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黑素 22.漸變失序

二日月夜 | 2022-01-30 21:06:57 | 巴幣 0 | 人氣 31

連載中黑素
資料夾簡介
不明物質所組成的黑體生物對抗,無止無盡的戰爭、犧牲和絕望,在絕望中尋找希望和答案。

講座結束後,正好是中午十二點半左右的時間,我應著伊萊的邀約,在基地十一樓的某間餐廳用餐,
我默默的用著湯匙挖著自己的那盤燉飯,而伊萊早早就把自己的那盤中餐吃了個精光,並坐在我對面的位子上邊喝著飲料,邊注視著我,
我食之無味的嚼著嘴裡的食物,還不時往伊萊的方向看去,視線在餐盤與伊萊之間游移的過程中,我們終於對放上了對方的眼神,
「你想和我說什麼?」我放下湯匙問道,從伊萊吃完飯後便一直盯著我看時,我就想問這個問題了,
「你到底怎麼了?」伊萊皺著眉頭說道,
「什麼意思?」我低下頭,假裝盤裡的飯菜更能引起我的注意,
「你這幾天都像失了魂一樣,」
我沒有看伊萊,自顧自的吃著飯,
「前幾天開始你就精神渙散的,做什麼事情都沒什麼精神,」
「有嗎?講座和作戰會議我有認真聽,」我辯解道,
「你是有認真聽,但其他時候你卻一副渾渾噩噩的模樣,」
我仍然沒有看伊萊,而伊萊則陷入了一陣沉默,過了一段時間後,我聽到了他的嘆氣聲,
「艾德斯,你這幾天很反常,從前你有什麼心事的話,一定會告訴我,就算沒有,你也能很快調適好自己的情緒,我本來不想深究的,如果你不想說,我也不想逼你,但我觀察你三天了,你的心情完全沒有好轉,我很擔心你…」
伊萊停頓了一下,啞著嗓子,聲音哽咽的說道,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如果你不想和我說,至少讓我帶你去找你想傾訴的人身邊,好嗎?還是你要去找卡蘿,讓她幫你看看?等等你回家時,需要我陪著你嗎?艾德斯?」最後他語氣輕柔的喚著我的名字,
我停下自己吃飯的動作,愣愣的看著已經見底的盤子,幾乎脫口而出的低語道:「我不想回家…」
「什麼?」
我抬起頭,祈求著說道:「我能去你家住一段時間嗎?或是你搬來和我住?」
伊萊錯愕的看著我,
「怎麼了?你家出了什麼事情?」
我痛苦的皺起眉頭,我不想回想前幾天的場景,也不想待在那個家裡,那個房子時不時會讓我本來埋起來的記憶再次浮現,
「我…不想待在家裡…」我吃力的吐出幾個字,不敢將真正的原因告訴伊萊。
伊萊的表情變得十分嚴肅,他站了起來,並抓著我的手腕,將我扯出坐位,其實他的力道不大,我只是順著他的力道,跟著離開了坐位,
他拉著我進了餐廳的廁所,進去前,還不忘把廁所裡放著「打掃中」的牌子立在門口。
伊萊放開了我的手,語氣認真的說道:「可以現在告訴我你不想回家的原因嗎?我不放心等等離開餐廳後,你還會不會改變心意,」
我眼神慌亂的猶疑著,該怎麼說?在事情發生的哪個時間點說?如果我說了,伊萊會生我的氣嗎?會討厭我嗎?還是他會馬上去找菲尼克斯理論?
我看向廁所裡的鏡子,鏡子中的我,就和我現在的心情一樣,無比的無助。
「艾德斯,沒事的,我會陪著你的,直到你好起來為止,」伊萊走向我,並牽起我的手,接著他慢慢的將我擁進他的懷中,雙手環抱住我的身體,手掌輕輕的放在我的後背上,
伊萊傳來的溫度,吐出的氣息,以及衣服上洗潔精的味道壟罩住我,令人熟悉的感覺讓我感到一陣安心,及溫暖,像是如釋重負一般,緊繃起來的神經鬆開,一直忍耐的情緒在鬆懈的瞬間潰堤而出,
我嗚聲低吟,試著想說出完整的一句話:「我…我…伊萊…我…嗚嗚…」但才說到一半我已經大哭出聲,我埋在伊萊的肩頭上崩潰的大哭起來,
「艾德斯?!」伊萊錯愕的驚呼,但他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按著我的頭,讓我埋在他的懷中,並在我身邊柔聲低喃著:「艾德斯,沒事,在你發洩完前,我都會在這裡,沒事了,」他的聲音有些哽咽,
安慰我的同時,他揉著我的頭,輕拍著我的背部,就這樣我們維持著這個狀態許久,當我鬆開抱著伊萊的手時,我還在抽泣著,
「有好一點了嗎?」伊萊苦笑的看了看我,
我也回以苦笑的說:「是有好一點了…」
「所以是什麼事情讓你…」
伊萊問題還沒問完,我們兩人不知是誰的電話響了,整個廁所迴盪起電話鈴聲的回音,
伊萊無奈的看了看自己的數位面板,並搖頭告訴我不是他的電話,
我將本來摺疊起來數位面板打開,投射出來的螢幕顯示著是卡洛琳的來電,
「我隊上的隊員,」我向伊萊說道,並按下了通話鍵,
「什麼事?」因為剛剛才大哭一場的關係,我的聲音聽上去有些沙啞,我內心祈禱著卡洛琳不會發現到我的異狀,
「隊長,你有看到阿諾德和安瑟斯嗎?或是法芙瑞爾?」卡洛琳劈頭問道,
我清了清喉嚨,讓自己聽上去聲音正常一點:「有,在開作戰會議的時候,」
「作戰會議後呢?」卡洛琳聲音急切的問道,
「不,沒有,」我答道,
電話那一頭沉默了許久,久到我以為卡洛琳把電話給掛斷了,
「那他們有打電話給隊長你嗎?又或者是發訊息給你?」卡洛琳說道,
我皺起眉頭,感到困惑,他們沒事幹嘛聯絡我?
「不,沒有,我也沒收到訊息,找我有什麼事嗎?」
「沒有,我只是想確認隊長有沒有看到他們,」
「你找他們?」
「對,」
卡洛琳的回答更讓我困惑了,
「你打電話給他們啊?還是他們沒接電話?」
突然電話另一邊用著高分貝的聲音叫道:「我打過了,但他們的電話都傳來『無法取得接聽者訊號』的聲音,」
下一秒,卡洛琳開始用著歇斯底里的聲音說道:「之後因為幽靈的關係,會很忙碌不是嗎?所以克萊兒今天特別給我們戰鬥人員放了半天假,我、薇拉和安瑟斯他們就決定一起去十一樓的商店街逛街,我們一起逛了一段時間後,決定分頭各逛各,並約好十二點半在餐廳集合,可是都過了半個小時了,完全沒看到他們,電話還打不通,找也找不到人,」
在卡洛琳崩潰大叫的途中,我已經把電話調成了擴音的模式,伊萊也跟我一起聽著,和我一同露出困惑的表情,
「我有安瑟斯的電話,」伊萊說完,馬上撥了安瑟斯的電話,並也轉成了擴音模式,而在電話撥通的瞬間,伊萊的數位面板傳出毫無情緒起伏的聲音,
「您撥打的電話,在訊號接受範圍外,暫時無法取得接聽者訊號,請稍後再撥,」
「怎麼可能,」我叫道,不信邪的我也撥通了安瑟斯、阿諾德和法芙瑞爾的電話,但見鬼的事,所有電話撥通後都只有一句話「您撥打的電話,在訊號接受範圍外,暫時無法取得接聽者訊號,請稍後再撥」,
「不可能啊!基地從一樓到十二樓都在訊號範圍內啊!」我不敢相信的叫道,
「除非他們不在基地內,」伊萊掛斷安瑟斯的電話後說道,
「他們會沒事跑到基地外?」伊萊的猜想實在荒謬,但我馬上就想起這荒謬的事情早已被某人給推翻了,苛瑞希自己就曾承認過她會偷跑出基地外。
「真跑到基地外了?」我才剛反駁伊萊的話,此時我卻有些懷疑了起來,
我不放心的撥了卡洛琳的電話,卡洛琳很快便接聽了,
「你們是在十一樓分開的?」我問道,
「是的,」
「你現在身邊有誰?」
「只有薇拉,」
「那你除了問我以外,還有問誰?」
「布蘭卡,布蘭卡還說她要來十一樓和我一起找,」
「我現在和伊萊一起,伊萊打電話也沒通,」
卡洛琳一聲低呼,虛弱的說著:「怎麼會…」
「你們在十一樓的哪裡?我去跟你們會合,」
卡洛琳跟我講了一個店的名字,店名我有聽過,是我們A隊聚餐時常去的餐廳。
「你要去找卡洛琳?」伊萊問道,
「對,」
「你沒問題嗎?」他擔憂的看著我,
我對著他笑了笑:「沒事,而且現在這件事更重要,」
伊萊點了點頭:「我跟你一起去,」
很快的,我們已經在十一樓的餐廳前面見到了卡洛琳,她身邊還站著薇拉,
「布蘭卡呢?」我問道,
「布蘭卡打算問過十一樓的所有店家,所以先離開了,」薇拉回答道,
十一樓的所有店家?十一樓整層樓都是商店街,除了餐廳,還有服飾店、電影院、家具店等等,她確定要問遍整個十一樓?
但眼下我們似乎只有這個方法了。
「我們也開始找吧,分頭一家一家問,」我說道,
卡洛琳則是一臉焦急的說著:「這附近的我都問過了,都沒有消息…」
「那就擴大範圍,」我說,
「我們要不要通知克萊兒一聲?」薇拉擔心的提議道,
這讓我遲疑了片刻,安瑟斯他們的失蹤有必要通知克萊兒嗎?一想到之前我們在收拾麥克斯遺物時的約定,使得我無法下定決心。
我心存僥倖的想著,或許安瑟斯他們還在基地裡,只是一時連絡不上而已,就這麼把他們的秘密抖出來好嗎?再說我自己也有份。
「先不要,真的找不到再通知克萊兒,」我說道,
我們幾個人分配好了搜尋的區域,便分頭行動了,並約定好隨時保持聯絡,我跑過一個個商家,並向店家一一確認了安瑟斯他們是否有來過的消息,卻都沒有任何新消息,過了幾十分鐘的詢問後,布蘭卡打來了電話,說有店家看到安瑟斯他們,甚至還有聽到他們之間的對話,
我們很快的便與布蘭卡會合到了一起,並得到了商家的回應,對方是飾品店的店主,聲稱他在店門口看到了安瑟斯他們三人,
「那時沒什麼客人,我就在店門口掃掃地打發時間,就看到他們三個人站在我的店前面,像是在討論著什麼,後來他們其中一個人接了電話,是紅色頭髮的那位,他和電話裡了人說了一段時間後,就跟其他人說要去十二樓和對方會面,後來他們就離開了,」
「他們去十二樓幹嘛?十二樓除了發電廠和養護機構什麼都沒有啊,」在聽完店主的說法後,我們幾人很快前往十一樓的電梯口,卡洛琳在按下向下的按鍵時激動的大叫,
「養護機構外有個很大的庭院,或許他們想散步?」布蘭卡猜測道,
「拜託,那裏有什麼好散步的,」卡洛琳翻著白眼說道,
「我聽說今天有照護講座,他們該不會去參加了?」薇拉說道,
此時電梯門抵達的提示音傳出,我們乘上電梯,並按下電梯內最下方寫著十二的按鍵,
「不,不可能,我們沒在講座上見到他們,」隨著電梯門緩緩關上,伊萊回答道,
「給安瑟斯打電話的是誰?」我說道,比起他們的目的,我更在意打電話的那個人的身分,就目前來說,最後一個與他們有聯絡的就是那位無名氏,
「他們決定去十二樓前,有人跟他們通過電話,只要知道這個人是誰,就能知道他們去了哪裡,以及他們去十二樓的目的,」
「你覺會是誰打的電話?」伊萊問道,
我在腦中搜尋著一張張熟悉的面孔,但沒有一個是我覺得可能的人選,
「會不會是…安瑟斯他們要和打電話的那個人見面,是不是這樣?」薇拉猜想,電梯的提示音響起,門內上方的位置亮起十二的數字,
「如果是會面的話,為什麼要特地約在十二樓?」伊萊質疑道,
這也是讓我困惑的一點,十二樓是基地最底下的樓層,除非有必要,否則大部分的人都不會到這麼下面的樓層來,因為太不方便了,況且就如卡洛琳剛剛所說的,十二樓除了發電廠、養護機構的建築物和他們的大庭院外,就什麼都沒有了。
電梯門開啟,門外站著兩個人,十分熟悉的面孔和身影,是傑瑞德和卡戎,我們見到彼此的一瞬間,同一時間大喊,
「你們怎麼還在十二樓?」
「你們怎麼又回到十二樓?」
我們走出電梯,電梯的門在我們身後關上,
「你們又跑回十二樓幹嘛?」卡戎看著我和伊萊又問了一次,
「你們又為什麼還在十二樓?」伊萊反問道,
卡戎皺著眉頭,可能對於伊萊用問題來回答自己感到有些不快,
「講座結束後,我和傑瑞德又在養護機構參觀了一下,參觀完後,傑瑞德說他想在養護機構的庭院裡散個步,直到剛剛為止,」
「現在都快一點半了,你們走了一個小時?」伊萊不相信的說道,
卡戎臉上有些不悅了:「你是不是忘了,我剛剛說了,我們又『參觀了一下』,」接著他困惑不解的環視一圈我和我的隊員們,
「你們是怎麼了?從剛剛見面就不停問我問題,一副我犯了錯的模樣,」
「安瑟斯他們失蹤了,」我說道,
「什麼?!」卡戎驚叫,傑瑞德也驚訝的睜大了眼睛,於是乎我把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向他們解釋了一遍。
「不,我們沒有看到他們,也沒有跟他們聯絡過,」傑瑞德在聽完整件事的始末後說道,
「你覺得會是誰打電話給安瑟斯?」我詢問卡戎,想聽聽看卡戎有沒有其他的想法,
卡戎卻也露出不解的表情:「安瑟斯熟的人裡面,我想不到有誰會約他在十二樓見面,況且那個人是吃飽了撐著嗎?地點約在十二樓他就算是退役人員,至少要跑七個樓層欸,況且這裡除了建築物跟植物外,什麼都沒有欸,在這裡約會,有病吧?」
卡戎說得有道理,依照基地規定,為因應隨時可能發生的緊急戰鬥,所有戰鬥人員必須住在基地的二樓,非戰鬥人員和退役者才可以住在五樓的居住區,選這裡做約會地點就交通上,十分的不方便,不過這裡是不是適合的約會地點,我覺得卡戎絕對是現場所有人中,最沒有資格評論這裡是爛地方的人了,因為就在剛剛,他才和傑瑞德在這裡約會過。
「大家分頭行動,在這層樓找找看?」伊萊提議道,
沒有人有任何意見,卡戎和傑瑞德也答應了會一起協助找人,我們再次分類好了每個人的搜尋區域,並約定了會合時間和地點,
「庭院中間有個白色的涼亭,我們約在那裏會合,如何?」卡戎說道,
我們幾人點頭,約定地點就這麼決定了下來,眾人分開前,伊萊還不忘跑來關心我問道,
「你一個人沒問題嗎?」
我苦笑了起來,我只不過是大哭了一場,又不是變成了小孩。
「你是覺得我會迷路?」我用著玩笑話的語氣說道,
伊萊則也跟著笑了起來:「看來你真的沒事,」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轉身前往他負責搜尋的區域去了。
我在養護機構的庭園裡搜尋著,除了翻看樹叢外,我還不忘看著腳下的草地,以防有任何遺漏,說不定安瑟斯會留一些線索給我們也說不一定,比如麵包屑之類的,
但苦苦搜尋了許久,不知不覺已經過了兩個小時,搜尋完所有負責的區域後,我無功而返的走向庭院中間的白色涼亭,我似乎是最早回來的一個,因為除了我以外,涼亭四周空蕩蕩的,連半個人影也沒有。
我坐進涼亭內的長椅上,等待著其他人,並期望他們會帶來新消息,過不了多久,我就看到有人從涼亭的方向走來,我從長椅上探出身子想確認對方的身份,但在我看到來人那一頭黑色的長髮,我全身的血液凝固了。
「你怎麼會在這裡?」菲尼克斯皺眉,吃驚的看著我,
我全身僵硬的站在原地,腦袋一時之間像成了糨糊,過往的記憶如模糊的影像攪和成一團,但那天發生的事卻特別清晰,我試著讓自己氣息恢復平穩,把那段討厭的記憶再次丟回腦袋深處,
「你又為什麼在這裡?」我充滿警戒盯著他,這次如果他又要襲擊我,我不會再忘記把黑武建構出來,
菲尼克斯臉色一沉,沉聲道:「不要用問題回答我,你來這裡做什麼?」
我向他吼道:「關你什麼事?離我遠一點!」
菲尼克斯似乎被我突然的吼叫聲給嚇住了,他驚訝的瞪著我,接著他垂下眼眉,將一搓頭髮繞到耳後,嘆氣道,
「我當初只是想嚇嚇你而已,沒打算做到最後,艾德斯,」
啊?他現在在說些什麼?他在跟我說什麼?他想表達什麼?
「我以為嚇嚇你,給你點震撼教育,你就會決定不做司令官繼任者,但你沒有放棄就算了,我們之間的關係還變得更差了,」他說完,露出沮喪的表情,
「關係變差?當然會變差啊!你對我做了什麼?你做了什麼?!」我憤怒的大吼,他為什麼可以做了那種事之後,還能用一副很委屈的表情跟我說話?憑什麼?為什麼?到底誰是受害者?
「我的確做得太過分了,但我發誓,我當時真的只是想嚇你,沒有要做到最後的意思,」
我覺得自己快要瘋了,我不想聽,也不想看他這該死的嘴臉,我扯著嗓子要他住口,
「閉嘴,閉嘴,閉嘴!」
但他不理會我,自顧自地說下去:「我對我過分的行為向你道歉,但我想讓你知道,我是為了保護你才做出這麼過分的事情,就算被你討厭,我也不希望你死,」
「住口,我不想聽,」我怒吼,「誰管你的目的是什麼,你碰過我地方,能變得沒有過嗎?你說你沒做到最後?什麼意思?意思是我要感謝你沒做到最後?嚇我?你管性侵我這件事是嚇我?你他媽,去死!」
我本來想讓自己的聲音和模樣更加兇狠一點,但隨著我的情緒越來越激動,淚水也跟著湧了出來,我咬著牙關,罵著最難聽的髒話,彷彿說了髒話,就不失氣勢。
「幹,狗屎東西,狗娘養的渾蛋,去你媽的賤人…」
「艾德斯,你知道的,如果我真的想動你,我早就做了,那天我真的只是想嚇你…以後我不會再做了,對不起…」
我摀住耳朵,他的道歉完全沒有讓我感到安慰,反而讓我更加無法原諒他,更加憎惡他,更加令我感到噁心。
「你剛剛說了什麼?你對艾德斯做了什麼?」
此時我最不想聽到的聲音出現了,伊萊站在我的身後,瞪大著雙眼看著我和菲尼克斯,
「你對艾德斯做了什麼?」伊萊再次問道,
菲尼克斯沒有回答,我則快速的擋在他和菲尼克斯之間,
「沒什麼的伊萊,我會自己處理的,我沒事…」
「你別說話,」伊萊衝著我吼道,這還是我第一次被伊萊這麼怒吼著,使得我嚇得身子一顫,
他將我一把拉到身後,指著菲尼克斯問道:「你對艾德斯做‧了‧什‧麼?」
菲尼克斯臉色平靜的看著伊萊,他端詳了伊萊好一會,
「你不是已經聽到了嗎?不用再問我吧?」
「你他媽,死畜生!」伊萊咆嘯出聲,手舉起拳頭就要往菲尼克斯的方向衝去,
「伊萊,不要!」我趕忙攔住他,抓住他的手腕,擋在他前面不讓他過去,
「不要攔我!艾德斯!」伊萊大吼,
「不要,你打不過他,而且基地和他之間有約定,我們…」
伊萊扯開我的手吼道 :「去他媽的基地,誰管基地怎麼樣,我今天一定要將這個傢伙碎屍萬段!」
「不,不要,你會受傷的,你可能會把他殺死…」
「他對你做這種事,你為什麼還要攔我!」
「是我罪有應得,是我當初做得約定,是我當初沒反抗到底,當時我忘記自己能用黑武…是我的錯,我的問題…是我的問題…」
「千錯萬錯,絕對不是你的錯,」伊萊抓著我的肩膀大喊著,
這時像是不滿場面已經夠混亂了,卡洛琳、布蘭卡、卡戎和傑瑞德在同一時間回到了涼亭,
卡洛琳看了看我們,又看了看菲尼克斯,
「發生了什麼?隊長怎麼了?」
伊萊抱著我,並噁狠狠的瞪著菲尼克斯,彷彿下一秒就要衝出去與他拚得你死我活,
菲尼克斯環視眾人,然後將視線轉到我身上,我害怕的看著他,他張開嘴,準備要說些什麼。
這時我才意識到大事不好,就這傢伙的個性和態度,他為了試探我可以做到那種地步,那麼他一定也不避諱將那件事情開誠布公,甚至可以說他會非常樂意看到我的醜事被血淋淋的攤開在他人面前的樣子,他一直以來都不惜用各種方式觀察我的情緒反應,從前為伊萊補習時是一次,三天前的那件事也是一次,但就算我知道他要做什麼,也無能為力。
他慢悠悠的說道:「前三天,我在艾德斯家裡,侵犯了他,但沒有做到最後,」
「渾障,王八蛋,狗屎東西,狗娘養的垃圾!」被好幾個人給制住伊萊,只能在站在原地口吐髒話,
我將臉埋在手裡,憤怒、羞辱和難過折磨著我,我想哭,又想放聲怒號,我希望全世界都消失,只剩下我一個人。
「我這是在看電影,還是小說,現實中居然真有人做得出來?」卡戎不可置信的說,
「你他媽說得是什麼風涼話?」伊萊氣得向卡戎大吼,
其他人除了震驚以外,還一副不相信的模樣,
啊,是啊,就在不久前,我也跟他們一樣不會相信,世界上真有人可以做出這麼瘋狂的行為,啊,菲尼克斯不是人類,所以不算數。
「你這是…性…侵嗎?是我理解錯誤對吧?還是我用錯詞了?」傑瑞德驚恐的睜大著眼睛,恐懼且陌生的目視著菲尼克斯,
菲尼克斯環顧所有人,除了伊萊外,所有人都驚恐且困惑的回望著他,
「對,性侵就是用在這裡的,」說完,他居然還冷笑了,真是令人噁心的想吐。
布蘭卡和傑瑞德露出發自肺腑的恐懼表情倒吸了一口氣,
卡洛琳則是感到噁心的發出一聲「咿」的尖叫聲,
「放開我,你們給我放開,」伊萊齜牙裂嘴對著箝制住他的布蘭卡、卡洛琳和卡戎大叫,
卡洛琳則氣喘吁吁的說道:「你答應我們不去打菲尼克斯,我們就放開,」
「你們不放,我就打人了,」說著他奮力舉起雙臂,作勢就要朝其他人打去,三個人怕的只好放開了伊萊,
伊萊掙開還有些猶豫的三人,走向了我,扶著我的肩膀說道:「我們回去吧,回我家,或回其他哪裡都行,別待在這裡了,」
我點了點頭,我早就不想待在這裡了。
「你要去找卡蘿嗎?讓她了解你的狀況,做心理治療?」伊萊問道,
我拒絕道:「不要,卡蘿一定又會問我一遍,我不要,我不想說,」
「好,那就不去,」伊萊攬著我,憤恨的瞪了菲尼克斯一眼,轉身帶著我準備離開涼亭,
薇拉卻站在涼亭外,驚嚇且困惑的注視著我們,
「呃…發生什麼事了…?」她說,
眾人一陣沉默,沒有人想主動說,
「那個…我沒找到安瑟斯他們,但我找到了一扇門…你們要去看看嗎?」薇拉遲疑的說道,
卡洛琳疲憊的問道:「門什麼門?」
薇拉皺著眉頭說道:「我也不清楚,我是在十二樓的某面牆壁上看到的,我沒進去裡面,只是稍微探頭看了一下裡面,門後面是很長的樓梯,而且通到下面。」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