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只想守護你》37、消失的身影

藍飛璃 | 2022-01-29 17:00:05 | 巴幣 8 | 人氣 91

連載中(完)二創-只想守護你(天堂2)
資料夾簡介
身為異界者,為了追捕敵人而來到這個世界,擔心這個世界會像過去一樣被摧毀,她必須小心翼翼,然而卻遇上了他,一個生於偏鄉小島上的獨特人類......

「伊特,我想我沒有看走眼吧?」克雷斯大步奔跑,越過一處處的走道,他緊盯著不遠處,以靠牆壁的熟悉身影。
他無法理解,為何她會變成那樣?難道跟她當時流落到說話之島時一樣,她其實除了皇帝身分,其實還在私下執行私事?
「沒有,確定是她,只是……她看起來很痛苦……」伊特同樣盯著該處,兩人一前一後的朝著那方向直奔過去。
凝視著她,伊特同樣思索起她的狀況。
在說話之島,她身上的傷,是否與她此刻的狀態有關連?
畢竟她醒來後不久,她所表現的一切,完全看不出她有嶄露此種狀態的可能。
克雷斯一邊奔走,一邊凝視著她,動作遲緩,整個人貼靠在牆,幾乎是無法動彈的樣子,心慌倏地於心底蔓延至全身,下意識,忍不住低咒,「該死!」
如果他有足夠的力量,或許他就可以更親近她並且幫助她,而不是讓她如此痛苦,承擔著那些他看不見的包袱。
當他們一路通行無阻的接近嵐月所在的城牆邊時,跑過接近該地點的轉角處,伊特突然停下腳步大喊,「克雷斯!等一下!」
「怎麼了?」停下步伐,克雷斯回首看向他。
「呼、你看……那裡……」他手指著原本還有嵐月身影的城牆處,此時卻已無人影。
「怎麼可能……她剛剛……明明還在的……」
喘著氣,回想剛才的記憶,他們明明同時看見她在城牆邊,但就在他們跑入最後一段走廊時,僅只幾秒的時間,那個地點就近在咫尺,本應在那裡的她,竟然憑空消失了?
「有可能我們看錯嗎?」伊特不解地看著視線仍緊盯城牆的克雷斯,他不相信兩人會同時看見,又同時看走眼,這種機率根本微乎其微。
「不可能……」望著已無她身影的地方,克雷斯緩緩靠近窗邊,定睛專注地凝視著,這是怎麼回事……?
一個人,怎可能在短短的幾秒內,從一個地方消失?何況那裡除了城牆和空地,以及花草樹木,根本沒有其他地方可以躲藏,遑論她幾乎無法動彈的模樣,更不可能有機會突然快步逃離現場。
視線掃過眼前可能的地方,完全找不到她的蹤影。
同樣來到窗邊,伊特的雙眼掃視過窗外的一切,清楚他跟自己有同樣的想法,望向克雷斯,提議道:「也許……我們可以去王的書房找她……確認到底怎麼回事,畢竟這種移動方式,根本不可能存在……」
「我同意……」他想也不想的低語認同,因為他也同樣不解,為什麼有人能那麼迅速地從一個地方離開,而且看不見移動身姿。
他們通過轉角,失去她身影的焦點僅只有幾秒,要移動到旁邊的樹木躲藏都需要一些時間,何況她還身體不適。
轉身,他望向伊特:「走吧!馬上過去。」
為了確認那身影的真實性,不管剛才他們是否看錯,他和伊特再次跑了起來,這次的目標則是嵐月的居所──亞丁王的書房。

*****

「嗚……可惡……好痛……」嵐月咬牙低喃,疼痛讓她幾乎失去意識。
回到房內,她的身體無力到幾乎無法動彈,步伐如鐵一般沉重,最後,雙膝一軟,跪伏在地。
於城牆邊時,她想辦法凝聚力量,再次瞬身移動,這次確實回到了房裡,身體的疼痛卻因為力量的使用,再次傳來強烈的刺痛感。
她扶著地面的手已無力支撐,倒躺在地,呼吸淺而急促,望著眼前僅剩光源的視線,力量已被耗到失去視力的地步,就連身體也無法維持人類的正常溫度。
體溫急速下降,冰冷從四肢蔓延至軀體,清楚這情況是結界力量減弱,但力量已所剩無幾,連帶這原本能淨化瘴氣的結界也跟著失去作用。
在力量的分散、體內詛咒的湧現及排解瘴氣的多重壓力下,幾乎快把持不住那吞噬自己的昏厥意識。
『奈德……我……需要幫忙……』不得已,她咬牙,以心讀的能力,語氣痛苦的叫喚奈德,沒多久,房門便被迅速打了開來。
「嵐、嵐月大人!」聽見她的痛苦呼救,奈德匆忙從房間趕來,由於他的書房與君王書房緊鄰並排,因此前來的速度相對迅速。
進到房中,見嵐月神情痛苦的蜷縮在地,他震驚,趕緊上前想將她扶起,觸碰的瞬間,發現她的體溫異常低,「嵐月大人,您怎麼了?怎會變成這樣子?」
「奈……德……聖水……我需要你們……這世界的……聖水……」她咬著牙,痛苦低語,蜷縮的身體,如取暖般下意識地依偎向奈德,然而隨著逐漸冰冷的體溫,人類的身軀,無法自主的顫抖起來。
他伸手,將她橫抱起,雙手的接觸,剎那間,他便感覺到懷中原本微涼的體溫,驟降成如冰的溫度,這急遽的變化幾乎嚇壞他。
「嵐月大人,天──好冰!」見她無法移動,只是縮緊身軀,靠向自己。
「嗚……拜託你……」她喘氣痛苦低語,吐出的氣如身處寒冰,化成白霧。
「我、我馬上請人去拿!」他回應,將她安頓到沙發上後,那冰冷的溫度如同魔咒般,即使退開,雙手仍有被冰凍的感覺。
「別讓……其他人……知道……」她顫聲開口,睜著疲憊的眼,看向準備離去的他,眼中充滿祈求。
受到她的視線請託,奈德皺眉,都這時候她還想隱瞞……
「知道了,我這就去拿!」說完,他也不好出口責備,因為她的身分真的太過特殊,會隱瞞,肯定有她的理由。
起身,他跑了出去。
回到房中,迅速翻找起那唯一的水瓶,她曾述說過,神聖的東西,對神都是有益助的,身為君王的輔佐,即使無法與她深交,但基本的準備還是會有的。
只不過,希望那一小瓶的聖水真能對她有所幫助。
翻箱倒櫃找到後,握緊那唯一的水瓶,他再次迅速返回書房。
「嵐月大人!聖水拿來了!」來到她身側,手握聖水,看著似乎失去意識的她,一動也不動的蜷縮在沙發上,那冷冽的冰冷氣息,慢慢地擴散,沾染沙發上的外層布料,使周圍結成霜。
「嵐月大人,醒醒,聖水、聖水我拿來了。」輕觸她的肩,冰冷的溫度在碰觸瞬間,冰凍的疼痛從指尖傳來,急速收手,他瞪向差點被凍傷的手指,不安低語,「嵐月大人……」
從沒見過她這個樣子,她的毫無反應令他焦躁,甚至慌了手腳,他到底該怎麼辦才好……
在他著急得不知如何是好時,嵐月似是恢復了意識,那已紫得發白的雙唇,顫著叫喚他。
「奈……德……」
「嵐月大人,聖水……」她的清醒,趕忙將手中的水瓶遞到眼前。
睜開的雙眼毫無焦距,呼吸短促,沉默幾秒,那水瓶的塞子突然有意識般地自動打開,瓶中的水同時化成斑斑光點飛散在她身上。
他靜靜看著這如奇蹟般的景象,很快地,片刻後,她的症狀開始緩解,周圍的冰霜也隨之緩緩消退。
「嵐月大人……?」他低喚,似是在確認狀況。
眼前的景象,使他詫異,不安也隨之被撫平。
望著因聖水而穩定的她,那被白霜覆蓋的唇瓣,臉上的血色,逐漸復原,此時他才真正鬆口氣,蹲下身,觀察並確認逐步穩定的她,靜待甦醒。
她輕淺的喘息,最後深深吸氣,沉重呼出,清楚感受到體內的咒力被壓下,閉著眼,紅唇輕啟:「奈德……謝謝你……」
低聲道謝,心頭卻對他感到虧欠,因為她一直不肯接受他們的幫助,只因她打從心底認定人類是醜陋的,即使現在沒有利益糾葛,一旦碰上時,她就會被當成犧牲品。
她看過太多了……
為保護自己,她隔絕了所有傷害自己的可能,就算如此,即使自身的力量減弱,仍不至於感覺不到奈德因她而慌亂的氣息,他……是真心的在擔心她……
這樣的意識,心感到一陣溫熱,雖不知他擔憂自己的理由,但這或許就是母親所說的,人類天生具備的善良之心吧……
「不會,這是我該做的……」凝望著她逐漸好轉的臉色,奈德寬心一笑,對這突發狀況,她的感謝如天降甘霖,讓他鬆口氣,但更多的是受寵若驚。
她除了公事上會委託自己,並有過道謝外,其他事情全是親自處理,要得到她的信任委託,真的很困難……
凝視她疲憊的神情,首次,他發覺自己竟在意起這名少女遠比阿瑪戴歐陛下要來得多。
注視她的眼變得溫柔,於心底,他清楚自己為什麼在意,因為不管她的身分為何,她少女的外表,在時間的相處下,多少仍讓他產生照顧慾。
縱使清楚她的身份是神,了解她可以變化外表,但這些年的相處,還是讓他下意識地將她當成孩子一樣的照顧。
「嵐月大人,今天的公事就先暫緩,不好意思,請容我將您送至旁邊的休息室休息吧。」
他起身,不等她回應,伸手將體溫已恢復的她抱起,邁步送入休息室,安頓在床。
拉了被子,替她蓋上,她全程保持沉默,任由他出手照料。
奈德凝視緊閉雙眼,呼吸穩定的她,確認過她的狀態後,才轉身退出房間,一路走到書房門前,準備離去。
「好好休息吧……」伸手摸上門把,回首深深看一眼休息室的方位,奈德如祈禱般的低語,嘆口氣,拉了門,準備退去,但房門剛開,便見有人站在門口。
「你們……」定睛看著他們,是她倚重的那兩個孩子,怎麼會在這裡?
「我們來找嵐月大人,請問……她在嗎?」克雷斯問。
「你們找嵐月大人嗎?她在裡面,但因為近日公務繁忙,現在正在休息,恐怕無法讓你們晉見。」奈德對他們溫和推拒。
克雷斯聞言,一頓,剛才在花園處的場景閃入腦海,擔憂的思緒讓他想追問求見的可能,但清楚身為王的她,此刻已不能再像說話之島一樣,想見就見,忍不住,他求救般地看向伊特。
「看來應該是我們看錯了吧?畢竟人怎麼可能一瞬間就從城牆邊消失回到房間?」伊特無奈一笑,刻意說出剛才所見,同時注意奈德的表情變化。
奈德心一突,仍鎮定,不解地詢問:「瞬間回到房間?什麼意思?」
瞥了眼伊特,這孩子很聰明,刻意以透漏訊息的方式來測試對方反應,有如此表現,這讓他有些意外。
可見來到城中一年多,他的成長相當迅速,懂得運用一些手段取得情報,反觀克雷斯尋求他的表現,相較起來就單純許多。
只不過伊特的話卻也令他不安,難道嵐月大人在回到書房前,有出現在其他地方,還恰巧被這兩名少年撞見?
凝視眼前的他們,那澄澈的眼眸與自己對視,態度誠懇,毫無閃躲反應,明顯在等他的回應。
可想而知,伊特的訊息是真實的,並非謊言。
這樣的意識,憂心竄起,他更加擔心那名少女的安全,只是,就不知道她願不願意對自己敞開心扉,坦言一切……
「不,沒什麼,我想只是我們看走眼了,既然嵐月大人在休息,那我們也不好打擾,謝謝奈德大人,請代我們向嵐月大人問好,走吧。」
伊特回,眼神輕輕掠過奈德平靜且溫和的面容,果然,不愧是王身邊的人,經驗的差異明顯呈現,看來,要得到情報是不可能了。
與克雷斯憂心的眼對上,彼此交換了眼神,面向奈德,兩人恭敬的欠身行過禮,隨後一同離開房門前,消失在這座長廊。
注視兩人離去的身影,奈德臉上的溫和退去,憂心回首看了一眼房中的休息室才緩緩退出。
回想剛才他們的話,看來這名少女這次的狀況已超出他能顧及的範圍了……
那兩名少年的問話,清楚透露出他們所見的事實,但為了替這行事低調的異界者保密,他不得不繼續掩蓋,只不過這樣的隱瞞究竟還能維持多久,他真的不知道……
她一再要求隱瞞所有,究竟是為了什麼?
難道他們就這麼不值得信任,即使是一丁點的風聲都不肯透漏……
凝望眼前的房門,憶起距離她表示退位的時間還剩幾個月,這也代表她的任務應該逐漸接近尾聲了吧?
本以為能和過去平靜的日子一樣,最後是順利收場,但見到今日狀況後,她虛弱到幾乎死絕的模樣,那畫面讓他無法再繼續樂觀以為她的任務會安然收尾,現在他只想知道自己還能做些什麼?
不止為這個世界,更是為了她……




喜歡,歡迎給個GP,如果願意,歡迎留言告訴我您的感想,謝謝您的觀賞。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