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異世界冒險者傳 B-37 謎題(下)

破破內褲老師 | 2022-01-29 09:33:17 | 巴幣 4408 | 人氣 203



      剎那間,周圍迷宮的景色分崩離析,記憶中的金色龍眼正輝煌閃耀著。

       「--來找我。」

       莫名感到熟悉的聲音,是因為傳承的記憶聽過數次了嗎?

       不對--

      「聽過……?」

       還未到這個世界,過著地球的正常生活的什麼時候,聽過了這個聲音……

       「向公會支部長報告。」

       不明所以的話環繞著耳旁。然而最終也漸漸消失了……

       轉眼間,場景再次改變了,但卻仍舊不是原來的迷宮。

      「……」

       昏暗的星空中,無數星星閃爍著光芒。數條各式顏色的銀河互相交織,形成了優雅的一幅畫。

       「這次……又怎麼了?」

       周圍……有著像是為巨人量身打造的巨大王座,總共有十二個。

       十二王座環繞身旁,自己則待在圓環的正中間,背對著唯一沒被王座覆蓋的出入口。

       十二王座中,有兩個人坐在位子上......

       外貌上年約十二歲的小孩,散發著像是太陽般的光芒。

       而另一座,則是散發優雅翠綠光芒的少女。

       兩副金色的雙眼緊盯著。

       「難不成是……」

       「稱呼,阿波羅。」

       「雅典娜。」

       與散發的威壓不同,雖然聲音相當悅耳動人,但述說的卻是普通的話語。

       「我等並沒有人民所崇拜的那麼高尚。」

       雅典娜如此說著。

       「放心。我們對你沒有不懷好意的意思。」

       說出這話的是阿波羅,小孩的樣貌露出了安心的笑容,想必長大後會成為迷倒眾多女性的帥哥。

       「不對……」

       仔細觀察《太陽神》阿波羅,嘴巴不小心吐露了出來……

       「不好意思,請問您現在幾歲了?」

       「……」

       「……」

       兩位神明僵住了。

       「噗……哈哈哈!妳聽到了嗎!?這傢伙第一個反應居然是問我幾歲?噗……哈哈哈哈--!我的肚子噗洗了,這實在呆好笑了!」

       笑到連發音都歪的阿波羅,一直笑著。

       「請自重,阿波羅。」

       相比起一直在笑的阿波羅,雅典娜就顯得相當沉穩寧靜。

       「嘛,唔噢什麼關係嘛。要是他把我們當神在敬畏不就太無趣了嗎?」

       「不予置評。」

       「嘛啊,不過真不愧是拉普拉斯先生看中的傢伙。」

       「拉普拉斯……您們知道祂嗎?」

       「嗯?」

       阿波羅與雅典娜互看了一眼。

      「原來如此……」

       阿波羅低頭沉思了些許時間……

      「既然你不知道,就代表祂認為,還不是該讓你知道的時機嗎?」

       聽到這,我不禁無語了。

      「我曾遭遇過《魔神》拜恩,之後也有遇到《光龍神》奧瑞克斯。我不覺得自己厲害到有資格談判,但是如果需要我幫您們做些什麼,不認為應該讓我了解一些事情比較好嗎?」

       「嗯,沒錯。我們這邊單方面的要求的確是過份了。對此,我代替眾神為你道歉。」

       「阿波羅。」

      阿波羅的道歉,讓雅典娜出言勸阻,然而阿波羅卻反問道--

      「雅典娜,我們會在這裡不就是因為我們認同他嗎?如果是一點點的訊息,我認為這孩子有權知道,這估計也是拉普拉斯預計到的範圍內。」
      
       阿波羅望向我--

      「說吧,你想知道什麼?」

      面對這提問,我閉上眼睛沉思……

       「不過我建議快一點,你可不能在這待太久。」

       「您們並非全能的存在,對吧?」

       我開口問的問題,被雅典娜肯定了。

       「沒錯。」

       「所以您們不知道《光龍神》奧瑞克斯對我透漏了什麼,也不知道試煉中發生的事。如果知道,對於我想知道的事情,你們甚至不用問我才對。」

       「雖然阿波羅待你寬容,但不代表你能出言不遜,孩子。」

       聽到孩子兩個字,我腦中不禁嗡嗡得響,彷彿什麼令人不悅的模糊回憶出現了。

       「如果說……我現在對你們的印象有點糟這件事,是來自未來的我呢?」

       「……」

       「嗯……」

       阿波羅不禁遲疑了一下……但接著恢復到面露微笑的樣子。

       「我們向拉普拉斯達成了協議。」

       「……」(雅典娜)

       聽到阿波羅的誠實回答,我確信了祂們之前在隱瞞什麼。

       「什麼協議?」

       「我們與拉普拉斯的目的不同,但方向是一致的。至於我們的目的,其實……我們快絕種了。」

       「絕種……?」

       我愣住了。

       「很想不到對吧?這是事實。我們跟你所熟知的人體一樣,可以正常交歡,但難以生下孩子,也更難誕生與我們一致的存在。」

       「……」

       「因此……我們做了許多見不得光的事情,這包含你剛剛遇到的巨人。不過--我想你現在還沒興趣詳細知道這個。只是想讓你了解,我們的目的並不是多麼高尚的事情。」

       「與勇者召喚有關嗎?」

       我突然聯想到一開始聽過的那個歷史故事。

       「嗯,有的。勇者召喚其實是拉普拉斯創造的。然後,我們得到了它,並且實行我們的計畫。而現在,我們希望你能拯救人族的命運。」

       「如果是那樣,即使不講我也會做。」

       「那真是太好了。」

       阿波羅滿意的點頭著,然而這不代表祂們完全交代了事情。

       「但這讓我到這裡有什麼關聯?」

       「嗯……」

       「看來即使你知道了,但也不清楚未來的結局。」

       我轉頭看向雅典娜,被她看透了我並不是完整記得未來的事情。

       「所以不就說了,交涉是沒用的呦?」

       一聽,我瞬間背脊發寒。

       這句話,並非阿波羅或雅典娜說的。而是來自後面,唯一的出入口那裡。

       --緩緩轉過頭……

       「--巴力……?」

       曾見過一次的白髮少女,從記憶與了解得知其真身。穿著一身白紗的她耀眼與動人,彷彿照亮了周圍死沉的空間。

       「你們!這是怎麼回事?!」

       我回頭望向阿波羅與雅典娜,然而祂們卻沒有給我一個滿意的回答。

       「事情並不是你所想的那樣。」

       「冷靜下來,孩子。」

       我大口喘著粗氣,試圖安撫自己的情緒。但是……心中無名的怒火越燒越旺,痛苦的模糊記憶伴隨著望向巴力而漸漸明顯。

       在未來的某刻,我會與巴力交戰,然後……然後……

       「啊啊啊,沒錯呦,我會毀滅這個世界,把你所珍視的東西全都變不見。」

       剎那間,巴力靠在我的背上,那充滿溫暖與柔軟的胸前擠壓上來,用誘人的旋律說出恐怖的話語。

       「嘖……」

       手中的聖劍一揮,巴力輕鬆迴避,而我趁機向後退開。

       「這到底……」

       前所未有的壓力撲面而來……眼前的白髮少女--《魔神》巴力。比自己之前遇過的任何對手還要恐怖,就連《魔神》拜恩……與祂相比都略顯不足。

       之前的相遇,自己沒感覺到這件事……是自己太弱了。次元的不同,使得不明白彼此之間的差距。

       「我們都知道在未來,巴力會將世界毀滅。」

       阿波羅的臉上不見一絲笑容,只有閃耀著金色的雙眼在直視這裡,緩緩訴說著理由。

       「既然如此……」

       「但真相並非你所想得那樣。」

       「既然如此!就給我說阿!我TM怎麼會知道你們把我照到這裡,不是為了殺我?!」

       「……」

       阿波羅沉默了……

       「很遺憾,知道此刻發生之事的,也只有現場的我們幾個,以及不在場的拉普拉斯。我們時間已經所剩不多了,只能告訴你,我們永遠都站在人族的一方,以及你的立場上。」

       「?!」

       語畢,王座上兩道強大的力量瞬間膨脹爆發。雅典娜的身影也在此時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壓在我身上的重量……

        「嗚……」

       我強忍沉重的壓力,但膝蓋仍無法承受,最終跪倒在地,只能勉強雙手撐著……

       緩緩得,死沉的空間漸漸明亮,星空的一邊緩緩展露出耀眼的光芒。

       「你們……」

       雅典娜站在身後,把我用力壓制住,而面前的巴力則緩緩走過來……

       「想要改變,就得變強才行呦。」

       單手輕輕得抬起我的下巴,巴力的頭緩緩靠過來,同時她的臉頰也泛起了紅潤,鼻子不由得聞到她身上的香味,我只能強忍著憋氣。

       「嗚……混……帳……」

       雙手突然被一股力量伸展拉開,阿波羅走到了左手的方向……

       「你們……到底……要對我……」

       「……」

       阿波羅抓住了我的左手,將自己的一隻食指觸碰我的手心……

       手心傳來了溫度,隨著時間越發灼熱,而巴力的臉也越來越來靠近……

       「嗚?!」

       --我被吻了。

       「嗚嗚嗚嗚嗚嗚?!」

       星空中得光芒變得刺眼無比,照射產生的陰影也越加濃烈……

       巴力的嘴唇觸碰到我的嘴巴,舌頭伸進了裡面一番攪動,滿溢的口水從嘴角流下。同時,左手傳來的是無與倫比的刺痛,強烈的火焰灼燒著……

       什麼東西從嘴巴進入……接著滑動到了左手,與金色火焰融為一體,劇痛也達到了極限,甚至彷彿在錘打著我的腦門……

       而我……什麼都不能做……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剎那的時間因痛苦而被放大,我只能祈禱結束,然後再大聲咒罵這群家伙,我……與未來的我,在想法上達成一致。

       當星空的光芒吞噬了這裡後,痛苦也隨著另一旁陰影得散去而漸漸消失……

        --磅!

       腦門內彷彿被一擊沉沉得打中,我無法動彈得倒向一邊……

       「成功了……?」(雅典娜)

       「成功了。」(巴力)

       「居然……真的成功了……」(阿波羅)

       模糊的視線看向三位神祇……

       「去死……」

       「拉普拉斯選中的勇者,居然真的成功了……」(阿波羅)


       ……


       --回過神。

       我看向四周,是熟悉的迷宮景色。

       「?!」

       不過不同的是,我正在急速往上昇。

       坐在【巨人勇者 · 阿爾庫涅斯】的手掌上,他在圓柱空間中閃耀著白色之光,從那身上感覺到了《勇者》的力量,同時其身型也在迅速膨脹……

       巨人的眼睛瞄向這裡。

       「果然就是你。」

       「……?」

       當我意識到後,看向了左手臂。

       左手爬滿了黑色的燒痕,構築了複雜的紋路。

       「這是什麼……?」

       同時,一把劍握在左手上。

       【狂咒聖劍 · 提爾鋒】

       「……」

       是新的聖劍,其中寄宿了某種強大的力量。

       然而,那並不是像【不滅聖劍 · 迪朗達爾】那樣純粹乾淨。而是有某種意志在低語,會使持有者陷入瘋狂的邪惡力量。

       「這把劍受到了詛咒。」

       巨人如此說著。

       「它象徵了我等同族,被打上了不詳的象徵,然而那並非它真正的面貌。拯救我們吧,為此去解開它吧。」

       「那個……我剛剛……」

       「我知道。即使是我等憎恨的眾神所賦予的,但那也代表……你就是拉普拉斯所說的被命運選中之人--【愚者】。」

       「你說的【愚者】……那是什麼意思?你知道祂們要做什麼嗎?」

       「很遺憾。我所知的恐怕也不比你多。」

       「可惡……」

       「我懂你的感受,他們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著實令人惱火。」

       「那麼……」

       此時,周圍的景色變了。

       望向遠處,看到的是既熟悉又陌生的景色。

       是表層--城市遺跡【克諾索斯】。然而原本寧靜的城市,卻因戰火而變得旺盛。

       無數的巨人,以及無數的冒險者。他們正在戰鬥,攻擊著彼此。

       「那是……凱恩帝馬尼嗎?」

       見過的石像變成了真的。

       然而,自己與旁邊的巨人阿爾庫涅斯出來後,不論是巨人還是冒險者,都停下了動作。

       雖然看不太清楚,但恐怕冒險者停下的原因,是看到甚至遠比凱恩帝馬尼更龐大數十倍的光之巨人,嚇得有點呆住了。

       而巨人……

       【嗚喔噢噢噢噢--】

       阿爾庫涅斯發出像是號角的巨大聲響。同時所有的巨人轉了過來,接著向阿爾庫涅斯臣服跪地。

       「你……是巨人的王嗎?」

       「不行嗎?」

       我急忙得否定,並慌張的解釋道--

       「不不不!不是不行……我只是在想,你們好像也不是無法溝通的樣子,為什麼要窩在這……不對--你們是被眾神封印了。」

       「是的。」

       「所以你才這麼憎恨祂們……但是為什麼?祂們要把你們……?」

       「因為他們感到害怕。害怕自己的兒女會將他們給毀滅。」

       「--等等?兒女?巨人是……奧林匹斯十二神的後代?」

       「……」

       阿爾庫涅斯沉默不語,雖然看不到巨人臉部的全貌,但恐怕他是不想說這件事吧。

       「你們……我能為你做什麼嗎?」

       「復仇。」

       「向奧林匹斯十二神?」

       「是的。希望你把他們碎屍萬斷,將頭永遠埋在星河的火焰裡,讓他們之後的一生都永遠活在痛苦與懊悔之中。」

       巨人的話語中充滿了黑暗的氣息,他所說的每一字都有著貨真價實的恨意。

       「對不起,我沒辦法這麼做。」

       然而我卻馬上否定了。

       「我現在也很討厭那些神,但就我所知……人們需要祂們才能存活下去,祂們也的確幫助了人們,為他們延續了數千年的歷史。」

       當聽到這個回答後,巨人傳來的威壓消失了。

       「我知道,拉普拉斯也這麼否決了。」

       「拉普拉斯也……?」

       「於是我看到了更好的方案。由你來創造允許我等同族存活的世界,而我來協助你完成。」

       「……怎麼做?」

       「解放這把劍真正的力量。」

       我看向手上的【狂咒聖劍 · 提爾鋒】……

       「解放它,亦等同於解放我等,也能得到你所想知道的真相。」

       「這把劍……是你持有的嗎?」

       「是的。但同時也是你的。」

       「我的……?」

       「至少拉普拉斯是這麼說的。」

       「你看起來很相信祂……」

       「我們之間的交情遠比你所想像的還要好。」

       「是、是嗎……我知道了。」

       「嗯。」

       阿爾庫涅斯望向前方,向臣服於他的巨人們大聲叫喊--

       「同胞們!此刻並非我等該甦醒之時,也並非是我們該立於天地之間的時候。這位少年……」

       阿爾庫涅斯舉起手,將我展示給眾人觀看。

       「……他是【愚者】,是我等的希望。即使不成熟,也仍是與我一樣的《勇者》。高喊吧!歡呼吧!承受了數萬年的詛咒即將結束,再過短暫的時間,極樂的《伊甸園》終將有我們的位置。」

       「「嗚喔噢噢噢噢噢噢--」」

      巨人們高喊著,即使聽不懂意思,也能明白在興奮著。

       「痛……」

       看向左手,靠近手腕上多了一圈不明的黑色痕跡。同時聖劍提爾鋒化成光,進入到了手臂之中。

        「你接受了《巨人族》的洗禮。從今以後,【巨人勇者】與你同在。去解放聖劍吧。」

       阿爾庫涅斯將手降下於地面,因此我離開了他的手掌。

       「謝謝……」

       「那才是我該說的。」

       巨人彎腰看了過來。

       「很抱歉,把你當成眾神的走狗。」

       「……」

       我揣測眼前的巨人勇者,思考了一番,好奇得問道--

       「可能是我不太清楚發生什麼的緣故……為什麼你要幫我這麼多?」

       「因為你是《勇者》,並非是眾神走狗的勇者,而是貨真價實的勇者。與我一樣的同類,有不幫的理由嗎?」

       無語了……這也……太善良了吧?

       「如果你認為我等巨人很單純……事實是沒錯。但我可不一樣。」

       「不,我只是覺得,一定要把你們解放才行。」

       「嗯。」

       阿爾庫涅斯抬頭看向其它的巨人同胞,他們遁入地面,化為無形。

       「再見了。」

       「嗯……」

       光之巨人的光芒漸漸消失,同時身型也漸漸縮小,縮進了剛剛出來的大洞之中……

       「……」

       不自禁得坐在地上。

       「終於結束了嗎……」

       「澤雨--!」

       回過頭,看到了慌慌張張急忙跑過來的赤華。同時不禁回想起了未來的我。

       「……」

       看來,未來還會有很多事情發生啊。


       ……


       作者的話:新年快樂,恭喜發財,紅包拿來。

       






創作回應

空空
感謝過年前更新到這一段
2022-01-29 09:55:09
星語心願
連更啦~新年快樂
2022-01-29 14:47:04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