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四百三十一章 打破寧靜

草士 | 2022-01-29 19:00:05 | 巴幣 0 | 人氣 66


第四百三十一章 打破寧靜

數日過去,天井外頭天尚未明,偌大的群英樓闃然無息,顯得格外靜謐平和。鎮中沒了平時的過份生氣,也不見群英樓唯一的酒洞旌旗高掛半空,街逵四下無人,僅可見得數名年邁花白的老武者,佝僂緩步,相互點頭代替招呼。

清晨大早的群英樓,沒有勾心鬥角、沒有逞凶鬥狠、沒有漫天酒氣宛若水波不興的江畔,從此與江湖脫節,歸於寂然。

鎮外向北一里遠,有座小涼亭,亭中有二名葛衣老者低著腦袋,身旁燒著熱氣奔騰的沸水,正自凝神對弈。其中一名頭頂光禿的老者下了白子,道:「老風,那姓袁的娃娃幾日不見,群英樓平靜多啦!」

那「老風」呵呵一笑,輕輕搖頭,手中拿著黑子,落到棋盤一處,道:「老古,那小子你不也見過,著實狡猾得很,咱們群英樓武者慣了動手代替動口的日子,要他們改而動口不動武,難矣。憑萬花幫那群人,拿那小子沒辦法,聽說他大敗霍家三人,一時出盡了風頭,料他是不敢貿然外出。」

老古挑挑眉,聽出自己這老友話中有話,手中白子並未落下,而是目光一抬,道:「霍幫主這是打算替自家人討回顏面?」

老風輕啜一口熱茶,似笑非笑,目光轉到鎮子方向,嘆口氣道:「有如此簡單就罷,恐怕那姓袁的小子是察覺霍幫主意圖,霍家人的手段,不可不防。」

老古久久未語,不知在想些甚麼,滿是皺紋的老臉愈發凝重,對面老風見他手中白子同樣久久不落,苦笑道:「你這白子凌空許久,也該想好下在哪,倘若是那小子,可不會似你這般煩惱破頭,白子黑子,能夠猜到下一子的落處,大有充足時間謀劃計策。」

老古聞言回過神,瞪著眼前老友一眼,鼻子輕哼一聲,白子啪的一聲,落到棋盤上。老風見狀一笑,放下茶杯,拿起黑子,正欲落下之際。

其時,隱隱有騷動聲響起,二名老武者抬起目光,望看左右,發覺遠方塵土飛揚,瀰漫半空,卻無法準確得知聲音自何處傳來。

轟!一聲突來巨鳴伴隨天搖地晃,猛然打亂棋盤上的對峙,亦也打破群英樓難得的恬靜。

只聽群英樓四處可聞群豪大聲嚷罵叫喊的聲息,以及摔破碗甕的清亮碎響,不少人光著膀子奔出房外,卻兀自搞不清楚情狀。下個瞬間,但見遠方又傳來一陣轟響,火光沖天而起,少時過後,黑煙向著天井冉冉騰升。群豪眼望火光黑煙,一時忘了慌張惱怒,紛紛齊目探去,皺起眉頭。

群豪你看我,我看你,彼此眼中均有相同想法:「這一大清早,究竟是誰在放火?」

涼亭中的老古遙望火光方位,估量片刻,臉上閃過吃驚之色,道:「那裡可不是萬花幫的『風火堂』?」

老風盯著濃煙飄出天井外頭,道:「不錯,只不知是誰有如此膽子,挑這大清早縱火燒了風火堂。」

二老良久未語,要說這群英樓誰有熊心豹子膽做出這檔事,似乎已有眉目,臉上流露怪異之色,齊聲道:「莫非(莫不成)是……」話未說完,忽聽鎮中鼓噪不停,不久無數人影縱身奔出鎮,向著火光方向而去。

二老相互看了一眼,不覺呵呵笑出聲來,自也覺得有趣,提起道氣,跟著無數群豪的腳步追去。

群豪尚在半路,憑他們耳力,就已聽得無數萬花幫武者的神號鬼哭,聲音既悲愴又無力,當他們趕赴風火堂,火勢已然撲滅,卻兀自被眼前景狀嚇傻了眼。

只見一座神似樓閣的大聳建物,幾乎毀於熊熊烈火,大半成了焦黑碎木,再難見全貌,一旁萬花幫武者也盡是灰頭土臉,神色茫然惆悵,似憤懣似不解,見群豪趕赴過來,非但未喜,目光反而變得危險猙獰,惡狠狠瞪視群豪。

萬花幫乃是群英樓第一大勢力,背後又有萬紅夫人和霍家的暗中支持,財力人力百足不僵,光是幫地就足有三個之多,且每一個幫地均是金碧堂皇的樓閣寶殿,奢華富麗。在場群豪多有親眼見過風火堂落成之貌,此時此刻,見到面前燒焦黑物,心中震驚難以言語。

一名幾乎被燒掉頭髮的萬花幫武者喝道:「你們是誰?來我萬花幫風火堂有何事情?」聲音中透著一抹猜疑和冷意。

群豪有人喊道:「喂,你們萬花幫發生何事?」

那萬花幫武者更怒,罵道:「他媽的,你……是不是你們?是不是你們燒了我萬花幫的風火堂?」

群豪起初聽這人說話含刺無禮,針鋒相對,頗覺不快,當下眉頭剛蹙,可是一目睹此人燒傷慘狀,眾人不禁一陣尷尬,哈哈乾笑,自然不敢再責怪他。

老風看了看半毀的風火堂,上前一步,道:「敢問這位朋友,貴幫風火堂究竟發生甚麼事?」見那萬花幫武者不信任目光轉來,忙解釋:「老夫一早和老友相約對弈,下到半途聽得一聲巨響,接著就見風火堂方向燃起大火,心想盡點微薄之力救把火,這才跟著諸位朋友前來一探究竟。」

那萬花幫武者聽老風是來「救火」,又見對方是名老者,心情稍稍平復,深深一嘆息,面露淒苦,搖頭道:「老……老前輩,還請原諒在下先前無禮,只是我……我萬花幫風火堂唐突被大火包圍……在下、我……實在……」說著,看向群豪,作揖道:「諸位朋友,多有得罪,還請包涵。」

老風和老古互看一眼,心中對這放火之人有些許眉目,卻未道出口,追問:「這位朋友,還請說一說事情緣由,咱們也好出手相助。」

哪知那萬花幫武者灰臉微現窘迫之色,似有難隱之言,道:「前輩,其實,這……這,不瞞前輩,在下等人適才還在睡夢之中,朦朧間嗆了一鼻子煙,急忙醒轉,大火早已燒遍整個風火堂。」他說話之間,愈說臉上愈紅,宛若覺得羞愧,說到後面,聲音已幾乎細不可聞。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