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艾爾登法環》之「猩紅腐敗」(後半內容有雷)

A.C | 2022-02-01 01:52:24 | 巴幣 1424 | 人氣 11518

*2022-03-01 last update : 改正格威性別
前言、
  在個人之前的文章:「《艾爾登法環》網路測試版拆解資料集(有雷)」之中,就有提到「猩紅腐敗(Scarlet Rot)」一詞,當時以為是一種特殊狀態。現在藉由英高訪談傳出的確認消息(確認「猩紅腐敗」狀態存在)。那麼之前拆解資料中有關「猩紅腐敗部分的可信度就提高了。
  角色譯名可能與正式版有所出入。

正文、

以下是近期訪談裡有關「猩紅腐敗」的資訊:

前往啜泣半島的途中,我無視了大多數的東寧姆格福,這些區域無疑也包含著許多內容,但由於遊玩限制時間以及眼前的史東薇爾城,我決定再次忽略他們。在過程中,我見到了演示中那個卡在地上,請求幫助的壺。

壺的正式名字是鐵拳亞歷山大,是個戰士壺。在把他從地裡打出來後,他建議我們可以去東邊的Redmane Castle看看,其坐落在「猩紅腐敗」擴散的Caelid Wilds的荒野邊界。雖然那座城不在我的遊玩範圍中,但遊戲持續用NPC提示你探索地標的方式令我非常有印象。

旅程繼續,我來到了一座破舊的墓地地圖--非常典型的奇幻地圖題材之一,有會復活的骷髏,等等東西。這裡我遇見了一位神秘的金面具NPC,名字就叫「D」,抱著一座半身像,一副下一步就會開始朗誦《哈姆雷特》台詞的樣子。D獵殺那些死而復生者,並提醒我們附近的一座村落已經被死亡充滿
,一位水手在那裏安了家。我想瞧瞧一個死掉的水手到底有多可怕,所以我選擇前往該處。

而後我到達了一個破敗的村落--有幾棟房子,和一個巨大的淺水湖,湖中央有艘小船,提燈散發出詭異的紫色光芒,船上就是剛剛NPC提到的那位骷髏水手。

背景音樂響起,BOSS召喚出許多骷髏小兵,本體(和他的船)也有些危險的招式,而BOSS每每使用大範圍招式時,其周圍的骷髏兵也會受到波及,因此玩家可以透過走位來讓BOSS幫忙清小兵。

在第二次戰鬥中,我選擇騎上靈馬作戰,靈馬的機動性有利於閃避BOSS與小兵的攻擊。擊敗BOSS後,我帶著新的骷髏兵靈體,以及一塊死根的碎片離開。死根的說明指出野獸祭司致力於尋找它,我準備好等正式版再了解更多。

在附近的懸崖上,我從遠處看見一個站在遺跡上的身影,小心穿越後,遇見了名為Kennath Haight的傲慢NPC,他聲稱自己是下一任寧姆格福的正統領主,唯一的問題是他現在的城堡被佔領了,他需要有人幫他清掃那些盜匪。

Haight許諾了獎賞與一場慶典,總之我前去清掃。那座城還挺遠的,不過快速旅行帶我到了附近。Haight城是小型地城之一,玩家需要同時面對較大型的敵人以及他的跟班群,但此處沒有BOSS戰。而是打完各種各樣難纏的敵人。在城堡頂部的顯眼寶箱中,也躺著一個令人好奇的道具,一個新月型物品的其中一半,沒有可見的用途--暫時。


宮崎:製作這款遊戲時,我似乎重新找回了製作毒沼澤的熱情。我了解很多人不太喜歡這類地圖,但當我回過神時,已經做一個毒沼區域做到一半了,我沒辦法控制自己,他就是發生了。

毒沼的重點是視覺與氣氛,我希望玩家們能期待本作中全新呈現的毒沼澤,以及一個與毒與猛毒不同的新負面狀態「猩紅腐敗」

以下為後半有雷部分,在意者請撤離。












過去拆解資料裡關於「猩紅腐敗」的資訊:(有雷)

「其實我和馬蓮妮亞有血緣關係。至於是親子、姊妹,或者是她的分身——這我不清楚。但我能明確感覺到,自己和她之間有近親的連結。」
- 米莉森


「那女孩與其他姊妹相遇的那天,真叫人望穿秋水啊。」
- 格威


  玩家在艾奧尼亞的猩紅沼澤附近,會遇到一位老人。自稱格威,會給玩家一個任務,讓玩家尋找一名女孩。

「哦,恭候多時了。我名叫格威。在過去,人們稱我為賢者。有一事相求,請您務必答應。」
...
「喔喔,您願意幫忙啊。
老實說,我需要你幫忙治療一個女孩。那女孩名叫米莉森,她人在穿過座瑟利亞鎮之後,一座山崖上的教堂裡。罹患了腐敗病,在那臥病不起。
米莉森的腐敗病是不治之症。病即使在黃金樹最為輝煌的時期,最接近神的半神也束手無策。雖說無法治癒它,但有辦法抑制它。
…我想請您去尋找用來抑制腐敗病的針。在瑟利亞鎮前方的那一大片又紅又深的艾奧尼亞澤之中,應該會有一根純淨的金針。」

  當玩家帶回金針,老人就會告訴玩家有一位女孩正在遭受病痛折磨,而這疾病還被一群人當神明供養。老人無法忍受這種事發生,但是自己沒有足夠的力量。玩家真正的任務就是解救女孩,並且壓制腐敗病對女孩的傷害。

「來,請讓我仔細端詳根針。…晤。
嗯。
哎呀,這真是,作工真是精良。通曉何謂生命,既纖細卻又無所畏懼....是有這些特色的名匠製成的。 那麼,能請您稍待片刻嗎?因為再怎麼精良的針,斷成兩截也會落得無用武之地。」

「讓您久等了。已經修理完成了。這根針已經能抑制腐敗病。能請您把針交給那女孩,米莉森嗎?當然,我會支付相對的報酬。米莉森在穿過瑟利亞鎮之後,一座山崖上的教堂裡,臥病不起。一群無知的環蟲殷勤呵護她,把她...不對,把她的腐敗病當作神在奉養。
您不認為這件事太過荒唐嗎?那女孩毫無理由受這種對待。」

  玩家將金針贈與米莉森,米莉森用它抑制了自己的疾病。刺入金針一段時間後,米莉森不再痛苦,而且可以下地走路。

「要我用這根針刺自己嗎?能用來抑制猩紅腐敗?你是什麼人.... 沒事,我明白了。與其繼續受腐敗侵蝕… 我選擇相信你。」

「能請你閉上雙眼一陣子嗎?半腐敗的醜陋身體,我想不看為妙。…順利刺進去了真沒想到。但是…怎麼會這麼熱…」

「我在等你。抱歉,在那之後就失去意識,沒有向你好好道聲謝。沒錯,和你說得一樣。把針刺進身體後,猩紅腐敗就不再蠕動。而且不再做惡夢了... 也能自在行動,我到現在還不敢置信。對你真是不知從何感謝起。」

  玩家完成任務,回到格威這裡。格威向玩家傾吐心聲。她實際上是米莉森的養父。但因為種種原因,無法與米莉森見面。

「您認為不可思議嗎?為什麼我會這麼關心那女孩。米莉森是我撿來,撫養長大的孩子。那女孩還在襁褓中的時候,我在艾奧尼亞的沼澤撿到她。她是我其中一位可愛的女兒。」

「只是腐敗病會破壞記憶,她已經不記得我了吧...話說回來,人一老了,自然就會變得愛管事啊。」

  另一方面,米莉森在痊癒時,發覺了自己的命運所在。因此她決心去旅行。

「我想出門旅行針刺進身體之後,我在朦朧的意識中想起了—自己的命運。沒錯,這都多虧有你幫忙。
我叫米莉森,期待以後再相會。」

  對此,作為米莉森養父的格威也都了然於胸。為了報答你,她開始教授你強大的魔法。

「您把針交到米莉森手中了吧?
嗯,這麼一來,那女孩也能出門旅行了。能夠面對自己真正的命運。
受您這麼多次幫助,不勝感激。為了表示謝意,我願意傾囊相授 ——『永恆後裔』瑟利亞的失落魔法。」

  懸崖小教堂的劇情線告一段落。但故事並沒有結束。
  玩家在旅途裡會遇見離開了教堂的米莉森。但是她的右手可能因為腐敗病而已經被切斷了,難以使用劍術。從她的對話裡可以知道,女武神在破碎之戰後遠走北方,而米莉森正追尋女武神而去。

「又遇見你了。嗯,我的狀況很穩定。猩紅腐敗從那之後就不再蠕動,幸虧如此,我才能繼續旅行。 不過,真令人焦慮。
要是右手沒有被切斷,我就能用劍報答你的恩情。…我正在追查瑪蓮妮亞的下落。在蓋利德原野與拉塔恩將軍的戰爭中,她釋放了腐敗的力量——從那之後就失去了蹤影,但我想見見她。
瑪蓮妮亞在北方,她在走過黃金樹之後,更遠的地方。」

  而格威也以養父的身份向你提出了守護米莉森的請求。並表示自己已經垂垂老矣,應該為年輕人著想。

「請您從旁守護米莉森。那女孩與她母親的素質相似,是塊優秀劍士的璞玉。但無奈只有單臂,而且還很年幼。…哦?原來您知情?沒錯,米莉森來過這間破屋。理應被腐敗病破壞的記憶,也許還殘留著那麼一些。」

「不過,我不該再和那女孩見面。她應該出門旅行。必須面對自己真正的命運,而不是掛念我。
人老了,就更該替年輕人著想。她不記得我,這對她最好。」

  在日蔭城裡,玩家會獲得女武神的義手,並將其交付給米莉森。米莉森有了義手後成為了強大的女劍士。

「這只義手.... 你要讓給我嗎?... 感謝你。老是受你照顧。…如果我能運用自如,說不定還能繼續揮劍。」

「…又遇見你了。你讓給我的義手令人非常驚豔,使用起來猶如自己的手,我也能繼續揮劍了。」

「這樣說有些班門弄斧,但我對劍術有幾分自信。所以在需要人手的時候,希望你找我一起作戰。」

  褪色者在對米莉森的幫助中,和米莉森之間有了微妙的情感。與其說是愛情,不如說是信任和感激。褪色者在格威的暗中協助下,成為了米莉森的心理支柱,這可以讓米莉森鼓起勇氣前進
  對此,格威也十分感謝你。她向褪色者傾吐了米莉森身懷的秘密。但言談之中,隱隱透露出某種渴望。

「喔…,您將黃金義手給了她...這真是美事一樁。非常感謝您。在您的安排之下,米莉森說不準會蛻變成劍士啊—就像她美麗的母親一樣。」

…米莉森啊,那女孩是花蕾。目前含苞未放,不到盛開的時機....一但綻放,肯定驚豔四方。令人引頸期盼,可不是嗎?
那是我有生之年看過最上等的花蕾。其他姊妹都相形失色....
…您對腐敗禱告有興趣阿。既然如此,我們可以聊一聊嗎?關於猩紅腐敗的女神,瑪蓮妮亞大人。
瑪蓮妮亞大人是瑪莉卡女王與拉達岡王夫生下的孿生半神。生為神人,身體與生俱來就寄宿著猩紅腐敗。神人尋常的半神不同。
當艾爾登法環的時代———也就是瑪莉卡女王的時代走向終點,尊貴的神人背負著必須成為神,必須展現新律法的使命。
從瑪蓮妮亞大人與拉塔恩戰鬥,在艾奧尼亞讓猩紅大花怒放那一天起,我的心就成了俘虜——我心系著瑪蓮妮亞大人、燦爛奪目的腐敗律法。
也就是那爛熟輪回的法則。」

  米莉森一路向北,探索著女武神的足跡。在這路途中,她感受到自己與女武神血脈的連結,不斷追隨著女武神的意志。

「我正在找一座城寨,據說在這座遺跡的西方。傳聞說,那座城寨的領主曾經賞賜符節,那是前往米凱拉聖樹需要的物品。
對,瑪蓮妮亞人在米凱拉的聖樹。聖樹就藏在這塊北方大地的某處。」

「又遇見你了。看來我們是殊途同歸啊。 既然如此,我想先告訴你——其實我和瑪蓮妮亞有血緣關係。至於是親子、姊妹,或者是她的分身——這我不清楚
但我能明確感覺到,自己和她之間有近親的連結。」

「我想要還給瑪蓮妮亞——過去瑪蓮妮亞持有的意志、面對紅腐敗的呢喃,作為人與其抗衡的自尊、還有為了與拉塔恩匹敵,她不惜打破的戒律。」

  在米莉森的旅途到一定程度後,格威會拜託褪色者一件事。此時的格威圖窮匕見,直截了當的告訴了你他的最終目的。

「我想要鄭重拜託您一件事。在米莉森見到她的姊妹之前,請您動手殺了那女孩。不假他人,就由您親自動手。…米莉森對您似乎抱有特殊情感。有您經手這事,想必花也能長得嬌豔。
當瑪蓮妮亞大人成為女神之際,她將會重生,化為猩紅花的女武神」

「難道你不想親眼目睹?那女孩——最上等的花蕾,綻放出最上等花朵的那景象?請您殺了米莉森,親手殺了她。」

「當瑪蓮妮亞大人成為女神之際,她將會重生,化為猩紅花的女武神。」

  女武神的血脈相連者最終會因為尋找女武神而聚集。她們彼此之間會互相爭鬥,敗者會成為猩紅大花。而格威想要讓她所愛的養女開出尤為嬌豔燦爛的花朵,所以希望主角親手殺害米莉森,用絕望的情感浸染猩紅大花的顏色。死亡的米莉森會在神人的時代作為猩紅花的女武神而重生。

  此刻,正是做出抉擇之時。我們如果殺害了米莉森,毫無疑問米莉森會按照格威所說的那樣,因為絕望而化為猩紅大花。此處呈現的是沒有背刺米莉森,也就是米莉森對抗姊妹戰敗後的結局

「啊,是你啊...又遇見了....
我失利了,真是汗顏。看來我的旅途到此為止了。
...你可以收下這個嗎?你給我的針,我的起點。然後,希望你幫忙還給瑪蓮妮亞...
那原本就是她的物品。」

「能讓我獨處嗎?一拔掉針,猩紅腐敗就動得更厲害,我就快失去自我了。…我不想讓你目睹那一刻。」

  米莉森死後,會化為猩紅大花。但她絕對的拒絕猩紅律法呈現的世界。她拒絕成為猩紅的女武神,瀕死之際親手拔下了抑制猩紅腐敗的金針,隨即腐敗病迅速的吞噬了米莉森。在這種失控的力量之下,米莉森無法成為猩紅大花,而是暗淡地腐朽逝去。格威機關算盡,終是竹籃子打水,一場空。

「米莉森啊,吾兒..
為什麼拔掉了針?
再一會兒、就再一會兒....最上等的花就要綻放。
..你也拒絕我們嗎?
就像瑪蓮妮亞大人一樣————
拒絕接受我們猩紅腐敗之子。」

  此時,格威的身份也昭然若揭。按照已有資訊推斷,他是瑟利亞王室相關的人,但因為某些原因,成為了「猩紅腐敗之子」。她甚至已經並非人類之軀,而是以蟲子組成的偽裝形態。(A.C註:蟲爺爺你跑錯棚了,間桐家在Fate棚)

「…您還不能明白阿。
我很遺憾,原來你的思考能力有極限。
…我們會再次相見。
畢竟有這麼多,數也數不盡的蟲子。」

  格威到底對米莉森抱有什麼感情呢?首先他一定有對猩紅律法的崇拜以及對米莉森作為絕佳的花苞的憧憬。但在這樣的相處下,也並不是絕對的冷酷無情。

「哦…哦哦…,是您啊。
歡迎您來。非常抱歉,讓您看到丟臉的一幕了。
喚,那是因為一想到要和那女孩,米莉森分開了,不知怎地,眼淚就撲較賴地掉下來。」

  親手養育過米莉森,還看著米莉森成長,不可鍛有一絲一毫的感情。讓我們背刺米莉森,在的眼中其實是對她好也對自己好的事情:米莉森成為新時代的女武神,而自己也能一睹燦爛的猩紅綻放。但米莉森如此堅持人的道路,而拒絕猩紅律法的新世界。格威註定無法如願以償

另一個版本的「格威與米莉森」:此篇對話、」。



個人歸納以下幾點:

一、猩紅腐敗之起始與相關

(一)、猩紅腐敗在劇情中佔有重要地位,可能有點類似隻狼中廢棄內容的龍咳(※1);不過「猩紅腐敗」更加與遊戲劇情鑲嵌在一起。
(二)、猩紅腐敗為瑪蓮尼婭在與拉達恩將軍的戰鬥中所釋放之力量,起始地點位於卡利德荒野(Caelid Wilds ※2)的艾奧尼亞。


※2 這個地名,洩露資料與GI編輯的資訊完全對上。

二、猩紅腐敗之症狀與階段

  (一)、初始階段、
    1、血肉扭動
    2、記憶逐漸喪失
    3、血肉逐漸腐爛
  (二)、最終階段、
    1、肉體失去形體界線
    2、肉體腐爛並消失(※3)

※3 推測(二)、1到(二)、2之間需要時間,但是長度未知。

三、猩紅腐敗緩和方法

  (一)、純金及未知工藝製成的針:「但米莉森的痛苦可以得到改善。...你要找到一根針...這根由純金製成的針...一個真正的工匠的作品...掌握了生命的本質。
  (二)、該針無法治療的理由:「但是......我自己拿出了針。」、「猩紅腐敗現在蠕動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嚴重。過不了多久,我就會變成一坨肉。充滿了詛咒」

四、猩紅腐敗的影響

『事實上,在她之前,我從未見過品質如此出色的花蕾。她很有可能勝過她的姐妹們。
你對腐敗的禱告有興趣嗎?那麼你可能想瞭解一些歷史... ...瑪蓮尼婭的歷史,猩紅腐敗女神。
瑪麗卡女王和她的丈夫拉達貢得到了祝福,降下了一對雙胞胎半神,而瑪蓮尼婭就是其中之一。她生來就是神人,帶著猩紅的腐敗。
神人.....不是單純的半神。當艾爾登法環和瑪麗卡女王的時代即將結束時,珍貴的神人誕生了。
一個新的神來鑄造一個新的秩序。自從瑪蓮妮亞與拉達恩作戰,大猩紅之花在艾奧尼亞綻放,我就把自己獻給了她,並為腐爛秩序的輝煌而努力。腐爛和重生的迴圈。』

所以這是猩紅之花
GIF:


這是大猩紅之花(02:50開始,啊災時間定位失效...)

GIF:


個人推測
●大概會有一個叫做「腐爛值(*2)」的指標,一些主角獲得的法術、技能會增加腐爛值,(例如、猩紅之花)
●多結局大概為「腐爛世界樹」、「黃金世界樹」、「主角兩邊都不甩,成為混沌之王」、「主角兩邊都不管,破關就離開交界地」(根據英高的訪談,這個結局應該不會有,但是猜猜又無妨www)
●「腐爛值」的多寡,會導致世界會有所變化。
●「腐爛值」下的世界變化大概像這種感覺:
*這三張圖的在網測洩露版裡的檔案名稱都叫做「知識(knowledge)」

個人心得、
  從各方資訊可以覺察出,本作的確是F社集合過往作品要素之大成作。「魂為骨、血為血、狼為肉、國為其神」(*3)。真是越來越期待《艾爾登法環》了,ワクワク、ドキドキ呢www。

備註、
*1、米莉森、格威
  個人嚴重懷疑寫這段劇情的人是參考《來自深淵》...,另外這個格威可能還有點精神分裂....處於瘋狂理智的程度。它本身就瘋的www

*2、「腐爛值」
  可能類似血源的靈視,只是影響層面更加廣大。對血源靈視完全一無所知的人可參考這串:【討論】探討[靈視]對於遊戲的意義.

*3、「魂為骨、血為血、狼為肉、國為其神」
  「魂為骨」中,魂為「黑暗靈魂系列,包含惡魔靈魂」,骨指骨頭,象徵骨幹、大綱。「血為血」中,血為「血源詛咒」,血指血液,象徵貫穿故事的「腐敗」、「血肉」。「狼為肉」中,狼為「隻狼」,肉指肉體,象徵由隻狼而來的各種要素:更加動作化(跳躍閃避下段攻擊)、猩紅腐敗(廢棄方案龍咳)等等。「國為其神」中,國為「國王密令」,神指精神,象徵由「國王密令」相承而來的FromSoftware(ꉛꇉꃂꌙꉛꄏꀔꀆꀊꇤ)精神。
  「魂為骨」更為細緻的說法,則是馬汀曾在訪談影片提過:「我們在做的這個遊戲名字叫《艾爾登法環》,他是幾年前一個『日本遊戲:《黑暗靈魂》』的續集(Sequel)。」--馬丁就只有說"Sequel"。
  以上為個人一家之言,僅供參考。

參考資料、

創作回應

寒湖布卿
太讚ㄖ 內容很精彩
2022-03-02 14:18:58
Larpardus
米莉森的故事看完。我總有種夢回龍背3的感覺,這支線的故事有不少元素都有種互文性。覺得有趣
2022-04-06 00:32:0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