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等待,驕陽-47

森璟 | 2022-02-03 15:00:02 | 巴幣 22 | 人氣 82


「宇辰,妳傻笑好久了。」

從剛剛開始宇辰就一直用著同樣的表情看著前方,我也是過了一陣子才發現她根本就不是在看企鵝,而是她的魂已經飛出去了。

她回過神來,歉疚的笑了一下說:「我只是想起以前的事情。」

「什麼事?」

「妳還記得我們在日本的時候參加了一場祭典嗎?」她舔舔唇,像是回憶到好事那般的笑著。「那次妳穿著印著櫻花圖案的浴衣。」

我的臉熱了起來,我怎麼可能忘記?

「是妳一直捉弄我的那次....」那天晚上宇辰親了我的額頭說完話後就睡著了,留我一個人心情躁亂睡不著覺。「那天晚上我還失眠了!」

「诶?妳怎麼沒有跟我提過?」

「說出來肯定又會被妳捉弄,我才不要。」我沒好氣的說,回台灣以後我曾經聽宇喬她們提起過宇辰以前的事情,聽說宇辰去日本前是個害羞靦腆的大女孩,很容易感到不好意思。那時候我還覺得神奇,她們也說很驚訝宇辰到日本後簡直像是換了個人似的。

不過她們認為這是好事,因為宇辰不再愁眉苦臉,宇喬說這都是我的功勞。

宇喬很討厭讓宇辰變得消極的女孩,還說過要是那個女的敢再出現在她面前,她見一次掐一次。

我知道她是愛姐心切,不過這麼強大的怨氣還是讓我嚇了一跳。

我們邊走邊聊,宇辰開始說起以前在日本時發生的事情,像是泡湯時走進女湯卻被趕了出來、在河邊看煙火大會時因為煙火放得太突然害她被爆破聲嚇了一大跳因此跌進河裡等等....

「我記得,那陣子我被妳們笑了好久!」宇辰忿忿不平地說,而我笑得開懷,她跌入水中四腳朝天的模樣我還記憶猶新。「早知道就連妳一起拉下水了。」

「妳才不會。」我充滿信心的笑著,那天出發前宇辰還不斷讚嘆說我身上的浴衣有多好看多好看,要是濕掉了她肯定會很失望的。

話說回來,宇辰似乎真的很喜歡看我穿浴衣的模樣,回到台灣後就沒有再穿過了....

「妳怎麼知道?」她面目猙獰裝出凶狠模樣的說。

「我就是知道,所以不管妳怎麼耍流氓都沒用,我才不會怕妳!」我往她胸口戳了戳,交往這麼久了,很多事情不用說我就能知道宇辰心裡在想些什麼。

不過偶爾也是會有猜不透的時候就是了。

在我們離開動物園前經過了一家精品店,展示櫥窗上的一隻大型企鵝娃娃吸引了我的注意,我少女心爆發的拉著宇辰往櫥窗看。

「宇辰妳看!!好大隻好可愛啊!!」我差點像個小女生的跳躍起來,宇辰看了一眼後就架著我把我帶離開那裡。「唔,別啊!我還想再多看幾眼啊!」我朝精品店的方向伸長了手,可是距離卻越離越遠。

「家裡不是有很多娃娃了嗎?所以認命吧,我不會買給妳的。」宇辰乾脆把我抱起來讓我雙腳騰空失去用拖行來拖延時間的機會。

「我也沒說要買啊,看一眼也不行!小氣鬼!」我扭了扭,讓她把我放下來。

「前輩一看到企鵝就變得跟小孩子一樣啊,哈哈哈!」花花豪邁的笑了幾聲。

「不管是誰,看到自己喜歡的東西都會這樣吧?」我很不服氣的雙手環胸說。

「我了解,因為我也是這樣的。」邱政翰這時高舉著手說,然後噘起嘴往郁凡的臉上靠。

「走開。」郁凡嚴厲地瞪了他一眼,然後迅速到花花身旁尋找掩護。

邱政翰淚眼汪汪揪起了五官,我們笑著說聽見了心碎的聲音,郁凡則是冷冷地說了句活該。

我們上了車,準備前往中午要用餐的餐廳,花花和小莉說怕邱政翰被拒絕後沒心情開車就換了過去陪他們,而宇辰在上車後往牛仔褲口袋摸了摸,露出驚恐的表情之後又開始翻著我的隨身包包。

「怎麼了?」我疑惑的問。

「我的錢包好像不見了.....」宇辰的臉色白了幾分,我聽了也跟著慌張起來。

「我記得下車前妳有把錢包放進口袋裡啊!」

「嘖,會不會是在路上掉了?」宇辰懊惱地抓了抓頭髮,隨後開了車門說:「我回去服務台問問看有沒有人撿到我的錢包,妳在車上等我。」然後就用著跑百米的速度衝回去了。

我嘆了口氣,翻了翻車裡的置物箱也都還是沒有看見宇辰的錢包,就在我想打電話問問宇辰有沒有錢包的下落時有人敲了我這邊的車窗。

外頭是張熟悉的臉孔,我驚訝的笑出來搖下車窗說:「珍妮姐!妳怎麼會在這裡!?」

「還以為我看錯人了呢,沒想到真的是妳!妳也跟妳女朋友來這裡嗎?」她露出一如往常的和藹笑容說。

「嗯!妳呢?」

「我是跟克強他們來的,待會我們要去吃飯。」她說,克強是業務部的主管,珍妮跟其他部門的主管一直都相處得還不錯,會一起出來我完全不意外。「對了,這給妳。」她從包包裡拿出了一個小紙袋遞給我。

「這是什麼?」我晃了晃紙袋,聽聲音還是猜不出裡頭是什麼。

「妳打開看看,相信妳一定會喜歡的。」她笑了笑,接著後頭傳來喇叭聲,她抬頭看了一眼後又低下頭對我說:「我先走了,明天公司見!」

「嗯!再見!」我揚起笑容揮了揮手。

她摸了摸我的頭後就轉身離開了,坐上了剛剛在後頭按喇叭的車。

我打開紙袋,裡頭裝著的是一個企鵝寶寶的吊飾,我兩眼發亮的把吊飾拿起來放在手中仔細端詳,沒想到她居然會記得我喜歡企鵝這件事情。

印象中我好像只跟她提起過一次,而且還是在我剛進公司的時候,然而那已經是四年前的事情了。

車窗又被敲了一次,這次站在外頭的人是宇辰,手上還抱著我剛才吵著要看的企鵝娃娃。

我掩嘴阻止自己尖叫出來,立刻開了車門出去。

「妳不是說錢包不見了嗎!?」

「我只是騙妳的,我看妳很想要這隻娃娃就跑去買了。」她摸了摸後頸,難得露出有些害羞的神情,接著把企鵝抱給我。

「妳也真是的!」我笑了出來用空著的手抱住她在她頸窩蹭了蹭,沒想到她會給我這麼大的驚喜。

外頭很熱,我們回到了車上,我讓企鵝娃娃安穩的坐在後座,正想把吊飾收回包包時宇辰出聲問:「那是珍妮給的?」

「哦,妳也看見了?」我回,宇辰點點頭。「她和其他主管們今天也來這裡逛,很巧吧?」

「嗯。」她輕聲應著,接著傾身替我拉了安全帶繫上。

繫好之後她沒有立刻坐回去,而是一手捧起我的臉輕撫幾下。

「宇辰?」

她沒有回答我,而是用拇指挑開了我閉合的唇瓣吻上我。

宇辰的吻很熱情也很有佔有慾,我在想會不會是剛才珍妮姐的事情讓她吃醋了。

我環抱住她的頸回應她的吻,在迎上她柔軟的舌頭時我感覺到她的手從我上衣下襬鑽了進來,在我腰上和背上來回撫摸。

「唔嗯....」她的激情讓我有些招架不住,我以為她只是單純的吻個幾下就打算要結束了,不過現在看來她要的比我想像的要多很多。

到最後她還是停下來了,喘著氣的同時雙眼也緊緊盯著我瞧,我看不出她有任何的怒意,宇辰到底是因為吃醋還是只是單純的想吻我呢.....?

「生氣了嗎?」我怯怯地問,深怕剛剛的事情會影響到她。

她露出笑容,柔軟的唇貼在我的臉上。

「我只是想吻妳。」她低聲說。

「只是。」我強調,她笑了出來,顯然她也知道剛剛那樣不只是吻而已。

差點就要在這個人來人往的停車場上演活春宮了。

「真是的!以後不可以再這樣了!」我捏了她的臉教訓著她。

「知道了。」她乖順的蹭了蹭我的鼻頭,接著把車駛出了停車場。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