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戰火中,我救了一個無法說話的少女 (37) 女將軍已經成為了寵物

河合艾梅莉 | 2022-01-29 08:44:01 | 巴幣 3666 | 人氣 687

連載中戰火中,我救了一個無法說話的少女
資料夾簡介
在這場戰爭中,少女就算失去了聲音,也選擇堅強的活下去...

母兔夢姬什麼的簡直不要太讚,請塔可老師務必讓我養!(//〇__〇//)
拜訪塔可小屋↓

◆封面圖版權由塔可TAKO,金永浩,河合艾梅莉等三人持有

◆本作品於每周六早上固定更新


佔領了鳥取的境港又襲捲了島根大獲全勝的指揮官西鄉慎平,現在與士兵們正在佔領地上四處作惡。
「我們打了勝戰!盡情地高呼吧!我們的鐵蹄踏及之處,寸草不生!給我盡情的發洩啦!在我下一個命令發布前,燒殺擄掠隨便你們!就地解散!」
「好咧!」
「這才是指揮官應該要有的樣子!」
「一起強姦民女吧!嘿嘿嘿!」
「走走,來去幹了個爽!」
士兵們在這片土地上四處姦淫民女,濫殺無辜。
宣布解散命令後,慎平自己也闖入一棟民宅,馬上見到一對夫妻向著他下跪。
「我、我們是一般民!」
「然後呢?」
慎平說完,一槍爆了丈夫的頭,他的妻子瞬間慘叫,顫抖的攙扶已然死亡的丈夫屍體……
「親……親愛的!!!」
這時,慎平注意到了什麼,婦人的肚子股了起來,有如個小小西瓜。
「哎呀~妳懷孕了呀?」
「呃……」
聽見眼前薩摩的將軍這麼說,那名婦人害怕的渾身發抖。
「呵呵……呵呵呵!」
慎平興奮的笑著,朝著那名懷孕的肚子連開數槍!
碰碰碰碰碰!!
「呀啊啊!!!!好痛、痛死了……不要、孩子……我的孩子……!」
「哼哼,哼哼哈哈哈!」
看著眼前的婦人摀著腹部邊哀號邊流淚,慎平狂氣得仰天長笑。
「你怎麼能這麼過分……」
「過分?反正你們遲早都是我的家畜啦!我想殺誰就殺誰!哈哈哈!」
「呀!」
婦人一聲慘叫,她的腹部被慎平拿軍刀捅了過去,再抽出來的軍刀沾滿了血腥,並將她踢到一旁,不理會痛苦正在抽搐的她,很快地就失血過多一動也不動了。
其他士兵的所作所為也差不多,長州藩敗退的現在,慎平帶領的薩摩軍隊在鳥取、島根一帶胡作非為,甚至設置了路障,將試圖逃離的民眾一一擊斃,整個道路上四處可見人民的屍體,還有被吊在路燈上當成裝飾品的屍骸。
「哼哼、哼哼哈哈!」
「住手、不要對我的女兒……她的年紀還小!啊啊!」
慎平愉悅的邪笑,一刀將保護女兒的父親一同刺穿,還瘋狂的桶刺,鮮血直流!
「太愉快了吧!哼哼哈哈!」
陡然間,他接獲士兵的報告。
「報告,先前作戰失蹤的東鄉夢姬,似乎還活著,在臥龍山搜索的部隊發現了她的身影。」
士兵之所以不稱夢姬為東鄉大人,是因為東鄉夢姬的內閣大臣地位被剝奪,家產都被西鄉所接收,且家族勢力也全部解散了。
現在的東鄉家已經名存實亡。
「蛤?等島根穩定下來我要進攻鳥取中部,現在還要跟我說那個東鄉夢姬還活著?」
慎平顯得有些不耐煩,抓了抓頭上的頭髮,雖然說島根已經攻下來了,但也是得讓士兵休息一下,避免連續戰鬥引發疲勞。
說是這說啦,但其實他也根本只是讓士兵們去燒殺擄掠……
「西鄉大人,該去接東鄉夢姬嗎?」
士兵剛詢問完,慎平揮了揮手。
「東鄉是個頂級貨色呢,雖然我想強暴她很久了,看她那張貌美的臉蛋會如何扭曲、聽她喊出什麼聲音……但我出面還是會有點麻煩的吶,要是因為這樣讓臭老爹把我召回去不就沒辦法玩樂了嗎……」
「西鄉大人的意思是……?」
「你去找幾個想侵犯她的士兵集合起來,把東鄉夢姬幹了個爽之後,把她殺掉後就當作沒這回事,不用帶回來了,怪麻煩的。」
「是!我馬上集結大家去強姦她!」
慎平說完,那名士兵不免心中有些雀躍。
-嘿嘿,可以侵犯那個東鄉夢姬耶~
平時根本不可能有機會強姦御三家的人,而且東鄉夢姬確實長得很漂亮,毫無疑問,是個金髮大美人,身材勻稱,又有豐滿的胸部、皮膚又好!嗚哇,想到這邊我就超興奮的!
而此時的夢姬,待在臥龍山的東側森林出口處,無線電已接收到薩摩軍部隊的電波,因此靜靜地等待同伴的到來。
「終於可以離開這裡、回到故鄉了……不用再受到那樣非人的待遇……」
她將手心放在胸前,感到些許的安心,但那名關心自己的少女的臉龐忽然浮現在腦海。
那個JK叫做蕗實吧?……多虧了她,好像……也不是那麼糟吧……
夢姬輕輕苦笑著。
然而,她還不知道自己的同伴對她不懷好意……
不過,撇開夢姬,薩摩兵也不知道他們即將大難臨頭了……
「快點出來啊……薩摩兵~」
銳司在小雞的車內,興奮的微笑。
聽到島根又被奪回去,瞧見豐穗沮喪的樣子,讓他心中立刻湧起了強烈的憤怒和憎恨。
-既然你們讓我做白工,那麼就請用生命好好負起責任,哼哼哼哼!
至於東鄉夢姬,銳司可沒打算讓她回去,讓薩摩兵在她的面前通通被自己所屠殺。
-不知道她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一定很美味吧?哼哼、哼哼哈哈!
要怪、就怪身為薩摩兵的妳吧!
大山上等兵曹正在駐紮的區域,嘴裡叼著根菸,望著島根的城市冒著狼煙,槍聲此起彼落,還有不少的尖叫、哀號、與求饒的聲音。
「……做這種事情一點意義也沒有啊。」
雖然現在在陸軍任職,但本來他可是薩摩海軍,並在夢姬底下做事。
對於這種行為有點看不過去,總覺得,有點野蠻……
雖然是這麼想的,但自從自己在黑田底下任職那時開始就這樣了,不過黑田還會限制一次能出去作威作福的人數。
但西鄉慎平可不同,他幾乎把整個部隊都投入了這樣慘無人道的行徑之中。
「呼……」
他口吐出煙氣,雖然大山也不是不想放縱自己,但作為一個有格調的軍人可不會欺負這些民眾。
此時,和他一位感情比要好的同袍湊了過來。
「吶,大山,聽說東鄉夢姬還活著耶,還向我們發出救援訊號。」
「小松,你此話當真?東鄉大人沒事嗎?!得趕快去找她!」
他的同袍-小松一等兵曹聽見大山的語氣有些焦急,連忙讓他冷靜一下。
「你先聽我說啦,別這麼激動,就算活著也沒用阿。」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剛剛聽到那些士兵集結起來要去侵犯她耶……還說要幹了個爽之後殺她滅口。」
「欸?!怎麼可以容許這種事情!我要去找發布這條命令的西鄉少將理論!讓他取消這則命令。」
大山立刻站了起來,小松正想按住他。
此時沾滿鮮血的慎平剛好聽到有人在叫他,便走了過來。
「喂,你找我嗎?」
「西鄉大人……」
小松顯得有些畏懼的望著慎平。
……
大山則是尋思-
-這人以屠戮平民為樂,現在身上都是鮮血……
還帶頭引領大家去殺殺擄掠,良知都消失了吧……
「關於東鄉夢姬的處分是我下的,有意見嗎?大山上等兵曹?」
「西鄉少將,東鄉大人不僅是內閣大臣更是我們薩摩的軍人!是同伴!不能這樣對待她!」
「喔?你是希望我取消這則命令嗎?為了那個沒有用的東鄉夢姬?」
「是!」
大山直面慎平鄙視的視線,但慎平只是陰險的一笑。
「早就來不及了~他們已經出發快一個小時了,啊哈哈哈哈!!」
「欸……」
看見大山驚愕的神情,慎平頓時覺得十分有趣。
「怎麼?你也想幹東鄉夢姬?真可惜呢,屍體你要嗎?或許幹起來很舒服也不一定啊~現在還來的及喔。」
「……嗚!你這傢伙……」
大山聽見慎平這麼調侃他,頓時就不冷靜了,雙肩發力,準備上前的瞬間被小松給拉了下來。
「別這樣!大山!」
你這傢伙我可是將軍喔,區區士官不懂尊重?大山上等兵曹……要是你對我有意見的話,不就只能讓你直接死在這裡了嗎?」
「嗚……」
大山不甘心的低吼,慎平卻沒有就此罷手。
「對了~你好像沒有參與狂歡嘛。」
「……」
大山背脊一涼,慎平向著身旁其他已經發洩完的士兵說道。
「你們幾個,去抓幾個小孩子帶過來。」
「西鄉大人,要做什麼呢?」
「我要看大山上等兵曹擊斃他們~行刑式的唷!啊哈哈哈!」
慎平一邊尖銳地笑著,一邊向著自己的腦袋做了個開槍的手勢。
「別以為,你能自命清高啊~大山上等兵曹。」
「……」
大山痛心的地握緊拳頭。
-這樣的上級,到底有什麼效命的必要?
畫面來到臥龍山的夢姬這裡,她遠遠的就望見了三、四十個薩摩兵朝她走來,不禁心中雀躍了起來,然而……
「啊!終於來了嗎?」
「呦~這不是東鄉夢姬大人嗎!」
「還不趕快讓我們爽一下啊?」
「你們快看,她真的好正啊~嘿嘿嘿……」
「我等不及想趕快幹了個爽~」
眼前的薩摩兵不懷好意的樣子,讓夢姬感受到了不安……
「你們……難道不是來接我回去的嗎?」
「什麼?接回去?才不是這樣咧,西鄉大人的命令是要我們好好的用妳來爽一下啦!」
等、等一下!你們不知道我是什麼人嗎!我可是內閣大臣、是海軍准將……要是欺侮我會有什麼下場!你們應該不會不知道吧!
夢姬讓自己的音量大聲起來,希望藉此威震他們,然而事與願違。
什麼內閣大臣海軍准將啊,東鄉家早就被西鄉家給接收了,妳也因戰敗承擔後果被免職了,只是普通的民女而已啦!在這種鳥不生蛋的山裡姦殺一個民女沒有人會知道的啦~
什、什麼!?接收?承擔戰敗?
夢姬愣了愣。
她這才驚覺到事態的嚴重性,眼前這些薩摩兵壓根兒不把自己當成長官,慌張地轉身想拔腿就跑。
「對對!快點!抓住她!」
「欸?!」
一群薩摩兵衝了上去,夢姬才跑了幾步,但哪裡跑得過這群惡狼,馬上就被按在地上,粗暴地扯開她的披上的衣服。
「你們看這傢伙!衣服上還有精液的味道!連內褲和胸罩也沒穿~」
「原來已經被長州的軍人爽過了,沒關係啦!用力的幹她!」
「身材真夠好的!我可以爽好幾次!我忍不住啦!」
「這奶子好大好挺好圓、吮吮……」
四肢被架住、頭髮遭拉扯、胸部被粗暴地蹂躪,眼前的真實不禁讓夢姬崩潰。
嗚嗚……
-原來,蕗實說的薩摩兵都是這副德行,難怪那個將自己監禁的男人會如此厭惡薩摩兵……
「你們、快住手……快住手!不可以、不可以!」
夢姬驚恐地望著四周的薩摩兵發出邪淫的笑聲,他們紛紛把褲子脫了下來,露出生殖器。
「嘿嘿嘿……我們可是有三十幾個人唷~輪流上的話不知道會不會把妳幹到死喔~」
為首的一名薩摩兵把夢姬的雙腿用力掰開,準備把生殖器插入夢姬的體內時,突然就被一發弩箭爆頭了。
「……!?」
看見血花濺出,其餘薩摩兵們紛紛驚恐的散開。
「發生什麼事了!?」
「敵、敵襲?!」
「不、長洲兵不是早就撤退了!?」
在薩摩兵驚恐的吵雜聲中,銳司嘖了一聲。
「本來還想多看看那傢伙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崩潰求饒的樣子再殺光吸引來的薩摩兵的,可是……好火大啊,為什麼我會這麼火大?這個也是那個也是!薩摩兵全都是這副德行,看了就不爽,全部都去死好了!」
銳司低語完,再度發射幾發弩箭,那些薩摩兵毫無防備,再度被射倒了幾人,只是他們想轉身就跑也來不及了。
「快逃!快逃啊!有敵人埋伏!」
「嗚哇!」
「這是什麼!呃啊!」
「是地雷!啊!」
當他們四散潰逃,就觸動了銳司的陷阱,當場就死了好幾人,血液和肉塊隨著地雷的爆炸一同噴出……
剩餘幾人又在樹林間,見到了一個快速竄動的身影。
「!!」
「這裡是哪裡!?」
「臥龍山有一部分在廣島!我們忘了這裡是廣島!」
「啊、啊啊啊!幽靈啦!廣島的幽靈出現啦!」
「啊啊啊!救救我!」
薩摩兵驚恐的慘叫,他的同伴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見他被銳司用動力繩鉤拽上空中,猛然摔在地面鮮血直流……
「啊啊……幽靈、幽靈來索命了啊!」
「啊啊!!快救我啊!呃啊啊啊!」
又有一名士兵慘叫著被動力繩鉤拉進樹林裡。
接著,銳司砍下他的頭顱,並擲了出去,在薩摩兵的人群之中滾動……
「糟了、糟了……我們都會死在這裡……」
見到薩摩兵鬥志全數喪失,精神崩潰,銳司渾身不自主的興奮顫抖─
接著薩摩兵就見到有個狂氣的笑聲離他們越來越近……
手中拿著單分子震動刀、有如飢渴的惡狼撲向羊群,所到之處鮮血橫飛。
「啊!!」
「別過來!別過來!!!啊!」
夢姬原地顫抖著,看見遠處的樹叢鮮血橫飛-
轉瞬間,最後的慘叫聲消失了,三十幾人的部隊被屠殺殆盡……
「……到底、到底發生了什麼?」
夢姬還沒理解發生什麼事,就見到沾染著薩摩兵鮮血的銳司走了過來。
「……已經沒事了,給我站起來。」
「……」
夢姬愣愣地把衣服闔上,害怕地望著眼前的男人。
「妳還要回去薩摩藩嗎?」
「不、不要了……嗚嗚、嗚哇哇……!」
夢姬流著眼淚,抱著自己的身體跪坐在地上痛哭了一會,沒想到薩摩兵真是如此,原來、現在自己什麼都沒有了,連可以回去的地方都沒有。
「為什麼、要救我……是要讓我再吸引其他薩摩兵過來嗎……」
她懼怕的顫抖著身子,淚珠滑落在她形狀姣好的胸部上。
「本來是想這麼做的,不過我改變心意了。
欸……?
妳是我的東西,我可不允許那些畜生把妳玷汙。」
「啊……?」
夢姬腦筋轉不過來,銳司把夢姬原本穿來的衣物丟在她衣不蔽體的身上還給她。
見到夢姬的境遇這麼慘,也已經不是薩摩軍人了,銳司便有些苦惱的嘆了口氣。
「聽說妳被免職了吧?既然妳不再是薩摩軍人,那麼,要跟我來嗎?」
「跟你……去那兒?」
「回尾道,還有土佐藩。」
銳司簡短地說完,向著她遞出手,夢姬回望著他的臉,又是迷惘又是困惑。
「繼續當俘虜嗎……」
「不,蕗實一定也會很開心妳能留下、豐穗也那個……那個……」
銳司找不到好的詞語、只好望著夢姬的臉,後者漂亮的臉蛋似乎看見自己詞窮,而露出些許的笑容。
 
「原來、你不像我想像的那樣充滿殘暴呢……」
 
夢姬遮自己的身體,眼神充滿著清澈,跪坐在地上望著銳司……
「呃、我只是因為,妳的身體做起來其實蠻舒服的!別誤會了!絕對不是可憐妳!」
 
而銳司有些煩躁的抓了抓頭髮。
 
「別用那種眼神看著我,妳只是隻我飼養的寵物、是隻母兔!提供我發洩性慾用的所有物啦!別擅自把我當成大善人!」
 
他彷彿是在遮掩方才出糗的樣子,有些裝模作樣地大吼,但換來的只是夢姬破涕一笑,拉住了銳司遞過來的手。
「是!從今以後我會好好聽話,我什麼都會做的!我就是您飼養的母兔了!請不要把我拋棄在這裡,主人~蹦~」
 
夢姬把雙手放到了頭上,擺出了個兔耳往下垂的可愛動作,並露出楚楚可憐的表情,銳司嘆了口氣。
 
「算了,回去吧……」
 
是,蹦蹦~主人~蹦蹦。
夢姬主動纏了上來,抱著銳司的手腕,回到小雞的車上。
 
於是乎,銳司的同伴又增加了一名,雖然是以寵物的身分。

後記A:
大家好,這裡是金永浩
母兔夢姬至此,收服完畢了。
至於慎平,整個長州藩的人民似乎往不好的地方發展了,而在鳥取中,甚至還有咲百奈的家人在。
接下來會如何發展呢,還請期待下回。
戰火中,我救了一個無法說話的少女。
題外話─
塔可老師的夢姬還真爆射諾,應該說塔可老師所繪製的的三位女角都很爆射諾!
***
後記B:
大家好,我是河合艾梅莉。夢姬的調教在此全部完成,一開始說要當母狗的,後來想想好像母兔更可愛,就決定這麼辦了。於是就委託塔可老師畫了穿兔女郎服裝的夢姬,沒想到性感度和可愛度都破表,兔女郎什麼的果然太兇殘了諾,是說右胸前的紋章是出自於海上自衛隊的,也表示薩摩海軍基本上都是以海自為藍圖來進行設定。另外,其實第四張封面原本預計是打算委託咲百奈的,不過夢姬的人氣實在太高了,只好交換一下順位,幫咲百奈QQ
面對西鄉慎平的暴虐無道,銳司等人有辦法收復島根和鳥取嗎?下回開始即將進入以咲百奈為主的篇章。

創作回應

吼呱
小雞:又正式多了一條兔子 還是24h不間斷
2022-01-29 18:13:36
河合艾梅莉
不間斷%兔
2022-01-29 19:03:44
吼呱
替幽靈上香....
2022-01-29 19:06:25
兔兔夢姬正式收編了,不過蕗實是買票上車,夢姬是上車補票
2022-01-30 00:36:31
河合艾梅莉
先上車後後補票,刷卡上車之類的///
2022-01-30 01:05:38
ソケノ‧諾
大山的良心與矜持也要被玷污了呀... 慎平慘無人道的氣息絲毫不遮掩的流露出來,自己就算了,還強迫別人(#`Д´)ノ

銳司:踏入廣島的薩摩兵一個個都得當草莓醬汁(☄◣ω◢)☄

感謝各位薩摩兵的犧牲,讓銳司收服了一隻寶可夢姬(゚∀゚ ) 雖然說話駑鈍,但飛出去的箭矢卻是那麼的銳利
2022-01-30 12:54:31
河合艾梅莉
慎平:不能只有大山你不參加喔,來人!把捉到的小孩子帶過來

是侵略太嗨忘記是廣島邊境的薩摩兵,一個個被變成草莓果醬(・∀・)
感謝各位薩摩兵的大力相挺,銳司成為了寶可夢大師

"雖然說話駑鈍,但飛出去的箭矢卻是那麼的銳利"
這句感覺很有學問(´・ω・`)
2022-01-30 13:11:00
ソケノ‧諾
啊..對耶咲百奈一家人在鳥取(´・ω・`) 在慎平宣布就地解散後已經過了一個多小時,危險吶..大家

沒關係,相信下次委託的咲百奈會是清純可愛又天然的類型!!(你484偷偷許願
2022-01-30 13:05:00
河合艾梅莉
鳥取現在也是極度危險的狀態,長州軍撤退的狀態下,平民不知道該往哪躲才好(´;ω;`)

好啊在那偷偷許願啊,咲百奈是個很樂天開朗的天然呆馬尾少女,那麼我們三個月後再見~
2022-01-30 13:13:11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