...學姊也許可以被阿步安撫,但勇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呀(´;ω;`)
2022-02-10 07:47:30
Aoaiyaですわ~
絕對是放鬆,而不是為了生小孩而練習哦owo!!w
勇也的話 只能靠學姊了!
2022-02-10 17:31:03
河合艾梅莉
原來紬學姊還會喵喵叫喔,看來是新萌點~
我發現我跟步一樣沒有想起三遙是誰,看來我們的腦袋規格很像(X
原來生小孩要吸吸吐,紬學姊很懂嘛,看來一定會生下個健康的孩子(?

現在看到疫苗我只會想到那四家品牌的我怎麼了...我小時候有打過疫苗嗎?(呆滯

沒想到勇也小弟的出現是負面效果,我一直以為這種腳色是帶來正面迴響的
2022-02-11 23:31:52
Aoaiyaですわ~
紬(發出了貓咪的驚嘆&嚇到模糊xddd
沒事ww這個很正常,因為當初還不確定是否要讓舞者角色有很多戲分xd就暫時不想了ww
哪四家品牌??xdd
2022-02-14 20:06:24
河合艾梅莉
AZ、莫德納、BNT、高端XDDD
2022-02-14 20:21:02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