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骸願55(完)

色之羊予沁 | 2022-02-05 02:16:47 | 巴幣 3472 | 人氣 535

連載中21- 骸願
資料夾簡介
神說:多米猊卡,妳是我的心臟。

羊\我說:


  無須宣告,當魔王刻下烙印時,惡魔們欣喜若狂。


  唯一能大量製造惡魔的宗罪,名為色慾。


  七宗罪中最難纏的正是色慾,只要它生出魅魔,就能創造出惡魔大軍,而且擁有色慾血脈的孩子,正是最合適的繼承者——魔王知道這件事情,從她吞噬七宗罪就知曉,卻遲遲不願讓兒子上位,惡魔哪知道她在想什麼,柏格只有外貌年經,早已經歷過結婚生子,又不是單純的小男孩。


  如今魔王終於願意放手,惡魔們歡心鼓舞。


  「媽,謝謝妳!」


  柏格很開心,魔王心情複雜地點頭,決定先觀察一下。


  雖然色慾容易聯想到性行為,但是她或許能期待柏格像他真正的生母,不受色慾的影響。當時「憤怒」還嘲笑「色慾」踢到鐵板……想想又覺得好笑,真正活著的七宗罪只剩下「憤怒」,它一宗分好幾角演戲,完全嗆到自己。


  回想很多細節,魔王終於又解開當年的疑惑之一,為什麼惡魔大量減少?


  恐怕是「憤怒」以為萊斯夫人好操控,才故意用「色慾」選擇她,想製造一個惡魔生產器,誰知道萊斯夫人搶走主導權,要「色慾」的力量只為了將萊斯懷特還是冠特生回來,根本沒在管惡魔的產量。


  魔法協會該給萊斯夫人一枚榮譽徽章,感謝她減少惡魔的數量才對。


  魔王在心裡嘲笑著。


  「好好練習。」她知道不用多說,柏格也知道宗罪之力要練習才能使用自如。


  「我會的!絕對不讓媽失望!」


  「你很聰明又是黑巫師,絕對會是所有宗罪裡掌握最快的。」魔王繼續邊走邊說:「我晚點會單獨指導你,如果有任何生理上的反應,直接說就好。」


  柏格還在想什麼生理上的反應,意識到自己已經是「色慾」,尷尬地「喔」一聲,小跑步跟上。


  「媽要去哪裡?」


  「王座廳。」


  「喔,那有一段路。」


  柏格已經迫不及待跟她分享自己這幾年做了哪些事,尤其是在精靈領地得到的突破性發展,還有雅威,絕對要讓媽接受他!柏格才剛要說,他們母子同時對上眼,那雙眼冷得柏格一縮,魔王沒注意到,只顧著從懷裡拿出一樣東西,開口:「這是你的對吧?」


  「是,但是要給妳的。」柏格一看,是被泰拉秋絲搶走的羅盤。反正話題差不多,他順勢講述自己是怎麼得到這個羅盤,提到精靈領地跟精靈王的交易,還有泰拉秋絲跟摩烈奇歐的條件,最後用力誇讚雅威,然後緊張兮兮望著她,彷彿在期待讚美。


  「你做得很好。」魔王不刻薄讚美,摸摸兒子的頭,又想起他年紀不小……算了,改不了就改不了。


  「也是雅威的功勞啊,我知道媽不怎麼看重他,但是如果沒有弟弟幫忙,就不會有這些進展。而且天使不能說謊,雅威在天界只能跟原本的家人朋友保持距離,比我還辛苦。」柏格特意加重語氣,魔王招架不住兒子的眼神,僵硬地動動脖子,算是認可雅威的付出。


  柏格不滿意地皺眉,稱讚一下雅威是有多難?


  「對了。」


  「嗯?」柏格聽到她說話,立刻把注意力拉回來。


  「「色慾」掌管惡魔的繁衍,你可以透過血池嘗試一下怎麼製造魅魔,但是。」魔王的停下腳步:「打消復活瑣溤的念頭,你丈夫跟兒子的靈魂早已進入輪迴,即便你創造出跟瑣溤相似的魅魔,也不會是他。這麼做無法得到慰藉,死者已逝,沒有靈魂可以替代他們,除非他們像你爸一樣。」


  「好……」


  魔王繼續前進,王子跟隨,但是已無聲響。


  柏格沒想到才剛閃過的念頭,就被母親無情的打碎。他只能苦笑,在心裡唸自己別太貪婪,即使瑣溤臨終前希望他放下自己找第二春,永遠都會有個「但是」擋在前頭。


  爸對於媽的重要性;瑣溤對於他的重要性。


  沒有堅持一定要是他,但是習慣只能是他。


  魔王知道自己那句話很重,心裡沒有一絲反悔。她雖然不清楚柏格跟瑣溤有多相愛,可是從瑣溤過世之後就無第二人站在他身旁,當他們的兒子也年邁過世後,柏格就徹底沉浸在魔法之中,不曾與誰有過曖昧。


  對魔法師而言,愛情絕對是毒藥,雖然僅限專情之人。


  魔王在心裡慶幸柏格是伊曼達帶大,沒有被她養歪。比起颯兒朵,伊曼達更該是魔法師學習的典範,表裡如一的正向個性,充滿毅力又不懈努力的態度,不論生活發生什麼大小事都可以請教他,甚至連面對親朋好友的死亡都知道該如何調整情緒,這麼完美的人沒被寫入教科書真的很可惜,魔王不懂為什麼學校的課本只會歌頌已逝的魔法師多厲害,明明伊曼達才是該學習的精神。


  她知道現在的課本有沒有提起過去的魔法師,只是想找颯兒朵的照片就隨手翻翻而已。


  想到小天使的笑容,魔王外表平靜、內心心花怒放,跟在後頭的王子依舊心事重重。


  當他們到達王座廳,柏格才發現所有宗罪都在這——傑爾特、普林森跟妮娜。


  如果不是魔王氣勢過強,一副有重大事情要宣布。妮娜早就飛撲魔王打招呼,不會只是開心地動動手指歡迎她回來,然後得到魔王的摸頭;傑爾特也會直接恭喜柏格成為宗罪,而非站在這裡僅用眼神表示激動;普林森也會像以往蹲在地上打哈欠,而非挺直背站著,動也不動,久違地充滿精神。


  柏格停在王位前,只有魔王坐上去,用手托著下巴卻沒有說話,宗罪們靜靜等待著,聽到遠方傳來拖東西的聲音,從小變大,看到惡魔們將被打殘的泰拉秋絲帶來,跟在後面的摩烈奇歐沒好看到哪去,走起路來一拐一拐,雙手被鐵鍊綑綁,傑爾特看到愉悅地勾起嘴角。


  「很好,到齊了。」


  魔王站起身,所有魔人與惡魔都同時單膝下跪,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緊張。


  「傑爾特,傲慢之名。」


  「是。」傑爾特頓了頓,感覺魔王是要他起身,所以挺直背站起。


  魔王滿意地點頭,開口:「妮娜,憤怒之名。」


  「是。」


  「普林森,怠惰之名。」


  「是。」


  「柏格,色慾之名。」


  「嗯……」


  他們都站起,魔王將視線放在中間的精靈身上,扯動嘴角。


  「摩烈奇歐,嫉妒之名。」


  「泰拉秋絲,暴食之名。」


  魔人們笑容僵硬,不敢置信地看著那兩個精靈。魔王優雅地走過去,用鞋尖頂起泰拉秋絲的下巴,得到兇狠的怒視,當惡魔解開她嘴裡的束縛時,泰拉秋絲罵了一串精靈語,魔王聽得懂,只看摩烈奇歐一眼,她就安靜下來,一句話都不敢說。


  「我已解開精靈王對你們的束縛,所以請兩位克制力量,友愛同事,別再同類相殺。」


  「我們何時答應要成為宗罪?」泰拉秋絲氣到聲音顫抖,魔王點頭:「嗯,但是我要,你們就必須答應。」


  泰拉秋絲想用精靈語飆髒話宣泄,魔王蹲下掐住她的下顎,直視那雙金瞳。這一眼泰拉秋絲忘記呼吸,連自己的存在都只想抹煞。魔王的黑瞳不見一絲光,彷彿吞噬萬物的深淵,漠視一切光彩,隨手一捏就能粉碎生命,恐懼深深刻入她的靈魂。


  「你們很強,地獄剛好缺乏中間戰力。」魔王皮笑肉不笑:「地獄禁止互相殘殺,尤其現在人力短缺,如果妳想觸犯規矩,後果自負,摩烈奇歐也是。」


  魔王說完放手,兩位精靈深感絕望,成為宗罪等於受限於她,他們徹底失去自由,無法像在靈界時隨心所欲。泰拉秋絲懊悔,魔王的戰力跟情報不符,原以為不分上下,才決定放手一搏,沒想到會把自己跟兒子賠上。


  明明只是人類,歷史上最強的三位巫師聯手也打不贏她。


  「啊。」魔王想起還沒拆除精靈王設置在他們身上的限制,所以回頭拆解,手指在空中畫來畫去,泰拉秋絲咬牙決定賭一把,當最後一道限制消失,她拉住摩烈奇歐拔腿就溜,利用沿途設置的標記瞬移。魔王非常淡定地彈指,他們立刻被拉回來,泰拉秋絲臉色更加蒼白,第一次在精靈王以外的對象前手無縛雞之力……魔王憐憫地看她們一眼,轉身回到王位。


  「大家開心點,地獄戰力增加了不是嗎?」魔王問著,普林森一聽還真的拍手,傑爾特非常糾結,但最後還是勉強拍手歡迎那兩個新宗罪,妮娜跟柏格則是滿臉不解,在他們用眼神來回詢問對方後,柏格決定直接問。


  「媽,妳說宗罪都到齊了?」


  「嗯。」


  「可是我們只有六個。」柏格說著:「我是色慾,傑爾特是傲慢,妮娜是憤怒,普林森是怠惰,那兩個則是嫉妒跟暴食,所以貪婪是妳?」


  「不是。」


  面對柏格,魔王的語氣放柔許多,伸出左指向上,微笑。


  「貪婪,在天上呢。」




(骸願Ⅰ 完)


創作回應

姜月影
我以為貪婪是雅威w
一個貪婪 各自表述wwww
2022-02-05 15:14:42
欹嵐
看到(完)嚇一跳+1
噢噢噢噢噢好期待秧秧發威
臭精靈活該啦#
2022-02-05 19:01:20
mushroom
秧秧語氣柔和微笑的說貪婪在天上 是不是就是颯奶奶
把那兩個頭痛的精靈一起收編 順便達成柏格跟精靈王的約定
2022-02-05 19:50:24
無殤
秧秧也開工了
2022-02-05 21:59:32
小鞭
貪婪是雅威嗎?
2022-04-02 10:27:0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