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Nirvana~再次轉動之時 1:3:1 同盟(1)

Der Sehen | 2022-01-29 15:00:03 | 巴幣 316 | 人氣 87


1:3:1        同盟(1)
        在暴風雨的海中,人聲如雨滴般雜亂響起,或者是一片雨林的鳥鳴獸嘷。
 
        像是戴上了所羅門的指環,他們的聲音再次傳入腦海,腦海中的聲音逐漸變成了有意義的話語,從這些話語的內容可以知道,徘徊在這片海域的,是無數亡靈。
 
        上次只能聽見片段式的亂語,這次卻像是聽著海潮一波波的拍在海灘上,每一次白浪都帶上了一些遺失在海中的事物,那些永遠無法回到世上的事物,亡靈們的話語和活人並沒有不同,只是緊抓住我這個偶然的到訪者,將我視作唯一的希望,能將這些遺落事物帶回的商船。
 
        「不要再告訴我了,我沒辦法幫祢們。」周圍的水流變得更加激烈,似乎是將海域化為漩渦,身體不由自主地遠離了光芒。
 
        這反應是聽懂了我的話吧,唯一的希望並非真實,而是再次帶來絕望,亡靈們只能朝著近在眼前的事物出氣,也許不該對祂們直說,不過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
 
        一陣天旋地轉後眼前只有黑暗,黑暗中無數的雙唇在開合著,嘴巴之中眼球,眼球帶著各自的色彩與形狀,像是億萬星辰在夜空閃爍,閃爍的每一個瞬間又像是色彩斑斕的甲蟲在湧動。
 
        從嘴巴之間伸長的手臂在周圍擺盪著,被漩渦牽引著如同一隻被捲入氣泡中的水母,但是這些手臂一纏到身上就不會脫離,身體被纏住包裹著,柔軟的手臂遮住了雙眼,視線就這樣被遮掩,在水中無法得知自己這朝向哪裡。
 
 
 
        「是上次的那一位吧,也許是命運讓你進入這裡。」雖然只聽過一次,但是這聲音聽起來非常溫暖,像是回到家鄉,節慶團圓時的感動,也許是從讀取過的某個人得到的景象,誤植成自己的記憶,但是養母不會讓我看見她的記憶,只可能是別人了。
 
        海浪輕輕地拍在身旁,感覺不到海水的溫度,雖然被遮住雙眼但能知道上方有著太陽,太陽的溫度同樣消失了,身體陷在沙灘上,沙子吸附了海水沾黏在皮膚上,感覺到臉頰被撥弄著,像是一根船槳在擾動水面,有一點搔癢感。
 
        「海帶?這附近有這種東西嗎?」
        女人穿著泳裝,在桃色的薄紗後是水藍色的比基尼,頭上的草帽綁著一條緞帶,在他的手裡是一根木棍和一條一公尺長的海藻。
 
        「長得像養母的人你知道這裡是哪裡嗎?」
 
        「請用曹小姐來稱呼我,這裡是地獄、冥府…或是天堂吧。」
 
        「也就是說我死了嗎?」
        一望無際的白色沙灘在地平線與灰藍色的天相接,太陽就在頭頂正上方,另一邊的海水清澈見底。
 
        「不知道,但是我已經死了,所以就把這裡當成那樣的地方。」
        他回到了沙灘上的躺椅,躺椅像是塑膠製成的,與白色沙灘融為一體。
 
        「養…曹小姐你應該不知道回去的方法吧。」
        知道的話還會待在這裡嗎?看這四周沒有其他人,回去的方法只能自己摸索,或著這就是死亡,不過是怎麼死的,回想起來最後牽著慕曦的手,要協助她調節魔力,但是出了一點錯誤,所以就這樣死了嗎。
 
        「也許有辦法,雖然沒有試過。」
 
        「有辦法你為什麼不出去?謝謝你曹小姐,不用安慰我。」
        她從躺椅上起身,每踏出一步,周遭就發出聲響,如同雷鳴又似龍吼,天空破裂散出灰色雲霧,海水從地面的裂縫流下形成漩渦,她走到我面前時,太陽破裂成白銀的碎片,身體也落入腳下的黑暗中。
 
        「沒有必要,事實上是因為懶惰,如果不去追求,這個地方其實不錯。」
 
        「這是怎麼回事?」
 
        下落的時間感覺只有一瞬間,身體就墜落在木地板上,周圍的景象變成書庫,她也換上了第一次見面時的洋裝。
 
        「你說場景轉換嗎?因為只有一個場景太無聊,所以就做了不同的結界…那些天崩地裂只是一點特效,有嚇到你了吧。」
 
        「場景?特效?很可怕呀!比災難片的還真…」
        眼前的景象閃爍著,突然喘不過氣。
 
        「謝謝你的讚美,我會繼續努力的。」
 
        「……」她在我面前蹲下,手輕輕的放在我臉頰下,眼前景象若隱若現,最後只聽得見聲音。
 
        「再見了,不知道下次見面會是幾百年後了。」這是什麼玩笑話。
 
 
 
        爆炸聲從雲層上方響起,雷電在雲層下開出了花海,編織成一片絲綢般的半圓,湖面映照著一面雕花似的天頂,天頂上絲線的交接處落下了銀白的光點,湖面的光芒逐漸黯淡,光罩隱沒在夜色中。
        「雖然是結界,但是你讓它變得好美。」慕曦說。
 
        「結界?」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慕曦說眼前的景象是我的傑作,但是這面光罩應該是慕曦做出來的,我只是負責調解這片大地的氣,總覺得哪裡有問題。
 
        【咚—咚—咚—】撞擊聲在結界內徘徊,像是啄木鳥再找食物的規律敲擊,連續的咚咚聲在東南方,在那空中只有一隻蝙蝠,不斷地撞向光罩。
 
        「使魔果然來了,這時間該說是不幸還是幸運。」慕曦看著蝙蝠說。
 
        「要抓起來嗎?」
 
        「無所謂,情報已經洩漏,使魔是魔術師的耳目,而且攻擊的話就是宣戰。」
 
        「可是是對方先闖入曹家,就沒有禮讓的理由,何況是一隻使魔。」
 
        「等等吧。」
 
        蝙蝠改變了方向,繞著天頂盤旋,下降到一旁的柳樹下倒掛著,細微的聲音從蝙蝠傳來。
        「哈哈哈哈!你還在扮演正常人嗎?」
        蝙蝠在笑著,像是餐刀刮盤子的聲音刺進耳道。她說話的對象是我吧。
 
        「正常人都是扮演出來的,尤其是我們這些活在暗面的魔術師。」慕曦回應了。
 
        「暗面是什麼?瘋女孩你聽好了,『你有願望的話就跟上我的使魔』我只是替主人傳話。」
        話音落下,蝙蝠張開雙翼化做一把彎刀,閃著光芒向著光罩俯衝,火花在夜空中飛濺,於是蝙蝠落下了。
 
        「你忘了有結界嗎?」慕曦拿著一根樹枝,翻弄蝙蝠的身體,蝙蝠毫無動靜,剛才迎頭撞上結界,就像都市的禽鳥撞擊在玻璃帷幕的感覺,這隻蝙蝠說不定死了。
 
        「……」慕曦抱起了蝙蝠,蝙蝠在她手上動了一下。
 
        「曹家的結界魔術果然是…如你們國家所說的,不負盛名。」
 
        「曹家的能力不是契約魔術嗎?」對著地上奄奄一息的蝙蝠,出於好奇問了出來。
 
        「話說你又是什麼人?明明是道主又不像魔術師,不像魔術師卻又能做出像樣的魔術,曹家的鬼牌不該這麼早丟出——你不該在工地出現。」說出最後一句話時,蝙蝠的腦袋如同秒針喀喀轉動。
 
        話說工地…昨天他也在嗎?那只要問他就可以知道是發生什麼事了。
        「你想要我去哪裡?」慕曦強硬的語氣,如飛箭般阻斷了我的問話。
 
        「慕曦你光是被綁架還不夠嗎?不要被兩三句話給拐走。」
 
        「我和它的主人有事要談,不要跟上來,我自己能解決。」
 
        正當想要叫住慕曦時,腦中傳來了聲音。
 
        【讓她去,我會看著曹雨妍。】是女王大人,都忘了她還在。
        【我會一直在你這邊。】你是鬼嗎?
        【…你還是沒變,去公園吧,你必須要見到她。】女王大人請告訴我要見到什麼人?還有你能預知未來嗎?去工地的時候也是這樣,在行前給予我建言,要我踏上你知道的道路。
 
        【你要面對的是天道。】天道不就是最強的存在嗎?所以這和上次一樣是陷阱。
        只有周圍的蟲鳴,風吹起的枯葉聲,她沉默著。看著慕曦已經走遠,她或許不打算多說,只要我繼續照著她說的去做就好。
 
 
 
 
        「你還是跟上來了,是對我不放心嗎?」走在前方的慕曦說。
        「對,不能放你一人,除非你告訴我理由。」
        
        「這件事不能帶回曹家,所以你現在要是知道了就要在曹雨妍面前隱瞞,即使如此你也要知道嗎?」
        「你說到這程度我就明白了,那就更不能放你一人。」
 
        「嗯…謝謝你。」
 
        「你們聊完了?」刺耳的聲音從前方飛舞著的蝙蝠那傳來,它在夜空盤旋,身形如同麻雀,但它的飛行似乎將雲朵聚攏。
 
        「已經跟你走很久了,你的主人要我去哪裡?」慕曦看起來已經不耐煩了。
 
        「就在附近了,你那麼急做什麼?夜晚還長著。」蝙蝠飛向高空,身影被夜色掩蓋,只留下我們兩人在路上。
 
        「慕曦我們還是回去吧,這幾天都過日夜顛倒的生活,你需要調整回來。」
        慕曦好像沒有聽見,看著遠方若有所思。
        「慕曦你聽見了嗎?」
        「不行。現在是對方握有我們的情報。」
 
        「情報是昨天的事吧,你對雨妍說出了完全不同的事情,所以你是害怕對方會讓她知道。」
 
        「我找不到路!拜託你們告訴我附近的公園在哪?」伴隨著叫聲,蝙蝠回來了。
        太蠢了,竟然會有這樣的使魔。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